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18 16:38:2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生杀传
  4. 第一章 互坑二人组

第一章 互坑二人组

更新于:2017-04-21 14:33:57 字数:3632

  许山很苦恼,这声音真磨人——“咕咕,咕咕咕”,他已经一个月没吃过肉了!愈想起一月前的那顿烤全羊,他就得把腰带再勒紧一分。口水却勒不紧,被记忆中的香味刺激着,“滴滴答答”的砸在地上。

  黑狗往旁边挪了挪,怕被口水淹没。伸出舌头晃悠道,“不就是一个月没吃肉么,饿,也要饿的有骨气!”它心里这般想,嘴巴却忍不住又啃了一把青草。

  许山身上灵脉被师傅浩然子封住,灵力只出不进,不能直接从天地中吸收补充,只能依靠丹药之类来回复,但以浩然子的个性,怎么可能让他这么好过,丹药一颗不给,想要补充灵力,自己去猎杀妖兽吸收灵力吧。

  这几个月来,他已经猎杀了上百头妖兽,但灵力补充量赶不上消耗量,有时仅依靠肉身之力搏斗,黑狗便在一旁协助,但现在就连黑狗的法力储存也快入不敷出了。

  一人一狗,就这样躺在树下喝着北风。

  好久未曾食肉补充灵力,将其转换为法力储存,黑狗依然气势不减,黑亮的毛发随风而扬,厚实的背部线条分明,粗壮的四肢孔武有力,以及一口白冷冷的利牙。但这身行头却让它愈来愈感到不安。

  它发现许山的眼神与往时有些不同,绿的渗人,绿的渗狗。他身边那把刀似乎也比平时锋利一些。这货不会饿昏了,想把自己宰了吧?!卧槽,这个想法完全有可能,以许山那滚刀肉的性格,什么不靠谱的事没做过,自己的肉肯定大补,估计他这会心里正想着狗腿应该红烧,狗头拿来红烧..........

  许山觉得奇怪,自己不就是摸了一下刀柄么,黑狗怎么惊的毛都炸开一下弹出好远。吐出的话连带性情也变了:“老夫决定了,不就是当诱饵引出那头老熊瞎么,没啥问题,今天就干这一票,晚上开荤!”

  看着黑狗拍着胸脯保证,许山哭笑不得,“你是不是怕我把你宰了,拿来祭我的五脏庙?”事实上他的确有过这个念头。

  黑狗惊讶到;“我哪会这么想,咱们可是好兄弟,好战友,你我的情谊老夫可是信的紧哪儿。”爪子在地上划拉着,暗自庆幸:“难道老夫还不清楚,你的原则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么!幸亏刚刚闪的快,要不这会儿就得躺在锅里洗澡了。”

  对于黑狗表面上的信任,许山比较满意,“你愿意主动当诱饵去引那头老熊瞎,要是得手了肉多给你一成”。看着天边的云,他心里叹道,“刚刚就应快点动手,被这货躲过一劫,涮狗肉就这么泡汤了。”

  就这样,两贼在树荫下谋划着,乱葬谷外围妖兽不多也不少,但基本都进了他俩的肚子,剩余都是些野兽,肉中不带半点灵力,不吃也罢。现在外围还有点实力的几头妖兽,老熊瞎首当其冲。阴谋的讨论迸出火花,就像兴奋剂一样,不断制造出**的笑声。头顶的大树,在风中微微晃动,耻于为伍。

  森林深处,月黑风高夜,风吹草动时。

  老熊瞎打了个喷嚏,黑球大眼在月光下发亮,厚厚的熊掌在肚子上摩擦,将皮毛捋顺些。今天的风,好像有点不同,管他呢!河里的鱼还是那么美味。不过最近森林好像安静了些,那些低等的食物好像都躲了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抓到过小豪猪打牙祭了!

  也许该好好睡一觉,嗯,就睡那么两个月,不能总让食物受惊都躲起来,自己太过厉害与霸道,该给他们点时间缓缓。

  它被突然不断抖动的草丛吸引住了,嗯,里面有东西?没准等下可以吃份睡前小甜点。笨拙的身子往下弯,铜铃大眼往前凑去。估计里面藏着一只美味豪猪,或者可口小野鹿。它从不怕里面藏着危险,因为它的蒲扇双掌,小山般的身躯,就是危险的同义词。

  食物去哪了?!扒开晃动的草丛,里面一片空荡,只有白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它觉得受到了欺骗。“嗷,”怒吼还没从喉咙里发泄,就觉得屁股一凉,还有点疼。

  熊头一转,有一只狗蹲在一旁猥琐的摇着尾巴。“噢,原来食物在这里”。老熊瞎的愤怒得到了平息,刚刚应该是自己看花了,只是这小狗嘴里叼的是什么,一大嘬乌黑柔顺的毛?

  它稍微呆住,因为狗嘴里那撮毛,和自己屁股旁边的毛真像!老熊瞎十分看重自己下半身的毛,常拿鱼排刺把它们梳得一丝不乱,它觉得,这样可以让自己变得优雅,可以让自己与那头一身杂乱毛的老狼从本质上不同,老子优雅!

  脑子差不多绕了森林两圈,老熊瞎才反应过来,刚刚的凉意才有了解释。接着便是火山般的愤怒淹没了大脑,老子那可爱的,漂漂亮亮的毛?这小狗敢拔自己的毛?!

  近白痴的人很少愤怒,但愤怒起来,却是更加白痴!熊也一样。

  愤怒给了它很大的力量,看似笨重庞大的身躯居然直接从原地炸起,它要把这黑狗压成肉酱,然后拿蜂蜜蘸着吃!黑狗瞬间呆住,那撮毛从嘴里滑落,它从未想过这么大的一坨肉,能弹的那么高,真砸下来自己能薄成一张皮!

