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18 16:33:3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天下小七
  4. 第一章 纨绔小七

第一章 纨绔小七

更新于:2017-04-21 17:54:53 字数:4183

  天下宗,以剑为宗。剑在我手,天下我有。天下宗,古仙大陆剑道修真圣地,乃人族远古圣皇之一的天下剑皇天下七传承之地。天下宗座落在天剑山昹,天剑山脉有三百六十峰,峰峰如剑,直刺云天,道道裂天剑意护峰如盾,浑然天成。三百六十峰,峰峰皆是天下宗传道授徒之地。

  天剑山脉方圆万万里,天地灵气如海,生养万物在其中。天下宗,以剑入道、道法自然、剑至极演大道。天下宗掌护千个俗世大王朝,门下弟子百万,杂役弟过亿。天下宗十年-隔,便向世俗王朝,不分贵贱广招门徒,选其才传其道。

  花开花落一年又一年,十年弹指一挥间。

  当当当……一阵雄浑的钟声从天剑山脉传出,钟声十响,响声传千万里,回荡天地间。一响为一年,十响是十年。

  十年至天下山门开,三千六百峰峰均打开护峰大阵,剑气如虹直冲牛斗。

  霎时道道御剑身影从峰上飞出,驭剑横空,风驰电掣飞向天剑山脉外围。

  天剑山脉外围共三百六十道入山关囗,除之外皆是深渊峭崖。古仙大陆修真风行,实力为尊、强者至上。只有成为强者才能掌控自己的生死,受万人敬仰,拥有庞大的财富物资和权势威名。故古仙大陆之人不论正邪,不分贵贱,一生追逑不择手段,一心只为成为强者。

  古仙大陆世代相传乃古仙俢仙圣地,只为太古时,天地发生大变,正邪相斗,异魔入侵,一夜间血流如海,尸骨如山。天地间、星辰碎、日月移、灵山崩、仙地陷。从此天地仙灵之气流失如梭,修仙人亦绝迹天地。太古去远古来,远古后上古至,上古亿年到玄黄。此时古仙大陆正属玄黄时代,只有修真者不见修仙人。

  虎雄关,天剑山脉三百六十道入山关口之一,形似虎状大如城,势显雄峻,且布有法阵守护。关前是九曲十八弯,盘延数百里的铁石峡谷,关后则是宽约万丈的黑暗深渊,流有毒雾如云。虎雄关中央是万人竞技武场,武场居中环形立有三十六道丈高的剑碑,碑身似铁似玉亦似石。此时,竟技武场人者有万,不分老少男女,均环剑碑而立,列然有序。半空中则踏剑凌空三十六白衣青年剑士,衣如雪人似玉树临风。

  忽然空中有人声如雷响传音道:“天下宗十年一届抡才大典,吉时至开典。”

  声犹未落,三十六白衣青年剑士齐声应喝道:“抡才大典,开。”声如龙吟虎啸。

  三十六道丈高的剑碑前一侧,威风站有三十六名灰衣青年剑士,个个虎背熊腰,神情刚毅,隐约间均透散着一股开锋剑气。此时闻声并一齐躬身回应道:“弟子谨遵剑谕。”随即直身朝面前人群朗声喊喝道:“凡欲入我天下宗者,须经通灵剑缘碑以验道缘,若与我宗有缘者,通灵剑缘碑便会将你等传送到我宗前辈悟道传承处,至于获得何等传承则因人而异,但凡半年一无所获者,则以杂役入宗,而若有所获者便为外门弟子,凡得外门弟子身份者从此便有出人头地,扬名万里之日,望你等好自珍惜如此机缘。”说完正欲令众人依次上前以手触碑。

  忽然从云空中传来一道极为嚣张的叫喊声:“本少爷还没亲至,那个狗东西斗敢开口开典,少爷我一巴掌扇他狗日的,神仙一脚踢的狗日的菊花残小鸟伤,满嘴汪汪叫,哈哈哈。”

  声犹未尽,三十六白衣青年剑士踏剑当风凌空,面泛怒色,身散杀意齐声冷喝道:“放肆,何方狂妄之徒如此貌视我天下宗盛世威然,此心当诛。”三十六白衣青年剑士一同右手当胸伸前一展,凭空幻出三尺青锋在手齐声喝道:“天下七杀裂天杀杀。”空中三十六道金色剑气流光,泛滔滔裂天杀意,意杀无情碎风破虛空,斩向云空传声处。

