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11:19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暗黑世界之旅
  4. 第一章 荒野

第一章 荒野

更新于:2018-03-17 12:51:14 字数:7417

  (最初写小说的想法是由于书荒,没有书看的日子很难熬啊,那么就试一试自己写书吧!)

  毁灭纪元历一九七年红月,关于历法,红月--红色月亮在本月升起,迪亚波罗的魔力肆意扩散,大陆所有恶魔系怪物力量增强一倍,金怪更多,隶属夏季;白月--墨菲托斯的魔力聚集在最高议会,大陆所有不死系怪物数量增加一倍,许多本来不会有不死系怪物的地方也会产生幽魂系怪物,隶属秋季;黑月--巴尔的魔力腐蚀着世界之石,大陆所有原住生物甚至人类都慢慢被地狱的气息侵蚀,你要面对的不只是地狱的怪物,隶属冬季;双月--金黄色和白色的月亮一同升空,幽魂仍然存在,但基本上是平静的一月,隶属春季。暗黑大陆上的四季随着毁灭纪元的来临已经彻底混乱,暗黑的居民以月亮的升起来判定季节,目盲之眼教会能够预言下个月的月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剧透就到这里,以后的所有内容会在文章里慢慢展开)

  ……

  ……

  暗黑的世界,一个充满死亡和破坏的世界,一个痛苦和绝望交织的世界,如今,暗黑大陆人类仅存的希望之火在这席卷世界的毁灭中摇曳,挣扎,即将熄灭,塔·拉夏的荣光仅仅照耀了暗黑世界半个世纪,就被恶魔所终结,三魔神的降临带来了席卷整个世纪的黑暗,残存的人类苦苦抵抗恶魔灭世的脚步,虚伪天堂所承诺的救赎早已消散在毁灭的纪元里,这是暗黑的世界,毁灭的纪元。

  ……

  苍茫的荒野空旷而辽阔,一眼望去不着边际!

  天空中铺满了铅沉沉的云,看不见阳光,也看不到月亮,只有一阵阵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青草的味道和淡淡的腥气,不断的刮过,却吹不开这漫天的阴云,反而让天空愈发的靠近地面,整个荒野好像即将被吞没一般,挣扎着卷起一些尘土与碎叶,无助地飘散在阴云下。

  “我勒个去,这是哪里?!”站在荒野中,赵凡(致敬七娘)已经看了好久,眼睛瞪到极限,却看不到哪怕一丝的文明痕迹,几只黑鸟远远地从赵凡头顶飞过荒野,嘎嘎地叫着,嘲笑他这个奇形怪状的土包子。

  他只是在教室里睡了一觉,刚一睁眼起来,世界就已经完全变了,楼房,教室,同学,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这看不到边际的荒原。

  辽阔的荒野对他的疑问没有任何回复,只有阵阵凛冽的寒风,不断的吹过,单薄的衣服无法提供温暖,这半天吹得赵凡已经觉得手脚有些麻木了,作为一个普普通通准备毕业失业找工作的大学生,突然来到这完全陌生辽阔的荒野,让他完全如同在梦中一般,不知该做什么,不知走向何方。

  “不论如何,眼前的景象是完全真实的,并不是梦!是穿越吗?”抬脚踢开试图咬穿自己鞋子的黑色大蚂蚁,赵凡皱着眉头,看着脚下的黑色蚂蚁,个头都快有螳螂大了,血红色的复眼中似乎映照出无数赵凡的影子,被踢远后又不折不挠地爬回赵凡脚边,黑色的颚狠狠咬向赵凡的鞋子。

  “哼!”狠狠一脚踩死这只不知好歹的蚂蚁,这里的生物似乎很奇怪,赵凡的心里愈加烦躁,也愈加仿徨,以及抑制不住蔓延心底的深深的恐惧,这到底是那里?头脑里一阵阵疼痛,似乎塞进了无数棉花,有些昏沉烦闷,赵凡使劲摇了摇脑袋,扶着额头,“是感冒了吗?”赵凡心想。

  “再待着不动,只会在这里冻死!”虽然不知道该这里到底是哪,但是,待在原地是绝对没有出路的。只是身穿单衣的赵凡,现在已经在荒野里站了十几分钟了,由于突然来到这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方,仿徨和思考已经耗费了不少时间,赵凡现在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冷,荒野的寒风刺骨无比,虽然环境似乎并不是冬季,但是仍然冷彻血液。

