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2:38:2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异世传奇之北域传说
  4. 第一章 初会风雨萍

第一章 初会风雨萍

更新于:2018-03-16 13:38:22 字数:3333

  迷离的眼来不及诉说他之故事,只见这一瞑,却早已书尽了沧桑。

  抱剑斜卧的人,微合着双眼,仿佛忘记了他来此的目的。

  背手而立的人,不言,不语......

  这时,竹风窜入,一篷细雨撒泼而下。

  啥子碗糕哟?下雨忘记带雨伞,这下惨喽!我说两位朋友,还要打吗?从前天午上打到方才,你们也累了,休息,休息一下还是可以的吧?”说完羽林锋无上起身靠在一株碗口粗的竹竿上,慵懒的伸伸双手,注视着身前的两人。

  “剑者,你叫什么名?”背手而立的人出声问道。

  “我嘛!注意听来!风月追平,潮浪不休,求影十锋,无上唯吾,剑舞风雨一漂萍。羽林锋无上正是区区在下。朋友可称我阿锋,我不会介意的。朋友你呢?”

  “人称我杀戒无锋一线生”

  “朋友,你好杀吗?这名字杀气重啊!”羽林锋无上砸吧了嘴说道。

  “你叫杀戒无锋一线生,为什么挑我打不跟他打?”

  “呜呜,抱歉,忘了你朋友,你呢?什么名?”锋无上惊见第三人开口,忙问。

  “梅落残阳,一夕风花雪月,觞中酒,无名谁品?花语半解,一念不留人。我,没有名字,你叫我剑雪无名吧!”

  “这样啊!我说剑雪、啊生,你俩一见面就打,我本来是要上街上买壶酒,不过看你俩在这里......哎呀,看你们开打真是无聊啊,时间太长啦,害我都睡着啦!不过,啊生,剑雪说你找他打的,为啥啊?”

  “没什么,我看这个人顺眼。”

  “阿妹喂!我说啊生啊,找个好点的借口好吗?”

  “无妨,我喜欢!”剑雪无名说出了更让锋无上惊讶的话。

  “好一个剑雪无名,我喜欢。哈哈哈哈!”阿生更雷人。

  锋无上又咂巴咂巴嘴,看向阿生跟剑雪的眼神无限复杂啊!

  三人相互看着对方,相继仰天大笑。

  若干年后,名叫剑雪的人黑丝转白。眉间多了一道刀疤。他自断舌根,从此追随在一个人身后。无私奉献,默默无闻。被追随的人,调皮嬉笑不似当年。江湖路,迢迢漫漫,无限悠长。但他明白,此间路上,有一位追随的人,有一位同行的人,只要自己够坚强,这条路可以无限走下去。无论前方是什么挑战,因为共同经历过,共同扶持过,共同伤心过,于是这挑战也就有了底线,有了依靠。他珍惜着这样两个人,即便是他已经是武林公认的最具领导力的大名人了,他依然明白剑雪和阿锋对他来讲意义有多大,为了武林和平,为了江湖公义,他可以牺牲任何人,但是唯有这两个人是他永远不会放在弈局上的人,他曾暗自对自己这样说。

  有一个人,潜修了千年,锋上无上造诣震慑武林。身前一线,少有人能越过。异世的人只知道他只为公义开锋,只为两个好友开锋。可是异世的人不知道,他除了锋上造诣,还有一样东西更令敌人畏惧。

  成为名人的人,他的成名倚赖了太多的智慧和手腕。以至于异世的人只觉得他智慧出众,其他本事平平。后来在许多时间里,人们发现惹怒了他,你不曾发现过他武力的底线在哪里。

  遥远的北域,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说有个人杀尽三千王酋只为美人一笑。有一个人赚尽天下黄金只为一个承诺。有一个人,火烧三百剑客,只为求证刀上真义。有一个人追寻着自己的未来,任脚步踏遍万水千山不曾放弃。有一个人追寻着自己的过往,战遍天下好手未尝一败。有一个人不是真龙却因真龙之命汲汲营营。英雄总问,何为天下?一将功成万骨枯吗?还是高高在上的感觉从未舍弃?而这些传说中的人,彼此是否有些联系呢?北域的故事即将开演。属于北域的传说即将现世。

  北域有一皇城,名叫赤都。三百里芒川坐北而卧,成为北部蛮酋南下的天然屏障。在北域,赤都是番禺皇朝的皇城。番禺皇朝建朝八百余年,一直龙脉兴正。慕容一脉统治着整个番禺皇朝。而在皇朝北部坐落着千余游牧部酋,时常南下侵扰番禺。番禺与北酋之间的战争也打了百余年。后来,双方协议拟定休战条约,相近百年也算相安无事。

  这一年,番禺皇朝迎来了太子登基大典。

  赤都各家各户张灯结彩,民众们都听说太子爱民如子,将来一定是位好皇帝。得知太子要登基,民众们乐呵起来开始布置着自家彩灯。宫苑深处有一个人静坐于前,在她身前跪着一名脱俗少年。慕容求南按例来向母后请安。华仪太后连冰氏喝了口茶,请太子起身赐座。

  “皇儿,三日后便是你的登基大典。大典前的准备,可做好了?”华仪太后问道。

  “回禀母后,大典事宜太子太傅余伯阳已经办好。请母后训教。”慕容求南起身回话。

  “那就好,太子太傅为你操了不少心,你要多谢谢他。好了,没其他事的话,你就下去吧。”连冰氏喝了口茶继续道。

  “孩儿告退!”

