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11:3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三章 伊万兄弟

第三章 伊万兄弟

更新于:2015-01-01 19:33:10 字数:3400

  吸血鬼凰垂头在椅子上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场大火,烈火舔舐着她的皮肤,灼痛。然后从火海中走出来一个人,是克里维亚。克里维亚看着她,说:你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那个关于凤凰的故事吗?

  你是说名叫布伦修德的女人,跳进火海中变成了凤凰的传说吗?凰问。

  是的。克里维亚回答。

  她犯了什么错,以至于每五百年就要被活活烧死一次?凰说,她看见周围的火越烧越大。

  贪婪……和嫉妒。克里维亚微笑并且缓慢地说,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与悲悯。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身离开了。

  等等。凰大声喊,别丢下我。

  但是克里维亚没有回头,巨大的立柱被烧断倒了下来,砸在她面前。她骤然惊醒,大口大口地吸着冷气,这个时候,一只手扣住了她的手腕,那力度让她平静了下来。凰抬起头,看见惠勒面无表情地站在面前。

  我没想到吸血鬼也会做梦。惠勒松开手,面无表情地说。

  凰惊魂未定,半响之后才反问:那你以为吸血鬼是什么?

  惠勒看了她一眼,说:什么都不是。

  你用死在弗洛格的吸血鬼的骨灰砌成弗洛格的烬墙,你杀了那么多吸血鬼,你恨吸血鬼吗?凰问。

  没有猎人会恨自己的猎物。惠勒如此回答。

  凰惊愕地张了张嘴,再没说出话来。这男人的回答让她心生寒意,她才知道原来在沃尔松格人心中,吸血鬼连被憎恨都配不上。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凰侧耳听了一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惠勒坐在她面前,静静地凝视着她,像是远航时浓雾中的灯塔。凰沉默了一会,忍不住问:外面发生了什么。

  有吸血鬼长老试图闯进来。惠勒回答。

  凰轻轻挑了挑眉毛。兰氏城邦是沃尔松格七大城邦中最重要的一个,且不说蓝白金三色的执行官都在这里,光是上古时期诸神和后来巫师们施以守护和防卫的魔法就不知道有多少,不要说是长老,就算是克里维亚恐怕都难以闯进来。

  你看上去并不惊讶。惠勒说。

  凰苦笑着说:你以为长老是为我而来吗?

  你知道是他们是为何而来?

  知道。

  为何?

  凰摇了摇头,不说话。

  你受过很多训练,没有多少吸血鬼可以扛过伊万那一关。惠勒嘴角浮起一丝冷漠的微笑,如此说道。

  是的,比你想象得更多。凰回答。她顿了顿,抬起目光,说:不过,我不说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

  惠勒看着她,她的双眼里尽是悲恸与无奈,他从未在任何一个吸血鬼的眼中看到过这种情感——他甚至从未见到过一个如她这样年轻的吸血鬼,她叫惠勒想起了很多年前他从山上带回来的幼狼,它在山洞里,朝自己呲牙,发出低声的咆哮,而惠勒知道它幼稚的咆哮里面是恐惧和依赖,它害怕,因为它知晓母狼已死,而现在,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在面前的惠勒身上,但凡惠勒表现出一点点善意,它都会毫不犹豫地屈服。那个时候少年惠勒看着幼狼幽蓝的眼睛,他蹲下身把自己的手递给幼狼,幼狼嗅了嗅,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温驯地舔了他的手。好孩子。惠勒伸手抚摸它毛绒绒的脑袋。

  那只狼他养了很久。是匹好狼,比狗更好。

  你知道今晚是哪个吸血鬼长老试图闯入这里?惠勒问凰。

  梅里亚。凰回答。

  为什么是她?

  因为……她深爱克里维亚……凰沉默片刻之后如此回答。

  惠勒不置可否地轻笑了一声。

  我听说她为了克里维亚几近死亡,就算被克里维亚弃如敝履也死心塌地……她一直认为,克里维亚不爱她的原因是她没有黑金……凰说。

  惠勒听到此,目光一凛,说:你的意思是梅里亚是为黑金而来?

  是的……凰回答。

  那个人是谁?惠勒追问。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吸血鬼说。

  惠勒心想,那个人只能是从来不出兰氏城邦的人,这样的人屈指可数。他走出房间,对手下说:叫伊万过来。

  手下回答:吸血鬼来了两个长老攻城,人手不够,伊万被派去守卫了。

  见鬼。惠勒在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说:快去叫他回来。

  凰看见惠勒脸色阴郁地转身回来,她说:可惜人类无法察觉黑金的存在,哪怕是沃尔松格人。

  你早就知道了是吗。惠勒说。

  是的,每个吸血鬼看到他的时候都知道。可是从来没有活着的吸血鬼从他的牢房里出去,而他也从未离开过兰氏城邦。不过,总是有意外发生的……多讽刺,你们最好的审讯官,注定会成为一个吸血鬼。凰如此说道。

  惠勒看着她,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仿佛被一个更加古老的女人附身,她既无知天真又充满了苍老的邪恶,惠勒凝视着她,说:你到底是谁?