  裹紧了身上单薄的校服,赵凡站起身来,观察着周围,眼中的仿徨无法掩盖,但是却被他强制着四处打量周围的环境,寻找出路。赵凡并不傻,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但是无论如何,至少找个避风的地方来躲避寒风,再来思考之后该怎么办。

  ……

  荒野的节气很好辨认,广袤的大地上只有点点青绿,黑色的泥土上还残留着片片冬天的白霜,“应该是春季吧”凛冽的寒风催促着赵凡,“唔,没有任何参照,也没有任何能避风的地方,而且无法分辨方向的话,只能听天由命地乱走吗。”抬头看了一下天空,虽然并非夜晚,光线也比较充足,但是厚重的云层让他完全无法找到太阳的方位。没有方向,随意在荒野中行动,那意味着用命在打赌。

  没有太阳,也没有指南针,凛冽的寒风只是在不断催促着,但是似乎周围并没有危险,赵凡定了定的心神,用命来打赌?

  不能急,好好想一想。自己无缘无故穿越到这个未知的荒原中,用命打赌,输了怎么办?但是如果什么都不做就冻死在这里,实在太不甘心了!

  但是周围光秃秃的一片,完全没有办法可想,赵凡搓了搓双手,哈着气,走了几步蹲坐在一丛杂草边,尽量让寒风不直吹自己,但是也仅此而已了,荒原的空旷让赵凡仿佛陷入流沙之中,心中想要挣扎,却无从发力一望无际的荒野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去处,更何况在这未知的世界,几乎相当于绝境。

  他没有看到的是,身后不远处,刚刚被他踩扁的蚂蚁,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干瘪,一道灰白的气息飘飘荡荡……

  越到没有办法的时候,赵凡反而越安静,沉静,虽然平日里的生活主要时间都是在学习学习学习,但是赵凡绝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打球竞技,长跑登山,虽无甚才华,却有身强而内壮,有股敛而不发的精气。儿时看电视,其他小孩都爱英雄烈士,赵凡却胸无大志,只看乱世之中人们怎样求生,形形色色,百种人情,深受其中座山雕的影响,土匪虽坏却悍勇求生,越是紧要关头,越是冷静,绝境之中全神贯注。

  一股狠劲儿咬在牙关,小命是自己的,若不全力以赴,怎肯甘心赴死!

  “不知道该怎么做,不知道向哪里走,那么,既然如此,我先要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说道能做什么,赵凡想了想,开始翻看着自己的衣服口袋,零零碎碎一些东西,全部掏出来摆在地上。

  ——————零零碎碎——————

  一个普通的手机是自己常用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几十元的零钱是今天去买新球鞋剩余的,一条洗得干干净净的护腕,一把钥匙是回家开防盗门用的,零零散散摆到地上。看到家里的钥匙,赵凡心理一痛!还能回去吗?收起钥匙放在衣服最里边的口袋中,紧紧握住,似乎还能感觉到家里父母的温暖!

  “这狗日的穿越!”在看小说时候,每每提到主角穿越,总是一带而过,之后弑神屠魔笑傲异界,但是真正当自己面临这种情况时,赵凡只感觉一种迫切的愤怒与绝望,日子过得好好的他才不想穿越!而且,上天为什么要让自己无故穿越到这里,还一个人丢到荒野中,难道只是为了让他死在这里?

  赵凡的心里其实还存有一点侥幸,说不定这里只是地球上的某个地方,完全不愿意想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

  而看到手机的时候,赵凡眼前一亮,手机上有指南针功能!似乎可以解决一点现在的困境,平时用手机只知道看小说,看游戏,或者聊qq打屁消遣,指南针功能从来都不用,没想到现在居然能派上用场,难道手机制造商其实早就考虑到穿越了?心理胡乱想着。

  希望穿越了手机还能用,果断打开了手机,稳稳地端在手上,开机。

  随着一声悦耳的声音,赵凡期待的看着手机,还不错,开机没问题。

  那么,指南针,点开手机中的指南针,赵凡却只能看着指针胡乱转着,指针的方向变换不定,忽左忽右。是坏了吗?

  赵凡关掉指南针,再次打开,这次指正转了几圈之后,忽然指针定定得指向了右手边,一个血红的N字母也固定下来,这是北方!

