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12:0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十四章 渊火

第十四章 渊火

更新于:2015-02-25 17:45:23 字数:2326

  好久没更啦!(好像有人看似的,anyway大家新年快乐!

  .

  在天亮前的那段时间里,惠勒一直昏睡。巫师守在惠勒身边,每隔一个小时给他喂下清水。他的时间感准确到叫凰感到惊讶,而除此之外,凰也注意到巫师的动作极其简洁,充满不可名状的优雅与仪式感。

  她不由得好奇这名巫师的来历,却无法开口询问。在天亮的时间她困得不行,靠在房间的角落里面小睡,等她醒来的时候,惠勒也醒了过来。

  她惊喜地叫了一声,跑过去跪坐在惠勒身边。刚刚醒过来的男人目光少有的温和,他眨了眨眼睛,伸手揉着头发。

  项链项链。凰指着自己的脖子。

  惠勒恍然大悟,坐起来给吸血鬼调节吊坠。

  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要是你晚醒一会我不就死了。凰一脸认真。

  惠勒笑了,说:我还以为你担心我,原来你是担心你自己。

  凰撇了撇嘴,悄悄转过目光去看他低垂的睫毛。

  惠勒收回手,说:好了。其实格林也可以帮你调,你见过格林了。

  坐在一旁的巫师听到惠勒提起自己,便微微颔首向凰示意,他起身,拍落衣摆的灰尘,说:取水。然后便暂时离开了房间。

  凰压低声音问惠勒:格林是巫师?

  嗯。惠勒回答。

  他的心脏是怎么回事?

  八年前弗洛格城遭遇霜巨人袭击,格林来到弗洛格帮我,他击退了霜巨人,几乎算是同归于尽,瑞林为了救他把霜巨人的心脏移植进他的身体。但他饮过一次黄泉,心脏已非人类,女王无法再信任他,因此将他放逐。

  凰惊讶地合不拢嘴。

  惠勒站起身来,说:此后他便一个人来到河谷幽居。我听说霜巨人的心脏烧坏了他的胃和肠子,从那以后他无法再把除了酒以外的其他东西灌进喉咙……他曾是家族最出色的巫师。

  那你呢?格林说你是旧伤,又是怎么回事。凰追问。

  你说过我身上有死亡的阴影,这便是死亡的阴影。公爵回答。

  凰还没来得及再问。一个金黄发色的少年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扑了出来,正好摔在他们面前。

  凰吓得倒退了一步,一脸疑惑地看着少年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那是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比凰还矮一个头,穿着一身与巫师长袍同材质的粗麻布衣服,一头灿烂金发如同被地中海艳阳染过。他揉着摔痛了的胳膊,笑弯了一双天真的浅蓝眼睛。

  我是渊火。不等凰发问,少年就作了自我介绍,他上前来抓住凰的手,说:你现在有没有事情,没事情的话陪我玩会吧。

  凰压低声音问惠勒:这孩子谁?格林的儿子?

  惠勒忍着笑意回答她:这是昨天晚上的那只小龙。

  ……你说那是一只小龙……?凰反问。

  渊火只有三百岁,按照龙的寿命来说还是一个小家伙。惠勒耸耸肩,对凰说:你陪他玩会吧。我去找格林。

  趁着凰愣神的一瞬间,惠勒飞快地从他们面前溜走。凰哪还来得及喊住他。只得对充满期待目光的渊火说:你想玩什么?

  渊火欢呼起来,说:我带你到处转转吧。

  .

  凰跟着渊火在废弃宫殿里面转了一圈,无聊得两个人都哈欠连连,他们在宫殿里的一个水池边坐下,把脚浸入长满绿色水草的清水中。

  我从来没有见过受冈那之名庇护的人呢,你是第一个。渊火一边轻快地晃着脚一边对凰说。

  你说我?凰奇怪地问。

  你不知道那句龙语的意思?以索洛冈那斯卡得即是我受冈那之名庇护。少年反问。

  ……冈那是谁?吸血鬼少女接着问。

  降炎皇子冈那,你族的始祖。少年依旧用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凰,为她解释道。他歪着头想了想,恍然大悟:我好像记得他也被叫做克里维亚,是不是叫这个名字?

  凰被这个名字呛了一下,差点摔进水池里。

  少年打量凰慌乱的样子,眯起眼睛又笑了起来,说:你得到他真名的庇护,却不知道他是谁。

  我要是早知道他是谁现在我就不会在这里了。凰暗想到。

  渊火凑近凰,以:你身上流淌着冈那的血,那味道闻起来非常甜美,如同盛放的鲜花,他厚爱你。

  他说道此处,话锋一转,说:你可知道与你同来的那个男人,身上也有冈那的血的气息?

  惠勒?不可能吧。凰迟疑着想。

  渊火说:可惜他的血闻上去,像已经熟透开始腐烂的水果。

  凰突发奇想,说:所以其实惠勒是吸血鬼派到沃尔松格里面的间谍?

  化身为少年的龙咧开嘴笑,摇晃一头华丽金发,说:要说我在人类身上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永远不要相信人类。人类多么阴险狡诈啊。你看,巫师格林设计夺走我龙语真名,令我臣服于他,又用法术编织这副人类躯体将我禁锢其中,直到他死亡。就算我叫他主人,侍奉他,却每时每刻都在诅咒他死亡。

  他的语调依旧轻快,朝凰投来毫无防备的一瞥,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恶毒诅咒。他接着说下去:至于你的造就者,冈那,曾经开启过生死之间的暗门,释放过绝望的恶灵……他是我族的命名者,赐予我族龙语真名……他活得太久了,以至于连传说中都不再是他的名字。

  他提起克里维亚,突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激动地从水池里爬起来,溅落凰一身水花。

  来,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少年兴奋地把凰从水池里拉起来,说:是我偶然发现的一个地下室。

  凰疑惑地被他拉着跑过坍圮的回廊与大厅,顺着几个早已毁坏的暗门穿过一个又一个密室。少年时期冒险的火苗被重新燃起,凰伸手拂过头顶的蜘蛛网,不由得期待那会是什么地方。

  等渊火终于停住脚步,两人都灰头土脸,而面前的空间骤然开阔起来,一扇摇摇欲坠的华贵大门千疮百孔。渊火用巫术擦亮一盏灯,推开那扇门,说:就是这里。

  吸血鬼满心期待与好奇,小心翼翼地踏入,当她看清这个房间的时候,脑海中轰的一声。

  那是一个满是碎镜的房间——克里维亚曾在这里夺取那顶伪造的王冠。

  她挣扎着回头,看见渊火优雅如同他的主人格林,朝凰浅鞠一躬,说:如果有机会,代我向冈那致意。

  在渊火抬眼的瞬间,吸血鬼捕获到那双金黄的恶龙之眼一闪而逝,她听见渊火说:他自我出生起,消失三百余年。我族屈于人类之下已经太久,无时无刻不渴望命名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