  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你告诉我,我到底是谁。吸血鬼凄然一笑,如此回答。

  你听说过凤凰的故事吗?惠勒问。

  凰的眼中闪过一道光,她犹豫地抬头,还未来得及说话,房间的门就被推开,惠勒的手下说:公爵,伊万被吸血鬼带走了。

  惠勒转过头来看了看吸血鬼,他微笑了一下,说:我们下次继续凤凰的故事。

  凰还未来得及开口,就看见惠勒头也不回地离开。她凝视着关上的门,沉默了一会,攥紧了发抖的手指。

  .

  惠勒来到城墙上,几个守卫正在把吸血鬼的尸体拖开,石砖上都是黏糊糊的血迹。惠勒没再往前走,城墙上早已站着几个蓝袍执行官和金袍执行官,在城墙的那一边站着摩根。他远远地看着摩根,看他站在黎明降临之前的寒风中,察觉到摩根在这十年中竟毫无变化,他永远是沉默而且敏锐的统治者,人们歌颂他的功绩的同时又畏惧他的暴虐,难以说明哪一种行为更加言不由衷。惠勒如此想着,而摩根却在此时转身发现了他的到来。

  摩根有十年未见惠勒,对视却只用了瞬间,摩根先行移开了目光,他无意向自己的同僚致意,十年驻守北方边境让惠勒添了劳顿磨损的痕迹,而这并没有消磨掉惠勒与他针锋相对的态度。十年前的那个披上金袍走进金袍会议,然后宣称他永远只听从女王派遣而不听摩根命令的年轻人,现在又站在了摩根面前。

  一枚信号弹尖啸着升上天空,把城墙上的人影拉长又拉短,那是吸血鬼已经全部撤退的标志,紧接着,第二枚信号弹亮起,那是派出的士兵找到了伊万的标志——活着的,被变成了吸血鬼的伊万。

  对沃尔松格人来说,难以界定被变成了吸血鬼之后是否还属于活着的范畴内,在长达千年的交战中,吸血鬼以这种方式羞辱着自己的敌人。通常情况下,被变成吸血鬼的沃尔松格人会立刻自尽,但是伊万没有。他还活着,他也因此将会成为他的家族的耻辱。

  不过这不要紧,因为他的家族只剩下他和他弟弟两个人了。

  惠勒往信号弹发出的地方望去,那里是一片漆黑的密林,叫他想起十年前他还未离开兰氏城邦的时候,见过还是孩子的伊万,那时候伊万与他的弟弟奥格列刚刚从故乡莫斯科大公国来到兰氏城邦,孤儿的身份让奥格列吃尽苦头,但是从来没有难倒过伊万,那个白金色头发的孩子,当年只有九岁,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无法再透明,所有的冷酷与残忍都一览无余呈现在他的目光里,直白到令人害怕,同龄的孩子无法用言语表达这种怪异,只是本能地躲开他。而审讯官察觉了他的天赋,从此开始他终日不见阳光的审讯生涯。自那之后,他便申请获得特许不必成为一名战士,终生留在兰氏城邦中。

  惠勒暗想,是否伊万自幼时起就已经获悉黑金的秘密,为了保护自己而从未踏出兰氏城邦半步,今日事发突然,将他派去守卫的人又是出于无知还是阴谋。天鹅公爵侧身低声问自己手下是谁调遣了伊万,手下说了一个他不熟悉的蓝袍执行官的名字。惠勒沉默下来,看着密林中走出一队人马,伊万就在其中。

  站在一旁的蓝袍执行官们窃窃私语着,伊万的弟弟奥格列最近才跻身蓝袍会议,脚还没站稳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让人难以不怀疑其中有什么蹊跷。他们的讨论尚未结束,一个愤怒的身影就冲上了城墙,守卫们措手不及,眼看着他冲向摩根,而摩根的近侍反应极快,且拔刀几乎没有声音,以至于那个身影像是被无声地定住一样,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被几把利剑逼上了喉咙。蓝袍执行官此时才恍然反应过来这是奥格列,却因为忌惮摩根而不敢上前拉住他。而摩根头也不回,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摩根!摩根我知道是你!是你让伊万出来的!奥格列咬牙切齿,完全不顾蓝袍执行官的礼仪。

  摩根转过脸,打量着奥格列愤怒的表情,然后说,与其在这里不顾身份地发疯,还不如考虑一下你兄弟即将面临的审判。

  奥格列咬了咬牙,不顾脖子上的几道血痕,执意冲撞摩根,没想到突然被一个人拽住了胳膊,他愤怒地回头,没想到是惠勒。

  蠢货。惠勒低声说。

  奥格列愣了一下,那双跟伊万一样的冰蓝色的眼睛骤然间浸满不知所措。他求助般地看着惠勒,后者把他从摩根的近侍前拉开,说:城门已经放下了,你下去看看。

  奥格列神情阴郁下来,又回头狠狠地看了一眼摩根,走下了城墙。这个时候,天边的第一束光刺破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