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10:1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四章 两场审判

第四章 两场审判

更新于:2015-01-02 22:11:13 字数:4104

  你本可以死在吸血鬼手里,或者自杀,这样你都会有一个战士般的体面葬礼,为何你要活着回来,接受审判这样的羞辱呢。后来奥格列这样问伊万。

  伊万微笑着回答:刻意为之的死亡没有任何意义。

  刻意为之的死亡没有意义,伊万也是用这句话回答金袍执行官的疑问的。

  我是被吸血鬼苏珊变成吸血鬼的。伊万在金袍会议上如此说。

  我接到蓝袍执行官的命令要我去支援守卫,我并没有出城墙。但是城墙上面的守护咒文已经被破坏,苏珊强行闯了进来。伊万如此说道,他顿了顿,看了一眼被允许站在一边旁听的奥格列,然后说:这件事情与任何人无关。

  奥格列看着伊万,觉得没有任何人比他更适合当吸血鬼,他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依旧苍白冷漠。他的哥哥永远是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即使这次的主角是他自己。

  我以诸神之名和家族荣耀发誓,我与吸血鬼从未有半点关联。伊万语气平淡地说,言毕朝女王欠了欠身,说,若我的死亡能够证明这一切,我希望是您亲自下令的。

  女王沉默地点了点头,掷下一束代表死刑的颠茄花。花瓣上还带着清晨摘下时的露水,沾湿了伊万的鞋尖。吸血鬼伊万俯身优雅地拾起花束亲吻,随后被带去牢房,等待他的是五日之后的日光。

  这个时候,奥格列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十多年前,他和伊万在北方的故乡度过的最后一夜,他与伊万头抵着头睡着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壁炉里最后一块木炭微弱地噼啪作响,他们除了彼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当他们带着对未来的希望与恐惧入眠的时候,从未想到会有这样一天。

  .

  那天晚上惠勒来到关押吸血鬼凰的房间,吸血鬼少女垂着头浅眠,被他的脚步声惊醒,神情如同一只迷茫的鹿。

  我们继续凤凰的故事。惠勒在她面前坐下,说:关于凤凰,你知道些什么?

  克里维亚曾经给我讲过凤凰的故事。他说凤凰是诸神的女儿,她爱上了一个人间的君王,奉上诸神的珍宝作为定情之物,而诸神却因此而发怒,用一场阴谋夺去了君王的生命。

  然后呢?

  然后她悲痛欲绝,在君王的葬礼上跳进火中死去,结果火焰中展开了涅槃的翅膀,她变成了永生不死的凤凰,等着她的恋人归来。

  惠勒说:你知道布伦修德吗?

  凰迟疑地点了点头。

  她是克里维亚的妻子,却爱上了克里维亚的兄长,最后在他兄长的葬礼上跳入火中而死。惠勒一边说,一边凝视着吸血鬼。

  凰沉默了片刻,说,你是说布伦修德就是凤凰吗?

  惠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继续说:差不多二十年前,一个吸血鬼在东方的所罗门城买下了大量的檀香木。而檀香木,在传说中是给凤凰涅槃时候用的,那批檀香木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所罗门城的港口,此后再也无法追溯其行踪,甚至连运输檀香木的船也不见了。那个吸血鬼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凰轻轻地皱了皱眉。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当年买下檀香木的那个吸血鬼就是克里维亚,而现在,告诉我你的年龄。

  吸血鬼沉默了很久,声音有些沙哑地回答:十九岁。

  惠勒微笑,他微微向前倾,仔细地打量着吸血鬼,说:你是他从东方带回来的,你有一个含义是凤凰的东方名字,或许我应该称呼你为,布伦修德。

  吸血鬼脸上浮现出一种疲惫而且无助的神情,她说:我不知道所罗门城,但是我知道那艘满载檀香木的船……那是我最早的记忆,那一年我三岁……那艘船后来在海上被意外烧毁,没有去任何地方,也没有凤凰。

