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2:09: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决战异次元
  4. 第五章 结拜

第五章 结拜

更新于:2012-12-18 14:42:27 字数:4674

  5楼的办公室内,中年人端坐在棕色真皮沙发上,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壮汉站在他的身后。看见二人进来中年人微笑道:“随便坐,不用那么拘束。”一个女警员走了进来给每人倒了杯茶,中年人挥手道:“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没什么事不要进来,你们两个也出去,不要放人进来。”两个壮汉点点头和女警员一起走了出去关上门。等三人出去后中年人抓起茶几上的烟抽出一只给自己点上舒服的靠在沙发道“两位小兄弟抽烟吗?请随意,不用客气。”杨泉看着茶几上的烟盒摇摇头,胖子却不客气抓起烟盒抽出一只叼在嘴里,抽了两口满意的道:“这烟抽着真带劲,这种牌子的烟我还没见过呢。”中年人微笑道:“这是特供烟,市面上买不到的,你当然没见过。”胖子哦了一声一脸的恍然大悟状顺手将烟揣进自己包里道:你叫我们上来有什么事?先声明我们可是良好市民哦,犯法的事我们可没做过。”中年人靠在沙发上吐出几口烟雾饶有兴趣道:“哦,我相信这位小兄弟是好人,而你用区区的千多块钱就把别人的金条宝石都买走了这算良好市民吗?可能你不知道,你的这种行为已经构成诈骗罪,依法我想够你蹲几年了吧。”杨泉闻言有些惊讶的看了胖子一眼,胖子满脸通红连忙分辨道:“是,我承认我收他的东西是便宜了点,但是那个时候他身上连买一个包子的钱都没有,那些东西又没人敢收都怕被骗,再说我当时可是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他了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他自己也愿意卖给我你说这个叫骗吗?”中年人轻哦了一声不置可否,胖子见状连忙又道:“再说这次我又和这位兄弟一起进了警察局,说是缘分也行反正我和他是一起患过难了的以后我会把他当自己的亲兄弟一样看待。”说着胖子亲热的搂着杨泉把自己的胸脯拍的梆梆响:“兄弟,你不是出来找你师傅的吗?包在哥身上了,哥那个时候又不认识,把你的东西收便宜了你就不要生哥的气了。”中年人有些不耐烦的打断胖子的话:“好了我今天叫你们来不是追究你骗他东西的事,这你可以放心。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戴卫国,是大汉国特种作战旅的上校旅长,部队番号暂时保密。”说到这里中年人的脸色变的严肃起来双目如电扫过二人。杨泉还没什么感觉,胖子则像是被蝎子蛰了般跳了起来:“我日,早就看出来你来头不小,原来还是个大官。”戴卫国并不理会胖子只是含有深意的对着杨泉道:“小兄弟身手不错,能在双手被铐着的情况下击倒几个训练有素的警察,我猜你一定下过苦功吧。当然在我手下身手不错的人实在太多了,我感兴趣的是你最后使用了什么手段能发出巨大的声音,并且被击倒的人犹如被火烧一样浑身漆黑呢?而我在你手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击发装置,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杨泉想了一下见瞒不过去把心一横道:“呃.....那是师傅教我的一种法术...”杨泉正要接着说下去,戴卫国伸手止住了他站起来走了门外将守在门口的两个壮汉叫了进来低身吩咐了几句。那两个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棒子在房间内扫了一圈对着戴卫国点点头示意房间内没有监视系统便关上门走了出去。

