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4:34:26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我的手机会说话
  4. 第二章 谁老打骚扰电话

第二章 谁老打骚扰电话

更新于:2018-03-16 18:07:37 字数:3043

  迷迷糊糊中,一阵悠扬的乐曲声响起,别误会,蜗居里连手电筒这种家用电器都没有,更别提电视音响了。响的是我的手机——摩托罗拉A768。

  那是在毕业前,我的一篇关于晋代文化的论文在一本权威学术刊物上发表,编辑部寄来了四千元稿费,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自己赚到的钱,本想给父母买两套衣服带回去,李晴却说马上就要毕业了,以后好多同学要联系,我连部手机都没有,肯定不方便,正好用这笔钱买部手机。

  我想想也是,毕竟在这个通讯时代连部电话都没有一定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在学校做学生也就罢了,一旦走上社会,肯定少不了要用到手机。当时这款摩托的价格刚刚降下来,可还是远远超出我的承受能力。可李情坚持说既然要买就要买个好一点的,这种商务机生命力还比较长,即使以后真工作了,也能用上好久。为搏佳人一笑,我只好忍痛买了下来。

  毕业后我便回到了家里,这部手机也就一直没怎么用过。直到来北京才把它带过来。三个月来,除了有公司打电话过来通知去面试外,这部看上去依然崭新的手机就一直处于休眠状态,谁知道现在却突然响了起来。

  我从床上爬起来,晃了晃痛的厉害的脑袋,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电话,刚刚把盖翻开,音乐声戛然而止。

  “靠,坚持一会啊!这才刚刚响几声就挂,真没毅力!”我一边暗骂,一边查看未接来电,看看是哪个不识趣的家伙在我睡的正香时扰我好梦。

  “900909009”不是吧!我用力揉了揉眼睛,仔细盯着那超大的屏幕,没错!就是这个号码。

  呵呵,我不受控制的傻笑起来。这个号码,也太奇怪了吧!绝对不是手机号码,小灵通呢,位数看上去也不对。难道是哪个运营服务商?

  我坐在床边,呆看着这个号码。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得出了个结论:一定是哪个通讯运营公司搞错了,才误打进来。本来以为现在只是垃圾短信多如牛毛,没想到连垃圾电话都出现了,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我一边感慨一边将手机塞回口袋里,才发觉这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还是在早上去面试前吃了半杯面,现在肚子饿的咕咕直叫。

  唉!先不要理会其他事,祭祭五脏神要紧!

  看着小几上剩下的那半杯方便面,实在是提不起胃口。可钱包里只剩下了几十块钱,若是再花出去,就是真正的弹尽粮绝了。

  能省则省,所以我决定去找宋洋,先把这顿饭解决了再说。

  宋洋是我大学里交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现在也漂在北京,动辄号称自己是“挨踢”界奇才。其实只是在中关村边上一个不起眼的小软件公司做个不起眼的小程序员。

  我来到北京这几个月,可真的是苦了这哥们。先是跑前跑后帮我找房,房子找到了又要隔三差五以各种借口请我吃饭。其实我心里明白,宋洋平时也是囊中羞涩,只是好在还有份每月能领个几千大洋的工作,比我这个无业游民强上了好多。既然是老朋友了,我也不跟他客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喂,阿洋吗!”我拨通了宋洋的电话。

  一个略带磁性的男中音响起:“靠,今天面试怎么样啊!好了,不用告诉我,一定又被卡了。是吧!哈哈,你看又被我猜中了吧!我就说嘛,你这个人绝对不适合给人家打工。呵呵,去老地方等我吧!我下了班就过去,庆祝一下你的第六,哦,是第七次求职失败!”

  挂了电话,我不禁摇了摇头,阿洋倒是知道我的心意。人生一世,锦上添花的朋友会多不胜数,能雪中送碳的就寥寥无几了。

  简单的把自己整理一下,出门前往我们口中的“老地方”——我租住的那个小区门前的一家东北饭馆。

  饭馆很小,里边只有六张桌子,简易的吧台后边站着的是饭店的老板娘,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看上去颇有些姿色。由于这段时间我常常和阿洋来这里吃饭,和她倒也还算熟悉。

  我来时还没到晚饭时间,所以店里的两个年轻服务员正在和老板娘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见我进来,老板娘很是热情,摇曳着她那已不再纤细的腰肢从吧台后迎了出来。

  “秦老弟,今天来这么早,怎么小宋没和你一块来吗?”

