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10:3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十章 龙骨联盟

第十章 龙骨联盟

更新于:2015-02-04 19:30:10 字数:2648

  啊啊啊居然真的有人看(惊恐脸)!谢谢!

  .

  凰一行三人悄悄离开了城堡,三个人往山下走去,那个时候天光大亮。凰明显力不从心,说:我觉得我们还是找个地方避一下吧。

  没有意见,不过我.得应该找个远一点的地方。伊万说

  太阳太大了。凰顾不上面子。

  原来你的斗篷只是装饰。伊万说。

  凰瞪了他一眼,只好戴上斗篷的帽子。伊万看了一眼那座修在山头上的海蛇堡,意味深长地说:我是为了你们好,说不好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好戏看呢。

  .

  三人终于走到山下的城市,发现惠勒的手下早已等在那里。海蛇家族统治的这座城市与海蛇堡隔着一条河,那时候太阳已经升得挺高,这个港口城市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他们走进了一家简陋的酒馆,伊万走向靠窗的位置并坐下。

  奥格列一脸狐疑地跟着坐下。伊万看着他莫名其妙紧张的表情,微笑着说:别这样紧张,我只是不想错过一些可能发生的好玩的东西

  会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奥格列问。

  伊万神秘一笑,不再说话。凰跟进来看了他们一眼,冷冷地转身到角落里面坐着,她又累又困,索性靠着墙合上眼睛打盹。

  伊万抬手要了一杯酒来,放在手边并不喝。奥格列转头望向海蛇堡,说: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稍安,勿躁。伊万微笑着说。

  他话音刚落,手边的酒杯就开始轻轻地摇晃起来,奥格列被这细小的声音吸引,盯着酒杯,眼看它晃得越来越厉害。继而桌子也开始晃动,而墙壁上的装饰物和货架上的东西都掉了下来,房间里的人都惊呆了,奥格列刚要站起身来,被伊万按住,他用眼神示意奥格列转头望向窗外,而这个时候,被惊醒的凰也走了过来,人们转过脸,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座他们每日都能看见的,已经习以为常的海蛇山正在崩塌。

  起初那并不明显,就像泥石流或者滑坡,植被从山体上滑了下去,露出深色的泥土。继而泥土和巨大赭色石块滚落,砸落地面激起巨大的尘埃,等到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乎整座山头都被飞扬的尘土包裹,伊万转过脸来,对奥格列说:就是这样的时刻,我的好弟弟。

  人们纷纷走上街道上,朝那座山峰张望,在缓慢落下的尘土之后,浮现出来巨大的,白色的,仿佛噩梦般的骨骼。

  这……这是什么?凰呆立在一旁,半饷才说出话来,

  龙骨。伊万说,他站起身来,举起酒杯,对着那具曾经被当成山峰的龙骨,说,敬天鹅公爵。

  然后他把那杯酒一饮而尽,转头对奥格列说:从现在开始,传说不再是传说,而是历史。

  奥格列震惊不已,看着那枚巨大无比的恶龙颅骨。它搁置在海蛇堡之下,泛黄的白色酷似白垩岩,一双眼洞空荡无物,叫人心生寒意。它倒下的姿态扭曲,死前经历苦战与挣扎,而顺着它倒下的方向看过去,整座山岭都其实都是它的尸体。

  龙骨联盟居然是真的……奥格列喃喃地说。

  曾经大陆上有七条恶龙,七个沃尔松格骑士联手杀死了它们,在它们的尸体上修建了七座城堡。这七个家族又叫龙骨联盟,海蛇家族……居然曾经也是龙骨联盟的。

  伊万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凰,他意味深长地一笑叫凰不寒而栗。凰读得懂那目光:

  ——好戏才刚刚开始。

  .