  “很好!天无绝人之路。”赵凡兴奋了,总算有了一个好消息,心情舒缓了一些,身上似乎也暖和了一些,一口热气充斥胸口,没错,天无绝人之路,自己还有机会,不能放弃,既

  然命运让自己穿越到这里,那么自己总不会就这么窝囊得死在这种地方,只要能活下去…只要能活下去!是的,活下去就是希望……

  天气寒冷,有了方向的话,就向南走吧,至少会暖和一些,赵凡在心里思考。

  将零碎的东西装好,搓了搓手,裹紧衣服,赵凡向着指针的反方向,也就是南方,不紧不慢地走去,其实现在无论向哪个方向走,都没有什么分别,相比之下,向南总是会多一点希望。而且并非赌命,赵凡心想,这是自己选择的方向!

  已经开始行动的赵凡没有发现,被他装入衣服的手机上,鲜红的指针所指着的北方,其实就是刚刚他踩死那只蚂蚁的方向。在他越走越远的背后,本来应该是刚刚才死掉的蚂蚁,现看去却好像已经死了有一周多,干瘪而腐烂。手机上还未关闭的指南针突然开始嗡嗡的转圈,再也没有指向一个固定的方向,右上角的电量显示突然增加了百分之一,随后手机屏幕一黑,啪,自动锁住的屏幕……这些他注定不会看到了。

  赵凡裹紧衣服,一步一步向着“南方”走去,衣裤在风中咧咧作响,一头黑色的碎发被吹散,他紧紧抿着嘴唇,减少呼吸带走的热量,黑长的眉毛紧紧皱着,普普通通的面容在绝境里却有着一股英气。

  ……

  荒野上的求生远远没有那么简单,赵凡虽然早已在心里有所准备,却仍然为眼前的困境所绝望,找到方向的好心情已经逐渐被消磨殆尽。但是不论如何,都必须继续前进,原地等死可不是赵凡的风格。

  寒风越加呼啸了,寒冷的荒野仍然一成不变,只是多出了一些大大小小的碎石,一些像狐狸又像老鼠的生物影影约约在碎石间穿梭,但都急匆匆得一闪而过,并未理会路过的赵凡,

  时间已经接近傍晚,阴沉沉的乌云加上渐渐黑下来的天色,赵凡并不确定那些生物是否是狐狸,出于谨慎,他也并没有靠近,远远望见后就绕开继续前行。

  一路走下来,已经走了有三个多小时!赵凡为了节省手机的电量,在看了两次时间并确认方向之后,直接就关机了,手机还有一半的电量。在找到其他的办法之前,现在的办法就是一直往前走。天空渐渐飘起了朦胧的雨丝,一点一点润湿了赵凡的衣服,寒冷开始无法阻挡的侵袭他的身体,肚子也不争气的开始咕咕叫了。

  回想了一下自己上次吃饭的时间,应该是早晨,现在已经是傍晚了,自从早上吃过一些早点以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中午吃饭时候由于讨厌食堂的粗劣伙食,硬是饿着肚子继续上课,准备晚上再好好犒劳自己,结果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看着眼前仍然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再擦了擦逐渐被雨丝湿润的额头,赵凡抿了抿嘴唇,继续向前。

  过了许久……

  赵凡一直走着,天空的阴云黑沉低压,光线也逐渐黑暗无光,偶尔几声沉闷的雷响,带了一些短暂的光芒,但却根本难以让赵凡看清周围的环境,短暂的光芒消失后反而使得环境更如鬼域一般,踉踉跄跄的继续前行了一段时间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雨也越下越大。

  “时间已经到晚上了吧。”赵凡心想。他有些麻木了,寒冷已经侵袭到了骨子里,赵凡浑身颤抖着,一步一步向前走着。哪怕他知道,停下来不再运动,就能节省一些体力,也能多撑一段时间,可他就是不愿意!“雪里行军情更迫,风展红旗过大关!”赵凡感觉现在自己和红军爬雪山过草原都有的一拼,大不了就是牺牲么,赵凡的心理总是有些光棍的,可是再怎么冷静,现在也开始绝望了。越是绝望,他越是不说话,越是沉着性子慢慢走,不论怎么样,赵凡不想死!活着……已经是他现在唯一的信念!

  ……

  不知又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了,冰冷的雨水仍然在不停的下着,就好像会一直下雨下到永远一般,细雨湿衣,却没有任何浪漫的感觉,有的只是彻骨的寒冷,漫天的冰雨

  带着无情的冰冷,一点一点的在夺走赵凡的热量!

