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8:36:0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六月是你的谎言
  4. 第二章 艰难的抉择

第二章 艰难的抉择

更新于:2018-03-17 21:03:03 字数:2238

  “大神!”赵英茗顿时膜拜了,敢情自己找了半天座位,结果不光座位没找到,饭还被抢光了?这是什么买卖?

  倒是一旁的宁冬雨面不改色心不跳,双手一背后,跟个大老板似的迈着八字步,依次走过卖食物的窗口,面对一声又一声的吆喝“小伙子,还要不要份饭?十块钱两荤两素,八块钱一荤两素”“来份米粉?同学?”“打包还是在这吃?”

  没有一声回答,在缓步走过十几家窗口后,宁冬雨依旧一副高人样子走回来,一回到赵英茗身旁,高人样子立即打了折扣:“我去他大爷的,就这食堂,白请我吃我都不吃,还两荤两素?我看那铁盒里就剩西红柿炒鸡蛋了,还光有西红柿没有鸡蛋,我勒个去。要不晚上就别吃了。”

  “不吃?要是我不吃也就罢了,我一天也没累着,你不吃?虚脱死你?你还是吃点吧。”宁东雨一副火爆脾气,怒道:“他妈的,啥吃的没有,让我吃个鬼。”看着食堂的同学大都是一边欢声笑语,一边大口吃喝。咽了口吐沫,赵英茗低声问道:“哎,我说,你刚才走一圈,真啥也没有啊?”“饭菜没有了,不过。”指了指食堂的最北侧,那里面有家卖麻辣拌的,不过....”

  “不过啥?啊?你还想咋的?有口东西吃你还矫情,走走走。”一边白宁东雨,一边带头向最北侧那里走,宁东雨无奈,摇了摇头也快步跟上了。

  “哈?你再说一遍?”赵英茗目瞪口呆地对面前卖麻辣拌的大妈说道。“你没听见?那我再说一遍,你要的这些共二十二元。”“我.....不是,我就要点白菜,金针菇,粉条,连个鱼丸都没有,就这点玩意你要我二十二?”大妈十分固执。就四个字:“这还贵啊?”

  默默地付了钱,赵英茗回头看了看宁东雨都要啥了,别的基本一样,这货还多要了份三鲜伊面。赵英茗一肚子气,道:“你先找个座位,我去买两瓶水。”“这一看也不是个小气人啊.....”面对着赵英茗的背影,宁东雨喃喃道。

  几分钟后,宁东雨举起了赵英茗请他的悠悠奶茶,嬉皮笑脸道:“来,茗哥,不管这麻辣拌多贵,咱们最起码吃上饭了,这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咱们以饮料代酒,走一个。”

  “额...你还挺正式。”与宁东雨撞了一下瓶,赵英茗自言自语道:“妈的,卖麻辣拌,事先不把材料都买齐,连个鱼丸都没有,这还是麻辣拌?”二人无话,低头吃着属于自己的那份麻辣拌。半响后,赵英茗开口道:“待会你是直接回家吗?”

  “恩,要不然你还想干嘛?住这里?”

  “不是。”赵英茗信誓旦旦地说。“我跟班主任说好了,留这里上晚自习。”“啊?不是只有住宿生能上晚课吗?你住宿?”

  “不得啊。”赵英茗无奈道。“家就住这附近,住个鬼宿。”

  宁东雨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赵英茗:“我记得你手上还有伤是吧?你丫的脑子进水了?啥也没学呢你上啥晚课啊?你留这里能干啥啊?”

  赵英茗的回答更简洁:“体会下气氛。”“我晕,疯一个。”

  吃完东西,放下手中的餐具,擦了擦嘴,面带微笑地对着宁东雨说:“伙计,回家躺着去吧,咱去体会气氛喽!”说罢赵英茗便起身离开,临走还不忘拿走事先买的雪碧。

  “这白痴...算了,反正回家也没事干。”做好了决定,宁东雨拿起奶茶,一饮而尽,液体刚至喉咙,突然宁东雨瞪大了眼睛,被呛了一下,放下瓶子,连连咳嗽。狠狠地将奶茶扔进垃圾桶。冲着即将离开食堂的那道背影怒喊:“赵英茗,你个混蛋,什么时候把雪碧对我奶茶里了?”

  走在前方的赵英茗阴险一笑,老子想阴你,能被你发现?哈哈?

  ...............................

  市高中教学楼一年二十二班

  “........你不是回家吗?干嘛跟来了?”赵英茗似笑非笑地看着坐在身边的宁东雨,后者冷冷地白了前者一眼,将包裹用力地扔在地上,自己则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什么话也没有说。赵英茗也只是笑笑,并没有继续说什么。

  他们二人坐在了教室的西南角,在他们二人看来,这里比较靠前,不能引起他人怀疑,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坐在最前排,如果有老师查人的话,兴许能瞒过去。后来,在过了很长时间后,赵英茗回忆起这件事,感慨万千,当时就是想多了,这也不是什么警匪大片,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纯属扯淡,这样估计最容易被发现。当然,这只是后话了。

  赵英茗拿出了各科目的第一册书,因为假期动手术的缘故,自己没来得及上什么预科班,没有在当时学到高中知识,没办法,不管看不看得懂,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看不懂也看。此时拿出了第一本:语文。开始一页一页地看起文章来....

  而宁东雨,面前摆着个大笔记,大笔记被翻到了空白的一页,这货左手拄着下巴,右手拿着一支笔,不停地转来转去。十分钟过去了,什么字都没写,就那么干坐着。

  “我说,你来这是干啥了?拿个笔拿张纸,跟个佛似的在这里一坐,你大仙啊?写点啥啊?”赵英茗皱着眉,埋怨宁东雨的浪费时间,无奈地摇了摇头。宁东雨一句话震撼到他了:“啊?我都快睡着了,刚才有点困。”

  “.......我真是醉了,脑子进水的是你吧?来这里睡觉?就算是来陪我也用不着来这里睡觉吧?待会肯定有监堂老师来检查,不等咱们被发现不是住宿生,就冲你睡觉,就把你撵出去,你可真是......”

  话说了一半,赵英茗语塞了,因为,他看到门前出现了两位老师,一人手里那个本子,缓步走进教室。

  “来了吗?”奇怪,刚刚还一脸困意的宁东雨突然精神了,直起腰身,像刚下山的老虎,赵英茗很奇怪他的变化,一直盯着他。仿佛感受到了赵英茗的目光,宁东雨偏过头,轻声道:“你看什么看?你来是为了体验晚课,我来是为了体验被老师检查时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