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6 15:22:1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第一章 兰氏城邦

第一章 兰氏城邦

更新于:2017-07-18 20:05:14 字数:2908

  兰氏城邦地下审讯室

  一批新捕获的吸血鬼被带了进来,分别关进了不同的牢房。押送者们朝审讯室的某个角落地点了点头,就重新关上了大门离开。角落里的审讯官慢慢地站起来,他的脸暴露在一盏高高的灯投下的光里,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白金色的头发,五官深邃,眉毛几乎淡不可见,一看就是在冰天雪地里长大的北方人。

  自我介绍一下。审讯官说,我叫伊万,是你们死之前最后一个可以交谈的人,所以我希望彼此能够坦诚相见,因为,相信我,我绝不会让你们死得很轻松。他的语速不快,声音又低,听起来永远像是在欣赏他人的不幸

  没有吸血鬼回应他。

  伊万微笑了一下,说,那么,谁想先跟我谈谈呢。他在牢房外踱步,挨个打量这这一批吸血鬼。

  普通,普通,再不普通不过了……

  伊万来回走了两圈,最后在一间牢房外停住了脚步。

  我想先了解一下这位女士。伊万半蹲下身说,他看清里面的那个吸血鬼,她很年轻,成为吸血鬼才不到两年,比一起捕获的吸血鬼年轻得多。

  有意思。伊万想。

  里面的吸血鬼就坐在栏杆边,因为来不及躲进角落而有些发抖。

  伊万伸手,隔着栏杆握住她的手,说:你叫什么名字?

  吸血鬼没说话。

  让我猜猜,这双手有没有沾过鲜血,这样光滑的皮肤,没有茧,没有伤疤,你本来应该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姐,在花园里喝着茶,告诉我,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吸血鬼仍然没有回答。

  你知道人类和吸血鬼有什么区别吗?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人会死,吸血鬼也会,人感受疼痛,吸血鬼也会,人的构造和吸血鬼别无二致,唯一不同的就在于吸血鬼强大的生命,想想看,一个普通的人,脱了一层皮以后还能活下来吗?吸血鬼可以,但疼痛并不会减少……伊万说这些话的语气十分温柔,仿佛是在安抚面前的吸血鬼。

  面前的吸血鬼抖得更加厉害。

  现在,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伊万说。

  凰,我的名字叫做凰。吸血鬼终于开口。

  很好,看来我们有个很好的开端,凰小姐,我想请你坐在那张椅子上单独谈谈,希望你不会介意这里的条件简陋。伊万冷冷地微笑着说。

  那个叫做凰的吸血鬼被两名狱卒带出来,双手双脚都绑在椅子上。

  抬起头来。伊万说。

  吸血鬼服从地抬头,她正好坐在灯光下,让伊万看清凌乱黑发下那张清秀的东方人面孔。

  伊万坐在她对面,问她,你知道我是谁吗?

  沃尔松格人,吸血鬼的死敌。

  很好,是谁告诉你的?

  长老。

  你的长老是谁?

  画匠。吸血鬼低声回答。

  画匠是谁?

  你们叫做米开朗琪罗的那个人。

  他是你的造就者吗?伊万追问。

  不。

  很有意思,我很少见到长老不是自己的造就者的吸血鬼。伊万凑近了一点,问:那么你的造就者是谁?

  没有回答。

  伊万沉下目光掰断了她的一根手指。吸血鬼惨叫了一声。

  你的造就者是谁?

  仍然没有回答。

  伊万没松开她的手,说:告诉我,是谁让你不能在故乡过安逸富足的生活,把你变成这副样子,让你背井离乡,最后落在我的手里的。

  吸血鬼大口大口地吸着冷气,却拒绝回答。

  让我猜猜吧。伊万歪着头看着她,说:你不是巫师,因此不是梅里亚的人,你不可能是吟游诗人亚历山大的手下,猎杀者苏珊也不会派你这种白痴出门,度恩的人就更不用说了,一群书呆子,你只能是哲米勒的晚辈。

  吸血鬼没有任何让伊万感兴趣的反应。

  伊万逼问说,你不是吸血鬼长老的晚辈。那你会是谁的晚辈呢?你这样被造就者抛弃的吸血鬼还真是不多见,我以为在吸血鬼克里维亚销声匿迹之后,吸血鬼都志在清理自家门户,不乐意互相帮助了呢。

  凰仍然没说话。但是伊万却察觉到她的手指颤抖了一下,他的笑容没有退却,像是一张面具挂在脸上。这名年轻的审讯官抬头对手下说:去拿克里维亚的共鸣石来,我要验证一下。顺便帮我去问问摩根,我们应该怎么招待这位大人物,克里维亚的晚辈。

  吸血鬼骤然抬起目光,混杂着恐惧和愤怒,她挣扎了一下,但是毫无作用。伊万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别害怕,在找到克里维亚之前,不会让你死的。

  .

