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2:04: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卡丹反击
  4. 第三章 目标,天洲

第三章 目标,天洲

更新于:2018-08-12 15:30:39 字数:3570

  周家,可以说是现如今卡丹王国中最格格不入的一个家族了,在各族倾力创办学院的时候,周家依旧维系着自己的家族传承,他们对外说的是周家的力量必须血脉继承,就算给你了也没用,而你们的力量,在我们眼里就渣渣,就是给我们也不要,一边自己玩去。

  然而周家的强大与周家的保守一样,是毋庸质疑的,虽说昔日卡丹王国六大豪庭里没有周家的名号,但大家都认为是因为周家不喜交流导致。但有的家族偏偏不喜周家的猖狂,上门叫阵却都被打的灰头土脸的回去。慢慢的,人们便不再去搭理周家了。

  而这时,周家的迎宾大堂里,却迎来了一位客人。

  “周太公身子骨还是那么硬朗啊。”客人是一位背剑的白衣少年,“家父让我给您带声好,并有书信一封让我务必交给您亲启。”

  坐在主座的便是周家的家长,周文昌,文昌接过信来,也不急着去看,却是端详着少年,“贤侄此来是想借道天洲吧。”

  “是的,还请太公行个方便。”少年拱手拜过。

  “方便倒是方便,只是不知贤侄去天洲有何要事?我前些日子一直思忖着让我家那几个不成器的晚辈去天洲历练,不知贤侄能否给带个队?”

  “带队去也无妨,只是晚辈要去的地方有些风险,怕到时照应不周。而且晚辈想尽快启程,毕竟前线有些吃紧。”

  “这个不打紧,若是没有风险也起不到历练的效果。”太公抚着山羊胡子说着,又转过头看向管家,“你去让阿大阿二阿三准备下,即刻启程。”顿了一下,又看向了少年,“待贤侄那边事情忙完后可是要回前线?”

  “正是。”

  “那就让阿大阿二阿三跟着贤侄后面多经历些吧。”周太公说。“你父亲这封信,肯定又是催命符啊。也罢,待你们进入天洲之后,我也便启程去会一会老朋友了。贤侄,你也先去休整准备一下吧。”

  少年起身再次拱手后便出了大堂,正好管家忙完事回来了,见到少年出着大堂,对他也拱了两下手,急忙进了大堂,对着周太公一拜,“老爷这是要出山了?”

  “是啊,前些日子铁森堡覆灭,全国风言风语,我周家本就缺朋少友,若不是仗着我的几个老兄弟压着,肯定是麻烦不断啊。刘老头都派他儿子给我带了信了,不用看我也知道他写的什么。我周家再不出世,他们也快压不住了。”

  “但是我周家镇守着天洲啊,若我们出山了,天洲出事了怎么办。”管家着急的说着。

  “所以刘老头把他儿子派来了的。”周太公抚着他的山羊胡,“也该是劫数啊,留下大长老跟二部继续看守天洲,这样就算出事了依托着我们周家这么多年的经营也能撑到我们的回援。其余人马,明日校场集结,我们去南海!”

  管家无奈的应了一声,出去堂外。

  天洲是一片世界的总称,这片世界其实是有若干大洲组成,只是大洲与大洲之间有云海阻隔,每一片大洲又都仿佛是漂浮在云海中的一座座岛屿,顾名天洲,据传这里是世间一切血脉武者的故乡,只是他们的祖先留下的记载都是,那一天,正吃着火锅,唱着小曲,航行在那美妙无边的云海当中,突然,kuang的一下就莫名奇妙的掉到这个世界,再也回不去了,后来这些人的先祖们在他们的掉落之地开拓出一个以血脉武者而著称的国家——不列颠帝国,还有不少血脉武者选择出走,“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他们这么说着。而鲜有人知的是在卡丹王国内,周家掌控了一个天洲的入口。

  “其实我们周家,就是直接从天洲迁出来的。”阿大嗅着天洲的空气,自从进了天洲,他感到自己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欢跃着。“故乡啊,老子回来啦!”

  “吵死了。”阿二闭着眼睛,侧身躺在空中,“迁出来也是我们祖辈的事,别吵着老子睡觉!老三别乱跑啊,牵好我的腰带,我再眯会儿美美容。”

  “总算没有老头子在身边了,哎我说你们平时在家不累啊,跟你家老头子说话好费劲儿,还他妈得装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少年不知从哪儿摸出个鸡腿就往嘴里塞。“咱就一俗人,在你家快憋疯我了。”

  “就是就是,刘哥,你都不知道我就拉完屎没洗手就上了饭桌,老头子逼着我抄社交礼仪准则300遍,卫生行为规范300遍!”阿三跟在少年的后面,挥着小拳头,愤愤不平的喊着,全然忘了刚激动中,手一松后飘飞的阿二。

  说来也巧,他们进入天洲后本就在云海的边上,说着话也还没走的多远,阿二便一个人飞了,天洲的风永远是一个方向的——往云海吹,可怜的阿二就这么飘进了云海。

  当阿二睡醒后,发现自己一个人飘飞在云海里,顿时懵逼了,“哎我操,刘哥!阿大!阿三!你们人呢!”这四下一片白茫茫的,自己也知道自己睡觉没个谱儿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飘了多久,这儿也无法判定方向,也不敢乱飞,但若是不飞,总呆在云海里也不是个事儿,“阿三你就给我祈祷吧!让老子出去了,非把你也丢进这片云海里泡个几年!”阿二咬着牙骂着,发泄了一阵后,还是赶紧想辄儿怎么出去吧。

