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0 05:16:5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我是少帅
  4. 第四章 老龙王

第四章 老龙王

更新于:2018-03-18 15:16:45 字数:2893

  初秋的枫叶,已经渐渐泛黄,就像记忆一个在这个秋天里变得模糊。小高山左峰上,鸟瞰山下,在秋天黄花红叶像恋人的脸,为爱变得徐徐憔悴!像失恋的小姑娘,像半老徐娘一声为爱伤魂。

  一个拐着脚的青年,蹩脚青年拖着受伤的脚,一步走半步拖着受伤的脚,苍白的脸上似乎变得更加的苍白,有些病态的狰狞!鲜红的鲜血顺着小腿流到拖鞋上,****的脚上染成鲜红,一步一步的走,宛如地狱亡魂,一步一个鲜红的脚印。泛黄的枯草上,血水如同珠露一个挂在枯草上,散发着妖艳的红!这个青年正是从小高山主峰走到高山左锋的杨晨!

  高山左锋自古以来都是苗家人的禁地!往常的杨晨,每次坐车路过山脚的时候,总是抬头望向山顶的左锋。那时爷爷经常在故事里提到的左锋!

  70年代,因为集体公社劳作,所有的天地都有寨子里所组成的生产大队缘由。寨子里所有农户的田地都将交由生产大队来分配,每家每户,都按照劳作量的工分去食堂或是布点换取粮票与布票。按照大队的每家工作分工,今天是由小高山脚下的一家农户去保护欲维持山间清泉引到山脚农田的浇灌需求。苗家在华夏南方,主要发展的水稻农业,水稻水的需求量在70年代时还未是转基因抗旱水稻时候,那时的水稻的雨量和水量的需求量巨大。

  潘寡妇,早年丧夫,家中三个娃,没多大时候,孩子阿爸就撒手人寰。留下潘寡妇一个人照顾三个个孩子,大儿子年龄最大,那时才十一岁!这一天,潘寡妇早早起来,带上一把镰刀,一个人顺着大队挖的水渠,一路走一边照看水渠里的杂草。是农村出生的人都知道,水渠里太多的会形成堰塞,而水渠又是在地上挖出来的水沟,水量渗透特别大,因为杂草的堵塞形成堰塞,这个样子渗透两大大的提高。往往水源处流下来的清泉,渗透后流到几公里后的农田,也就一小股甘泉。潘寡妇,一路走一路嘀咕:

  “哎,家中没男人,就是容易被欺负,往常都是两个人一组,哎,今天。。。”

  在封建社会的农村,家中没男人,集体工分落后不说,在寨子里发言权都没有份,谁会有时间去在意一个没有男人寡妇的辛苦,自家养活一家老小都不容易!不去为难就算是好的了。潘寡妇,一路沿着崎岖的山路,一边照看与维护浇灌水渠一路走走停停。突然,水渠中的水由清变得浑浊,

  “咦,山上有谁会再山上把水搅成这么浑浊呀,荒山野林的,难不成哪家的小孩跑上去玩耍?”潘寡妇心中这般想着。咬咬牙,一路沿着水渠而上。心中不由鄙夷,其他组的人基本来到水渠一半的路程,看水流没有变小就完事了,看来今天是得要上山里一趟了,算了自己倒霉!说着抬脚往山上去!

  不一会儿,也就半个时辰左右。潘寡妇来到接近水源的小水潭十长左右的距离,隔着茂盛的林子可以听到岩石上的山区坠落在小水潭的潺潺流水声音。

  “人家说,文家寨子的潘寡妇如同小娇娘的仙子一般,今日一见,就像山间的老母鸡一样嘛!”一个声音从小水潭里传到潘寡妇耳中。声音洪亮,形似花甲老人说话的声音,慢吞吞地。

  “谁?你是谁呀?哪家个阿公?”潘寡妇一惊,连忙回道。此时随着水潭的声音落下一阵阴凉的风吹过,山间的草木沙沙作响。声音落下,山间森林一下安静下来,这般的安静透着诡异。时常山间经常听到的鸟叫声在这一刻突然安静了下来。

  “我道是谁呢?人家说山间的老龙王,长得如同神仙一样的老人,今日一见,牛头牛脑的像极了的我们家的耕牛!”潘寡妇壮了壮胆,心中气歪了!还是慢吞吞的走到十丈外的小水潭。自古,女人吧,最不愿意听到别人说自己丑了,何况潘寡妇这个十里八乡的闻名的美人,虽然已经嫁为人妇了。小水潭此时潭中趟着一头老水牛,水中的水已经浑浊不堪,老水牛全身浸在浑浊的水中,露出一个巨大的牛头,大大的嘴巴里细嚼慢咽的也不知道在吃些什么。