  午夜的时候,地牢的门被打开,一名高大中年男人走进来,这名男人仪容威严,目光如猎鹰般犀利。这正是首席金袍执行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摩根。守卫见摩根到来,忙向他行礼,他扫视了一下地牢,说:伊万呢?

  伊万在审讯室里懒洋洋地朝摩根欠了欠身,说:摩根大人。

  摩根没在意他轻慢的态度,径自走过去,那个叫做凰的吸血鬼垂头坐在那里,十指都被钉上铁钉,血顺着扶手流了一地。

  摩根抓着她湿漉漉的头发让她仰起脸来,看了一眼,然后松开手,转头问伊万:共鸣石对比确定她是克里维亚的晚辈吗?

  已经做过对比,确认无误。

  问出来克里维亚在哪了吗?

  没有。伊万耸耸肩。

  不用问了,把她移交给金袍会议。摩根说。

  我以为她并没有那么重要。

  吸血鬼的统治者克里维亚消失了三百多年,这是他这三百年来造就唯一一个晚辈,你凭什么觉得她不重要?摩根冷冷地问。

  伊万无所谓地笑了笑,欠身说:既然如此,悉听吩咐。

  摩根离开之后,伊万坐在凰的对面,撩起她的头发,看着她的眼睛问:你知道刚才的那个男人是谁吗?

  凰没说话。

  摩根,沃尔松格家族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摩根,你一定听说过他的冷酷无情……不过我好奇的是,他为什么要将你移交金袍会议,阻止我继续审问你呢?

  吸血鬼费力地扯了扯嘴角,仿佛是个冷笑。

  伊万缓慢地放下手,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吸血鬼的眼睛,像两枚尖锐的铁钉一样要把她钉穿。

  摩根一定认识你。伊万玩味着吸血鬼的表情,压低声音地说:看样子,把你交给摩根是个错误。

  他抬头对手下说,叫高雅先生来。

  .

  次日摩根被女王召去,正是清晨,女王的发髻一丝不乱,她坐在王座上,岁月与永不消逝的生命在她身上融合成了一种奇怪的东西,像一个化为雕像的女人,又像一个雕像获得了生命。她的目光在一旁的羊皮卷上,在听到摩根的脚步之后,她才抬起眼睛。

  高雅昨天连夜交了一份报告,称你和吸血鬼有来往。女王的轻轻地拍了拍手边的羊皮卷说。

  我希望高雅的这份报告里面有证据。摩根欠了欠身,不卑不亢地说。

  一个新抓来的吸血鬼女孩,伊万认定你们在昨天之前就认识。女王说。

  摩根笑了一下,说,报告里面提到这个女孩是克里维亚的晚辈了吗?

  当然。女王翻开羊皮卷,里面有两枚透明的水晶,一枚上面有不少划痕,明显有些年代了,另一枚是新的,水晶里面有血红色的纹路,那是水晶浸入了吸血鬼的血之后形成的纹路。她把两枚水晶放在一起,纹路几乎一模一样。

  你看,我很多年没有见到克里维亚的这枚共鸣石了,更没想到居然会出现另外一枚一模一样的。女王幽幽地说,她把水晶举起来对着光线看,仿佛在鉴赏一枚稀世珍宝。摩根微微俯身,说:她是克里维亚的晚辈,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我要求将她移交金袍会议完全合理。

  你知道我一向信任伊万的直觉,他可能不是一个好的手下和战士,但是一定是一个好的审讯官和观察者,鉴于他和高雅的提供报告,我不能让你接触这名吸血鬼。女王说。

  那您的意思是?

  需要一个既不属于你也不属于高雅的人来处理她。女王回答。

  陛下有合适的人选吗?摩根问。

  女王沉思了片刻,说:让惠勒回来吧。

  摩根听见这个名字,沉默了片刻,然后俯身行礼,说:如您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