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0 22:25:5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五章 畏罪潜逃

第五章 畏罪潜逃

更新于:2015-01-03 20:42:28 字数:2851

  瑞林在天黑之后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惠勒所在的庭院,男人坐在露台边,手边放着一杯茶也早已经凉掉。

  我很抱歉。瑞林坐在他旁边说,小心翼翼地说。她才开完金袍会议,听了满脑袋应该如何调查惠勒的事情。

  你不用抱歉。惠勒摇了摇头。

  金袍会议上的斗争愈演愈烈,我一时也无法查出是谁陷你于此地步。高雅先生是不是来找过你,被你拒绝之后将你归到了敌人一类中。

  不用想了,是摩根。惠勒凝视着庭院里的喷泉说:十年前我与哲米勒一战受了伤,当时正带着那枚领扣,后来你知道的,我在摩根家里养伤,就再也没见过那枚领扣。

  瑞林惊讶地张大了嘴,说:那摩根是想干什么?

  惠勒冷笑了一声,不置一词。

  瑞林着急为摩根辩解:我相信摩根绝无伤害你的意思。

  惠勒看了一眼瑞林,神情似乎是觉得有些好笑,他说:瑞林,如果摩根真想把我怎么样,他根本不需要这样大张旗鼓地陷害我,只需要派出他引以为傲的影子暗杀者们就可以了。

  我去问他是什么意思!瑞林激动的说,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人蒙在鼓里。

  别去了。惠勒说,他的手指轻轻敲着扶手,说:你与他一起长大,该知道你什么都问不出来的。

  那你现在怎么办?女王那边大发雷霆,摩根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高雅先生现在还着急寻找是你破坏了城墙守护咒文的证据。他本来就拿你当敌人,现在更是乐得落井下石。瑞林叹了口气。

  惠勒耸耸肩,他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四肢。说:只能说我回来的不太是时候。

  瑞林睁大眼睛看着他,说:什么意思。

  惠勒说,今天我这里来了刺客。

  什么人这样大胆,竟然在兰氏城邦中刺杀金袍执行官?!瑞林震惊地问。

  瑞林抿了一口冷掉的茶,说:不要紧,想来是哪个不自量力的蓝白袍执行官派来的,只是不知道受谁指使。

  现在蓝白执行官里几乎全是年轻人,跟金袍会议一样分成两派,摩根的人占多数。瑞林说。

  我讨厌年轻人。惠勒说。他凝视着暗下来的天色,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

  我要去看看那个吸血鬼。惠勒放下茶杯说。

  可是你已经被禁制参与这件事情的调查了。瑞林说。

  是是,我知道。惠勒若无其事地说,然后拍了拍瑞林的肩膀走了出去。

  .

  吸血鬼凰现在是案板上待宰的鱼。

  关押她的房间突然被一个陌生人闯进,凰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被捂住了嘴,随后一把银质匕首在她眼前一晃而过就刺入她的胸口。她拼命挣扎才让匕首偏了半分没伤到心脏。那人拔出匕首正欲刺第二刀的时候,动作停止了一下,闷哼一声倒了下去。凰惊魂未定地回头,看见惠勒站在身后。

  克里维亚没告诉你说谎是件危险的事情吗?惠勒说着,俯身解开她手脚上的束缚。

  凰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只是摇头,惠勒站起身来,给她披上一件黑色斗篷,说,跟我走。

  吸血鬼少女勉强站起来,谁知道双腿一软又跌倒在地上。之前伊万为了防止她逃跑扭断了她的脚踝。惠勒看了她的脚一眼,半拖半拉地扯着她往外走。刚出门就迎面撞上另外两个杀手。惠勒把凰往身后一拽,随后抽出一把短刀。他动作极快,凰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那两个杀手就已经倒了下去。惠勒拉着她跨过两人的尸体,转身拐进了一个侧门。

  你要带我去哪?凰总算缓过来。

  带你离开。惠勒头也不回地说。

  为什么?

