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35:13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狼月夜
  4. 第二章 离家

第二章 离家

更新于:2018-03-17 20:24:13 字数:2289

  杰雷布睁开了眼睛,向四周扫视,事实上,他正躺在床上。他看到了一个人正站在他的床边,他将视线从那个人的身上转移到了脸上,“你是——”,杰雷布用他虚弱的嗓音说。

  这时,那个人用他那特殊的眼睛与杰雷布对视,一样的兰色,一样的棕色。只不过比杰雷布显得更年长一点,他说:“你醒了,我是雷杰。”

  杰雷布用手慢慢撑起他的上身,吃力地看着雷杰。这时,又走进来一个人,杰雷布一眼就看出了他——威廉。“你起来了,杰。”威廉说道。杰雷布朝威廉点了一下头。

  “杰,我们还会再见的,”雷杰说道,然后又加了一句,“注意威廉。”

  “再见,”杰雷布对雷杰说道,他并没有听到雷杰后来说的话。

  “你在对谁说话,杰?”威廉问道,向杰雷布看的方向看去。

  杰雷布意识到了一点:只有自己才能看到,而雷杰是自己的幻想。对于前面一点,他很确定,但是后面一点就没有太大把握。威廉又回到了刚才他在的房间里,这里是威廉的家。昨天晚上,威廉正好也去了书店,他要寻找一本有关狼人的书籍。于是,他看到了杰雷布在书店的地上晕倒,并将他带回到自己的家中。

  事后,威廉将他昨天找到的书给了杰雷布看,然后威廉又回到了他的房间,那间放了许多书的房间。

  Loup——garou,杰雷布看着书的封面上写的单词拼道,Werewolf(狼人)。他给我看这个是为什么?杰雷布心有疑虑。他想到他看到的那个狼头说的话,他是否知道了我是谁,或者说是什么?

  正当杰雷布心中被这顾虑充满时,威廉又再一次来到房间,他大喊道:“杰雷布,看看这个。”

  即便一个心地纯洁的人,一个不忘在夜间祈祷的人,也难免在乌头草盛开的月圆之夜变身为狼。

  狼人除了长着狼头和体生长毛之外,它们的体型也比一般人高大许多。由于狼人沉迷于人肉及其它动物的生鲜血肉,尤其非常喜欢找人类下手,所以它们是比吸血鬼更可怕的怪物。

  杰雷布疑惑地看着威廉,也开始怀疑起他的身份。(事实上,你们也知道为什么威廉会找来这些给杰雷布看。从昨天威廉看到杰雷布的眼睛,他就开始“感兴趣”了,他曾听他的祖父讲过这类的传说,但从来没有真正见过。昨天下午的抽血,正是他的计划之一。)

  “你……到底是……什么人!”杰雷布迅速用手,抓住威廉的脖子,并将他提了起来,离开了地面,此时的杰雷布异常的愤怒。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过了一会儿,他镇定下来,将威廉放回到地面。“你是谁?”

  “威廉·凯文,”他说道“一位生物学家,同时也是一位巫师。”

  “巫师?”杰雷布说道“你开玩笑么?”

  这时,威廉将手打开,用他的手掌对着天花板,一个长型的手杖从天花板中分离出来。但这中手杖毕竟不能带到外面,威廉将它变成了一般绅士用的手杖,更适合在人群中隐藏。

  “你是男巫,那么这世上还有女巫吗,或者吸血鬼之类的?”杰雷布问道,他想知道还有什么特殊的事在这世界上。

  “是的,女巫通常更邪恶,吸血鬼也一样。”威廉说完后,站起身来又说了几句,“不过,凡事总有例外。现在,你该离开你的母亲,否则迟早会有麻烦的。”

  “为什么?没人知道我是什么。”

  “你的眼睛,总会有人知道的。”威廉严肃的说道。

  杰雷布想现在也没什么可以信的人了,只有威廉了。

  过了一会,杰雷布带威廉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进门后,杰雷布的母亲很高兴地欢迎威廉,而杰雷布则站在一边看着他的母亲和威廉做在沙发上面谈话。威廉对杰雷布的母亲说,杰雷布要去别的地方治疗,是关于眼睛方面的,并且要很久才能回来。杰雷布的母亲一下答应了威廉,然后她收拾了一下,向她的儿子和威廉告别。

  在走之前,杰雷布说他还要到自己的卧室里看一看。事实上,他又一次来到自己的浴室的镜子前,想要看一看他自己。正如他想看到的,但却有点不同,镜子中出现了一个和他一样的人,但是略微年长。

  “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的。”

  “雷杰?”杰雷布疑惑地说道。

  “你没听我说的话吗,‘注意威廉’,”雷杰说道。

  “他不是好人么?”杰雷布说道,“他说谎了?”

  “是的。”雷杰点了点头,说道。

  “但是,他说……”

  “他骗了你,不过你不能表现出来,直到你遇到某个人。”说完后,雷杰就消失了,镜子中没有任何人影,也照不出杰雷布。杰雷布看到什么也没有的镜子,于是离开了浴室向他的卧室外走去,正好与进来的威廉撞在了一起。

  “你还好吗?”威廉说道。

  “没什么,我们走吧。”杰雷布说道。

  于是,他们到客厅拿好了行李就离开了杰雷布的家。他们现在正往机场去,威廉告诉杰雷布,首先他要拜访一下他的老朋友,凯特琳娜。

  “你什么时候买的机票?”杰雷布问道。

  “昨天,”威廉说,“因为我意识到可能有次长途的旅行,所以——”

  事实上,他并不是意识到,他在得到那份血检报告时就准备好了一切。两个小时过后,他们到了目的地。

  威廉正带着杰雷布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巷里面,杰雷布在后面走着,一边看着威廉。而他走在前面,边走边说着,领着杰雷布向他要去的地方。这时,杰雷布停了下来,向四周都看了看,他觉得有什么人在跟着他们。当他四下看没有看到人时又继续往前走了,而威廉却不见了。威廉一直在边说边走,并没有注意到杰雷布没有跟上来,只是一味的往他要去的地方。看到威廉不见了,杰雷布四处寻找着,叫着威廉的名字。

  忽然,一个人影从杰雷布的身后闪过,杰雷布本能地回头看了看,仍然没有发现什么人,他又将头转了过去。只是一瞬间的事,杰雷布被人按在了墙上,杰雷布想要反抗,但是威廉说要隐藏身份,不到关键时刻不能暴露身份。

  “快说,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那个人愤怒的问道,眼睛下面起了血丝,并且她露出了毒牙——她是一个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