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5:1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东郭游记
  4. 第二章 一恶更比一恶强

第二章 一恶更比一恶强

更新于:2018-03-16 07:11:49 字数:3106

字体: 字号:
  从酒店出来走了一会儿,就到了邙穆说的小吃街。三人找了一个看起来很干净的摊子,要了些饮料和烧烤,吃了起来。

  梁兴看这摊主长的很老实的模样,便和他聊了起来:“老哥,贵姓啊?”“呵,免贵姓武,单名一个松字”“哟,打虎英雄额。啧啧。”“爹娘名字是取得好,只是可惜了。”“诶,你看大哥你身强力壮的,嫂子这胭脂虎嘛肯定是对你服服帖帖的,这打虎英雄,算的上。”武松憨憨的一笑:“别取笑我了,我算哪门子打虎英雄,不是狗熊就不错了。”“唉唉,不提这个了。最近生意怎么样,还行不?”摊主手上没活,便拉了张凳子坐了下来。

  “不行啊,小本生意不好做滴,小伙子。”

  “看你这生意挺火的嘛?”

  “这只是表面,我们这些···”。只听见一句喊声“狗子来了”,摊主变了脸色,话都没说完就急匆匆的站起来收拾东西:“小伙子快让让,这次我不收你们钱。”说完便把抬起一张桌子,便要往三轮车上放。

  桌子还没放上车,被跑来的人一脚踹倒,连人带车翻了一地,然后被几个混混样子的人围住,对着武松就是拳打脚踢。

  “你们什么人?干什么的?”梁兴蹭的一下站起来怒目而视。“管我们什么人,他娘的不想挨打的都滚一边去。”

  一个穿着制服的胖子混混喝道。“**说什么呢,随便打人,好有没有王法了?”梁兴看他那么嚣张,心里也起了火,对着胖子吼到。

  “小子你跟我横什么,皮痒痒了?”胖子骂着一脚向梁兴踹来。李易左脚把胖子脚踢开,右手一拉胖子衣领,直接将胖子扔倒在地。“我们不想多管闲事,但你们最好也别惹我。”

  “我艹···”胖子被李易的手脚给震住,话终究没敢说出来。梁兴看胖子狼狈模样,就想骂两句,话还没说出来被李易拉住了衣服,死死的拽住,在耳边轻声说:“不要多管闲事,这事我们也管不了”邙穆也对着他使着眼色。

  梁兴到一时挣脱不了,也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看着。

  那边殴打武松的一个瘦子骂着:“就你们几个不交钱是吧,有骨气是吧啊!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武松被打的疼了,也没求饶,只是在地上滚来滚去。“人人都交钱了,就你们几个不交钱,你真当自己是武松了?”瘦子边打边说着,可能觉得打的不痛快,居然随地拣了根铁棍,就要往武松身上打。

  武松没法子,只好随手摸到个东西,便拿起来一挡。“磕”一声,原来是把菜刀。几个混混见武松手上有刀,都被震住,只好躲开。

  一个混混说“你把刀放下”“不放,放下就要被你们打死了。”“有话好好说,别动刀子。你放下刀,我们不打你”。“不放”,“跟你说了这么多就是不听,真是找死吗。”说着拿起一块石头丢了过去,正好砸到武松。武松气愤不过,拿起菜刀左右挥舞着,差点砍到身边一个混混。该混混骂着:“妈的,你想杀人吗?”“你们太欺负人了,老子今天和你们拼了。”抬起菜刀便要向说话的混混砍去。

  武松只听见梁兴说了句“武松小心”,便捂着头倒地呻吟起来。原来是那个穿制服的混混突然转身跑过去给了武松一闷棍。制服混混看武松倒在地上,便想跳起来用脚踩武松的头。

  脚才刚刚抬起,便被一辆突然冲过来的车子撞到在地。由于刹车比较及时,车子撞上去力度不大,制服混混只是跌了个狗吃屎。

  众混混赶紧跑去把他扶起来。制服混混拍了拍身上的土,怒气冲冲的骂道:“瞎了你的狗眼了,敢撞老子,我今天不拔了你的几层皮,老子就不叫史瑞。”

  “你嚷嚷什么?老子今天就撞你怎么的了?”车上下来一个白白胖胖的少年气焰嚣张的吼着。“你他娘的真心是不想活了?我今天就要了你的狗命。”

  说着边拿着棍子向白胖少年走去。“哼,今天我看谁敢动我试试。老子就是李地二,我爸叫李刚。我妈是梦燕,我爷爷李单河。”史瑞指着李地二“我管你爷爷奶奶的叫什么,今天我非得打死你呀的。”说完正要抬手,被瘦子拉住了。