  一雄浑刺耳的声音冷哼道:“区区道丹蝼蚁,亦敢伤我少主,若不惩戒一二,以为天下世人皆老实可欺。”

  “一哼风云碎了无痕,天上天下任我狂,碎!”‘碎’喝声声如惊天雷霆,不及掩耳之势声炸响天地。

  如猛虎盘踞的虎雄关也在这一声碎喝中摇晃抖震起来,竟技武场上站立有序的众人霎时纷纷双手掩耳,面泛痛苦之色,身不由己的东倒西歪摔跌地上,口中均情不自禁地痛苦呻吟着。

  而空中三十六道剑杀无情的金色剑气,裂天剑意顿如空中浮云被狂风一扫,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见一丝痕迹似从来不曾空中出现过。踏剑凌空的三十六白衣青年剑士却如飘落的枯叶,被无情的狂风一扫,纷纷如流星飞落砸入地上,现出人形大坑生死不知。

  “哈哈哈,西门老爷子揍得好,看得小爷我心中两个字——爽极了,这群白衣死白脸的就活该这样狠揍,揍的他老娘都不敢认,唉,也不知死翘翘没有,要是没死,那真是苍天无眼,太可惜了。”

  “少主自可放心,老奴出手自有分寸,定令他活的死不了,死的活不了。”

  唳,云空间一嘹亮悠长的鹤声传来。眨眼间,只见一身形硕壮高大的白鹤从白云上冲出,展巨翅乘风降来。抬眼望去,鹤背上盘坐一大红花紫衫少年,少年身后则立有一身着紫袍老者。

  鹤飞如风,两翅一振,载一少一老落停在竟技武场中央地带。大红花紫衫少年,年约十五,倒也长得一表人才,剑眉星目,鼻梁高隆,嘴唇棱角分明,嘴角间时不时地透着一丝微笶,令人不解的是浑身透放一股玩世不恭的纨绔俗气。紫袍老者身形刚健,慈眉善目,小鼻大唇,浑身不见一丝修真人的气息,令人一见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

  大红花紫衫少年此时在鹤背上卖骚地伸个懒腰,徐徐站起,望着地上七橫八竖伏地的众人,毫不要脸地哈哈笑道:“打雷啦,下雨啦,没死的站起来。”

  地上横躺着的众男女老少经一时舒缓,接二连三地纷纷站起来,均目泛怒火,敢怒不敢言瞪着大红花紫衫少年。

  大红花紫衫少年浑然无视,怡然自得,十分嚣张喝道:“瞪什么瞪,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小爷我就这样站着,有胆的便上来咬我,你妹的,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子、黄毛丫头也想学人来修真,修真有什么好,修来修去命不保,最后一场空,笑死他人。”

  话声方落,忽然一肃杀冷然的怒声喝道:“何方鼠辈,竟敢犯我宗天威,定令尔等有来无回。”声如天际飘来,无迹可寻。紧接又传声喝道:“一闭一睁,佛陀有怒,当天一坐,坐下无生,普渡众生。”刹那间,半空中幻现出一尊佛影法相,百丈高金光普照,法相双眼一闭一睁,顿生佛火三千丈,怒焚虚空火烧云,伴吟梵唱阵阵,佛歌渡人。佛影法相当空佛号一诵,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无量威压佛法无上,盘坐莲台以压塌九天之势,朝鹤背上一老一少当头坐来。

  鹤背上紫袍老者悠然站立如山,视而不见淡然冷哼道:“区区化神法相亦敢来丢人现相,真是无知无畏不知死活。”当下右手一抬,朝空一指肃杀喝道:“言出法随,我念即天意,我法即天威,犯天威者,是佛杀佛,是魔诛魔,天威一出,念下无生,死。”

  一指点虚空,无量威压碎虚空,虚空现出一只巨大手掌,苍劲古老神秘,掌纹印日月山河,风雨雷电,花鸟虫兽,古咒符文。五指一张一握,抓佛影法相在手,一声‘碎’宛如从九天之上吼来。霎时,‘碎’声一落一切了无痕,半空中异象幻影眨眼消失,风静云淡如宁夜。虎雄关內一殿中盘坐一白袍银发,仙风道骨的老者,忽双目一睁口一张,一口鲜血如雾喷出,拭去嘴边血迹并自语道:“好厉害,言出法随,以掌代天,天要死人,苍生难逃,不想来人竟是掌天境九重天高手,幸好来人手下留情,不然身死道消也。”

