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8 18:58:2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荆棘七书之天鹅歌
  4. 序章 一

序章 一

更新于:2017-01-27 09:19:50 字数:3449

  圣母礼拜堂的穹顶之上圣光照耀,壁画中的先知们俯身将倾,仿佛随时会降下神谕。这传说的天顶画才刚刚完成了一半,亚当与夏娃站在智慧树之前,那引诱他们吃下苹果的蛇还仅仅只是石膏板上的一个轮廓。

  这一切的创造者,米开朗基罗,仰头漫不经心地打量他的作品,他的注意力在这栋建筑之外——他的学徒将近,其中却夹杂了一个跌跌撞撞的脚步声,那绝非他的学徒,也不是他所知道的会出现在附近的任何人。

  是谁胆敢闯入他的领地。

  很快他的学徒们推开了礼拜堂的大门,他们抓着一个少女——一个被造就者遗弃的吸血鬼。女孩踉跄着跪下,匍匐在地。她的长裙是上好的丝绸,可惜已经脏污,外面披了一件粗麻布长袍,长袍的兜帽遮住了半张脸。

  米开朗基罗走过去,他问这个吸血鬼:你为何闯入此地。

  我来自地中海,游荡在这片大陆上,我听到有吸血鬼传颂您的名字,便循着歌声指示的地方来到此处,只为得见您的荣光。人们说您用刻刀和色彩创造了天堂和地狱,但凡人如何知晓您的伟大身份,吸血鬼帝国的长老米开朗基罗。吸血鬼少女一边说一边抬起头来,她揭开自己的斗篷,那肮脏的帽子下面是一张清秀的东方人的面孔,容貌被定格在十七八岁的时候,眼中蓄着墨一般的夜色。

  米开朗基罗凝视着这个年轻的吸血鬼,她太年轻了,只怕一年前才被变成吸血鬼。至于她因何原因被她的造就者遗弃,米开朗基罗无意知晓——自从吸血鬼帝国的统治者克里维亚消失后,六大长老各自为政,互不联系,吸血鬼势力被敌人的力量割裂。没人为这样的情况做些什么,长老会议似乎已经是上个世纪的遗物了帝国眼看着就到了分崩离析的边缘,一个普通的弃儿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你走吧,我这里并不是接纳弃儿的收容所。米开朗基罗如此说道。

  吸血鬼少女从衣领中拽出一个吊坠,说:或许您会对这个有兴趣。

  米开朗基罗扫过一眼,目光骤然收紧。那是一枚金质吊坠,上面刻着一只展翅的凤凰。长老一把抓住吸血鬼少女的手,厉声问道:这吊坠哪来的?!

  克里维亚。吸血鬼少女回答,克里维亚给我的。

  你为何知道他?米开朗基罗追问。

  吸血鬼少女迟疑了一下,她最终说:克里维亚是我的造就者。

  你在说谎!米开朗基罗愤怒地说,他的怒气激起了一阵狂风。克里维亚,那个自私的吸血鬼帝国统治者,消失了两百年。而早在他消失之前几百年,他就不再造就任何新生吸血鬼,为何在两百年之后,突然出现了被他遗弃的晚辈。

  吸血鬼少女上身笔直地跪着,她显然畏惧长老的怒火,但是她逼迫自己正视着长老,狂风停歇的时候她才说:如果您不相信,请试试我的血吧。

  长老米开朗琪罗盯着她脖子上的吊坠。那个凤凰图案,是克里维亚的家徽,在早已落满灰尘的长老会议厅里面,一模一样的凤凰家徽盾牌被高高地挂在墙壁上,高傲又孤独。而现在却戴在一个少女的脖子上,除去了所有的威严和悲壮,仅仅就像……赠与**的礼物。

  吸血鬼长老抓住吸血鬼少女的手,咬破她的指尖,当他尝到她的鲜血的时候,他就知道了面前的这个少女并没有说谎。

  克里维亚不仅是她的造就者,他还把最强大的血液给了她。那个遗弃整个帝国的吸血鬼,一切吸血鬼的先祖,他竟然在时隔多年之后无声无息地现身并且造就了面前的吸血鬼。

  荒谬!

  克里维亚呢?米开朗琪罗忍住怒气问道。

  我不知道。吸血鬼少女说。

  果然,他压根就没有打算回归帝国。米开朗琪罗一声冷笑,对自己的学徒说:带她离开这里。

  女孩仰望着他,她挣脱开试图带她离开的学徒,跪在地上向他恳求:求您收留我,我无处可去。

  米开朗琪罗看着这个女孩,她太年轻,太无知,这样年轻的吸血鬼会被敌人毫不留情地杀死,或者被讨厌流浪弃儿的吸血鬼长老杀死。

  只要她离开此处,便是死路一条。

  在那段极短的时间里,米开朗琪罗想起了很多,他想起早在有神时代就追随克里维亚,变成了这样不死不老的怪物,一千五百多年不见阳光,只为了协助他撑起吸血鬼帝国。克里维亚是那个曾经跟着自己学剑术的少年,更是国王。吸血鬼长老微微合上眼睛,他陷入了回忆,那些他原本以为早就沉在时间之海深处的回忆。他自然对克里维亚不负责任地丢下整个帝国感到愤怒,但是他无力猜透那个吸血鬼的心思。

  罢了,克里维亚,我就姑且当作你消失有你自己的理由,只是你给这个吸血鬼的血太强,却没给她相应的责任。就由我来吧,我用这个女孩来找回你。米开朗琪罗极轻地叹息了一声,他对这名吸血鬼少女说:你叫什么名字?

