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6 15:26:4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十八章 权杖,黄金与盐

第十八章 权杖,黄金与盐

更新于:2015-03-19 20:40:20 字数:2829

  安顿好了克拉丽和麦克斯,又交代好了事情,在回去向女王报告之前,瑞林匆匆回了趟家。她一进门,管家就迎了上来,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已经有几个摩根的手下听到了风声来找她了。

  瑞林步伐匆忙,来不及回答她,只说:我要去把书房里面的书都烧了。

  管家看到瑞林的脸色,知道事情不妙,忙跟着她一起朝书房走去。那个书房是前几年瑞林重设兰氏城邦所有机关密道的设计档案。虽然已经被加密处理,但是瑞林仍然不想让它落在任何人手里。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赶到书房就被几个蒙面的闯入者团团围住。

  你们竟然敢闯入我的家!瑞林愤怒地质问,伸手要去触发隐藏的机关,却发现那些机关已经被破坏。瑞林看着几步之外的书房大门,心中暗骂了一声见鬼,无论如何不能让这群人得到那些档案。

  她正这样想着的时候,身后的管家突然惊讶地啊了一声,指着书房的窗户说:里面着火了。

  瑞林转脸望去,浓烟正从窗户中冒出来。书房的大门被从里推开,一个穿着银色铠甲和滚毛边斗篷的高个子男人走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几个穿着轻甲的士兵。

  蒙面人见势不妙,飞快地逃走。男人扬了扬下巴,示意手下的士兵追上去,然后对瑞林说:恕我冒昧地烧了你的书房。

  他语气沉稳,风度翩翩,瑞林盯着这张与惠勒有七分相似的脸,飞快地想起来他是谁。

  惠勒的大哥,斯万家的掌权人,安德烈。

  你怎么会在这里!?瑞林惊讶不已,同时又庆幸安德烈的先行到来。

  安德烈说:刚好路过此处,听到摩根的消息,担心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是问你为什么会刚好就在这里?瑞林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熊熊燃烧的书房,往后退了几步,避开灼热呛人的烟雾。她知道安德烈久居斯万家族的封地,只有每三年一次的家族集会时才来到兰氏城邦,这次他的出现太过意外。

  安德烈轻轻耸肩,说:我的弟弟拜托过我,如果兰氏城邦出了什么事情,先保护你的安全。

  瑞林听到安德烈这样说,冷笑一声说:那惠勒是不是还说过,如果兰氏城邦出了什么事情,要我离开这里?

  安德烈颔首说:我的人可以护送你。

  你们都疯了吗?瑞林反问,说:我哪都不去!兰氏城邦是我的家,凭什么你们人人都要我走?!这算什么?说背叛就背叛,说离开就离开?你们当我是谁?

  她敏锐地察觉到这一切可能都是安排好的,因为被隐瞒而气愤至极,索性一把扯开发髻,焦躁地在走廊中来回走了两步,抬手指着安德烈,说:你说,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安德烈平静地说:如果你不愿意离开兰氏城邦,我也会尽量保护你的安全。

  我问你们想要干什么!瑞林咬牙一字一句地问。

  而打断她的震怒的,是一只毫无预兆地落在窗台上的灰斑鸠。它咕咕地叫着,在窗沿上来回地走。瑞林起初有些疑惑,她从未在自家庭院见过斑鸠,当她意识到这不是普通的斑鸠之后,一股突如其来的绝望之情涌上了她的心头。

  她把脸埋在手心,片刻之后恢复了冷静,抬起头来对安德烈说: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去金雀花城。

  男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乐意效劳。

  在送走瑞林之后,安德烈离开了瑞林的宅邸,他与另外三名男人汇合,拿出了一册档案——那正是从瑞林的书房中拿出来的,开启兰氏城邦“权杖”安放地大门的设计图。

  瑞林不会知道,她做过的最错误的一件事情,大概是毫无保留地信任惠勒。除了她与女王,只有惠勒知道开启大门需要七把龙骨剑。

  ——而现在这已经不再是她的秘密了。

  安德烈扬了扬这本册子,说:安排人去解码,剩下三个人呢?

  海蛇伯爵的长子洛多回答:今夜就会抵达。

  龙骨剑的继承者点头,说:很好,准备劫持“权杖”。

  .