  然而竞技武场上众人却是看得目瞪口呆,心惊胆寒,对大红花紫衫少年更是深深的忌畏。

  半空中法相斗法虽眨眼即失,但凡大能之辈却纷纷心生感应。天剑山脉一峰中云海间,一处状如飞龙腾天的孤崖上,一身着乌衣,形如枯木的老者正合目盘腿而坐。忽双一睁,目无神光如枯井无波,双唇微动念道:“心台如明镜,明镜似天眼,天眼开察众生,开。”老者身后虚空顿时现出一只古老、冷漠、神秘的巨眼,眼中斗转星移,道法自生看透虚空,明查秋毫,将虎雄关所发生的一切皆看在眼里。老者目如亲见、心中了然、不由淡笑道:“我道是谁了,原来是我天下家嫡脉子弟,唉,我天下家的后辈小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个个无学无术、游手好闲、飞扬跋扈、狂妄无知,看来须好好的敲打敲打一番了,不然我天下家万世传承宗门将危矣。”说罢,身形站起,抬脚虚空一踏,身影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竟技武场上,大红花紫衫少年正站在鹤背上洋洋得意,傲视众人时,忽然虚空中现出一脚,直接朝大红花紫衫少年屁股上一踢,将其从鹤上踢落,咚的一声,跌成一个狗吃屎趴在地上。

  竟技武场上,霎时哄然一笑。

  大红花紫衫少年心觉大耻、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凶骂道:“吃了豹子胆的王八羔子,竞然太岁头上动土,羞辱少爷我,看我不杀人放火灭了你全家。”边骂边翻身坐起,放眼一望便见虛空中多了一位身形枯槁的乌衣老者,老者虚空而立,平淡无奇。而自己的护道老人却朝老者躬身恭敬道:“万岁城,天下世家长老执事西门官人见过有鱼大人。”

  乌衣老者淡然颔首道:“嗯,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狂妄嚣张的愣小子,想便是我那有雨大哥的宝贝孙子啦。”

  西门官人回道:“这位少主正是家主嫡亲幼孙——天下小七。”

  竟技武场上来拜师天下宗的众少男少女身则不乏见多识广的随行老者。顿时,场中不少谈论声四下暗中响起。

  “天下小七,难道是天下域大名鼎鼎的纨绔七少之一的‘狂嚣七’。”

  “不想这一老一少竟然是万岁城天下世家的人,且少年还是万岁城天下世家当代家主天下有雨的嫡孙,怪不得如此目空一切、狂傲霸道。”

  “费话,你也不想想,万岁城天下世家那可是天下剑皇天下七圣皇大人的第七子万岁剑帝天下万岁嫡脉后人,咱们这天下域能橫着走的人恐怕也只有天下世家的人了。”

  “遥想远古当年,天下世家那可是震古烁今的皇族帝家,一门共有一圣皇七少帝,剑杀开创亿万疆域为一家之姓,赫赫盛名,盖压古仙大陆一时无二,只是后来因一皇七帝为求长生不朽,我身永恒,破空离开古仙大陆,天下世家后人便七脉分家,在天下域择地建立一宗六城家,以稳固天下世家的万世千秋家业。”

  “一宗六城家想必分是当今的天下宗以及万岁城天下世家、太岁城天下世家、千秋城天下世家、万代城天下世家、春秋城天下世家、霸王城天下世家。”

  虚空中一白衣银发、仙风道骨的老者乘风而来,朝乌衣老者躬身道:“抡才殿执事上官青风参见太上长老。”被砸入坑中的三十六白衣青年剑亦从坑中飞出,虽衣发无损,但面色苍白,神情憋屈,好歹人家是道丹期高人,却像只苍蝇被人一掌拍飞,也是够郁闷的了。此时一齐上前向乌衣老者行礼道:“执法殿白衣三十六卫见过太上长老。”

  乌衣老者颔道:“嗯,青风、三十六卫,你等仍在此主持抡才事宜,至于那小子我则带走了。”涚罢,又朝西门官人吩咐道:“带上那小子随我走。”当下身形虚空一纵,率先离云,西门官人当即带上天下小七乘鹤腾空相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