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8 18:12:4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序章 二

序章 二

更新于:2017-04-21 14:23:09 字数:3462

  在第一年即将过去的某个夜里,她与米开朗基罗在圣母礼拜堂中搏剑,侧身避过刺向心脏的剑锋,将米开朗基罗的利剑让入自己的右胸,同时将自己手中的剑逼上米开朗基罗的颈项。她的长老抽出剑,说剑术学习到此为止。

  米开朗基罗与她练剑从未用过全力,而对于凰来说学习到此意味着她已经习惯这副永生的身体——并且开始使用它。这就足够了。

  在那个夜里凰讲完了她的最后一点故事,她讲到塞浦路斯的生活十年如一日,她在数十张画像中选择了一名领主并与他订婚,却从未见过那名未婚夫本人。她的大卫带着她逃婚,他们一起走过很多地方,最后却寻找他们多时的、震怒的克里维亚。

  凰说到此处,停顿下来陷入长久的寂静。

  然后呢?她的长老问。

  克里维亚杀了大卫,并且杀了为大卫求情的海伦。凰神色迷茫地说,仿佛还沉浸在当年震惊的情绪当中:但是实际上……逃婚只是玩笑而已,我和大卫都知道我们无法在一起。那是我们的最后一站……我们原本是打算回到塞浦路斯的。

  那是一个无法解释,永远无法挽回的错误。

  米开朗基罗瞑目正坐,他沉默很久,说:我知道了,剩下的不用再告诉我了。

  故事听到这里便足够了,他知晓面前的少女在克里维亚心中是何等地位。

  .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面,吸血鬼凰被关进一间地下室,在那里她接受了各种拷打和审讯。米开朗基罗一方面教她承受痛苦和折磨,另一方面教她紧咬牙关不要吐露半分秘密。年轻的吸血鬼因为恐惧和痛苦颤抖,她想起之前的十七年的时间里,她曾养尊处优、娇生惯养,而如今因何走到如此地步?在饥饿和痛苦夺走她的意识之前,她痛哭着说:我无法再继续了。

  你当然可以选择停止这一切。米开朗基罗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救我……吸血鬼少女抬起被血脏污的脸,看着面前米开朗基罗的学徒——她的“兄弟”说。

  想想你为何走到这里的。她的“兄弟”回答,声音中没有半分怜悯。

  吸血鬼少女筋疲力尽地垂下头,她缓慢地回忆,如同在剧痛中握住一块冰冷的卵石,她说: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走到此地是为了克里维亚……

  你可以停止这一切。她的长老几乎算是温柔地劝诱。

  不……凰握紧了拳头,咬牙说:绝不。

  .

  她断断续续地对着折磨她的人讲完了剩下的故事,她目睹克里维亚杀了她最亲的两个人,太突然甚至来不及感受悲痛,她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一步不停走到河边,跳进了那条湍急的河流中。

  她几乎算得上是死了,如果克里维亚没有把她变成吸血鬼的话。

  而等她醒来,克里维亚已经不知所踪。

  她讲完了所有的故事,此后无论承受什么样的酷刑,她都再没开口说过一句话。她在痛苦造成的幻影中不断地回忆起她从死亡中复生的那一时刻,她听见无数细微的声音:雨声,水声,呼吸声和植物生长的噼啪声,而最后这一切的声音都归于寂静,她只听到一个悠长缓慢的声音,如同竖琴哀长的弦音——那是她的心跳声。

  在获得永生之初,她不曾怜悯过自己将会承受的痛苦,她也不曾知道与这永生一同降临的是何种罪恶。

  .

  半年之后凰终于得以走出地下室,这超自然的身体不会留下任何瘢痕,但是所经历的一切叫她心有余悸。她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领入了米开朗基罗的工作室,在之前的一年里面这一直是她的禁地。她的长老在此等候她已久,见她进来,便说:今天,我们来谈谈敌人。

  他终于拿出一副老师的态度,开始讲述吸血鬼的宿敌沃尔松格人。凰见他挥手凭空唤起一阵小小的劲风。这道风裹挟起地上一堆细碎纸屑,在他们二人之间巧妙地建起了一座微型城市。

  凰知道米开朗基罗擅长使用风,但是这景象无论她看多少次都心醉神迷惊叹不已——米开朗基罗的技艺登峰造极,每一道细微气流分毫不乱,如同金丝银线支撑起这座碎纸之城,其中街道房屋分毫毕现,如同这座城市就在眼前。

  那是一座有着灰蓝色屋顶的城市,从建筑的数量和建造规模来看就知道这是一座绝无仅有的宏伟城市,八座城门后有十六座高大的瞭望塔,而其中最小的建筑都与圣约翰座堂不相上下。

  这几乎是一座不属于人间的城市。如果真的存在,那么世俗的君王都要去朝拜。凰凝视着这座城市,想象它在每个日落时分暮钟响起,八个沉重城门依次关闭,瞭望塔上燃起火焰,在那些拥有巨大穹顶的建筑的剪影中,训鹰人的猎隼在夕阳中盘旋。