  惠勒说:有的时候你看到的并不是事实。

  凰垂下目光,又抬起来求助般地看着惠勒,问: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会向女王提交关于此事的报告。我回来的主要任务是调查你与摩根的事情。不过今天的金袍会议上,高雅先生当众指责摩根与吸血鬼有来往,并且质疑他与城墙的符咒破坏有关,要求介入你的审问,摩根则提出公开审问你以示公正。

  然后呢?凰问。

  女王本来想要低调处理这件事情,但是鉴于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她只能同意公开审问。公开审问会在两天之后举行。惠勒说着,站起身来。

  那时候你会出现吗?凰问。

  当然。惠勒在门口停住,转过头来回答。

  .

  惠勒回到暂住的庭院之后,发现前厅早有人在等候,是高雅和一名蓝袍执行官。在他离开的这十年里面,金袍执行官没有太大的更替,倒是蓝袍执行官上来了不少新人,惠勒都不熟悉。他对高雅点了点头,然后那名年轻的蓝袍执行官向他行礼。

  你一点没变。高雅上下打量了惠勒,语气欣慰地说。

  惠勒把两人请进客厅,他与高雅面对面地坐下,而那名蓝袍执行官站在一边,惠勒双手指尖相抵,等待高雅切入主题。

  你知道我为何而来。高雅却如此说道。

  惠勒露出一个含义不明的微笑,做了一个请继续的手势。

  那个名叫凰的吸血鬼,她一定跟摩根有某种关系。高雅说。

  如果您是想要询问我的看法的话,的确如此。惠勒说。

  我们需要你提供一份证据。高雅说。

  很抱歉,高雅先生,这个结论只是基于我个人的判断,我没有任何证据。

  仅仅是一份证词都足以让摩根上黑鸫名单,从此退出金袍会议。他独裁的时间已经太久了。高雅说。

  惠勒说:高雅先生,你有没有想过,摩根那样滴水不漏的人,在发现吸血鬼凰之后,没有杀了她,到底是为什么?就是为了等待你们制造一份没有证据的证词去指控他吗?

  高雅沉默片刻说:你是摩根的人吗?

  惠勒说,我并不站在你和摩根的任何一边。请回吧高雅先生。

  高雅站起来,理了理衣襟,说:惠勒,你十年没有回来,事情早已经不一样了,若你不是摩根的人,我必须提醒你要小心。

  惠勒点头以示礼貌,但是已经不想与这位老人再做交谈,于是起身做出请的手势。

  高雅出门的时候顿住脚步,在晚风中停留片刻,说:这些年兰氏城邦多了不少天鹅,可惜你这院子里一只也没有。说完故作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也不再去看惠勒,自顾自地离开了。

  惠勒神色阴郁地凝视着他的背影。

  兰氏城邦原本没有天鹅的,直到他妻子去世的那一年。

  .

  两天之后的召开的这次金袍会议,是十年来第一次所有金袍执行官都出席的会议。惠勒进入会议厅之后,坐在了正对女王的位置上。他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女王的右边坐着的是高雅和他的追随者,而女王的左边坐的都是摩根的人,瑞林也在其中,摩根抬起目光,看了惠勒一眼,几乎算是致意了。

  而那个吸血鬼,被换了一身衣服,头发也梳洗过。她在女王前站定,背对着惠勒。惠勒偏了偏头,看见她藏在衣袖里的手攥得紧紧的。

  她在害怕。

  女王上下打量了一遍凰,随后抬了抬手,示意金袍执行官们提问。

  坐在女王左手边的高雅清了清喉咙,问:你的名字。

  凰。吸血鬼回答。

  你的造就者?

  克里维亚。吸血鬼声音干哑地回答。

  他为何造就你?高雅问。

  我……不知道……吸血鬼说。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收养了我,把我养大。

  这么说,你与克里维亚一起生活很多年?高雅问。

  是的。

  你们住在哪里?

  塞浦路斯。

  一直住在那里?