  我觉得你应该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要陷害我。惠勒说。

  凰识趣地收了声,跟在惠勒身后跌跌撞撞地穿过了狭窄的走廊进入了一条密道。惠勒轻车熟路地带着她在迷宫一样的密道里穿梭,最后爬上了一截楼梯,推开了一扇暗门。

  这扇门上有相连的机关,被推开之后,不知何处的铃铛响起。惠勒爬出来,伸手把凰拽了出来。凰茫然又震惊,不知身在何处,只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一个壁橱里,空间又窄又矮,她几乎贴着惠勒才能站稳。

  我们在哪?她忍不住问。

  惠勒没理她。

  凰撇了撇嘴,不再说话,她闻到男人身上有雪杉木的清香。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脚步声。这扇门被打开,凰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外面的人就先听到了瑞林大惊失色的声音:你你你你你你你居然带着这个吸血鬼来我家!

  她一连说了好几个你,看上去气的要跳脚。吸血鬼都吓得缩起肩膀,生怕这名金袍执行官把自己当场处决。

  惠勒无奈地说:你不要这样爱演。

  瑞林收起一脸惊讶的表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转身拉上厚重的窗帘,说:这就是你所谓的“去看看”?

  幸好去的及时,不然就惨遭灭口了。惠勒说。

  是跟去你那里的人是同一伙吗?瑞林问。

  是吧。惠勒说着,随意拉了一把椅子来示意凰坐下。凰一瘸一拐地走出来,惠勒俯下身握住她的脚踝,猛地一拧。吸血鬼倒吸了一口冷气,嘴里直叫痛。

  别叫。惠勒头也不抬地低声呵斥。他的手掌感受到骨骼的复位,吸血鬼的断骨飞快地长好。

  凰打量这间屋子,四面墙壁上装饰着无数蝴蝶标本。配以植物的装饰,好像置身蝴蝶森林中。

  你这是打算干什么?瑞林站在一边,抱着胳膊问。

  惠勒站起身来,转脸对瑞林说:我不知道是谁想要杀我和这个吸血鬼,但是现在兰氏城邦已经不再安全了。

  你想要逃走?瑞林说。

  是的,既然现在有人藏在暗处,那么只有我离开兰氏城邦才能将他引出来。

  你这样不会被当作畏罪潜逃?瑞林反问。

  天鹅公爵轻笑一声,说:你觉得我都把这个吸血鬼带到这里来了,还会担心被当作畏罪潜逃的事情吗?

  更何况,“畏罪潜逃”这项罪名只怕是摩根早已为我准备好的,只等我离开兰氏城邦,他即刻就会上报女王。

  瑞林并不赞成地摇头,但是也无法反驳,她看了一眼凰,说:你打算把她怎么办?

  带她一起走。惠勒说。

  凰听到这句话,睁大了眼睛,问:去哪里?

  所罗门城。惠勒言简意赅。

  为什么?瑞林问。

  我要弄清楚她到底是谁。惠勒看着凰说。

  瑞林叹了口气,知道事已至此别无他路,她起身出门,没过多久又回来,手里拿着一条极细的金属项链,吊坠是三枚嵌在一块金属里的宝石。她半蹲在凰面前,给凰戴上,之后又调了调长度。凰瞪大眼睛看着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这是什么?凰问。

  瑞林埋头调节好了长度,然后说:我们叫它项链,不过具体来说这是专门用来押送吸血鬼的。

  凰一脸茫然。

  吊坠里面有机关和发条,如果一昼夜没有上发条的话,项链就会收紧,直到把你的头整个割下来。瑞林说。

  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想把项链取下来,发现瑞林只给自己留了一指宽的余地。

  瑞林拍了拍她的脸,说:至于发条,是通过三枚宝石的转动次序和圈数来的,每天发条密码都不会一样的。

  凰忍不住抬眼看惠勒。

  放心,发条密码惠勒知道。只要他活着,你就能活着。瑞林微笑着盯着凰说。

  凰僵硬地点了点头。

  瑞林拍拍手站起来,问惠勒:还需要什么?

  给她带点防身的东西。惠勒扬了扬下巴,问凰:会用剑么?还是匕首?

  凰无力地说:都行。

  惠勒带着凰从密道离开,临走之前,天鹅公爵犹豫了一下,转身对昔日好友说道:瑞林,摩根与高雅之战未歇,现在又有第三方暗中作梗,兰氏城邦定有大乱,万一发生什么……

  他还未说完,就被瑞林不耐烦地打断: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兰氏城邦的。

  你最好听我的。惠勒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