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9:13:3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神剑江湖之天罚
  4. 第三章 出村

第三章 出村

更新于:2018-03-18 07:00:21 字数:3938

  阳光从周围山峦之间透过,又穿过茂密的竹林,稀稀落落的照在小竹村中还在田地劳作的村民身上,也照着波光粼粼的河面,反射的光好似钻石般耀眼,给这美丽而宁静的小山村又多添一道柔和风景。

  天凡此刻躺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眯着眼看着从竹林中偶而透过来的阳光,胸口躺着的小黄被阳光照着懒懒的翻了翻身;天凡长这么大第一次跟鬼老头发脾气,他自己也不知鬼老头为何不让他帮村民劳作,也不让他帮村民上山打猎,就连一两条小鱼有时也不让他送给村民;从五年前开始,天凡便捉摸不透鬼老到底在想什么,偶尔时不时的看着自己发呆……。

  今年已满二十岁的天凡,虽已成人;但从小生活在小竹村之中,对江湖人世为知不多。在这宁静的山村之中长大,内心也纯洁不少;常听起鬼老头说及江湖险恶,虽心中有个大概猜想,但实质并未踏足与江湖不知所谓的险恶是何物;

  今听鬼老头所说的江湖门派,天凡听后对其极其向往;

  犹豫了再三,心一横,把小黄放下,索性就跳下了石头,随手在竹林中一折;一根四五尺长的细竹在手中转了转,感觉还行,就纵身一跃,跳到河里……;不一会二十几条硕大的鱼被天凡抛在岸上……。

  天凡手提二十几尾鱼向村中走去,此时已近黄昏,夕阳透过山涧照在天凡和小黄的身上,把这一人一狗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对于自己的决定,天凡不知为何,本来以前想来很向往,很高兴的事情,现在突然要做了才发现心里那么沉重……

  “张大叔,病好点了吗?我来看你来了……”

  “哦,是凡儿,快进来坐吧!”

  “张大叔,你别起来,你躺着吧,这里有两条鱼,我刚抓的,等会让张大婶回来给你熬点鱼汤,好让你的病快点好起来”

  “没事,凡儿,你放心,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我还要看着你讨老婆生孩子呢!”

  天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张大叔,你就好好养病吧,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

  刚从张大叔家中出来,就看到在村中玩耍的小黑,小黑蹦蹦跳跳的来到天凡面前,一把抱起小黄道:“凡哥,又抓鱼啦!哇,这么大条……”

  “嗯,小黑,想吃红烧鱼吗?”

  “嗯,想……”

  “走去你家,这条最大的给你做红烧鱼吃”

  “好”

  小黑一脸兴奋的向家中跑去;

  ……………………

  天凡把二十几条鱼都分给村里人了,吐了口气,向铁匠铺走去,见鬼老头不在家;便把灶台收拾了下,把留下的两条鱼弄了弄就放在火上烤了起来,从小打猎野物的天凡也随便练就的一身绝活,那就是烤野味;不管是山鸡、野兔、还是水里的鱼,到了天凡手中就能烤出一凡美味出来,这也是鬼老头的最爱。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各家忙了一天的活现都在准备晚饭,偶尔听到谁家中的小狗“汪汪”的叫两声,偶尔听谁家锅碗碰触声,隐隐约约的话语声,天凡感到此刻的山村特别的平静;

  突然,门被打开来,鬼老头一进门就闻到一阵肉香袭来,见天凡正在烤鱼,顿时笑道:“臭小子,你就知道我喜欢吃你烤的鱼……,哈哈”

  天凡把烤好的鱼递给鬼老。

  “鬼老头,上午你吃了那么多,现在这两条你吃得下吗?”

  “当然能,再来个十条八条的都没问题,哈哈。”说完,咬下一大口鱼肉,猛喝了口酒,但随后又问道;

  “我说你臭小子,上午还生我老头子的气呢?现在怎对我如此要好?”

