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6 15:18:5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十七章 背叛者

第十七章 背叛者

更新于:2015-03-07 14:20:07 字数:2588

  兰氏城邦

  .

  一队训练有素的士兵悄悄潜进摩根的宅邸,他们无声无息地解决了摩根的守卫,包围了摩根的书房。为首的人透过门缝,看见摩根坐在书桌前,丝毫没有注意到外面发生的一切。

  这个人抬手示意,除去五个人守住门和窗户,其余人迅速进入其他房间,不多时,整个宅邸就被控制了。

  瑞林与另一个金袍执行官守在宅邸大门外,这个金袍执行官是高雅的一个手下,此刻正悠闲地用一把精致的锉刀修着指甲。瑞林表面镇定,心里却焦急不已,而身边的金袍执行官却似乎享受等待的这一段时间。

  别急,他们很快就能清空摩根的住所。这个名叫西里尔的金袍执行官似乎对火上浇油乐在其中。

  瑞林在心里给了他两巴掌,而表面上却装作风轻云淡地说:你的手下一向得力。

  西里尔不知何故轻笑了一声,自顾自地摇了摇头,问:瑞林夫人接下来有何打算?

  你什么意思?瑞林反问。

  金袍执行官似乎斟酌着言辞,说出来的话却毫不掩饰嘲讽与得意:摩根的金袍即将除去,而天鹅公爵……兰氏城邦中盛传他为了那个吸血鬼着了魔,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亡妻,带着她逃走。想必他也不会再回来了……所以现在您可是势单力薄,接下来可要小心为上……

  多年宫廷生涯早已教会了瑞林喜怒不形于色,但是听到这种话她仍然悄悄地攥紧了手指。

  高雅先生随时都欢迎您。西里尔见瑞林没有回应,便将高雅的致意带到。

  这个时候,一名士兵打开宅邸大门,示意他们摩根已在控制中。西里尔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瑞林看了他一眼,径自走向摩根的书房。

  开门。瑞林命令把守书房大门的两个人。

  那扇雕刻海神的厚重木门被缓缓推开。摩根坐在桌前看书,听见声音抬起头,看见陌生的守卫和站在门外的瑞林,他的目光有些许惊讶和茫然。

  瑞林走进来,她看着摩根,又注意到紧随其后进来的西里尔,只得咬牙说:传女王命令,除去摩根的金袍执行官身份,押入渡鸦塔等待审判。

  摩根凝视着瑞林。瑞林竟然不敢去看他的眼睛,避开他的目光,将那束黎明之时才收割的,露水未干的芒草放在他的桌子上。

  .

  不久之前,这束芒草还在女王手上。而瑞林就在她面前,一份一份地检查摩根与吸血鬼来往的证据。她在天还没亮的时候被急招到女王的宫殿,女王还穿着昨日的晨服,似乎一夜未眠,而同在宫殿的还有高雅。他垂手候在一旁,快烧尽的烛光照亮他脸,瑞林看到他那副努力藏起得意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妙。

  你与摩根一同长大,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他。女王说,指着一捆用仔细打磨过的上等羊皮包起来的信件,对瑞林说:只有你能分辨得出这些信件是不是伪造品。

  瑞林顿时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藏起自己的震惊,朝高雅看了一眼,后者不动声色地凝视着她,似乎是要等着看一出好戏。

  而等瑞林看完那些信件,才知道自己震惊得太早了,那二十七封写在羊皮纸上的信,无一例外都是摩根亲手写的。其中涉及好几起吸血鬼袭击沃尔松格事件。

  这些信哪来的?瑞林质问高雅。

  事到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女王似乎有些疲倦地说,说话间晨光照进了又高又长的彩绘窗,女王抬了抬手,侍者退出房间,不多时又回来,捧上了一束刚刚收割的芒草。

  女王接过芒草,对瑞林说:摩根势力广泛,贸然除去他的金袍必然引起众怒,你是摩根最信任的人,这件事情只有交给你。

  瑞林沉默片刻,接过那束芒草,说:我明白。

  西里尔会与你一同去,他的手下会负责摩根宅邸的检查,其后将摩根押送入渡鸦塔。女王说。

  瑞林低头,说:是。

  .

  而此时摩根见这束芒草,神色平静地放下书来,甚至还折了一下书角表示阅读进度,他站起身走到桌子前,西里尔扬了扬头,两个士兵就上前来搜身,之后便把他的手反绑起来。

  瑞林站在一旁看摩根如此镇定,突然有种错觉他早已料到这一天。她期望摩根能说些什么,辩驳也好,承认也好,但是摩根一言不发,叫她觉得自己身处一场无声的噩梦中。

  送去渡鸦塔。西里尔有些得意地说。

  这个时候,摩根突然微微侧过脸,他没看瑞林,那个动作看起来像是他想要再看一眼自己的书房,他似乎是叹了一口气,这叫西里尔更加自得。

  这个时候,摩根的妻子克拉丽和儿子麦克斯也被带出了房间,两个人都是一副震惊的神情。克拉丽冷静地对西里尔说:你们要把我的丈夫带走,作为妻子我有权知道原因。

  西里尔朝瑞林扬了扬下巴,说:夫人,我只负责带人走,至于为什么,瑞林会向您解释的。

  一定是弄错了!麦克斯有些失控,他求助般地看向瑞林,后者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麦克斯眼睁睁地看着摩根被带走,他冲到瑞林面前,抓住瑞林的胳膊,说:瑞林姑妈,发生什么事情了?

  瑞林看到麦克斯这样也于心不忍,她叹了一口气,说:只是调查……这段时间你和你母亲可能也会被限制活动……不过我尽量安排……

  只是调查?麦克斯说:我在兰氏城邦长大,从来没见过有谁会直接从金袍执行官家里带走人的!

  克拉丽走进书房,看见桌子上的那束芒草,对麦克斯说:你父亲被送去了渡鸦塔。

  麦克斯一怔,失神地松开手,不知所措站在一边。

  克拉丽倒是镇静,她对瑞林说:既然女王亲自下令,想必事关重大。她顿了顿,说:渡鸦塔上风大,能帮我转交几件大衣吗?

  瑞林点了点头,她想安慰一下这对母子,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只说:这房子你们暂时不能住了,之后也会接受调查……瑞林说到这里就觉得头痛,摩根此事一出,与他有关的人自然都要接受调查,自己也不例外,接下来兰氏城邦肯定就是一片混乱。她想了想,无论怎么样,起码要保证摩根家人的安全。

  她想到这里,对等候在外面的西里尔的手下说:送夫人和麦克斯去山雀花园。

  山雀花园是瑞林名下的一处庭院,瑞林转头对克拉丽说:你放心,我会派人去那里保证你们的安全,西里尔那边我也会打点,他不会为难你们的。

  克拉丽点了点头,她抿紧嘴唇,努力维持着尊严。瑞林对失魂落魄的麦克斯说:别担心了,一切交给我来处理。

  说完这句话,瑞林在心里又叹了口气想,担心也没用,现在所有人都前途未卜。

  送走了克拉丽和麦克斯,瑞林站在摩根的书房,看着西里尔的人正在清查物品,才想起走到摩根的书桌前,发现摩根临走时看的书是《埃涅阿斯纪》

  金袍执行官好奇地翻开这本书,到摩根折角的那一页,最后一行写着:

  “——当他被迫离开他古老的都城普利维尔努姆的时候,他带着他的幼女,穿过战火……”

  瑞林眉头不易察觉地轻轻一挑,摩根的意思昭然若揭,但是她仍然打开了折角的纸张,露出了最后一句话:

  “——逃往外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