  凰。她说出了一个遥远的东方音节。

  米开朗基罗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这个遥远的音节叫他想起一种来自东方的颜料,他用那种黄色的颜料绘制火焰和云彩的金边。吸血鬼长老想到此处,问面前的少女:你想要再见到克里维亚吗?

  凰迎着米开朗基罗的目光,说:当然,我正是为此而来。

  米开朗基罗点头,他伸出右手对吸血鬼少女说:那么欢迎来到圣母。

  凰埋下头亲吻长老的手背,她尝到画匠手上颜料苦涩的味道。这名长老曾经有过七百六十三个身份,他曾是战士,也曾是政客和商人,他曾经见证过凯撒遇害,也曾是君士坦丁大帝的座上宾。而现在,他化名米开朗基罗,一名技艺超群的画匠。凰抬起头来说:有幸适逢米开朗基罗时代。

  她是米开朗基罗的第十三名学徒。

  .

  在凰成为学徒的第一年里,她把矿石研磨成粉末,用树胶和蛋清调和这些色彩,她远去采石场为米开朗基罗选择石材,她打磨刻刀,临摹图纸,她描画那些希腊时期的雕像和建筑,一笔一画地揣摩那些线条。她翻看米开朗基罗的手稿,把那些草图复制了一份又一份,直到闭着眼睛也能画出那些轮廓。

  她在每个夜晚站在圣母礼拜堂中仰望米开朗基罗绘制天顶画,看着那创世纪的光辉显现照亮整个礼拜堂,见风在天顶画上流淌,看着大洪水在天花板上漫延,她静静地观看,适时递上颜料和画笔,并且等待。她等待米开朗基罗结束他一天的工作,走下长梯对她说:拿起你的剑。

  她在礼拜堂中学习剑术。在神与先知注视的目光之中。米开朗基罗的剑法高雅且冷酷,那是来自皇室和宫廷之中的傲慢。而其中偶尔又会夹杂着游侠的散漫和中东人的精致。他招招凌厉,凰岂是他的对手,每每只来得及举剑勉强挡住。长老击落她手中的剑,将自己的剑锋抵在吸血鬼少女的胸膛。凰听见她的长老说:你的敌人会毫不犹豫地将剑送进你的胸膛,然而作为吸血鬼,你需要保护的仅仅是你的心脏。

  凰俯身拾起剑,说:我们的敌人是谁?

  沃尔松格人。米开朗基罗回答,然而他给出的答案也仅仅是这个,无论凰再怎样询问他都三缄其口,不再提沃尔松格人。

  先生,您的剑术与克里维亚的很像。凰曾经这样提过。

  是的。他的剑术是我教的。米开朗基罗回答。

  在黎明来临之前那段短暂的时间里,米开朗基罗会收起剑对凰说:告诉我你的故事,你为何认识克里维亚,又为何被他变成吸血鬼?

  她的长老偏爱人类的方式,从不以血液来获取回忆。于是年轻的吸血鬼开始讲自己的故事。米开朗基罗要求事无巨细,于是她花了很多天才讲完。她讲克里维亚抚养她长大,自从她记事的时候开始。她讲起直到最后她才知道原来克里维亚是吸血鬼,她讲起记忆最初的海上航行,一场大火阻止了他们继续向东的旅程。克里维亚带着她去了塞浦路斯,在一处庭院中住下,一住就是十七年。

  她讲到她有一个家庭教师自小照顾她的起居,名叫海伦。海伦带来一个弟弟与他们同住,名叫大卫。她讲起这两个人的时候满怀柔情与悲伤,她花费许多时间讲他们的故事,讲她与海伦情同姐妹,讲她与大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讲到一场再也无法成行的婚礼,和被毁掉的一切。

  而当在黑暗中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却想起很多琐碎的细节。她想起曾经克里维亚教自己外语。他用拉丁语提问,自己用希腊语回答,答对了便可在他的书房中选取一项奖励。她想起昔日庭院中喷泉细碎的光影,她扑进克里维亚怀中时他身上的香味。她讲到最后,兀自走神,声音越来越低,她想起来在最初的时候,克里维亚抱着她走进塞浦路斯的庭院,她伏在他肩头,手指绕着他的头发,奇怪的是那触觉历经多年之后依然生动如新,那把微微卷曲的,金色的发梢。

  米开朗基罗在这种时候从不说话,若有恰好有未燃尽的蜡烛,烛光便为他额头上的皱纹投下阴影,让他的容貌平添一份沧桑。他会在每个晨光微露的早晨示意他的学徒停止讲述,披上一件晨袍朝圣约翰座堂走去。而凰则沿着盘曲的地下楼梯进入地下工作室,她躺在厚厚的石膏板上,枕着一匹废弃的画布睡去。

  她想起克里维亚金发蓝眼冰冷的美貌,那双深蓝色的眼睛不复她记忆中的温柔。这个毁了她一切的人,在梦境的深处远远地注视着她。

  ____圣母礼拜堂为西斯廷,圣约翰座堂是圣彼得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