  已经快到极限了,赵凡的步伐踉踉跄跄,一步一顿……一个水坑出现在脚下,漆黑的夜里,完全无法看清这片水坑,一脚踏在水里,腿一软赵凡已经栽倒在地上了。“唔……”赵凡**着,脚踝似乎扭伤了,他吸着凉气,僵硬的爬起来,将自己挪到水坑的边缘,接近零度的水湿透了淋了一晚雨水的赵凡,寒冷似乎将他的肺也冻住了,赵凡感觉呼吸艰难。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开机,手机上的时钟指针指向了数字十一,无情的告诉他,现在已经晚上23点钟了,时钟上的指针一分一秒的向前走,赵凡看着指针,完全痴了……

  曾经多少次,在温暖的家里待着烦了,和朋友们出去胡天胡地,曾经多少次在安静温暖的教室,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只想着逃课或者睡觉,多少曾经温暖的时光自己没有珍惜,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撑到第二天的天亮,也许就在这寒冷的夜里,他就会无人知晓的倒在着荒野里!

  “不甘心啊,呜呜……为什么,我的一切要如此的剥夺,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为什么!为什么!”赵凡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几乎崩溃,哭的像个孩子。毕竟赵凡也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颇为坚韧了,但是他发出的嘶喊却如此的微弱,“妈,爸,哥哥……呜呜……”赵凡满心的绝望,连呜咽也渐渐低沉……

  爬在地上……赵凡已经麻木了,寒风虽然小了,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经全然湿透,寒风不断吹过湿透的衣服,赵凡已经冻僵了,曾经读书多少次看到“风雨交加”这个词,赵凡都没有体会,直到现在亲身经历,他在明白,寒冷也可以杀人,风雨也能变成夺命的镰刀。

  人不到绝境的时候,是永远不会明白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在痛哭了很久之后,赵凡突然明白了,自己一直所忽视的,其实才是自己最爱的,父母,亲人,朋友,可口的饭菜,安定温暖的生活等等的那一切。

  “所以,哪怕是死,也要死在回家的路上!”赵凡挣扎着爬起来,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着,无声的雨丝湿透了赵凡的全身,寂静寒冷的荒野如同一个黑色的怪兽,呼呼的吹着寒风,吞噬着赵凡的身影。

  哭喊过后,赵凡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光棍的想着,大不了就是死!绝望侵蚀内心,赵凡却冷静地想着,他想活!

  “想想办法,一定还有机会,自己还能做点什么!”

  赵凡的身子被冻僵了,呼吸被冻僵了,甚至连思想都迟钝无比,“身体实在太冷了,已经冻僵了,雨水让人没有办法生火,我也没有火源,所以无法对抗寒冷。”赵凡迟钝的想着,

  “肚子好饿,广阔的荒野虽有不少奇怪的生物,但是我现在的状况完全无法应付,地上的杂草似乎可以勉强塞到嘴里。”赵凡僵硬地伸出双手,从几块乱石间拔出一些灰绿的杂草,胡乱塞到嘴里嚼着,“呕!”苦涩的草茎让赵凡空空的胃里止不住的酸痛,但是他仍然在使劲嚼着嘴里的草根,然后狠狠咽下,“光!”赵凡心里一亮,是的,自己还能做点什么,还有机会。用手机的闪光灯!在这黑暗的夜色里,只要能有足够的光亮,一定能吸引什么东西过来,要么是路上看到的那些奇怪的老鼠,要么是其他猛兽!

  然后,只要,杀掉!就能有温暖的血……

  赵凡踉跄着摔倒在地上,眼中充斥着绝望的血色,紧紧抿着嘴唇。

  他从衣袋里掏出手机,但是!冻僵的手指已经无法让屏幕灵活的感应到了,沾满雨水的手指,只能徒劳地在屏幕上滑动,却无法选中任何一个选项!

  “不…不能!!”赵凡颤抖地握着手机,手不行,那就用嘴巴。嘴唇上也都是雨水,同样完全被冻僵了,冰冷的下巴没有知觉,在坚硬的手机外壳上滑动,却无法解开手机的锁屏,

  赵凡不管不顾地努力着,却仍然无法让手机打开!

  “怎么办!”赵凡疯狂的折腾着手中的手机,似乎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嘴唇冻裂,又在手机上划了一道血口,鲜血流在手机上,也沾到了手机的屏幕,脏污的屏幕看不清选项,“

  难道就这样等死吗?绝不啊!”

