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8 09:03:39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手办拯救计划
  4. 第001章 欢迎来到手办世界

第001章 欢迎来到手办世界

更新于:2017-04-21 17:38:07 字数:2113

字体: 字号:
  高考结束后,余以梵恶补了一天,总算将落下的新番给补完了。他关掉电脑,顶着一双熊猫眼,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摸到桌上的闹钟一看,惊讶了一声,“都已经晚上十点了啊?”

  嘟嚷了一声肚子饿了,余以梵转身就要出门找吃的,谁知脚还没迈出去,突然眼前一黑,天旋地转,整个人正面朝下磕了下去。

  “擦,我的帅脸!”紧急时刻,余以梵脑海里第一时间闪现的竟然是这个,不过可惜,就算他再想保护自己的脸也来不及了。

  “叮咚--欢迎来到手办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甜美而机械的女音在余以梵脑海里响起,余以梵黑漆漆的视线慢慢转亮,身体也渐渐找回了控制能力。他眨了眨眼,第一时间摩挲了一番自己的脸,确认自己的脸没有受伤,兔子似的爬起来,寻找黑暗中所听到的那抹机械音。

  哪知这么一看,立即把余以梵怔住了,他现在所在之地,哪里还是他那一室一厅的公寓?只见他面前坐落着一座华美复古的欧式宫殿,宫殿与他之间隔着上千的台阶。台阶的每一个角落都平整干净,整体看来大气威严,让人心生退意。

  “欢迎来到手办世界。”

  又一声电子音,台阶之上的大门缓缓打开了,余以梵听出了那声音正是来自宫殿之内,压下惊疑,心想现在站在这儿也不是办法,不如冒险一探究竟。这么决定了,余以梵磨了磨脚尖,踩上了第一阶。

  “啪嗒、啪嗒--”随着余以梵的动作,一时间整个世界只剩下余以梵的脚步声,这些脚步声就像敲击在余以梵的心口,让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脑袋里的那根弦也越绷越紧。

  “有什么好怕的,我余以梵看了多少动漫,玩了多少游戏,什么样的事没见识过,就是被外星人绑架了,也能淡然以对。”余以梵看着没有多远的大门,捂着心口,默默对自己说。

  “呵……”

  突如其来的一声冷笑吓了余以梵一跳,他脚步不稳,一个踉跄,重心后仰,向后面倒了下去。

  “啊啊啊啊!”那可是几百阶的台阶啊,滚下去还有命吗!余以梵惊恐地大叫,转而发现自己竟然不动了,不仅不动了,而且是停在半空中不动了。

  还没等余以梵整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股拉力将他拉到了大门之前。直到站定,余以梵这才发现大门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女孩儿来。

  女孩儿看不出年岁,一身低调华丽的黑袍罩在身上,黑亮的头发和花藤编在一起,垂在胸前。女孩儿的五官每一处都称得上完美无缺,眸色深沉,唇线迷人,气质清冷矜贵,看着就让人热血沸腾,心跳加速,又能激起别人征服欲。

  看着不知道是被吓呆了还是被惊艳到了的余以梵,女孩儿唇角微勾,这一微小的动作改变了女孩儿整体的气质。如果说方才女孩儿像高高在上的女王,那么现在的她就像引人犯罪的圣女。并不是因为纯净,而是她将诱惑融入深处,自内而外地迷惑着别人,让别人相信她、听从她,最终失去自我。

  “不是不怕的吗?”女孩儿往前凑近,停在余以梵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问道。

  女孩儿的面貌实在冲击人心,声音也是出奇的好听,本就被搅得一团乱的余以梵再被她这么一盯,一时有些忘乎所以了。

  不得不说,余以梵的颜控真的挺严重的,也是因此,他才会更执着于二次元。毕竟相比较三次元,二次元的东西更赏心悦目啊!

  “本来确实不怕的,但看到你,我就怕了。”余以梵嘴上说着害怕,脸却往前贴了一些。

  女孩儿皱眉退了退,问:“为什么?我很可怕?”

  “不,是你太美了,美到让人不敢相信的地步。”颜控之下,必有勇夫,余以梵明知道这个女孩儿不简单,甚至超自然了,竟还能口花花地说。

  女孩儿一挑眉,没多高兴也没多恼怒,眯眼上下打量了一番余以梵,问道:“那你是不是应该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嗯--”余以梵虽是颜控得厉害,但也不会因为颜控而把自己卖了,他沉吟片刻,一本正经地回答:“本质来说,这是两码事。你长得好看和我为你做任何事之间并没有直接联系。”

  余以梵如此直白的拒绝倒没有惹恼女孩儿,反倒让女孩儿对他的态度好了一些。女孩儿微微一笑,让开身子,做了个请的动作,“请进,还有人在等你呢。”

  “谁在等我?”余以梵顺着女孩儿的话问道,但女孩儿并不想回答,只是沉默地在前面带路。

  余以梵见女孩儿不搭理自己的问题,又换了几个问题问,比如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你们带我过来做什么之类的。结果千篇一律,具是以女孩儿的沉默收尾。

  余以梵撇撇嘴,无奈道:“什么都不说,总该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女孩儿似若未闻,姿态优雅地往前走,直到站定于一扇殿门外后才回身,笑意不明地回道:“不是不告诉你,而是等你进来后便什么都明白了。”

  “哦。”余以梵耸耸肩,干干地应了一声。

  女孩儿得到余以梵的应答后,才眨眨眼,不急不忙地将手放到殿门上,轻轻推开。门大开,殿内奢华精美的装饰简直闪瞎了余以梵的眼,女孩儿对余以梵的反应似早有所料,不动声色地再次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余以梵瞥了女孩儿一眼,咳了咳,很快收回了失态的表情,破罐子破摔地先行一步。

  “还有……”女孩儿突然出声,清淡如风地补充道。

  “什么?”余以梵顿住脚步,回头问道。

  “我叫路汐汐。”路汐汐弯眼勾唇,笑容美好,却又让人看不准深浅。若是一个心思简单的人,看到这幅美人轻笑图,恐怕早已脸红心跳,不知东南西北了。但余以梵沉醉的同时,也在心中对路汐汐做了个清晰的定位:美则美矣,不可招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