  慕容求南退出寝殿之后,华仪太后看着手中的茶杯,若思良久。

  靖王府,北靖王慕容毅自从看了那封私信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他一直在想送信的人是谁,居于什么目的非要把信送到自己手中。因为自己是手握兵权的人吗?还是有心人想渔翁得利?慕容毅一直拿不定主意,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带兵打仗他在行,好手第一把。但是就这件事情他真的拿不定主意。踌躇间,他想到了大哥慕容楚雄。于是他决定去找大哥慕容楚雄商量下。

  慕容楚雄府上,兄弟二人度步频频。

  “小弟,送信的人你没有亲自见到吗?”慕容楚雄背手而立,正声言道。

  “大哥,此事关系重大。咱们得赶紧商量出个对策。送信的人并未露面。”慕容毅据实而言。

  “二弟走得突然,求南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要说这信里所言不可轻信。从内心来讲,我是乐于见求南登位的。但是皇帝尊位关系到慕容一脉江山的传承也不可戏作。为保慕容一脉的血统纯正,小弟,你速派人按信中指示去寻这个南宫一,找到后立即带来见我。”慕容楚雄正色道。

  太子书房,余伯阳负手而立。太子慕容求男矜持了下,依旧言道:“太傅近日为南儿的事辛劳不少。南儿十分感激!三日后就是男儿的登基大典,在此,南儿有些心里话想问太傅。”余伯阳看太子神色略有诧异。正声道:“南儿,有话你可直接说。余伯阳知无不答。”

  “太傅,南儿是否为慕容正统血脉?”

  此一问,如千斤石砸落湖水,在余伯阳内心激荡着万重波澜。

  “南儿,为皇者,最忌疑猜,南儿可有佐证?”

  “无!”

  “流言不可信,尤其这是天大的事,你尽可做好皇者之尊,它事不必睬会。”

  “太傅,南儿为皇,太傅当可何为?”

  “南儿吾皇,微臣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唯此一念!”余伯阳曲膝而跪。慕容求南当即扶起太傅,太傅的眼神纯净坚毅。

  “太傅,南儿明白了。太傅早些回去休息吧!”

  退出太子书房,余伯阳内心翻涌,即刻回府唤来心腹向华容。据向华容所言慕容楚雄已经让慕容毅去找南宫一。余伯阳明白,有心人的推手已经来了。幸好他棋先一着,对于南宫一的归处,余伯阳当然清楚。所以他也不必为此担心。亮慕容毅也找不到南宫一。但是为了确保万一,余伯阳还是决定永绝后患。

  “华荣,用重金请那个人帮我们做一件事。你明白的。”

  “遵命,主人”

  砚迷谷,南宫一独自抱琴而曲。潇潇枫晚似乎也在诉说着一个谜一样的故事。自那日以后,南宫一经常会想起那个衣阕飘飘的少年。那如风般爽朗的笑容,那么的让人舒适。

  忽然,黄金铺路,业火而焚,一条由黄金铺起的路延伸进烟迷谷,直向南宫一。

  是北域传说中的顶尖杀手黄金藏屋花无蝶吗?南宫一会有生命危险吗?

  赤都**,一个蒙面黑衣人穿梭于亭台花塮,直奔华仪太后的寝宫而去,黑衣人是谁?华仪太后似乎知道些什么?黑衣人是去灭口还是有别的目的呢?

  北武林某处,剑雪在悉心指导一名少年练剑。这名少年是剑雪刚收的徒弟,坚毅的目光带给少年莫大的信心。少年看的出来,眼前的恩师,虽不能言语,但是那种坚定就是在告诉自己“别怕,你很努力,很有悟性,你会超越我的。”

  就在少年练剑之时,一道霸气诗号传来。

  “三百剑客,不敌一刀之霸。刀途归路,希望噤声。长存唯吾,霸阳月无辉!”霸阳刀强势而落,掀起沙尘满天。

  “即便是你,剑雪无名,你,保的了他吗?”

  强!强!强!人未至,声先到!强势而来的月无辉竟是为了那名少年。那名少年身上又有什么样的故事呢?他与月无辉之间又有什么恩怨呢?

  谜一样的北域,传说中的人,相继出现。武林又将掀起何种波涛呢?武林名人杀戒无锋一线生又在哪里?进修的羽林锋无上又在何方?悉心教导爱徒的剑雪无名又是否是霸阳月无辉的对手呢?预知后事如何,请继续关注与支持老狗呕心力作异世传奇之北域传说精彩第二章——黄金杀手黄金藏屋花无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