  “那一事归一事,我这一条鱼呢是谢谢你老上午给我讲那么多外面江湖的事情!”

  “那这一条是……”

  天凡指着手里拿得鱼,狡黠的笑道:“这条鱼嘛,如果鬼老头你想吃,就得告诉我,如要去学武的话,应去哪一门派较好”。

  “小黑跟我玩的时候,他告诉我等他长大了定要学习武功……,所以……那个,我只想知道,你所说的门派哪一门派比较好,我也好告诉他加入哪个门派”

  鬼老头舔了舔手指,便一把抓过天凡手中的烤鱼,道:“那有何难!”

  “江湖门派武学,各有所长,没有最历害的门派,亦没有最差的门派,如果想要习武应首当选唐门”,说完便大吃了一口鱼。

  “唐门……”天凡嘀咕道;

  “唐门基础武学,以身法见长,对内力要求不是很高,所以学者容易;再者,唐门离山村较近”

  跟自己所想一样,便佯装道:“鬼老头,你老慢慢享用,我先睡了……”。

  便回到自己房中。

  鬼老头正忙着处理手中的鱼,仿佛没听到一般……。

  深夜,在村中人们正酣睡之时,有一人从躺在床上到现在都一直都未睡下,他就是天凡;此刻他从床上起来,来到鬼老头的房间,听到鬼老头那“卟卟卟”的鼾声,蒙嘴一笑,便偷偷的打开房门,悄悄的溜出去了。

  走到村中时,张大伯家的小黄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天凡,嘴里“唔唔”的低吼着;

  “小黄,嘘……”,天凡很轻声的对着小黄细语道。

  小黄好像听到是跟自己一起玩耍的天凡的声音,便起身摇着尾巴在天凡腿间转来转去;

  “小黄回去睡觉!”天凡摸了摸小黄轻声道;

  见小黄摇摇摆摆回到自己的小窝后,天凡便向村外走去……。

  夜晚的山村特别的宁静,天凡借着时有时无的月光,听着从草丛中传出不知名昆虫的声音,向着记忆中的林间小道走去,刚没发出多远就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停下来一看,见小黄又摇摇摆摆的跟来了。

  小黄是经常和天凡一起玩耍的小狗,胖呼呼的,很是可爱;天凡平时打到一些小鱼,小鸟都给小黄;现见小黄又跟来,天凡摸了摸小黄的小脑袋,也不管小黄是否能听懂自己的话,对小黄轻声的说道:“小黄,回去吧!我现在不是去给你打鸟吃,我要去外面学武功,等我去外面学会了武功,做了大侠,到时候回村里就可以捉更多的小鸟给你吃!”

  天凡把小黄的头朝村口方向,推了推小黄的屁股;

  “现在跟着我可没吃的呢!听话,回去!”便向前走去。

  刚走两步,小黄又摇摇尾巴还是跟了上来。

  “唉,算了,你既然跟着我,就当你是送我了”

  天凡便向通向外面的小道急步赶去,小黄一直摇摇摆摆的小跑着跟在天凡的脚步后面。

  过了些许,来到一块大石头下面,天凡蹲下摸了摸小黄的小脑袋,轻声道:“小黄,就到这了,你回去吧,过了这石头就通向外面了,你就不用送了。”

  小黄嘴里“唔唔”的叫了两声,在原地转了转,就半蹲着看着天凡;

  天凡走了几步,见小黄看着自己,并没有跟来,就索性一转身转过大石头,顺着山间细小的小路向村外走去;所谓通向外面的私密道路,就是两山之间一道夹缝,夹缝就半米来宽,只容许一人侧身而过,这条夹缝被山外的竹林草木所挡,一般很难发现;这也是天凡在以前打猎时追一只山鸡偶然发现的,但不知道这条路是否是村里所说能通向外面的路;

