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08:2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二十五章 兄长

第二十五章 兄长

更新于:2015-04-30 22:21:04 字数:2931

  看《荆棘七书之天鹅歌》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格林失魂落魄地站在城墙边,盛怒之下念出城墙上某个风化已久的恶毒符咒,顷刻间大地深处传来可怕的坍塌声,飓风骤起。所有人都看见海水诡异地逆流,在不远处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是一个直通海底的漏斗,碾碎一切落入它范围内的生物。

  ——然而那个漩涡很快消失了。格林不曾了解它的力量,他畏惧这太过强大而无法控制,更何况……惠勒生死未明,他不能冒险。

  而与此同时,那支箭又像巨浪中浮现的小船一般出现了。格林心中一惊,紧紧抓住那一线巫术不敢放手。那支箭矢如同针和线,在海水中起起伏伏,缝补两片巫术之间的裂痕。格林屏气凝神,追随这支箭矢穿过一片混杂的巫术,直抵吸血鬼的巫术范围内。

  那个中箭的吸血鬼自水中冒出头来,跃上旗舰,他湿漉漉地踩过甲板,顺手拔下肩上的箭扔到一边。格林的瞳孔骤然收紧,如同一支火把摔落溅开无数火星那样,那支箭摔落甲板的那一刻格林将另一张网撒了出去,渗透进旗舰的每一处缝隙中。

  这艘船身经百战,从桅杆到龙骨无一不被巫术包裹,除去格林所知的加固术,修补术之外,还遍布大大小小数十种不同的巫术。以一个巫师的眼光来看,这艘船是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从外部绝无可能伤及这艘旗舰。

  但是格林现在已经将它纳入自己的网中,如同自己已经身处旗舰中心。巫师环顾四周,自觉身处一座宏伟大殿中——想要拆除这座大殿,要费些功夫。

  .

  天亮之时吸血鬼的进攻终于退却。他们看着如林桅杆消失在远处悬崖之后,暂时都松了一口气。他们放下绳梯去城堡下那片浅滩,在吸血鬼和自己人的尸体中寻找幸存者。这件事情本来等日头升起来再做更加方便,可惜幸存者等不到那个时候。

  格林跟着一起下去,在浅滩上快速地搜寻了一下,没发现惠勒的踪迹,他不死心,正准备下水去更深处搜寻,就看到海水中蹒跚着走出一个人来。

  他的脸被一片温暖的晨曦照亮,掩盖不了他的苍白脸色。格林惊呼了一声惠勒,涉水走过去扶住他。

  见鬼。惠勒被冻得牙齿格格打颤,口齿不清的骂道:那些该死的吸血鬼不走,我在海里被泡了一晚上。他又转头问格林:那支箭?

  格林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脱下袍裹住他,说:你成功了。神官抓着晨袍的前襟兀自发抖,一瘸一拐地走上浅滩,才说:我觉得我摔断了一条腿。

  他们用篮子把这个断腿神官吊上城墙的时候,他还在嘟囔着“千万别让我哥知道,不然我的另一条腿也得被他打断。”

  得亏他年轻身体好,在海水里面冻了一晚也无大碍。医生把一杯罂粟花浆灌进惠勒的喉咙里,用夹板和布条固定他的断腿,并且嘱咐他静养并且不要再上城墙活动。

  这话岂能拦得住惠勒,医生刚转身离开他就拖着一条腿爬上高处的平台,格林正在上面,见他一瘸一拐地爬上来,忙挪了个地方让他坐下。惠勒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去就问:为什么要我把那支箭送上旗舰?

  格林哑然失笑,说:你早没问。

  我只是好奇。惠勒耸耸肩。

  格林将一只手轻覆在惠勒眼上,赋予他短暂的魔法。惠勒睁眼看见自己身处一座金线织成的堡垒之中。少年忍不住惊叹了一声,惊喜地伸手去抓丝线,却毫不意外地抓了个空。

  这些魔法都是你编织的?惠勒无师自通地用了“编织”这个词。

  一部分是,另一部分是这个城堡原本残留的巫术,我将它们翻新了一遍。格林说着,从其中牵出一根金线对惠勒说:这是昨夜缠在箭上的巫术。现在它的另一端已经在吸血鬼的旗舰上。

