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42:5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神主降世
  4. 第一章 轮回重生

第一章 轮回重生

更新于:2018-03-17 12:47:45 字数:4440

  七月十四,称之为“鬼节”,而在七月初一到十四这段时间里,会给自己的先人烧纸钱和祭祀,这种人魂对话的气氛,使得鬼节之日更为隆重。

  星辰之上万里无光,阴沉沉的漆黑乌云掩盖一切星辰光芒,使得整个大地好像在一片阴森与漆黑的夜幕之中。

  乌云在黑夜中涌动。

  其中一片漆黑乌云之中,似而凝成出一个人型的轮廓,使得这一片区域更加之阴森,其它乌云也逐渐向轮廓靠拢。

  时间缓缓而过,呈现出来的轮郭也逐渐清晰可见。

  “呼。”

  漆黑乌云呈现出来的轮廓,仰望过去好似盘坐在云端一样,周身漆黑的乌云好似再也无法靠近,而满天漆黑乌云静静的漂浮着,好像在等待着想见证什么东西一样。

  一切还没有结束,漆黑乌云呈现出来的人型轮廓,似盘坐在云端,一阵阴风吹过,人型好似在调整自己所在的方位。

  星辰之下的大地,无数修者凝神注视,等候人型轮廓定格的一刻。

  七月十四,鬼节之日,凡间阴气强盛之时,这一日阴阳逆转,遮掩天机,一些到达巅峰的修者,会借今日之缘,冲击更高的境界,向着巅峰之步迈进。

  而在七月十四,一年一度的“鬼节”,而在今日,更是千年难得一见,乌云幻像。

  阴间鬼门关打开,阴间本源气息涌入阳间,本源气息与生灵魂魄进入阳间,此时阴阳逆转,巅峰修炼者的魂魄得到滋补,方可冲击更高的境界。

  天下修炼者,无法掩盖心中的激动,静静等候这一刻的来临,但是,在无数的期盼与等待中,也会出现意想不到的事,阴间进入的魂魄也会寻找目标,对一些冲击境界失败的修炼者进行夺舍。

  其次,凡人对于这天地异象是无法知其奥妙,星辰之下的大部分凡人,此时所做之事,莫不是给自己的先人晓纸钱和祭祀,祈祷自己的先人庇护后代子孙。

  一片乌云笼罩着一座大山,大山前方是一座宽阔竹林,竹林的中央有着一些房屋,房屋的构造是由木块与长竹建造,简略之中带着一丝清雅,略似一座世外庄园。

  “杀。。”

  “保护少主。”

  屋舍外火把散落在地,把周围一些干燥之物燃烧起来,看起来也清晰可见。

  屋舍前方是二十紫色锦袍武士,锦袍上不再是鲜明可见,而是多了几条血痕,手执长枪守护着屋舍。而另一方却是六十锦袍黑衣武士,手执战刀,目光充满嗜血,与紫色锦袍武士生死厮杀之中。

  紫色锦袍武士目光坚定,以一敌三,即使全身满是伤痕,鲜血染红了紫色锦袍,望之极为妖艳,但,没有一人后退半步。

  搏杀依然没有停止,意识早已沉埋杀戮之中,最为厮杀激烈的是两方首领。

  紫色锦袍首领是一个年纪约三十岁的中年男子,看上去极为威武,视死如归的眼神投射出,只要有我在,谁也不想靠近屋舍一步。

  黑色锦袍首领是一个年纪约四十岁的黑面大汉,眼神里充满嗜血。

  “连路,你待在杨家没有出头之日,再怎么努力也只不过是一个没人看的起护卫,何必再忠心护族,而现在呢?怎么成了给一个废物做起看门?来我周家家族,我保你前程似锦,荣华富贵。”黑衣锦袍首领傲气道着,眼神之下掩盖着嗜血的杀机。

  “前程似锦,荣华富贵?我们做护卫的知道什么叫忠义,我连路从没有忘记过自己是杨家之人,等杨家护卫队到来,你们就等着下地府慢慢享受前程似锦,荣华富贵。”连路凌厉的道着。

  “忠义?朽木不可雕也,今日,刚刚好是个好日子,那废物必须死,我周家请来的供奉在这竹林外面布置了封锁大阵,内部发生的一切都不会有他人知道,更不要说传出去,护卫队是不可能知道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降是不降?”黑色锦袍首领阴沉的道。