  是的。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收养你吗?

  不知道。他只说我是个孤儿,而他恰好遇到了我,出于怜悯之心收留了我。吸血鬼如此回答。

  高雅露出一个略带讥讽的笑容,然后问:那么,你在跟克里维亚生活的十几年里面,可曾知道他的吸血鬼身份?

  不知道。

  那么他是否有过访客?高雅问。

  凰低头沉默了一下,继而抬起头来,说:我知道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确实在克里维亚的家里见到过你们其中的某个人。

  她此言一出,原本还有切切私语的会议厅突然安静得可怕,金袍执行官们都睁大了眼睛互相看着,高雅眼睛亮了起来,他一手撑在桌子上,几乎站了起来,他追问:是谁。

  凰转过身来,环顾四周,她打量每一个人迫切的目光,仿佛一群饿狼盯着一具尸体。最后她抬起手来,直直地指向她对面的惠勒,说:天鹅公爵,惠勒。

  她的话让全场一片哗然,金袍执行官之间再度响起了低声交谈声。而坐在摩根身边的瑞林几乎是立刻站了起来,厉声指责道:怎么可能,你这是在胡说!

  惠勒镇定地抬了抬手,示意瑞林稍安勿躁。在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这个吸血鬼少女,从一开始就仿佛是一个设定好了的陷阱,她一步一步地走到现在的位置,只不过是为在此刻指控自己而已。摩根的态度,伊万的行为,包括高雅,都一步一步地让自己陷于此地。从最开始怀疑摩根与凰有关联的伊万,到后来高雅提交的报告,如果不是这样,女王不会千里迢迢召他回来处理这件事情,到摩根要求公开审问。他想起高雅对他说的“事情已经不一样了,要小心”,那么此刻到底是谁在指使这个吸血鬼说出自己的名字来的呢?惠勒环视了一下四周,除了摩根和高雅,还会有谁呢?

  吸血鬼少女看见惠勒如此镇静,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倒是摩根沉声开口问,你说你见过天鹅公爵可有证据?

  凰凝视着惠勒,深吸了一口气,缓慢地说:天鹅公爵有一枚领扣,一枚图案是天鹅的贝石雕,底座有八颗珍珠,用白银和绿宝石装饰的领扣……那枚领扣,天鹅公爵再也没戴过,因为他把它忘在了克里维亚家里……

  女王微微蹙眉,她记得惠勒确实有这样一枚领扣,那枚领扣是她亲自赠与惠勒的,从十年前就没见惠勒戴过。女王对惠勒说:惠勒,那枚领扣是否还在你手上。

  惠勒站起身来行礼,然后说:陛下,那枚领扣在十年前和哲米勒的一战中丢失,这与克里维亚并无半点关系。

  高雅听到此,冷笑一声,说:你的意思是说哲米勒拿走了你的领扣,现在回来陷害你?

  惠勒不慌不忙地看向高雅,语气淡定的说:我果然是太久没回来了,竟不知道现在栽赃陷害的门槛变得这么低了。

  女王的神色阴沉下来,这件事本来不足采信,只是两天前伊万的事情出了调查结果,有人把城墙上的守护咒文先行篡改了,才让梅里亚有机可乘破坏了整个城墙的防御,这件事情再次证实了沃尔松格内部有背叛者的传闻,这个关头惠勒出了这种事情。她不得不小心谨慎。

  她扫视了一遍金袍执行官们,几乎可以从他们各自的表情上面看出来他们此刻心中所想,但是离她最近的摩根却是一如既往地沉默,男人的目光幽深似海,她几乎从来看不穿她的首席执行官所思所想。女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语气略带疲惫地说:天鹅公爵惠勒撤去金袍执行官身份,加入黑鸫名单,等待猎鸫者调查。

  惠勒神情并没有太惊讶,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摩根和站在中央的吸血鬼,最终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神情。他风度不改,俯身向女王行礼说:如您所愿。随后他解开领扣,脱下金袍交给了一旁的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