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4-23 23:32:5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二十二章 权杖重归

第二十二章 权杖重归

更新于:2015-04-05 17:15:41 字数:2525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荆棘七书之天鹅歌》更多支持!

  在短暂的休息和享用一些点心之后,第二幕开场。这一幕以人类不堪忍受恶魔的侵扰开头,他们四处躲藏,民不聊生。诸神因此派出神使,将巫术的奥秘交给人类。

  在合唱团庄重的咏唱中,一束光照亮了舞台上方,神使自此处降临。他甫一现身,凰便指着神使低声叫到:那不是惠勒吗?

  渊火睁大了眼睛仔细打量,惊叹道:真的耶。

  天鹅公爵屈尊充当一名男伶,扮演神使英格拉姆。他身着一身希腊式白色长袍,头戴一顶橄榄冠,凭借巫师们的法术风从高处降临,重现当年神使的翩翩风度。他降落在观众席中,引起一阵惊喜的低呼。

  他在干什么?凰压低声音说。

  渊火看着惠勒,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不过老实说天鹅公爵还挺受欢迎的样子呢。

  惠勒在歌声中拾阶而下,将手中那支装饰着红绿宝石的黄金权杖交给双王——这是每年必上的剧目,神使将权杖交给双王,代表金雀花城双王才是巫术世界的真正统治者。

  神使迎风而立,朗声开口:以无限的永恒,圣名中的圣名,赐汝胜利的光照。

  言毕,公爵俯身将权杖双手奉上:陛下,吾以此向这座光明之城致敬。

  ——他口称陛下而非殿下,其意已昭然若揭,在人群中引发了一阵窃窃私语。

  沃尔松格从来只有一名女王,也只有她能被称为陛下。金雀花城与兰氏城邦素来不和,双王试图称帝已久,他们欠缺的无非是权杖——那早已熄灭的火种,普罗米修斯的圣物,失去了全部魔法却依然代表着巫术世界的最高权威的权杖。那支权杖被兰氏城邦夺走,封存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全然不顾金雀花城日复一日归还权杖的要求。

  而金雀花城的巫师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朝思暮想的权杖,竟然会被一名来自兰氏城邦的公爵归还。

  全场哗然,仿佛尚未来得及对这意外的演出作何反应。渊火带笑瞥了一眼凰,暗中伸手在空中虚点两下,突然间剧院上方一声巨响,空中绽放开巨大的金色礼花。在从天而降的金色瀑布中,渊火抢过凰手中的那束月桂花丢进半圆形的剧场中,高呼:金雀花城万岁!

  他的喊声让观众如梦初醒,巫师们纷纷站起来,欢呼着金雀花城万岁。他们扔下的花束几乎要填满整个舞台,在这样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中,金雀花城双王站起来,庄重接过了惠勒手中的权杖。

  你们早就安排好了的是吧?凰一边站起来跟着鼓掌一边问渊火。

  哎呀,幸好你不是金雀花城的人,不然可就糟糕了。渊火故作担忧地回答,

  言毕又吐了吐舌头,说:不然你以为格林怎么会让我来看歌剧。

  那个权杖是真的吗?凰问。

  你在想什么呢,真的权杖现在应该还在路上,我们只是想让金雀花城提前欢庆一下。渊火顿了顿,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说:他们需要这个好消息,公爵也需要他们接受这个好消息。

  .

  在金雀花城举城欢庆的时候,格林一个人站在一处马棚的低矮屋檐下,远望剧场上方绽放的绚丽礼花,他仰头喝完最后一口酒。在黎明即将到来的清冷的风中,格林隔着金雀花城的黄金与泥土,感受到了在这座城市之下那枚神赐之卵中心脏跳动。

  “——只要这枚鸟蛋完好,你的城邦便不会陷落。”

  巫师格林疲惫地想起神谕的下一句。

  “——任何人类和人类的敌人都无法打破这枚鸟蛋。”

  他拿出一枚分成七格的金盒,用手指蘸起七种不同的盐向金雀花城的神明祷告,时隔多年之后,他祷告仍然熟稔,如同他有记忆时就所做的那样。巫师把波斯蓝盐点在额头,把死海盐和埃及盐点在眼皮上,把玫瑰盐和红盐涂在双颊,把湖盐含在嘴里,最后把火山盐合在手心。

  他并非如昔日那样祈祷金雀花城能够永存,而是在为那场他可能带来的毁灭请求宽恕。

  “万军之主,宽恕我的僭越,任何敢于闯入您的城邦的人,我将代行您的旨意,降下硫磺与火焰。”

  .

  那场歌剧最终变成了一场盛大的狂欢,人们分享烈酒与美食,每条街道上都是歌声与欢呼。金雀花城双王坐在黄金王座上,被兴奋的巫师们抬着巡游街道,整个金雀花城一夜未眠。

  渊火和凰避开人群,他们爬到金雀花城最高处,俯视这座光明之城。

  渊火,不管是不是惠勒让你带我来的,我都很感谢你。凰凝视着这座城市,满足地说。

  渊火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什么话,明明就是我想带你来玩的,当然天鹅公爵也算是其中的一些原因吧,但是就算他不说我也会来找你的。少年的目光落寞下来,说:你知不知道,我从跟着格林之后,不是陪着他东奔西走上战场,就是跟着他幽居在河谷里面,寂寞得要死……不知道你走了之后我找谁玩去。

  渊火忧愁地沉默了一会,突然叫起来:哎呀,光顾着看风景都要忘了时间快到了。他说完跳起来拉起凰就跑下去。

  干什么这么着急。凰问。

  渊火气喘吁吁地在之前那家服装店前停住脚步,然后说:格林交待过的,要把衣服还回去。

  两个人手忙脚乱地脱了礼服,都穿着一身粗布衣裳。渊火把两套礼服叠好小心翼翼地放在店门口。凰看他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渊火站起身来,那一身原本的麻布长袍明显短了一大截,露出两条长腿。他又羞又气,说:有什么好笑的,不合身是正常的嘛。

  不,我想说,你现在看起来真的,非常,非常,穷,那种一件衣服穿十年的穷。凰笑得直不起腰来。

  渊火叹了一口气说:没关系,一会就变回去了。我可是跟格林求了好久他才答应我的呢。我跟他说,小孩子是不能请美女看歌剧的。

  凰止住笑,心头涌起一股暖意,她走上前,对渊火说:小孩子当然可以请美女去看歌剧,但是小孩子不能做这件事情。

  她说着,把渊火拉向自己,踮起脚吻了金发少年的嘴唇。

  化身为人的龙惊讶地舔了舔嘴唇,继而微笑着说:我突然有些感激格林了呢。

  他说完,伸手揽过凰的肩膀,更加用力地吻了下去。

  .

  凰与渊火在公爵卫队暂住的塔楼前道别。凰敲门进去,发现房间里的气氛异常地沉重。

  这都是怎么了?吸血鬼奇怪地问,她环视了一遍房间,看见惠勒的手下们神色凝重地坐着,说:惠勒呢?他还没回来?

  她话才一出口,就知道这才是这种沉重气氛的来源。

  ——惠勒没有回来。(小说《荆棘七书之天鹅歌》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