  阿二又闭上了眼睛,一股力量自血脉中开始沸腾,转瞬便遍布了他全身,若有人在一侧便可看见此时他的皮肤下正闪着若有若无的红光,旋即红光开始自四肢向躯干褪去,又由躯干汇齐,自bo?jing脖颈上移,然后阿二猛一口气,大喊到“救命啊!”声波阵阵尽击碎了四周的云海,又向外波延而去。

  阿二失望的望着四周,刚刚被一声震出的一小片空地之外依旧是一片云海,“真他妈背,都飘这么远了。”阿二无奈的骂道,正要认命离开,随意找一方向飞时,却听到一声炮响。阿二知道这是有云船在回应刚刚的呼救,忙向声响处飞去。

  待阿二飞近时发现这是一艘商船,船身有红叶标记,又见到船上飞出一队人马,应该是商船的护卫吧,阿二想着忙正了正衣冠,向他们飞去,在他们身前10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

  “哪条路的?”出来了个队长一样的人问到,阿二忙答,“我是从南洲来的,不小心睡着了飘进了云海,不识得方向,想求个方便,不知能否带我一程?”其实阿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洲飘出来的,只是记得刘哥说目的地在南洲,便也就说南洲了。“喵了个潘达儿的,等少爷我得救了,阿三你就等着吧。”

  护卫队长听了后狐疑的看着他,南洲离这儿可隔了有两个大洲呢,人得飘多久才能飘来,这不瞎扯么。此人来路不明,又张口胡话,定是心怀不轨,但若是要心怀不轨,又为何扯出这么明显的瞎话。纠结了一会儿,护卫队长终于下了结论,要么他就是一个不会扯谎的二逼恶徒,要么他就是真傻不拉叽的飘了这么久的傻逼,总之,眼前之人是一个可能有威胁的傻逼,咱是护卫小队,咱的任务就是消除威胁,他是不是傻逼那是他爹妈的事,他有威胁那就是咱的事儿了。思虑至此,小队长心里已经有了计较,正要给队员打手势扼杀了威胁时,船舱里的老板发话了。

  “我们是做生意的,自然该广结善缘,公子是要回南洲是吧,我们的下下站便是南洲,带你一程也无妨,只是委屈公子这段时间给我们帮衬些活儿,作为交换。”

  阿二自是喜不自胜。护卫队长听主子都这么说了,也不好说啥,只是看着眼里的怀疑一点儿也没少。看着阿二上了船后,招呼着队员也回了船上,“我得盯紧点儿。”队长心里想着,脚步也一紧,就跟着阿二后头了。

  阿二登船后,看到一粗壮如塔的青年正在舷旁候着,见到阿二便咧开嘴笑道,“小兄弟生的俊俏啊,我叫霍普,是这艘商船的主人,我们是给红叶商会跑腿的。”

  阿二听到“俊俏”二字便顿时飘飘然了,顿时对这个霍普好感大增,“小弟名唤周二,不知道船上有什么需要小弟的,只管说。”

  霍普笑到,“倒也没什么,你暂时就先跟着护卫队里吧,队长叫辛,是个血脉武士。”这时一阵炮响,船身忽然一阵剧烈摇晃。有船员跑来,慌得结巴的说,“云、云匪!”。霍普大惊,护卫队长心里一咯噔,大喊一声“这小子有问题!”立时把霍普护到身后,护卫队队员们,两个抓手,两个按脚,阿二就这么被摁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喊冤,只看到一个肥大的屁股就坐到了他的脸上。

  阿二懵了,啥情况这是,刚上船,刚见到人家老大,刚被夸长得俊俏,刚飘飘然,kuang的一下就被摊了烧饼。

  霍普懵了,第一次出航,正踌躇满志想打下一片自己的根基,正走路上呢,忽然听到救命,云海里怎么会有人喊救命?他不明白,但想着老爹教他做生意要广结善缘,我这救了一个人,应该是一个大大的善缘吧,于是尽管辛队长反对,霍普还是毅然决定去看看怎么回事。这人刚就上来,船队就遭袭了,这是钓鱼抢劫啊!

  这人果然有问题!辛队长心里大喊着,“老子是对的!老子火眼金睛!老子一眼就瞧出这小子个逼样肯定不是好东西!让你丫的不听我的!让你丫的刚愎自用!你当社会是你家的象牙塔啊!老子英明一世这得被你害死了!”

  外面传来一句话,“船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姑奶奶我劫财不劫色!”说罢,一声巨响后,船身抖动停止了,四周变得悄无声息。

  “是不是他们退了?”霍普悄悄的问着辛。

  “是我们的护罩已经被打废了。”辛哭丧着脸看着霍普。

  “那你们快上啊。”霍普焦急着。

  “能这么快打废这艘巨霸级的云舰护罩的云匪,十个我们小队都不够人家看戏的啊。”辛无力的答着,“保存有生力量吧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