  老牛大眼睛看了看潘寡妇几眼,突然牛眼睛直直的盯着潘寡妇一眼。这时候的潘寡妇意识到害怕了,冷汗直冒。然而,突然间小水潭上青烟一冒,老牛诡异消失在潘寡妇的眼界之中。

  “啊!。。。。。。”潘寡妇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心中害怕,转生就跑,连镰刀都不要了。心中害怕极了,以后打死她都不敢来小高山左边这个山峰了。慌慌忙忙的不要命的跑哦,山间小路原本就很难走,就算潘寡妇这样经常在山间忙活的农家人山里人,一路都摔了好几次跤!

  潘寡妇慌慌张张的跑到山脚,此时的潘寡妇哪有往常十里八乡美人的形象。身上的蓝色衣服与裤脚上都是摔倒后,布满了黑色与黄色的污泥。头发杂乱,脸色苍白,像极了邻寨的疯子老三。

  “山子阿妈,你这是怎么了?”路过山脚田地,田间忙活的寨子邻居妇女看向潘寡妇,赶忙从田间里出来,赶忙跑到潘寡妇身边,急切的问道。潘寡妇,在寨子里的妇女间处的关系还是蛮好的,都知道她拉扯着几个孩子不容易,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遇见寨子里的人,潘寡妇瞬间平静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污泥,让自己稍稍平静下来。一五一十的把在高山左锋上遇见的事情讲了出来。女人本来就絮叨,家长里短,几家妇女坐下来,总是有说不完完的话。潘寡妇所遇,这寨子里慢慢的传递出来。山里人本就信奉这些,寨子里的老人听到了这件事,经过集体的开会研究,高山左锋变成了老人们与小孩子们的禁地。偶尔有贪玩的小孩子,爬到山顶嬉戏游玩,可是回到家后,往往都是被家中老人拿着棒子打,直到屁股开花!久而久之,没人在敢去山上游玩,就是有什么事情都会绕道走!

  此时的杨晨,忍着脚上传来的阵阵痛,咬了咬牙,走到一个巨大的石头旁,忍着痛感,慢慢的坐下来。杨晨本就是苗家伢子,这样的痛往常在跟爷爷去打猎的时候,大伤小伤也都是家常。安静的坐了下来,拿出裤腰口袋里的纸巾,擦了擦,赳赳往外冒的血水。

  血水流过杨晨那瘦骨如柴的小腿,向着黑色短拖留下,溢满拖鞋然后滴落在大石脚下。

  一滴,两滴。。。

  杨晨,冷眼的看着脚下溢满拖鞋的鲜血,恍若流淌的不是他的鲜血一样。没多久,血水在浪费了杨晨的几张纸巾的作用下慢慢的停了下来。为什么说是浪费纸巾呢?苗家的伢子们,十八岁成年,十八如果在外面的世界混得不好,就得回家接替阿爸的犁与阿爸的担子!流血流汗,也不过多吃盐巴,多喝点清水就可以补回来罢了。山里的孩子,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杨晨是个另类!二十多岁的年纪,在山里孩子都好几个了。说句城里人常说的话,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杨晨十多年的求学生涯,九年义务教育,杨晨就读了十多年的书。十年寒窗,一举成名天下知。杨晨是求学半路上的逃兵,在山里不是逃兵!城里是离白领越来越来越远!杨晨是没脸回家!寨子里的人都知道,文老大家有个孙子在城里读书,而且成绩比城里的孩子都要好。

  农村人一般都不怎么看好城里的人。不是因为嫉妒城里人钱多!就比如农家人在小孩子哭闹时哄骗小孩子说的一句话:

  “不许哭,听到没!在哭我把你送给城里的那个老板去!”往往听到这句话,山里的孩子都会乖乖的闭嘴,停止哭泣。这句话简直比城里人骗小孩时“乖孩子,不哭了,在哭鬼来了。”说的这句话有用!

  随着,杨晨的鲜血,滴落在巨石脚下,怪异的是学会并未顺着低处流下去。而是慢慢的浸透在裸露的黑泥上的石头,吸收进去!这怪异的一幕,杨晨并未发觉,而是自从处理好腿上的伤口后,继续深沉的望向天空。呆滞的眼睛,仿佛天空中有什么东西吸引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