  而与此同时,惠勒一行四人正在向金雀花城进发。

  那座城市的金色尖顶已经开始在森林中隐隐浮现,昭示一种脆弱又锋利的美。惠勒一边骑马一边对凰说:金雀花城曾经是家族最大的金矿,在河谷沦陷之后,家族需要一座新的巫术之城,一日掌管金矿的领主梦中降临神使,要他在金矿之上修建一座城市。领主请求神使庇佑,于是神使拿出一枚深蓝色的鸟蛋,对领主说……

  ——你须要以黄金和七种盐在这枚鸟蛋上修建城市,只要这枚鸟蛋完整,你的城池便不会陷落。惠勒话还没说出口,凰就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惠勒有些惊讶地看了凰一眼,说:你知道?

  克里维亚的睡前故事。凰盯着金雀花城的的尖塔若有所思地说,她把故事接了下去:这名领主醒来发现枕边果然有一枚鸡蛋。于是在金雀花城建立之初,这枚鸡蛋就作为地基被放在城市的最下方。而为了获得盐粒,这名领主迎娶了来自死海的金雀花家族的女儿,这座城市也因此得以命名。这对城市的奠基者一同统治金雀花城,此后金雀花城统治者均为一男一女,并称金雀花城双王。

  她说道此处,收回目光对惠勒说:在我尚为人类的时候,从未想过这座城市不仅仅是传说。克里维亚从不允许我离开塞浦路斯,甚至不允许我离开居住的小城……我早就看腻了海边的棕榈树和瀑布一样垂下的玫瑰了……我总是想,他既然要阻止我离开,那么便不应该告诉我这么多故事。

  吸血鬼想起曾经她悄悄跑进克里维亚藏书的房间,躲在厚重的黑木书柜之后阅读,而克里维亚总在夜幕降临之后提着一盏灯找到她,然后合上她手中的书,抱起她,说:知识像蜜糖,却是甜美的毒-药。

  那时候她总是问:为什么是毒-药。而她的养父温柔地回答她:一切美德皆是毒-药,它们折磨你的心灵,逼迫你承受苦难,而一切的罪恶都很甘甜……我愿你愚昧,因为悲哀总是随着知识增长,但这一切终将成为虚无。

  她那个时候不懂,而现在终于了解,当她以死亡报复克里维亚的时候,那罪恶有多么甘甜,而当她带着大卫的棺材回到塞浦路斯,将他与海伦并肩葬下的时候,她所受的内疚又岂止是折磨。

  ——她当然记得年少时候大卫带着她悄悄翻出庭院的矮墙,参加毗邻城市彻夜不眠的“白夜”游乐,她与陌生人跳了一夜的舞,踩脏了倨傲的小贵族的缎面舞鞋,最后一曲终了,她又回到大卫身边,相视一笑。

  她坚信人生中再也不会出现那样无忧无虑,盛大的欢乐了。

  她也由此了解了克里维亚的那句话,为何一切终将成为虚无……

  但那不是她原谅克里维亚的理由。

  惠勒打断了她的沉思,骑马与她并肩前行,当他们爬上一座浅浅的山头的时候,惠勒用马鞭指着前方说:我相信克里维亚一定告诉过你,金雀花城有多么美。

  在他们的面前,一座极致华美却充满秩序的城市缓缓呈现。那是一座黄金修筑的城市,由无数个又高又细的尖塔组成,如同一组巨大的管风琴,尖塔之间由轻盈的走廊连接,带着一种悲壮而脆弱的美。而尖塔的中央一座拜占庭式的宫殿,圆形的穹顶远望如同漂浮在空中,宫殿之外是一个圆形的罗马式剧场,剧场由巫术光照亮,看得出来似乎正在上演一出剧目,剧场中座无虚席。而围绕这座巫术之城的是由七种不同的盐砖修建起来的城墙,那正是金雀花城人认为的属于神的物品,在这座城市中,人是无法流泪的,因为含盐的眼泪属于神。

  告诉我,吸血鬼帝国的统治者是如何形容这座城市的美的?惠勒转头问凰。

  “——那是一座美到想要亲手摧毁它的城市。”吸血鬼喃喃地说。

  他说的没错。天鹅公爵意味深长地表示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