  这座城市叫做兰氏城邦,是沃尔松格人最重要的城市,也是沃尔松格女王的所在地——我相信你对那位女王有所耳闻,她领获诸神的赦免,不进地狱与天堂之门,永驻人间作为神的代言。米开朗基罗说道。

  她并非吸血鬼?凰问。

  是的,她是一名不会老去的人类……而永生不老的目的是永无止境地追杀吸血鬼。但是与其说她憎恨吸血鬼,还不如说她对克里维亚的仇恨刻入骨髓。米开朗基罗如此回答。

  为什么?凰好奇地追问。

  她的长老讳莫如深地摇头,避而不答这个问题,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沃尔松格人皆是这名女王的后裔,他们有诸神的血统和凡人的血肉之躯,他们的地位高于那些对我们一无所知的凡人——是与我们平起平坐的传说。沃尔松格人是狡诈阴险但是无畏的战士,他们继承诸神和女王的志愿对抗我们……他们是吸血鬼在人间唯一的敌人。

  区区血肉之躯,何以对抗得了吸血鬼?凰皱眉问道。

  诸神的血统给了他们不可思议的力量和智慧。米开朗基罗耐心地回答。他微微展开双臂,那座微型兰氏城邦便即刻化为无数碎片,重新聚合成了七座较小的城市。

  除开兰氏城邦,沃尔松格还有六大城邦——巫术之城、罪恶之城、中立之城、技艺之城、贸易之城和圣灵之城。

  这七座城市像是七把钉入这片大陆的利剑,分割开吸血鬼的势力……这其中,罪恶之城弗洛格最为强大。它与另一名吸血鬼长老哲米勒建造的玫瑰城遥相对峙,它的统治者天鹅公爵屠杀吸血鬼无数,每日清晨弗洛格城外吸血鬼尸体成山,日光一照尽数成灰,他用吸血鬼的骨灰烧砖砌墙,如今那座城墙已绵延数十里......我们叫那座墙烬墙。

  凰听得打了个冷战,说:弗洛格城就是因为这个叫做罪恶之城?

  不,米开朗基罗凝视着那座小小的弗洛格城说:弗洛格城是克里维亚的昔日王都,它因为克里维亚而被称为罪恶之城。长老说到此,言语间似乎有些苍凉,但他很快挥手将这些城市调了一个方向,将圣灵之城送到凰的面前。

  凰仔细一看,那正是她此刻所在的城市,罗马。

  我们竟然在沃尔松格的城市中?凰震惊不已。

  圣灵之城没有固定的地址,也没有专门的城市,它是沃尔松格白袍执行官的所在地,所谓白袍执行官,负责一切宗教事务,白袍执行官在何处,圣灵之城便在何处。米开朗基罗说。

  所以先生你是为了深入沃尔松格内部才……变成画家的?凰忍不住问。

  米开朗基罗摇头,接着往下说:沃尔松格有三色会议,白袍会议就是刚才所说白袍执行官议事的场合。除此之外蓝袍会议负责其余一切日常事务,金袍会议则是沃尔松格的最高权力集中的地方,金袍执行官们拥有仅次于女王的地位。

  凰正认真地听着,冷不防米开朗基罗双手一收,那些城市顿时化为碎纸飘飘荡荡。在这片洒落的纸屑中,凰听见米开朗基罗说:你是否可以感觉到现在经过广场的那个沃尔松格的白袍执行官。

  凰一愣,迅速地收敛心神。那一年罗马的冬天格外地冷,破天荒地下了一场大雪,外面的繁花圣母广场落了厚厚的一层雪,此时一个人正匆匆走过广场。他正踩着雪地上之前留下的脚印朝圣约翰座堂走去。

  凰走到窗前,看到那是一名披着斗篷形色匆匆的男人。正在凰凝视他的时候,他突然转头向凰的位置看了一眼。吸血鬼少女吓了一跳,迅速地藏到窗户后面。她的心跳不已,感受到从那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

  沃尔松格人可以感知我们,正如我们可以感知他们一样。米开朗基罗说着一挥手,一阵风轻轻合上了窗户。

  那么为何我们久居罗马,就在他们的白袍执行官面前,他们却从未发现过我们。

  学会隐藏自己。米开朗基罗说:你一直在学习的正是这件事情。

  我不明白。凰说。

  艺术……艺术仅能以人类的身份获得。当我们触及艺术的时候,我们便能隐藏起自己。在艺术中,我们可以成为人类,一个生死有时,不避光明,有血有肉的人类。米开朗基罗说道,他对凰伸出手,说:明日外面的那个沃尔松格人会带着一份文件出城,我要你在城外杀了他,带回那份文件,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

  凰俯身亲吻手背领命,抬起头来的时候却突然想起来:先生,您尚未为我授誓血礼。

  赐予你血的是比我更加强大的力量,我无法为你授誓血礼。但是我相信你既然已走到此步,誓血礼于你我仅是形式,我早已以克里维亚之名发誓庇佑你,而你不必交出你的鲜血才能效忠于我,我的孩子。米开朗基罗正色庄重说道,这是他第一次这样称呼凰。

  凰再度俯下身,说:是的,我的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