  与此同时,海蛇堡上,海蛇伯爵从窗外探出头去,看着尘埃未落定时已经暴露的龙骨,他的震惊不比任何人少。

  惠勒站在他身后,他脚边的一块地砖裂开,半个钟头之前,他用剑敲碎了这块地砖,触发了机关,让那副巨大的龙骨得以重见天日。他看着海蛇伯爵——他已经老了,以至于整个海蛇堡都充满了他腐朽的老人味道。

  而海蛇伯爵从窗边转过头来,他的声音如同枯朽的木柴,而目光却很亮。

  年轻人,我从未相信过龙的传说。他看着惠勒说。

  惠勒还没来得及说话,伯利安就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二话不说拔刀就朝惠勒砍去。惠勒后退了轻巧避开。

  伯利安,不得无礼。海蛇伯爵说。

  父亲,这个人可是带着吸血鬼逃走的黑鸫。伯利安反驳。

  我说了不得无礼。海蛇伯爵命令。

  伯利安愤愤地收起刀。瞪了惠勒一眼,说:你干了些什么?

  惠勒说:我跟海蛇伯爵约定,如果我能证明龙的存在,他便回归龙骨联盟。

  传说里龙骨联盟还需要龙骨剑作为凭证,我可从未见过什么龙骨剑。伯利安顿了顿,嘲讽地说:斯万家族也是龙骨联盟,你的龙骨剑呢。

  惠勒说:斯万家族的龙骨剑属于我大哥。至于海蛇家族的龙骨剑,你见过,只是不知道而已。

  伯利安望向他父亲。那个老人朝他点了点头。

  龙骨剑是用巨龙颅骨里面一块剑一样的骨头制成的。海蛇伯爵说,他走出大厅,朝走廊的尽头走去,那是他妻子的陵墓。在那座大理石墓穴上,他妻子的雕像握着一把剑。

  那把通体白色,只在剑柄上装饰着宝石的剑,它一直在这个陵墓中,被每个人当作大理石雕像的一部分。

  伯利安伸手去拿龙骨剑,被海蛇伯爵用手杖阻止了。

  这把剑不属于你,伯利安。老人说。然后海蛇伯爵转向惠勒,说:我会让我的大儿子从封地回来,带着龙骨剑去兰氏城邦。

  惠勒点了点头,然后对伯利安说:说到你,伯利安,我还有事情要问你,是谁让你埋伏在港口的?

  伯利安说:你畏罪潜逃的事情不是人尽皆知吗?

  是谁?惠勒重复了一遍。

  伯利安看了看海蛇伯爵,然后对惠勒说:你不会知道他是谁的,他是兰氏城邦的活幽灵,他很快就会取代摩根和高雅,成为兰氏城邦的统治者。

  哦?惠勒凝视着伯利安,他微笑着说:真有意思,不过我觉得你还是看好自家的花园。至于兰氏城邦,交给你的大哥吧,他可不像你这样轻信别人。

  .

  惠勒走出海蛇堡的时候,维奥拉迎了上来。于是惠勒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伯利安,对维奥拉说:我猜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告诉过你哥哥是你自己要去修道院的,不是我把你拐到修道院去的。

  维奥拉摊手说:当年他们关我管得那么严,要不是你我怎么跑得出去。你还在介怀这件事情?

  惠勒用手指抹了抹被伯利安打破的嘴角,说:说实话有的时候我还是有点介意的。

  惠勒,跟她结婚你后悔过吗?维奥拉突然正色问道。

  惠勒沉默片刻,说: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只是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不会选那条路。

  然后他低下头亲吻维奥拉的额头,说:我走了,多保重。

  维奥拉转过身,看着惠勒的背影,想起了多年前她执意侍奉上帝拒不嫁人,她的父亲和兄长把她软禁起来,是惠勒假借婚约之名带她逃了出来,她至今记得那个少年拉着她的手穿过森林的时候,也记得他在修道院门口对她说的话。

  去吧,现在你只属于上帝了。少年惠勒笑着说。

  他说那句话的神态叫维奥拉记了这么多年,甚至在修道院里无数个夜里想起来都会微笑。而如今他沉着且疲惫,所有的笑容都像是面具,因为那个支撑他走下来的人早已死了很多年。

  多保重,惠勒。维奥拉低声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