  瞳孔瞬间缩成线,反应速度在生死之间飙升。“踏踏踏踏踏”,黑狗向前狂奔,脚掌在地上摩擦出纷飞的泥土。漂亮的翻身下滑,避过的几个横木,再顺势猛地一跃,乱石堆便消逝在身后!若是许山在旁定会拍掌叫好,这姿势难度系数九点一!老熊瞎在后面狂追,紧跟不舍,不抓住黑狗誓不罢休。

  黑狗专门往草树密集的地方奔去,借此减缓老熊的速度。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老熊瞎就像一颗炮弹,刚刚被黑狗撩燃了火点。一路横冲直撞,障碍直接被它无视,肚皮一顶,双掌往前扫去,大树直接拦腰折断。好几次它都要拍中黑狗,却总被堪堪避过。黑狗感受着后背不断呼啸的掌风,冷汗直流,拼了命地把身上仅剩的一点法力往四肢送去,它的四肢都贴了加速符,但也只能勉强保证不被追上。

  身后树木不断倒下的声响,刺激着黑狗有些疲惫的身躯高速奔跑着,它只觉得心中有数万头草泥马奔过,自己就是其中一匹。谁能想到一只熊能爆出如此速度?!这下玩脱了,当初还以为凭借自己的速度,能将这头笨熊耍的团团转,失算了失算了,早知道就不主动当肉饵。

  身边景物飞逝,快要奔到尽头,也意味着目的地快到了,那里有一堵草墙,墙后,是百米高山崖!

  那场阴谋讨论的结果是,许山无法直接和老熊瞎刚正面,他体内灵力早已挥霍一空,仅用肉身力量的话,刀未砍到,他就会被老熊瞎一掌拍成泥。

  即使砍到了,不是致命一击,顶多给它刮一层死皮,最终挂的还是自己。所以,黑狗得让其愤怒引熊出洞,让它一路冲撞掉下山崖,没准掉下山崖都搞不死这货,所以许山要拿着黑狗用符暂时强化过的长刀在谷底等着,等黑熊快砸到地面时,刀背插地,刀身指天,给老熊瞎来个透心凉!!!

  让其愤怒,黑狗做的很到位,你屁股旁边的毛被拔了试试。

  听着上面的动静,许山一抬头便看见黑狗冲破了草墙,在空中稍微停顿了,一把抓住青藤在半空中晃荡:“嗷,许小子,来一份熊串串............”声音激壮中夹杂着猥琐,混杂着月光回荡在山谷。

  紧接着,一个庞大的身影也破墙而出,直接将草墙开出一个大大的缺口。老熊瞎看到了下面有个鲜嫩的人类,嗷~~~美味的人类,顺势连他砸扁,上天带自己真是不薄,一下送来两份夜宵。

  只是许山接下来的动作,让它感到不安——他手里拿着一把宽背长刀,刀尖指着它在移动瞄准,明晃晃的刀身泛着冷冷的光。老熊瞎再傻,也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狡猾的人类居然想让自己砸到刀上!

  许山其实很喜欢这种,一上来就是高潮的大场面。

  老熊瞎开始挣扎,凌空不断扑腾,各种奇怪的姿势并不能延缓死神的步伐。因为它冲的速度太快,现在完全远离山壁,无法抓住突起的岩石减速,身下茂盛的青藤更加无法将它挽留,因为它太重了!小山一样的身躯,就像一个铅球,自由掉落,毫不费力的穿破了下面层层青藤网。

  其中有一个变数,也正是老熊瞎冲出山崖速度太快了,许山之前对老熊瞎掉落位置的判定,需重新计算。它体积太大,也许刚把刀插好,还没冲出老熊瞎体积范围,许山就被它砸成肉酱!

  青天在上,肚子在下。

  身子往前急掠,眼睛因为兴奋和恐惧交杂在一起,死死的盯着已经落至一半的大肉球,耳边传来黑狗的叫喊“为了填饱肚子!!!!”,许山气势一提,这把赌定了,大声回应黑狗:“今晚要吃肉!!!”两只爪抓住青藤,悬在崖边下的黑狗,看着旁边因音波震动掉落的石子鄙夷,“居然喊得比我还有气势。”

  电光火石之间,许山感受到了老熊瞎快速掉落的呼呼风声,这要真给砸中,估计师傅老人家都认不出自己。

  瞬间计算好老熊瞎掉落位置,他双手夹住刀背往下狠狠一插,长刀便稳稳的立在地上,接着一个侧翻身,往前冲去。但上本身未跟得双腿的突然发力,身子便在继续往前冲的过程中往下倒。

  感受着背后的压力,许山牙一横,双手往前插,入泥三分,双腿再一收一蹬,配合双手刨地,往前冲速度终于又快一分。

  这姿势让时刻关注战局的黑狗眼睛撑大,爪子差点抓不住青藤:“许山这货,老夫的狗刨居然被他学出了几分精髓。”

  许山的激灵,让他片刻之间在鬼门关前逛了一圈。刚蹬出去,身后便传来巨大声响,一阵气浪直接将他掀飞,埋在乱石堆里。

  “我的老腰哟,”他灰头土脸的爬起来,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老熊瞎软绵绵的趴在大坑上,这坑就是它砸出来的,一把弯弯曲曲的刀从老熊瞎喉咙里探出来,其脑袋直接爆裂,快成破西瓜,各种奇怪的液体不断涌出来,怪不得刚刚没听到老熊瞎的最后惨叫.........

  许山一阵后怕,这要是偏了一点,躺着的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