  “拉我干什么,滚一边去”。瘦子赔笑着:“大哥,消消气。我跟你说啊,这孩不好惹啊。他爹李刚是新来的公安局副局长啊。”史瑞不屑的说:“那又怎么了,我表哥还是正局长,他爹的顶头上司。”“唉,他爹是不算什么。可他爷爷你知道吧,李单河,省里面著名音乐家,听说还是归部队管的。”“这···,一个唱歌的戏子,不,不用怕他。”“你再听我说完,其实他娘才是最厉害的。他娘梦燕以前是首都‘天上仙界’里的妈妈。”“不是把?”史瑞惊讶的问到。天上仙界里常去的是什么人史瑞可是听说过的,没想到眼前这李地二背景这么深。

  随着瘦子确定的眼神,史瑞压制住了怒火,挤出一丝笑容道:“你就是李地二是把?”“怎么了,爷爷就是。”“看你年纪小,我和你老爹又熟,今天我就放过你了。”

  李地二阴阳怪气的答道:“别啊,不是要扒我的皮嘛。别认怂啊。”“都是熟人,吓唬你几句,你还就当真了,呵呵。”说着勉强笑了几声。“不行不行,这可是大事。要不我找我妈来,商量下怎么陪你钱啊?还是怎么滴。”听见这话史瑞变了脸色:“李,李公子,咋俩兄弟自己的事,就这么算了呗。你大人有大量,忘了这茬,以后兄弟有机会请你吃饭。”

  “算你识相,今天我就放你一马。想当初有男的比你还嚣张,老子和几个兄弟直接把他就地轮了一遍。他去上边告,最后我妈一出头,法院不照样判定是那人和我们轮流发生关系。说了这么多,就是要告诉你,我,你惹不起”史瑞听了直冒汗,连声说:“弟弟我不懂事,大哥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李地二也没接话,只是回到车内,掉头时说了句:“记着,我爸叫李刚。”“是,是,是,李少爷慢走哈。”看着李地二远去的车影,史瑞缓了口气。回过神来,骂着:“狗娘养的东西,日后别落在我手里。”又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地上的武松,估计也没了兴致和力气再打武松,就骂了句:“龟儿子再不给钱,就有你受的。”带着一帮人走了。李易和邙穆看人都走了,放开了梁兴的胳膊。梁兴慌忙跑去武松旁边。

  扶起武松后问到:“大哥你没事吧?”“人倒是没事,只是可惜了我这些摆摊的家伙。”抚摸着三轮车痛惜道。“他们什么人啊,这么嚣张?”“什么人?都他妈的是群流氓,一群群混混仗着上面有人,打着城市治安管理的旗号,没钱用了就来敲诈我们这群小本生意人。”“市里面都不管管吗?”“哼,公安局长听说是他们老大的哥哥,肯定和他们是一伙的。因为没人敢管他们,他们就总是跑来要钱,说是要交什么地摊费,不给就砸我们的摊子。这条街是工商局统一管理,我们都交过钱的,他们凭什么来向我们要钱。”武松找了个干净些的地面坐下,接着说:“想当初和日本打战那会儿,我爷爷为了养家糊口,总是跑到日本鬼子的地盘上卖烤串,也没听他说过当初日本鬼子要收什么地盘费。”“那日本鬼子就没砸过你爷爷摊子吗?”“他妈日本鬼子就算再混蛋,也顶多吃你东西不给钱罢了。没事砸你摊子干什么?再说鬼子抢东西也是几个月来一次,哪像他们隔三差五就来,还让不然人活了?”

  ”说到这武松很是激动。三人无话可说,只能安抚了他几句。帮忙收拾了下东西后,李易提议去看万家讲堂。三人和武松招呼了下便要走了。临走前,梁兴走到大叔跟前,递过去几百元:“大哥,要不是我们和你说话,让你分心,兴许你就能早点发现那群人,早点走掉。这点钱,就算是我们补偿你的吧。”“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大哥,别说了,收下这钱就当是医药费吧,你看你也伤的不轻的。你要是过意不去,以后发财了多请我吃些东西,就行了。还有就是大哥你刚刚拿刀那姿势真帅,真的就像武松附体了一样,可惜你碰到了一群恶狗。,”听到了心里这里像被触动了一下,武松的眼眶湿润了起来,鼻子也是抽搐了几下。“大哥,都这么大人了,别哭啊。哎我说你真是,我边说你还边把鼻涕揩到我身上。”武松听见也不好意思“好吧,以后再请你们吃东西。”“好,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走了。”“恩”看着梁兴远去自言自语:“做人太好了,要吃亏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