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6 15:24:1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二十三章 往昔回忆

第二十三章 往昔回忆

更新于:2015-04-09 17:10:55 字数:3768

  天鹅公爵无法被阻止了。那一夜狂欢最热烈的时候,先前的大巫师坐在高塔的窗台边俯视欢乐的人群,无不忧愁地写道:虽然宫廷中诸多巫师怀疑天鹅公爵的真实动机,不知他声称送回权杖到底是真是假,目的为何,但是此刻再试图阻止他,便是与整个金雀花城为敌。

  ……双王选择相信惠勒.斯万。事已至此,我等毫无办法,只能等待。

  这名大巫师放下笔,再度望向窗外,他凝视盛放的烟花许久,才提笔写道:或许我应该相信双王的判断,金雀花城渴望权杖回归已久——我们需要真正的自由,而不是屈居于兰氏城邦那肮脏狡诈的金袍会议统治之下。巫术应当拥有它自己的王国。若天鹅公爵所言非虚,那么对金雀花城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值得举城欢庆的好消息。

  .

  在金雀花城王宫侧殿的花园中,一只绿孔雀朝一扇虚掩着的门走去,门口没有守卫,但是密布着巫术,绿孔雀穿过这些巫术如若无物,它探进头,看见天鹅公爵正躺在一张床上。

  惠勒察觉到门被挤开了一条缝便转过头来,看见这只绿孔雀正凝视着自己。他哑然失笑,说:格林,难为你还要化身成一只孔雀身上来看我。

  绿孔雀大摇大摆地踱进房间,抖了抖王冠样的翎羽,恢复了格林本身的样子。巫师打量了一下惠勒,见他披着一件细羊毛外套,明显是宫廷用品,又看见床头摆着一盘甜点水果,于是巫师说:我以为你是被软禁在这里的。

  惠勒耸肩,说:感谢你的坦率和观察力,对一个被软禁起来的人来说,这待遇确实不错,至少我觉得我是个客人,不是人质或者犯人。

  刚才那个吸血鬼来找我。格林说。他以化身进入王宫,真身尚在百米之外,因而话语流利。

  为了项链的事情?惠勒轻笑一声,伸了个懒腰坐起来,说:算她聪明,我都忘记这回事了。

  她可吓坏了。格林叹了一口气,说:双王打算关你到权杖送到吗?

  就算他们不这样做我也会留下来的。惠勒回答,他抓起一把樱桃蜜饯放进嘴里,懒散地说:事情要办完了才能走,不见金雀花城接受权杖我不安心。此事事关重大,不仅牵扯到我的家族,还涉及其他龙骨骑士……每一歩都要确保万无一失。

  巫师垂手而立,平和得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他微微颔首,说:我明白,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

  惠勒的眉头像是被刺痛一样轻轻一跳,说:格林,我很抱歉把你牵扯到这件事情中。

  这件事情只有我能做到。格林淡然回答:更何况在这件事情上我与你看法一致,金雀花城需要被毁灭——它沉浸在光明之城的美好生活中已经太久了,全然不顾自己已然日落西山。现如今金雀花城中早已无人将巫术视为利剑与盾牌了,他们把自己的天赋浪费在舞台上,浪费在蜃气与烟火上……就像蜗牛一样,他们害怕离开这座神明庇护的城市,自欺欺人地唱着太平盛世的歌。

  这是一座连敌人的面目都不敢直视的城市,空有诸神所赐的光明,照不亮他们胆怯的心灵。

  格林说到这里,一双褐色的眼睛弥漫上悲伤:金雀花城是我长大的地方,是我唯一的家,我宁愿它毁在我手中,也不愿它被敌人毁灭。

  惠勒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巫师阻止了。你不必担心我,我知道该做什么。巫师说着垂下目光,看见惠勒赤脚搁在地板上,陈年伤痕顺着脚背漫延到小腿上,像是被着了火的藤蔓攀爬过。巫师说:我倒是担心你,威尔。他无意间叫了惠勒的昵称,让惠勒短暂地回忆起了早年先遣队的岁月。

  我听说摩根被关进了渡鸦塔,兰氏城邦一片混乱。巫师格林从容说道,仿佛只是提起一件普通事情。

  摩根引发众怒,就算没有这件事情也会有其他事情逼他退出金袍会议。惠勒对此避而不谈。

  那么,等你回到兰氏城邦,应该如何去向女王解释。格林从挚友的语气中猜到了几分,放缓了语气问道。

  惠勒抬起头来,凝视格林说:我没打算活着回去。

  巫师的眼中有稍纵即逝的震惊,但也仅限于此,这仿佛是一个早该预料的结果,甚至他在这个回答中看到了他自己的决定。格林伸出一只手,在胸前做了一个祈祷的手势。

  惠勒见他做出这个手势,忍不住笑了,他站起身来,做出一套更加繁复庄重的手势——来自于他曾受的神学教育。公爵庄严说道:愿诸神宽恕我们,我们是“山火”。

  殉道者。巫师言简意赅补充,同时对暂时扮演起神官角色的公爵微微垂首。

  他们彼此察觉,这种时候说“活下去”,倒像是一个不切实际又讽刺得厉害的笑话。

  .

