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5 10:53:16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穿越北宋
  4. 第二章 这是哪儿?

第二章 这是哪儿?

更新于:2017-04-21 10:55:51 字数:2872

字体: 字号:
  看到黑狗往自己这边跑了过来,而且带着从喉咙里发出的战斗声音,李凡马上反应过来,向狗冲了过去,黑狗愣了一下,马上停住,然后汪汪汪的叫了起来,李凡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往黑狗这一边冲,黑狗更加傻眼了,平常都是自己吓唬别人的,哪次不是追的一个二个满街跑,这次是怎么回事?李凡边跑边发出大吼声,“哇!”“哇哇哇!”,就在人和狗还有几步远的时候,黑狗转身就跑,一溜烟的跑回了刚刚的村子,李凡也就停下了脚步。

  所以呢,面对恶狗,还是别转身跑,这样会被狗咬的,拿出你的气势,背水一战,这样总归是有一点机会的,李凡从很久之前看过的日常生活自救视频里面看到过。在刚才的追击过程中,肾上腺素飙升,李凡现在很兴奋,刚才在看到狗的一瞬间是很诧异的,然后反应过来后,在对着狗跑的时候,李凡在某一瞬间很渴望打架,这个应该是男儿本性。

  李凡就地坐下休息了一会儿后,兴奋劲一过,眼前的情况让李凡迷茫了,这里是哪儿啊?我刚才不是在学校吗?这里是怎么回事?李凡从地上抓起一把黄土,往空中一抛,烟尘顺着风散开了。远方的山峰,身后的矮房子,自己身下坐着的是一块大的土方,凸起来成了一个小的平顶山,可以看见在村子的后边有是一片群山,隐隐约约看得见一条河从山间穿过。

  “那个地方的崽儿,下来,不要上去耍!下来下来!”正当李凡出神的看着远处,小村子的第一户人家出来了一个妇人,领着刚才的那条黑狗往这边走来,李凡回过神来,看见有人来了,希望找个人问一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孃嬢,你们这个玩笑开大了喔!快把我送回去,今天我还要上课。”李凡对着距离还有很远的夫人笑了笑,大声地喊了一句。这个夫人的穿着也很奇怪,不是李凡经常看见的穿着服饰,也不像电视上看到的偏远地区民妇们的衣着,而是像极了古装剧里的贫家衣着,不是连襟的,而是一张大的打了补丁的围布披在身上,然后为了防止脱落,系上了一根腰带,腰带里还别着一把刀。妇人本来是在家做着今天晚上的吃食,蒸好馒头后,黑狗跑了进来,然后对着门外叫个不停,妇人教训了两声,黑狗就跑进了屋子,妇人很快的就做好了今天上午的家务,就好奇的站在门口朝着黑狗狂吠的地方看了看,就看见了一个穿着华丽的短发青年站在自家的菜地山坡上,一时拿不定主意,在房内辗转踱步了几圈后,拿起刀子带着狗就出去了。妇人以为这是一个隔壁村的偷菜贼,就像把他吓跑,没想打喊了一声后,这个怪模样的人还想要往自己这边过来,而且也喊了一声,这下妇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得从腰间抽出菜刀对着李凡,说道:“喂,兀那小子,定在某处,可别过来,刀口还是蛮锋利的!”那只黑狗看见主人抽出了菜刀,也对着李凡汪汪汪汪的叫了起来。黑狗狂吠了几声后,陆陆续续的有狗叫,最后全村的狗都叫了起来,一时间“汪汪汪,喔喔喔……”响彻小村庄,声波还在后面大山的帮助下形成了回响。“有强人来了,给老子出来帮忙。”李凡听见村里面有人往这边看了看,然后瞧见了这个场景,就扯开嗓子喊了。李凡反应过来了,马上往妇人那边看了一下,妇人的后面就是小村子,村子里的男人拿着锄头扁担样的东西往自己这边冲来。