  戴卫国将门锁好走回来坐在沙发上疑惑的问道:“我想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是在说法术?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你能再示范一次给我看看吗?”杨泉有些无奈的点点头,嗯了一声手掐法诀口中念念有词指着胖子大喝一声“定。”坐在旁边的胖子猛的呆住了满脸的不可置信望着杨泉暗道:“我日,我怎么动不了了,身体都仿佛不是自己的了,难道世上真有神仙?这下惨了,老神仙下山云游去了,小徒弟耐不住寂寞下山来找师傅,遇见骗子把身上的盘缠都骗了,最后阴差阳错的又碰到一起。我的妈呀这么老套的剧情居然出现在我身上。嗯!我把老神仙的徒弟给骗了,被老神仙知道的话会不会招天雷劈死我然后打下十八层地狱放到油锅里炸一炸...”想到这里胖子忍不住汗如雨下,浑身直抖。戴卫国好奇的看着胖子道:“你抖什么抖?还出汗了...”说着试着推了胖子一把,只见胖子毫无反应的倒在沙发上。戴卫国呵呵的笑了起来:“原来真是这样,没想到真的有人会法术,我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传说罢了,行了你把他解开吧,看他挺难受的。”杨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呃...这个我功力不够只能施咒不能解咒,不过没关系,过3个时辰便自动解开了。”胖子闻言心中大骂:“你妹,不能解咒你干嘛对着我,你不会对着地上的小蚂蚁施咒啊。我日,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报复我骗你是吧。”胖子在肚子里直把杨泉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个遍。戴卫国听杨泉这么说哦了一声也不去管他。只听杨泉继续说道:“本来师傅告诉我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暴露自己是修道之人的,不过刚才有人招闪电攻击我,我没想到这里也有会法术的人,才不顾师傅的告诫使用了法术。”戴卫国听后想了一下才恍然大牾的大笑起来:“呵呵...你误会了,他们那里是会法术的人。他们使用的不过是普通的电击枪罢了。那是专门对付不听话的犯人用的。”杨泉有些着急的问道:“真的?我也正奇怪他们真不经打,连我发出的掌心雷都挡不住。这下完了,被师傅知道一定被他骂死了。”戴卫国猛的大笑起来:“没事,没事小兄弟你不用怕等会我叫他们做好保密工作不让你师傅知道不就行了。”杨泉有些疑惑的道:“这样行吗?那就谢谢你了。嗯!你说可以帮我找到师傅是吗?”戴卫国点点头道:“凭我所掌握的资源来说找到你师傅应该不是很难,不过我有个条件.....”戴卫国看着杨泉询问的目光微笑着继续说道:“加入我的特战旅,给我带一只人人都能使用法术的部队出来。”杨泉听后大吃一惊急忙道:“不不不...不行没有师傅的同意我不能胡乱传授法术,再说就算教他们没有基础光知道法术口诀那也是没用的。”戴卫国听后考虑了一下道:“哦!这样啊那我修改一下我的条件好了。加入我的部队,为国效力三年。三年后不管有没有找到你师傅是去是留全凭自愿,三年内如果找到你师傅你也可以走绝不拦你。你看怎么样?”杨泉低头想了想暗道:“天地这么大,我一个人找师傅得找到什么时候啊。这人看起来是个大官,手下的人一定很多有他帮忙师傅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吧。那我不就可以早日见到师傅了。”想到这里杨泉点点头道:“行,不过你得保证你不会骗我,真心帮我找师傅。”戴卫国见杨泉答应了大喜道:“没问题,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一定帮你找到你师傅绝不食言,咱们一言为定。”

  一翻折腾下来天已经快要亮了,杨泉和胖子在戴卫国的安排下住进了附近的一家小旅馆。房间内胖子四肢僵硬的躺在床上眼睛乱转,身上所施的法术还没失效,他是被两个警察抬进来的,旅馆的老板见是警察也不敢多问,连两人的身份证也没看便将二人的房间安排下来。此刻杨泉正盘腿坐在床上休息,睡惯了坚硬的木床,他对旅馆内柔软的被褥很不习惯,无奈之下只好在床上打坐休息。过了良久躺在床上的胖子突然坐了起来大呼一口气道:“可憋死我了,呼...”胖子活动着手脚扭头看向杨泉,只见他仍静静的打坐并不理会。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心的走过来挨着杨泉坐下道:“兄弟,还在生哥的气?”杨泉也不说话轻轻的摇摇头。胖子喜道:“不生气了就好,其实我那个时候还不是不认识你,你叫杨泉吧,我听那些警察是这么喊的。我叫胡海,今年刚满20岁,你多大了?”杨泉微微的睁开眼想了一会道:“我也不知道我多大了,我是被师傅拣回来的。隐约听师傅说起过我应该今年18岁了吧。胡海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刚遇见你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懂哦。老神仙...哦那你师傅走的时候有没有跟你说他到那里去了呢?”杨泉叹了口气过了半晌才道:“没有,师傅走的时候我因为一些原因正昏迷着,等我醒来师傅便不见了,给我留的信上只说下山寻道去了,可是天下这么大叫我去那寻师傅啊。”说完杨泉有些苦恼的低下头。胡海见状连忙拍着杨泉的肩膀安慰道:“没事..没事...这次我被那几个小混混欺负是你救了我,大恩不言谢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我一定帮你找到你师傅。”