  赵凡死死地瞪着满是血污的手机,突然想到,“血,血是热的,嘴巴上的血太冷!那么就用手上的!”赵凡低头,看着手臂,狠狠在自己左手臂上咬开一道血口,把屏幕在胸口的衣服上慢慢擦拭干净,然后用颤抖的右手沾着血,重新打开屏幕,用沾着血的手一点一点打开手机,选中手机的闪光灯,终于……

  一缕刺破黑暗的光亮在黑暗的荒野中出现,一点一点照亮赵凡的脸庞,那光芒几乎灼伤赵凡的双眼,但他却紧紧盯着这如希望般的光芒,宛如看着自己的生命。

  “还需要声音!”赵凡又打开了手机的音乐外放,“ItstartswithonethingIdon‘tknowwhy!!!…………”巨大的声响在辽阔寂静的荒野中响起,手机的完美音质带着震撼人心的音调引爆,赵凡将声音调整到最大,旷野中的雨小了,寒冷的风却仍然在刮着,荒野的风带着劲爆的的音乐顺着夜幕远远的传播开去,闪光灯耀眼的光芒刺破黑暗,带着赵凡最后的求生意志,带着他所有的希望!

  ……

  全身湿透的赵凡已经无法抗拒冰冷的寒风,全部的热量流失殆尽,赵凡死死睁大眼眶,盯着黑暗的荒野,如同一只濒死的野兽,“来啊,混蛋,要么杀死我,要么我会活下去!”赵凡绝望地躺在黑暗的荒野上,眼里透露着疯狂,面色狰狞!

  一只像狐狸又像老鼠的生物似乎被光亮和赵凡的鲜血所吸引过来,警惕的避开发出巨大声音得手机,嗜血贪婪而又小心的靠近,鲜血的诱惑冲昏了它的头脑,一口咬在赵凡流血的左臂上。

  不知从哪里涌出一股疯狂的力气,赵凡伸出右手拼尽全力,一把抓住这只叫不出名字的野兽,那背上的尖刺如同利剑一般扎穿了赵凡的手掌,赵凡却已经没有感觉,牙齿一如这只野兽刚刚的行为一般,张口狠狠咬在了这只野兽的喉咙上!锋利尖锐的兽毛嗤嗤地从野兽的背上射出,两只尖刺射穿了赵凡的右手,却不能让他松口,其他的则射向漆黑的荒野,野兽发出半声凄厉的尖叫,拼命挣扎,但是已经晚了。其他靠过来的野兽似乎被同类的尖叫吓坏了,立刻回头就跑,丝毫不理同伴的死活,虽然样子奇怪,但是胆子确实如鼠。

  这只不知名野兽的温热鲜血不断流入赵凡口中,流向饥饿的胃,燥热的兽血带来了温暖,也带来了最后得希望。赵凡伸出双手抱着这只野兽,轻柔地就像抱着一个暖手宝。虽然身上

  多处伤痛,几近晕厥,可赵凡总算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但是,也已经到达极限了……他浅色的双眼中泛起了微微的光彩,那是对生命的留恋,对温暖的回忆,那是每个生命在最后挣扎的关头,发自内心的感悟……人不到生命最后的时刻,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真实的样子。完全没有头绪的赵凡,在这未知的世界糊里糊涂的面临了一场生死考验,让他看清了自己彪悍怕死的本质的同时,也让他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贼老天!”

  ……

  荒野中的寒风和冷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寂静的荒野慢慢变亮,雨过后的天空露出了久违的星空,没有风雨的荒野安静冷清,两轮巨大的月亮显露在浩荡的荒野上空。

  赵凡躺在地上,张大嘴呆呆地看着,那两轮月亮的大小远远比地球上的月亮大得多,如果地球上月亮是月饼的话,那么这两个月亮就是两个面包车,巨大而清晰的环形山深深映在赵

  凡眼中,带来了深切的压迫感,好似要直接坠落到赵凡身边一般,一轮白色一轮黄色,明亮的月光洒在荒野之上,整个世界似乎也在这一刻进入梦乡。

  “妈了个巴子,这他妈的绝对不是地球!”

  迷迷糊糊之间,赵凡经历寒冷饥饿和伤痛的身体已经完全罢工,沉沉地陷入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