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3:13:07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转基因时代
  4. 第二章 第五人种

第二章 第五人种

更新于:2018-03-17 07:00:38 字数:3107

  第二章第五人种

  澳大利亚,达尔文生物研究学院,一楼,大报告厅,公元2022年11月。

  我转头看了一眼后面黑压压的人群,以及报告厅门口还在不停涌入的学生,我突然庆幸自己今天起了一个大早来这里占座。成功占到前三排的人大多是一些在这个领域小有成就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像我这样的大一新生很少会有如此的觉悟和毅力,周末还起这么早就是为了听一堂转基因技术领域最有发言权的王朔教授的课。王朔教授一直致力于这方面的科研,可以说是全世界知名的生物学家,他在2013年以最年轻教授的身份带领了一班优秀的生物学专家展开了“第五人种”的研究。现在“全球第五人种研究所”也跟着他入户在我们学院。听说过去几年,王朔教授一直在做科研,基本上不开课,今年开始他不定期会上一些公开课,所以今天机会难得,报告厅也就挤满了人。

  其实为了占座位,我是来早了的。啃着带进来的早饭,我只能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突然前面的一个女生吸引了我的眼光,倒不是说是什么让人惊艳的大美女,只是看上去她好像也是华人。你要知道当你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孤身一人时,只要是看到一个好像是故乡人就会感到十分的亲切,想要去搭讪。如果不是她距离我有十几个座位的距离,我还真会冲上去和她打招呼。算了,现在可不是离开座位的好时间,因为你只要一挪开,马上就有人填补了你的空缺。

  好在没过多久,王教授就出现了,我的注意力也重新转移到主席台上。王教授和我想象中的亚洲人的形象不太一样,他看上去很精干,也很高大,甚至很魁梧,骨架子倒是给人一种东北大汉的感觉。网上资料说他2013年时是哈佛最年轻的华裔教授,才33岁,那现在他也应该有42岁了,却一点也看不出来,看上去倒像是训练有素的战士,不像是科研人员。不出所料王教授是用英语上课,而且英语十分的流利娴熟。而我为了来澳大利亚留学自然也是下了一番苦功夫,只不过我的专业知识还不过硬,王教授一讲到一些分子生物学的专业术语时我就懵了,一些只能靠我的知识来猜。

  “……人类对于生命的探索和好奇永远没有停止过,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愿意起个大早,抱怨着啃两口早饭还要站着,挤在这么个小报告厅里听我这个老家伙废话连篇。”王教授幽默的话一下子驱散了全场人的“怨气”,大家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再普通的生命体都是令人费解的谜题,我恐怕穷其一生都无法真正解读。然而伴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终于慢慢解开生命的蓝图。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几代科学家们逐渐积累的过程,因为一个人的生命太短暂,几十载光阴根本不够研究,所以注定科研是一个接力赛的过程,而我能做到的就是在我这一棒期间我要奋力奔跑……”王教授的这一番话令我很是佩服,在他身上我看到的是一个努力探索真知的科研人。我知道自己很浅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因为自己和王教授都是中国人而感到自豪。或许我可以相信王教授,将我的秘密和盘托出。

  “转基因技术,基因工程这些概念应该是从上世纪中叶才慢慢开始流行起来的概念。转基因技术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基因的重组,为什么要重组?当然是为了改善优化,抗病大豆,抗倒伏水稻……这不都是过去大家都在一起努力的结果?科研是没有正邪的,有的只是对错,只是已知和未知。过去的几年我和一些同事一直在这个领域努力……”虽然王教授的一些专业术语我实在是听不懂,但是他大概想要表达出自己做科研的纯粹想法真的是感动了我。

  “今天来听我讲座的人想必都是这知识领域的人,那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转基因技术之所以可以实现的本质原因是什么?”王教授的问题看似好像很简单,下面的很多人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有人答是DNA限制酶的发现,有人认为是质粒运载体的使用,还有人认为是外源基因的成功复制,答案各种各样,一些是我根本听不懂的。当然王教授的答案是我们大家都没想到的。