  “你想要我连路降于你周家,做你春秋大梦,我连家本是以忠义立世之人,从来就没有怕过死,今日,如果为了活命,得到那前程似锦,富贵荣华,我可比猪狗,在世上颜面扫地,怎么面对我身后的兄弟,日后又什么脸面去见是连家先祖?想杀害少主,从我连路尸体上踏过去。”连路一脸视死如归的道。

  “少主,喊的多忠义呀,不降,那我就先杀了你,再把那个废物千刀万剐。”黑衣锦袍首领眼神杀机涌动,一步迈出,手中的长刀,瞬间斩向连路。

  “轰。。。。”

  连路手握长枪挡下黑衣锦袍首领的猛烈攻击,但是,连路注意到自己的护卫伤亡极为严重,抵抗的越来越艰难。

  “啊。。。。。啊”。。。。。。。。

  四五名紫色锦袍武士被斩杀,厮杀人数本来就出现差距,黑色锦袍武士越杀越勇猛,个个眼神里都充满了一种嗜血的冲动。

  “想害我家少主,让我背叛杨家,看枪,横扫千军。”连路手中的长枪突然冒出数道耀眼的银光。

  “轰。。。。。”

  黑衣锦袍首领眼神中一颤,身影急忙后退,只见连路的身影旁出现一大片新鲜泥土,想必应该是刚刚使出横扫千军银色光芒所造成的。

  “混账,杀,给我杀,把连路给我灭了。”黑衣锦袍首领狠狠的嚎道。

  “当。。。当。。。。”。。。。。。

  紫色锦袍武士,转眼间就死伤过半,目光如炬,坚定不移,死守着屋舍,谁也没有去留意死在身边的战友,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放在眼前,那就是保护少主的安危。

  一间比较的大屋舍前,站立着几个侍从,脸色苍白,周身上下颤抖,一个看上去年纪有了一定岁数的中老年人,神情看上去着急万分,右手搭在一根木柱子上,好像很用力抓着。

  此刻,星辰之上诡异的一幕,盘坐在乌云云端的乌云幻像突然轰然散开,飘荡万里。

  “轰。。。。。”

  乌云幻像轰然散开,天地间一声巨响,响声久久回荡。

  “呼。。。”

  狂风开始猛烈吹拂,漆黑乌云举目无边,看似正在酝酿着一场大雨。

  “哗。。。。。哗。”。。。。。。。

  漆黑的乌云看似逐渐散去,不过,伴随着大量雨水从天而降。

  突然出现的雨水,屋舍前两方武士没有在意,只是以为平常下雨而已,杀戮没有停住,雨水的降临,乌云散去,屋舍的四周开始慢慢出现清晰可见,火把也已经熄灭,两方手握武器对持着。

  紫色锦袍武士,早已把生死置身事外,誓死保护杨家家族少主。

  中年老年人一脸沧桑,此时喃喃的道着:“老家主,求你在天之灵,保佑少主。”

  一间较大的屋舍大门紧闭,屋内看似一个书房,五个由竹子做成的书架位于四周,上面摆放着各种书籍,屋舍中央处摆放着一张深紫色的木书桌,桌上笔墨纸砚整齐排列着。

  屋舍四周点着十二盏琉璃油灯,照射的竹舍内极为明亮。南面放着一张木床,木床上正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少年身穿一套白色秀丽锦袍,安静的躺在木床上,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溢出,看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样。

  少年神情看似极为痛苦,忽然其脸部出现一些绿光,但是转眼消逝,似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绿光一次又一次的闪现,豆大的汗珠早已把一套白色秀丽锦袍参透。

  时间匆匆而过,不知不觉已经几个时辰,少年的痛苦没有轻减,反而更加痛苦。

  直到乌云幻像轰然散开那一刻,屋舍内,突然一阵阴风吹过。

  “呼。。。。。。。。。”

  阴风突然停留在少年的眉心处,一股吸力从少年的眉心处荡出,阴风直入眉心。

  “轰。。。。”

  而在眉心处的“印堂穴”陡然一声轰响,印堂穴轰响回荡,大量绿光笼罩少年的身体,一股强横的气势从少年身体喷涌而出,屋内十二束火苗陡然颤抖不停,被气势所摄,好似随时熄灭一般。

  “轰隆隆。。。。”少年身体发出一阵阵轰鸣。

  少年体内散发的气势越发强盛,渐渐的冲天而上,透过竹舍,直入星辰。

  “轰。。。。”

