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1:01:5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跪拜侍神静观我,挑眉诛仙笑问神
  4. 第二课 才华 迟震

第二课 才华 迟震

更新于:2018-03-17 12:05:19 字数:2101

  全班一共54个人,我考倒数第一,这说明我在赵老师的眼里根本就没有出路。本来也是如此,语文能说话就可以了不是吗?数学会算钱就可了不是吗?英语又不打算出国学来干嘛?考试当天我根本没去,而是在游戏厅里和江湖上的哥们玩街机。在他们眼里,我很有才华!我是他们中街霸4玩的最好的,一个币子就能玩上一下午。他们还要时常向我讨教几招,这是学校里给不了我的,是啊,我还是有用的。

  当赵老师伏尸倒地的时候,全班人都吓的慌了神,有的跑去看老师,然而大部分人已经四散开向角斗场边缘跑去。坦白讲我同意赵老师的观点,我在我的世界没有出路,现在上天让我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是一个机会不是吗?我并没有到处乱跑,而是掏出了校服口袋里的一包烟,递给附近的孙鹏一颗,这小子和我一样没有乱跑,他接过我的烟放在嘴边叼着。他是个转校生,听说打算走体育口进入市高中,刚转来由于身材高大只能坐在最后一排的我旁边,后来的几次月考成绩证明他也不是一块读书的料,于是干脆,我们俩就一直同座了。我给孙鹏点上烟问“你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吗?我们真的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先让我抽一口缓缓神,妈的上来就扎人,这娘们真狠啊。”

  “哈哈,还是你啊,居然还敢骂那个娘们,小心她扎了你!”

  四散逃开的同学们不知怎的,竟然没有一个出去,而都是茫然的在角斗场边缘等着。那种神态我太清楚了,和我每天上课时的状态是一样的,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着放假,然而可悲的是他们不知道在等什么。我看了一眼队伍,和我们一样没动的,只有孟梵天和廖宇,还有那个校花高心悦。孟梵天和廖宇仿佛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而高心悦就那么站在杀人犯的眼前,一动不动的露出了她招牌式的微笑,不愧是个完美的人啊,在这种环境之下她仍然相信自己是有用的。而那个自称黑猫的女人似乎并没有要继续问高心悦的意思,看样子她是想整顿一下纪律,就像赵老师过去做的一样。

  “各位不要浪费时间,我身后是唯一通向登仙岛的路,而角斗场周围都是悬崖,下面是波涛汹涌的海浪,跳下去必死无疑,这里没水没粮等个三五天你们都会活活渴死的,请不要做无谓的事情按照刚刚的队伍重新站好。”她试图安慰我们让大家能够照她说的做,但大家显然并不情愿。

  “你为什么要杀赵老师?”一直在赵老师身边查看伤势的李忆菲站起身问。

  黑猫转头望向她,仿佛猫看见了老鼠一般的眯了眯眼睛,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个身影挡在了她和李忆菲之间,正是赵子羽,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刀尖直指黑猫。

  哼,好个优等生,身藏管制刀具连我这个所谓的不良少年都自叹不如啊。

  黑猫露出了微笑说“他是一个没有用的人,登仙岛的资源有限只能把资源分给有用的人,得不到资源的他早晚会死,我只是帮他解脱罢了。”

  “你凭什么决定别人有没有用?”角斗场虽然不小,但可能是由于建筑上的特殊设计以至于这一声质问全场每个人都听得真真切切。问话的是那个一直保持微笑的高心悦。

  这话我也时常想问问现在已经死了的赵老师,只是现在等不到答案了吧。

  黑猫似乎很意外有人会这么问,就好像菜板上的鱼问厨师“你凭什么吃我?”一样,“虽然你们的外表虽然和这个世界的人相差无几,但归根结底你们都是异界人,异界人若是没有被各国势利所选中成为异士的话,遍连猪狗都不如,而我为各国挑选异士已经三年了,我很清楚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所以我可以决定你们是否有用。”黑猫说完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想是她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你们三个”黑猫指了指高心悦,赵子羽和李忆菲三人“可以过去了。”

  听到这句话,赵子羽连忙拉着李忆菲往黑猫身后的门走去,李忆菲回头望着角斗场上的我们隐没在门后的阴影里。高心悦则是走到了黑猫身后坐在了石阶上说“我等一个人。”

  “你等的人未必有资格通过这里的。”黑猫头也不回的说。

  “我相信他一定能通过。”

  “随便吧,喂喂,你们聋了吗?我说按照刚刚的队伍给我站好听不到吗?”黑猫大声嚷着。

  于是同学们又极不情愿的走了回来,重新站好了排。

  第四名的白痴就没那么幸运了,他只说了他爸是市长就死在了黑猫刀下,一个异世界的市长说来有什么用?看来考第四的脑子还不如我!

  “喂,迟震你不是想等着那娘们把我们杀光才出手吧?”孙鹏已经抽完了那支缓神烟,眼神变的坚毅无比,他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根双节棍。“哼,本来只想拿来装个B没想到派上用场了。”他把书包一扔,熟练的用胳膊夹住了双节棍。

  我把手里的烟头弹飞了出去,解下了校服里面牛仔裤的皮带,“今天真******有意思。”

  “喂同学们,她只有一个人,难道我们五十多人打不过她一个吗?何况我的同座孙鹏可是学散打的!在打架方面的才华我也是毋庸置疑的不是吗?”我俩一边说着一边从排里走出来。

  全班同学仿佛被打了一剂强心针,开始骚动起来,有几个平时不安分的男生已经跟随我们的脚步来到了黑猫面前。

  黑猫刚杀掉了第六名,见我们走了上来,竟然毫无惧意,“很好,我本来以为穿校服的会很无趣没想到,给了我不少惊喜。”

  我们冲上去时,不曾想过后果,大概是因为我们总是被称为没有出路的不良少年吧,“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呵呵,赵老师别说我没背过课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