  “大家可曾想过转基因技术是可以跨物种实现的,这告诉我们什么,虽然不同物种,但是追根溯源,所有生物在基因层面其实是一致的,转基因技术之所以可以成功根本的原因其实是我们共用相同的基因密码子。很神奇,从造物主的角度来看,所有的生灵根本没有区别,自然也就没有了高低贵贱。这大概就是在告诉我们万物平等吧。而我们现实情况呢?”王教授顿了一下,大家也都陷入了沉思。

  “大家想必知道早在2013年时,我就提出了‘第五人种’的概念,这个术语是我专门提出来指代‘转基因人类’的。一直以来,我们总是习惯将人类分为四种,分别是蒙古人种(黄种人),高加索人种(白种人),非洲人种(黑种人),大洋洲人种(棕种人),我们一直反对种族歧视,努力在全世界宣扬人人平等。然而从2013年我接手研究这个项目以来,我看到了不同的现实。之前我们团队一直没有对外公开我们近10年的科研成果,但是就在上个月我们得到了联合国的承诺,对于我们的科研成果和团队给予国际性的政治庇护,这就促使我决定逐渐公开我们的研究结果。今天我首先要给出的一个明确性答案就是:转基因人确实存在!”王教授的话迎来了大家的哗然,2012年维基解密上曾经爆出A国秘密进行“转基因人”试验的资料,很多人众说纷纭,有人相信并且强烈谴责,有人不信甚至嗤之以鼻。而“转基因人”是否违背理论也成了过去近10年里争论不休的一个话题。

  后来王教授并没有再公布过多的研究成果,主要还是这个话题过于敏感,他也说过还有很多信息时机不太成熟,不便公开。但是光是今天他传达出来的“转基因人确实存在”的这一条信息已经够大家谈论的了。

  讲座后半段有一个问答环节,很多人操着不同口音的英语问着一些稂莠不齐的问题,有一些问题甚至连我都不屑回答,我真的怀疑问问题的人是不是纯粹只是想要在大会上露个脸。其实我也很想要问个问题,而且我莫名其妙地觉得王教授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讲中文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你是中国人吗?听得懂中文吗?”是王教授的声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可以看到他正在和我刚才注意到的女孩子对话。

  “是的,王教授。”那女孩子回答的很干脆,从她背影看显得很瘦小,但却不瘦弱,她说话的语气和站立的姿态以及单手握话筒的样子给我一种女侠的错觉。她不像我,问问题很勇敢,很落落大方,瞬间我在心里鄙视了自己这么个大老爷们10次。王教授应该和我一样,他乡遇故知,分外激动,两人竟然直接用中文对话了起来,害得旁边的人忙着给他俩做中翻英。不过,对于我倒是省力了不少,简直是无障碍听课了。

  那女生问道,“王教授,转基因人所获得的性状是可遗传的吗?”

  “转基因生物携带的目标基因又被称之为外源基因,一般都是异种生物的基因,在受体生物中不存在其等位基因或相同基因。故转基因生物在有性生殖中其外源基因很容易在减数分裂产生配子过程中丢失,后代将失去亲代的转基因性状。”

  “那就是说其实也是有可能通过遗传的方式传给后代?”女孩还是很执着。

  “确实如此,人类属于高级生物,有性生殖和减数分裂确实可能使亲代细胞中的外源基因在产生配子的过程中丢失,但是如果经过几代的基因筛选,或许可能获得可遗传的后代。”王教授继续解释道。而除了负责翻译的人,全场竟是鸦雀无声,显然大家也是被这个女孩子的问题吸引住了。

  我感觉那个女孩还想要问什么问题,但是王教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宣布问答环节到此结束,好像害怕那个女孩子继续问下去一样。王教授说完后就径直走向了后台。很多人和我一样对于这个戛然而止的讲座还没有反应过来。许久大家才意识到结束了,哄哄然往报告厅外走。

  我看到那个女孩子将自己的笔记本和一些随身物件都放回了自己的单肩包里也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直觉告诉我,她和我是属于“同一类人”的。就凭她刚才对于“转基因人”表现出来的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