  竹舍上空的满天漆黑乌云,陡然间被这股强大的气势冲击的支离破碎,大雨也因此渐渐消散。漆黑乌云破碎,可在屋舍正上空高处,却是凝聚出一座,乌云幻像,盘坐之势,傲视天下。

  屋舍内,绿光渐渐敛入少年体内,少年双目陡然一开。

  “呼。。。”

  两道凌厉的眼光射出,好似四周一阵狂风吹过。

  少年的目光充满深窘,睿智,沧桑,根本不是一个十七八岁少年所该拥有,少年坐在床边看了看屋内,周身散发的气势也慢慢敛入体内。

  床头不远处是一面镜子,少年缓缓走到镜子面前。伸出双臂,看看自己的双手,又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面庞,喃喃感叹道:“一模一样,重生了。”

  说完,少年整理一下白色锦袍的奏摺,双眼微微眯起:“轮回重生,不枉我举一宗之力开启了那座神人墓穴,轮回重生?那墓穴中神人留下的秘法,果然精妙。”

  “神人墓穴?”少年好似想到什么痛苦的回忆,眉头陡然皱起,眼中杀机涌出。

  少年看看四周,走到中央的书桌前,拿起一张宣纸在手中叠折起来,少年眼中戾气四射,脸色阴沉至极,宣纸在其手中反复舞动,看似想要叠折出一实物。

  少年自身没有散发出一丝气势,引起屋内狂风肆掠的却是来自少年手上的叠折,仅仅一个叠折动作就到如此修炼境界,因为这少年的叠折手法,如同修炼者动用术的一种手法。术的手法,很多修炼者终其一生,也没有达到至高境界,而这个少年,看似十七八岁,在术的造诣上如此之高。

  宣纸在少年手中迅速叠折,好似宣纸经不起少年手法,开始出现裂缝,每一次的叠折都会掉下一些白色粉末,当少年左手拿着宣纸,右手最后一次叠折,白色粉末掉下来更多。

  “纸公仔?”少年看着手中成型的人型公仔。

  白色粉末洒落在桌面,被四周旋风一吹而散,如果给以“术”为修炼的修炼者看到,不知道应该说少年叠折的力度过大,还是纸张的质量不好。

  在叠折完之际,少年缓缓把纸公仔放在书桌上,看着宣纸叠折出来的“纸公仔”,四周旋风呼啸而来,盘旋“纸公仔”之上,并且直冲“纸公仔”而入,,充满了怨恨,充满了愤怒,大量负面情绪被少年叠折在这纸公子之中。

  “嘭。。。。”

  旋风被吸入其中,“纸公仔”突然冒出大量黑气,黑气在“纸公仔”上空盘旋,渐渐的凝聚出一个黑色的恶魔头颅。

  “嗷。。嗷。。嗷。”

  少年目露凶机盯着这一团黑气。

  “千年没能突破的叠折术,居然因为“你”而突破了?叠折成像?”少年盯着恶魔头像冰冷地道。

  看着被自己负面情绪叠折出来的恶魔头颅,少年眼中仇恨杀机涌现,,甚至双目恨的渐渐通红。

  “静茵是乃是我的妻子,“你”是静茵父亲,世上怎么有你这么狠心的父亲?为了一个宗门区域,你居然不惜欺骗静茵,让她带着我进入虚无杀阵,我可以坚持三天不死,可静茵却当场神魂破碎,魂魄进入虚无不知生死,天下怎么有你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

  “静茵温柔善良,为了一个宗门区域,那宗门区域虽然地大物博,我并没有看的上,而且我已有自己的宗门,仅仅为了一个区域,你就加害自己亲生女儿,好,好。。“你”等着,现我已经重生,我以重生发誓,为静茵报仇,一定要屠平宗门,诛连天下。”

  少年眼中戾气四射,戾凶气直逼恶魔头颅,眼中愤怒与凶气,比恶魔强盛数倍,更将恶魔头颅生生的逼入“纸公仔”之中,少年却拿起“纸公仔”,伸到了油灯之处。

  “呼。。。。”

  “啊。。。。。”“饶我。。。。”“啊。。。”

  “纸公仔”中恶魔惨叫连连,可少年却双目冰冷,眼看着“纸公仔”化为灰烬。

  “轮回重生,需要神人境界才能施展,当年还未成神,身死在即,才不得已放手一搏,要不是这次鬼门关开,轮回重生,我的意志似乎要永远也不会在今生的肉躯之中,不知道前世的肉躯与石碑同时粉碎,是否还在。来日,我会回去的。”少年微微的道。

  深吸口气,少年缓缓走向屋舍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