  此刻这条路上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天凡靠着石壁摸索着前进;天凡此刻心中想着小黄,心中颇不是滋味,不知他现在是否还在路口等着自己,是否已经回村;天凡心中一阵苦笑,此刻离村越远天凡心中不知不觉的难受……;

  约莫两个时辰,终于看到路口时有时无的微弱的光亮;天凡加紧了脚步,不一会就从山间缝隙中走了出来,天凡打量着四周,草木齐腰,茂密的森林,高大的树木,天凡此刻深信已走出了村子,因为没有村中标志性的事物,竹林;

  猛吸了口新鲜空气;

  “啊”,天凡此刻忍不住的大吼了一声,把堵在心中那种咽不下的沉重,狠狠的吐了出来,感到轻松了不少;

  “臭小子,鬼叫什么,你是不是想把山中沉睡的野兽都叫醒啊!”

  天凡大吼一声就躺在草地上,忽听这熟悉的声音,立马从地止蹦了起来,转声看了回周,却没发现任何人。

  “难道想那老头子了,出现错觉?……”,天凡心中嘀咕着;

  “臭小子,别找了,我在这里”

  天凡随声寻去,见林中一石头上,鬼老头正躺在上面喝着酒,顿时大吃一惊;

  “臭小子,深更半夜不睡觉,跑到村外这荒郊野地来做什?”

  “我,这个……”

  “别这个那个,你心中所想,我岂能不知,出门也不带个包袱……”,说完就顺手把身边的包袱往天凡一扔;

  “记着,从此处往东走三四十里就是乌镇,你到那里可以歇息一下,再走六十几里就是唐门所在,这包裹中有些干粮和碎银,你且小心上路”

  天凡此刻心中很不是滋味,本来想悄悄的离开小竹村,却不想被小黄一路送到路口,鬼老头也神秘的出现在这里;这时近二十年生活的点点滴滴涌现在脑海中,隐约的记得五岁时鬼老头教自己捉鱼,自己第一次见到鱼的时候,想捉却捉不到,惹得鬼老哈哈大笑;十岁时,自己在河中假装溺水,鬼老头丢掉了自己从不离身的酒葫芦,一头扎近河里,却被自己顽皮的按在水里呛水;十五岁时,自己上山被野狗追咬,鬼老头拔腿就跟着野狗屁股后面追的情景一一出现在天凡的眼前;

  此刻天凡重重的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摸了摸眼角不经意掉下的泪水,哽咽道:“鬼……鬼老……”

  “臭小子,我知道,你舍不得这养育了你二十年的小竹村,你也舍不得我这从小把你拉扯大的糟老头子,但是你要明白,一旦踏入江湖你就不是原来的你,江湖会改变你的一切,你要记往,踏入江湖切不可作伤天害理之事。”

  “如若不然,天不诛你,老夫定亲自诛你,你可记得!”鬼老头严厉道。

  天凡此刻重重的点了点头;

  鬼老又道:“老头子我知道你喜爱武学,但此去求武并不一帆风顺,老头子我要告戒你,你是世上罕见的天凡之体,对武学没有渊源,如果实在受不了了,就回小竹村来吧!”

  “唉,好了,趁现在时辰还早,你走吧!”

  天凡又磕了三个头,对鬼老道:“鬼老头,等我学会武功后,回村天天烤鱼给你吃!”

  说罢便回头看了眼鬼老后,向林中深处跑去……。

  鬼老一心中一阵苦笑。

  鬼老本想趁村里那些人还不知道天凡的身世前,让天凡离开小竹村,正想着从何说起时,见晚上天凡问的事情鬼老就猜出天凡心中所想,这正何自己的意思,便索性顺水推舟,小竹村中潜伏着的人不知是何门何派,自己不让天凡过多的接触他们,怕到时伤及天凡……,但还是有些担心,天凡生性善良,如在江湖肯定会吃大亏,心中想着现在应该给那人写封信了,鬼老想到这里便身形一闪不见了踪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