  格林是个孤儿。

  他出生没多久就被遗弃在金雀花城中央的广场上,裹着一张毛毯,在晨曦中哇哇大哭。清晨打开王宫大门的守卫发现了他,抱起这个身上没有留下任何关于他父母信息的孩子,送去了金雀花城的孤儿院。

  格林在孤儿院长到七岁。金雀花城的孤儿院与其他城市大不相同,在吃饱穿暖之外照顾他们的教师都算是博学友善。格林若干年后离开金雀花城才明白,其他地方的孤儿院有多么可怕。

  七岁之后他们被送进学校学习读书写字,大法师每年从学校挑选十个孩子做他的学徒,格林便有幸成为其中之一。在当学生的年纪里,格林耳濡目染金雀花城人对外界的看法。

  ——狡诈的政客,愚蠢粗鲁的武夫。他们为了权力争夺面红耳赤,全然丧失风度礼仪;为了划分领地不惜开战,在掠夺来的城池中尽情烧杀抢掠,彼此开着粗俗浅薄的玩笑,面目可憎。

  ——像是活在未开化时代的文明人,纵使他们拥有一切,却自降身价与凡人无异。

  而金雀花城高高在上,俯视着他们。

  格林跟随大法师学习巫术十年,成为金雀花城最优秀的巫师之一。十七岁的时候他被大法师引荐去兰氏城邦。临行前大法师与格林深谈。那名年老的法师告诉他:你的天赋不应该被浪费在金雀花城中。

  他不解,问:为何浪费。

  大法师回答他:去外面看看,你就知道了。

  就这样他千里迢迢地来到了兰氏城邦,成为一支军队里面的巫师。

  第一次出征时他还心高气傲,他们被派去增援一处要塞。那处要塞三面临海,吸血鬼围攻此处已有多时,眼看着就要陷落。

  那是格林第一次正面遭遇吸血鬼,也是第一次见证死亡。

  他们在白天从浅滩上拖回同伴的尸体回来草草掩埋,争分夺秒加固要塞堡垒。吸血鬼是凶残的杀戮机器,他们在夜间破坏防御,冲上堡垒拖下守卫的战士,吸干他们的血之后丢在城墙之下。

  更让格林战栗的是,他从前竟然不知道吸血鬼中也有巫师。

  黑暗之血加强了巫师的力量,一个吸血鬼巫师的法力是他的十倍。一日他与另外两名战士在城墙之上试图阻止正在登陆的吸血鬼。吸血鬼们低沉的进攻鼓点吓坏了他,慌乱中他的巫术出现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年轻的巫师不知所措地抬头,首先看到的竟然是远在百米之外一艘船上的吸血鬼,直觉告知了他同为巫师,那个吸血鬼抓住了他的破绽,沉下目光轻蔑一笑。

  ——他来不及喊同伴躲开,他所施的巫术被吸血鬼加强十倍之后奉还,一声巨响中他们身处的城墙碉楼被炸得灰飞烟灭。格林短暂地失去意识,双耳嗡嗡作响。他在废墟中下意识地去寻找同伴,却被人拽着领子拖了出去——就像一条半死的狗。

  这个蠢货是谁派来的!他在一片嘈杂中听人有人大声抱怨。于是费力地回神,试图看清是谁在这么说。

  那个人把他丢在堡垒里面,扳过他的脸问:你是巫师?

  格林费劲地点了点头。

  面前的男人赤脚站在地上,想来是鞋子已经坏得不成样子了,裤脚为了方便活动挽得很高,上身却穿了一件破旧的神官罩袍,衣摆在腰间打了一个结。

  你待在这里。男人言简意赅地对他说:不要再给我们添麻烦了。

  格林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男人就回答了他的问题:他们两个都死了。

  等等,你是神官吗?格林没有松手,坚持说:为他们祈祷啊。

  这名穿着神官衣服的男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从怀中掏出一本经文丢在他身上,说:我很忙,既然你有空,祈祷吧。他说完,拿起一旁的弓箭匆匆走了出去。

  格林听闻此言,心灰意冷,掩面而泣。那个吸血鬼轻蔑一笑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突然意识到,曾经金雀花城所骄傲的一切在这里都不值一提。

  那一夜战士们勉强守住了被炸得缺了一口的城墙,当黎明到来的号角吹响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格林蜷缩在角落,神情木然地看着战士们疲倦地来来往往。

  在太阳完全升起来之后他们才短暂地休息了一两个小时,分食了为数不多的储粮。淡水和葡萄酒的贮备也不容乐观。格林全无胃口,草草咽下两口之后便把食物放在一边。

  一个路过的战士看到他的食物,冷言道:不要浪费食物。

  他命令般的语气激怒了格林,巫师从地上站起来,一把抓住这个战士的衣领,正要发火,却发现他居然是昨天那个穿着神官衣服的男人。

  这个男人看着还很年轻,比格林矮了半个头,他举起双手说:冷静点,巫师。

  周围的战士们注意到了这边异常,大家都没力气去拉开他们两个,只是随意地劝了一下架。而更令格林气愤的是,所有人都说的是:威尔,看在老天爷的份上,放过这个巫师吧,金雀花城的巫师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这个被叫做威尔的年轻人用一双栗色的眼睛凝视着格林,说:巫师,我数到三,你放开手。

  格林迟疑了一下,终究在那目光中松开了双手。

  年轻人理了理神袍衣领,说:我叫惠勒,他们叫我威尔,随行神官。

  持剑的神官?格林怀疑地问,注意到惠勒手上的老茧。

  兼职战士。惠勒耸耸肩说。

  我叫格林。巫师说。

  感谢告知姓名,我今天的主要任务是祈祷不要再有人因为你而丧命。这名年轻的神官无不刻薄地说。

  格林上前一步拦住了他,说:你怎敢这样羞辱我?

  惠勒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说:今晚跟我一起,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格林至始至终没有搞明白,一个神官为何这样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