  惠勒说:不用谢,但是我好奇的是然后会发生什么。

  格林耐心跟这名小神官解释巫术是如何用来建筑框架和支撑的,而拆除这些巫术又会带来什么后果。惠勒似懂非懂,明显格林所说的已经超出了他的兴趣。正当这个时候,瞭望塔上的骑士吹响了号角。

  怎么有人来了?他们疑惑又警觉地站起来,大白天海面上半个船影都没有,高塔上的骑士拼命挥舞着手臂指向另一个方向,他们转过身,看见一队人马正朝要塞行进。

  那对人马约有三十来人,未举旗帜也没有任何服饰表明他们的身份,他们穿着朴素,身披未染色的及地粗羊毛斗篷,看上去像是偶然路过此处的商贩。队伍末尾跟着的几匹驮运货物的骡子也证实着这个猜想。这绝无可能是他们期盼已久的援兵。

  惠勒从怀里掏出一个望远镜,站出去远望。格林见他突然面如土色,焦急地问:是谁来了?

  年轻的神官木然地放下望远镜,心如死灰地回答:我哥。

  格林哭笑不得,抢过他手里的望远镜想看看他哥是何方神圣,没想到远远看到了一张还算面熟的脸孔——天鹅公爵的长子,斯万家的继承人,安德烈。

  而与安德烈并肩前行的,正是摩根。

  你哥是安德烈还是摩根?格林问,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惠勒姓什么。

  你说呢,摩根就一个妹妹。惠勒了无生趣地看了格林一眼,垂头丧气地坐了下去。

  原来你是斯万家的小少爷。格林上下打量着惠勒,心想还真没看出来。

  格林,看在我昨天帮了你的份上,今天你一定要掩护我,千万别让我哥知道我在这里。

  格林笑着摇了摇头,说:这我可帮不了你。

  惠勒一脸苦相,索性仰面躺在露台上,说:我不下去了,我哥一定找不到我。

  说话间那队人马已经到了城堡之下,为首的两个人这才脱下羊毛斗篷,露出里面鲜艳夺目的蓝色长袍。守门人放下城门让他们进来。

  这两名风尘仆仆的蓝袍执行官都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摩根一头金棕色的头发被尘土几乎染成了灰色。他带来了好消息——一支约有五百人的援军随后就会赶到,并且他们此次还送来了珍贵的补给。

  摩根说到此处,看了一眼安德烈,强调说这次大部分援军都是安德烈的人。安德烈比摩根温文尔雅得多,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政客而非战士。他微微致意,随后切入他此行的正题。斯万家的蓝袍执行官环视要塞中面黄肌瘦的守卫,清了清嗓子,对着要塞朗声说:惠勒,我知道你在这里,老老实实地出来。

  他声音不大,却在要塞里面回荡了好几圈。大家默契地没有用目光出卖惠勒。安德烈提高了声音又说了一遍。他耐心等待了片刻,仰起头望向屋顶露台,惠勒愁眉苦脸地从格林身后探出头来。

  哦,总算找到你了。安德烈对弟弟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惠勒却觉得背后发凉。

  到我面前来。安德烈说。

  腿断了,下不来。惠勒嘟囔着。

  你真是长本事了。安德烈压了压眉头。示意手下把惠勒抬下来。

  安德烈在众人面前毫不留情地训斥了惠勒,历数他的罪过,包括在去罗马学习的途中悄悄溜走,私自跟随一队光明骑士前来这座要塞,期间还贿赂老师,拜托同僚将早已写好的信件传递回家,制造他还在罗马的假象——如果不是安德烈路过罗马想顺便看望一下他却没找到人,只怕直到他死在这里都无人知晓他的下落。

  惠勒被训得灰头土脸,垂着头一言不发。骑士团团长想帮他说情,但是安德烈怒火正盛,哪还听得进去。

  最后还得是惠勒抬起头来,低声说了一句我错了才熄灭安德烈的怒气。蓝袍执行官叹了口气,那双与惠勒别无二致的深色眼睛温和下来,说:算了,全当你磨砺心智了。我带了医生来,让他看看你的腿。

  .

  .

  更得慢点,反正也没人看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