  李凡看了看后面,就是一片悬崖,不过不是很陡,可以直接滑下去,当机立断,李凡脱下外套,垫在屁股底下,纵身跳下了陡坡。滑了没有几下,李凡感觉屁股下面就传来了痛感,条件发射下,李凡半站起身,往下面跑了起来,速度带着风,脸颊抚摸着飞起的土石,眼看着快要到底的时候,李凡马上又蹲了下来,把身体尽量卷起来,估计了一下时间,在落到平面的时候滚了下去。速度太快了,李凡在往下面滚的时候碰到了背部,疼得差点憋了气,等到停下的时候,勉强站起来,李凡还是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咳……这坡真陡,咳。”咳嗽了两下后,李凡又往山的那一边走了几十步,狗吠声渐渐的低了下来,有一个人的喊叫声紧随着传过来。

  “哪个龟儿子敢在这儿惹火?”一个粗旷的男子声音响起。“跑哪儿去了,这个龟儿子跑得还快。”“跑得不快,只有给他扩到身上(揍他)。”很嘈杂的声响,大家都在七嘴八舌的说着,没有人听听刚才的老娘子是怎么说。李凡又就地坐下,听着村民的话语,隐隐感觉这个话音好像是川音,自己是成都人,当然是听的懂的,一开始听出来了妇女的口音就知道是四川话,所以李凡还以为这应该是谁在恶搞,但是看到那一片村庄和从村子里出来的村民后,看着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很像是古人的装扮啊,好像还有几个男人穿着的是茅草衣服,留得还是长发。恶搞人,不用换衣服吧,李凡这样想着,看看自己身上的短袖,再看看手中的校服,没有想明白。郁闷和屁股上的疼痛让李凡很急躁,不由得朝着天空大吼一身:“哪个龟儿子电视台开我的玩笑,老子还要读书,爬尼玛拿批。”正在土坡上吹牛的男人们听见从底下传来了吼声,一个汉子拿着扁担领着头走到了坡顶,还没有走到坡顶,领头的汉子就看见了坐在远处地下的那个奇怪模样的男子,好不要脸的蛮人,衣服也穿得松松垮垮的。领头男子这样想着,想要喊两声问问这个怪模样打扮的人是哪里来的,难道是山那边蛮人,蛮人就不会说川话了,正要出口,不料对方先了一步。“喂,上边山顶那个,你们是那个电视台的,快放我回去,不然我要告你们侵害公民人生自由,犯法的喔!你们的制片人到底咋个回事,不懂嗦?”众人站在山坡上都实打实的听见了这个怪模样打扮的人说的话了,口音很奇怪,但是听懂了,他说的也是这一片的口音,可是电视台是什么?公民人生之后的又是什么东西?大家好像都不太敢跟蛮人搭话,可听口音有很不敢确定,憋了一会儿,领头的男子回过头对着站在最后的老娘子说道:“张三娘,你莫不是惹到了蛮人吧,话说刚才这人是从这里跳下去的吗?”被叫做张三娘的妇人说道:“李哥老倌,你们来之前,哪个龟儿子就跑了,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他勾凳子(屁股)还硬。”“喔……”领头男子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又转过头,朝着李凡大声道:“那位英雄可是从剑阁来,上哪儿去?”“剑阁!金塘,金塘!!!我说我要回去!”李凡对着天空吼了一句,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往前面的大山走去。山坡上的人很默契的目送着李凡走了,没有人发出声响,等到李凡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后,大家开始商量要不要向县长举报这件事。“二哥,要不要找县尊报告一下啊,瞧着这个人挺怪模怪样的,不会是奸人吧?”一个小个子中年人说道。领头的中年男子没有说话,而是带着扁担即开了人群,独自回村了。剩下的人看领头的人走了,也都散了,也没有人去提报官。

  李凡走过了一个小山坡后,渐渐的感觉到身体开始发冷,把外套穿上后还是没有多大的缓解,跑了几百米后,感觉身体热了起来,想起刚才的那些人穿的是长袖衣物,难道这是冬天了?

  仔细一想,自己明明就是在学校花园迷糊了一下,也不会被人劫持啊?也就几分钟而已,自己也走了这么远了,一开始以为远处的山和那些风景是假的,没有想到居然是真的,越想越觉得莫名其妙,直到最后,冒出一个怪诞的想法:该不会是穿越了吧?穿越?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像是在头脑中扎了根,怎么都甩不掉。“不管了,先找一个人问问,刚才的那个地方不能去了,继续走吧。”打定主意后,李凡朝着对面的山走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