  “是啊,杨姐,阿洋一会就过来,还是老样子准备那几个个菜吧!再给冰上几瓶啤酒!”

  “好的!先给你们准备着,等人到了了再上!”

  应付完热情的老板娘,我走到靠窗口的一张桌旁坐下,看着窗外街上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人群,似乎是一个比一个忙,至于在忙些什么,也许他们自己都不曾考虑过,只是迷失在茫然的生活中。又觉得自己有点杞人忧天,特别是与这些终日能为生活奔波的人相比,我还只是个游走在城市最底层无业游民,连自己的一日三餐都解决不了,竟然还替人家操起心来。正在摇头暗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难道是阿洋这小子要放我鸽子,那可惨了,菜已经点过了,一会只能奢求老板娘允许我挂帐了。我一边想着一会怎么样跟老板娘申请记帐,一边匆匆将手机掏出来,准备大骂阿洋一顿。

  不是吧!显示屏上清晰的显示出900909009一串数字。

  一定是有个自动拨号机在作怪,见它不依不饶的响个不停,我果断的拒绝接听。开玩笑,办这张卡可是让我吐了不少的血,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要是接这种垃圾电话说不得又要浪费我几毛钱,现在可是非常时期,每一分钱都要珍惜的花啊!

  可谁知道刚刚挂断,它马上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该死的号码。这回我决定接了,只要不是自动台机械的声音,就一定要大骂他一顿。也算对得起浪费的钱了。

  轻轻点了下接听,将电话放在耳边,奇怪的是里边传出一阵阵嘈杂声,似乎还夹杂着各种电波交会时产生的电子噪音。我不禁心中暗骂,一定是哪个新加入竞争行列的通讯运营商在做实验,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幸运成了试验品。既然接了,索性听下去,就当帮忙给它做个测试吧!

  吱吱嘎嘎的噪音持续了大概有两分钟,我的耐性快被消磨尽了,更主要的是我突然想到万一这玩意儿收费超贵怎么办,这张卡上面额也就只剩下十几块钱了,要是被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给耗尽,可是大大的吃亏!

  我刚想把它挂断,嘈杂声戛然而止,一个清晰的女声响起。

  “你能听到吗?”声音甜美动听,柔和中夹杂着兴奋。

  “废话,只要你说,我一定能听到!你刚刚又不说话,只是满耳的噪音,我怎么能听到。”确定了这个声音绝对不是自动台的录音,我立即吼了起来。这可是个发泄的好时机,要是一会就被对方挂断了,我想骂人都找不到对象。

  奇怪的是,对方好象丝毫不因为我态度的恶劣而愤怒,反而很开心的喊了起来。“太好了,终于能接通了”那声音兴奋的好似找到了失踪多年的亲人。

  难道真的是找我的,我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使之听上去能貌似很有礼貌,“请问,您是找我吗?您是哪位?这个号码我从没见过。”

  那个声音似乎也在尽量压抑着兴奋,略为平静了一下,说道:“是的!既然是您在这个时间接通电话,就表示您应该是秦伟先生。二十四岁,已经失业半年,目前正在北京艰难度日……”

  “靠,你是谁?干吗调查我?还有,你调查也就算了,还打电话过来拿我开涮是不是!”我愤怒的打断了他的话,心里却也很奇怪。有谁会无聊到调查我这么个小人物,再把调查结果通知当事人一下。莫非是有钱人的新游戏。

  “哦!对不起!还没有自我介绍。啊,该死!”随着这么句该死,扬声器里响起的又变成了刚开始时那种混乱嘈杂的声音。

  “不是吧!信号这么差!”又勉强忍受了将近三分钟的噪音轰炸,我发现一时间这鬼信号是很难恢复了,只好把电话挂掉。

  听她的口气似乎认识我,那这应该就不是骚扰电话了。可究竟是谁会用这样一个特殊的号码呢?我把认识的做通讯行业的亲戚朋友都在脑中过了一遍,又一一排除。不管了,如果真的是找我,相信他还会打来的。至于回电,还是算了吧!想想那个古怪的号码,说不定打一次,卡上的钱就全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