  杨泉从小便在山里长大唯一的玩伴便是灵兽小五,而胖子的年龄又和他差不多,见胖子如此说杨泉自然的生出一丝亲近感,当下杨泉有些感激的道:“那太谢谢了,我很多事都不懂,有你在就好多了。”

  胖子嘿嘿笑着连连摇手道:“不用谢,不用谢,其实经过这些事后我觉的咱们挺投缘的。我家里就生了我一个,也没有弟弟妹妹,要不干脆我们两个结拜为异姓兄弟好不好?”杨泉听了高兴的点点头道:“那好啊,我比你小以后我就叫你大哥。”胖子见杨泉答应了大喜道:“结拜是件很严肃的事情哦,是要斩鸡头,喝血酒并且发誓永不背弃才能算数。”杨泉疑惑的道:“这么麻烦啊,那该怎么办啊?”胖子挠了挠头:“这个....现在天还没亮找不到鸡,酒好办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旅馆门口的柜台上摆着一些酒。兄弟你等着。”说完胖子拉开门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胖子骂骂咧咧的拎着一个塑料袋推门进来:“我日,这些警察真黑把老子搜的真干净,一毛钱都不给我留。刚给老板好说歹说他才同意记帐。”杨泉有些好笑的问道:“哥!你钱被搜走了吗?上次你给我的钱我还没用完,他们也没搜我,要不你先拿去用。”胖子摇头道:“没事,等天亮了我去找他们要回来就行了,你把钱揣好我不要。”

  胖子将门关好后从袋子里拿出一瓶酒倒在一次性纸杯里,又从荷包里摸出晚上在戴卫国那贪污的特供烟抽出3只点上把它们倒立在桌子上,又从身上摸出来一把不知道从那里找来的小刀放在桌子上。做完这一切胖子转身叫杨泉过来和他站在一起道:“兄弟等会我说一句你跟着说一句,总之我做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就行了。”杨泉点点头答应了。当下二人并肩站在桌前只听胖子念道:“关老爷在上,弟子胡海今日与杨泉兴趣相投结为异姓兄弟,从今以后一定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如违此誓天打五雷轰人神共弃之...”杨泉跟着胖子将这段话像模像样的跟着念完后,胖子抓起桌子上的小刀在空气虚劈了两下象征斩了鸡头然后用小刀在自己的手指上一划,顿时胖子的手指上鲜血直流,胖子按住伤口强忍疼痛滴了两滴血在杯里然后将刀交给杨泉示意他跟着做。杨泉接过刀闭着眼睛学着胖子拿刀在空气中虚劈了两下然后狠狠的一刀划了下去,只见鲜血猛的飞溅了出来。胖子慌忙将杨泉的手按住往杯里滴了两滴血又找了个条毛巾将杨泉的手指包了起来道:“哎呀我说兄弟你怎么就这么实在呢,轻轻划一下就可以了难道你和你的手指头有仇吗下手这么重,都快看的到骨头了。”杨泉不好意思的笑道:“你又没跟我说啊,我看你都留了那么多血,我怕划轻了流的血不够多啊。”胖子....

  胖子端起混着二人血液的纸杯道;“我比你大以后你就是我的兄弟了,能有你这么个兄弟我今天很高兴。”说着便将杯里的血酒一口喝了一半然后将杯子递给杨泉。杨泉有些激动的接过杯子看也不看便将剩下的血酒倒进嘴里。咳....咳......没喝过酒的杨泉脸涨的通红猛的咳嗽起来。胖子也红着脸连忙拍打着杨泉的背部道:“没事吧兄弟,这酒的度数高了点,呵呵...这酒里有你和我的血,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为兄弟。”杨泉涨红着脸咳嗽着道:“我...咳....咳...没事,大哥..咳...我也很高兴。”胖子扶着已经有点发晕的杨泉到床边坐下得意的暗道:“呵呵...如今我和这小子结拜为兄弟了,就算被老神仙知道我骗过他徒弟,我这刚结拜的兄弟总不好意思让他师傅把我打下地狱放油锅里炸吧,嘿嘿说不定我还能通过我兄弟在老神仙那里讨两粒仙丹吃吃,那我可就长生不老,神功盖世了。呵呵...”

  想到这里胖子忍不住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已经不胜酒力的杨泉迷迷糊糊的道:“大哥你笑什么?你在笑兄弟真是没用才喝这么点就醉了吗?”胖子连忙给杨泉盖上被子道:“我只是太高兴了,我高兴我有兄弟了,你快休息一下吧哥守着你。”:“哦....”杨泉答应了一声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