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2:27:5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最后的牧民
  4. 心碎无言泪涌泉

心碎无言泪涌泉

更新于:2017-04-30 14:21:14 字数:2370

  清晨,阳光明媚,暖暖的光线照射到人们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如果有把躺椅的话,说不定马上就能睡着。

  T市公园草坪处。

  “羽儿,今天感觉舒服些了吗?”

  “恩!有妈妈推着的轮椅,坐着就是舒服。”一个七八岁大的男孩此刻正座在一张轮椅之中,脸色有些病态的白。轮椅后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嘴角挂着微笑。

  在其身侧还有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此刻手中正拿着一个线轴,目光顺着线绳看去,就见在极高的空中正飞着一只淡绿色的风筝:“来,羽儿,你也来试试!”说着就将手中的线轴递了过去。

  男孩颤抖的伸出一双手,缓慢地接过线轴:“好的,爸爸!”

  中年男子微笑的看着他的儿子座在轮椅之上放着风筝。画面似乎就这样定格了,宁静又安祥!

  男孩很是兴奋,丝毫不受轮椅的束缚,边放风筝边抬头观看自己的成果。蓦地,男孩感觉眼前一黑,手中的线轴倏的掉落到草坪之上。

  “羽儿!”男孩的父母同时急呼。男孩的妈妈这时眼泪忍不住的就落了下来。

  男孩的爸爸边拨打120边安慰着男孩的妈妈:“没事的,别担心,咱们羽儿是最坚强的!”声音中也带着哽咽。

  很快,一辆急救车开了过来,还没停稳,车后门就迅速打开,从中跃下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抬着一个担架床快速朝着草坪奔来,口中叫道:“院长!”

  男孩的爸爸应了一声,抱起轮椅中的孩子放在了担架床上,然后四个人推着担架床就飞速驶进急救车。急救车的后门被那两位白褂医生关上,车子在鸣笛声中快速驶向医院。只在原先的草坪上留下一部轮椅,以及空中那越飞越高的淡绿风筝。

  “羽儿,坚持住,妈妈等着你!”男孩的妈妈不断的在担架床边重复着这样一句话,期待着昏迷中的儿子能够听见,直到孩子被推进手术室。

  ‘手术中’的灯一直亮着,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着,外面的夫妻俩人也依旧是座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着。一小时,两小时……

  两小时二十分后,‘手术中’的灯啪的一声灭了!夫妻俩人的身子同时一震,眼睛看向手术室的门。

  门被缓缓推开,从中走出一个年约四十的主刀医生,摘下口罩:“手术还算顺利,估计明天会醒过来,现在你们可以去看看了!”

  男孩的妈妈一听就快速冲进了手术室。

  “院长!”主刀医生叫住了也想进去的男孩的爸爸,“我有话要和你说。”

  男孩的爸爸身形一顿,走到一个角落去,声音低沉而颤抖:“说吧!”

  主刀医生叹了口气:“院长,节哀吧!公子这病,下次恐怕就……”说道这儿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男孩的爸爸还不死心:“难道,真的就没办法了吗?”

  “院长,你也是医生,你可以不相信我,难道你连你自己也不相信了吗?”主刀医生的这番话顿时完全将男孩的爸爸仅存的一点奢望给击得粉碎。

  那个院长沉默了好久才缓缓吐出两个字:“谢谢!”

  听着院长那带着哽咽的话语,主刀医生也有些想落泪的冲动:“院长!公子受的苦,别说是你们,就是我们外人也很是心疼。或许…这样对公子来说也是件好事,最少,可以不用再受那种折磨了!”

  “孩子是父母心头的一块肉,孩子痛苦,父母的心也痛苦啊!”院长眼角倏地滑落一颗泪珠……

  第二天清晨,六点多点,105病房中:“妈妈,妈妈,妈妈!”男孩轻声呼唤着爬在床头熟睡的妈妈,此刻的男孩看上去很是精神。

  男孩的妈妈很是机灵,醒来坐直身子后就发现是自己的儿子在呼唤自己:“羽儿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刚醒,爸爸呢?”男孩用目光在病房中搜寻了一下,没有看到他的爸爸,却看到了邻床的一位小女孩已经醒了,不由露齿一笑,“冰儿姐姐也醒了!”

  这时那个叫冰儿的女孩也转过头来看着男孩,不过她的眼睛很是奇怪——直直盯着前方,眼中没有神光,看似好象是失了明似的。

  “爸爸也许是去拿早餐了吧!”男孩的妈妈微笑着用手抚了抚男孩的头。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那个院长走进来,一进门就发现他的儿子已经醒了过来:“羽儿,吃早餐了!”说着举了举手中拿的三份早餐。

  “爸爸也给冰儿姐姐带早餐了吗?”男孩看着他爸爸手中的三份早饭有点疑惑。

  “爸爸吃过了,今天冰儿的父母有事来不了,所以就由爸爸来照顾你们了!”边说边取出早餐,“等下爸爸喂你吃饭!”

  男孩摇摇头:“今天我要和冰儿姐姐一样自己吃饭!”说着从他爸爸手中接过一份早餐就自己吃了起来!一杯热牛奶,两个馒头以及一个香蕉!

  男孩边吃边说:“冰儿姐姐,今天的早餐真好吃!”

  “恩!”那个叫冰儿的女孩点头回应,“羽儿弟弟今天听起来好多了!”

  “恩!也不知为什么,今天感觉特别有精神!”

  男孩的妈妈听后脸上更是笑开了来,但是其中却带有一丝苦涩。可是男孩的爸爸却是心头一颤。

  “爸爸,今天的天气怎么样?我想去喂一下医院后面的那些鸽子!”

  “今天仍然是个晴天!好啊!等你吃完了爸爸妈妈就带你去。”院长说完冲妈妈一使眼色,“爸爸妈妈去取饲料!”

  “恩!”男孩很是兴奋,小脸蛋红扑扑的,“冰儿姐姐,等下我们一起去喂鸽子好不好?”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我不去了,我看不见!”

  “冰儿姐姐,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有眼角膜可以换上了!”男孩端起牛奶,并用手拍拍小胸脯。

  “你怎么知道?”冰儿很好奇!

  “我是院长的儿子嘛!”

  ……

  “拿饲料你一个人去不就行了,干嘛还要拉我一起去!”妈妈没好气的说道,“我还要去陪着儿子呢!”

  “我叫你出来,是有事要和你说!”院长看着他的妻子,声音很是压抑低沉,“羽儿,他……”

  “他不是挺好的吗!今天早上起来精神状况那么好…”

  “你也是学过医的,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院长声音中充满了悲伤和无奈,“我怕你伤心,所以昨天我没对你说,羽儿的主治医生已经……已经劝我放弃了!”声音越说越沙哑。

  男孩的妈妈手中的牛奶突然从紧握的手中滑落,杯子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正是:风筝远上白云间,绿色飘渺人似仙。

  转瞬线断人似变,心碎无言泪涌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