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12:02:2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步月传说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7-04-21 14:52:02 字数:4124

  大荒六百七十年,不周山。

  幽幽灵山,一道出自四灵玄水的绿色光芒,挟带毁天灭地之兆,撼动不周山地域,四周,如同陷入末日般的愁云惨雾之中。

  人未现身,却已气势如虹,威震八方。此时,突来嘹亮的霸词,回荡四野,响彻天地。

  笑观龙争虎斗,世态转变俱往。畅谈万里大荒,谁主沉浮。腥浪淘尽英雄,不负今朝。

  响亮霸词中,一人现身于绿光之中。但见此人鬓发长青,碧眼方瞳。手中之剑,锋如明月白辉;目中之光,凛似无数霸气。

  此人气势慑人,相看之下,大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之气态。

  四灵玄水河畔,大荒三大修仙门派高手齐聚,盯着这自玄水之中而出的中年男子,无不神色凝重。

  这神秘的中年男子即是锁魂教教主花尘青,此番他携锁魂教大军攻进大荒,兵锋所至,无人可挡。

  此时此刻,三大门派掌教受伤闭关,四族灵帝相继战死,四族圣城四灵城又被锁魂教大军攻下,大荒已是岌岌可危。

  在大军势如破竹的攻势下,大局将定的形势中,花尘青一统大荒指日可待!

  想到自己百年意愿即将达成,花尘青仰天长笑,望着玄水河畔这二十一位大荒顶尖高手,狂傲道:“四灵城已被攻下,现今四族灵帝战死,剑宗,天极门,碧霄宫高手死伤殆尽,仅凭你们这最后的二十一人,挡得住我么!”

  这最后的二十一人,即是守卫大荒的最后一道防线,若是他们今日不能阻止花尘青,大荒便要落入他手,再无宁日。因此,他们肩扛大荒之安危,每个人的心里早已对战死有了觉悟。

  “花尘青,就算我们今天战死此地,也要拉你共赴黄泉!你的邪恶计划,永远别想达成!”

  “既然如此,你们就下黄泉吧!”

  话音刚落,花尘青目中精光暴射,手中银剑挥洒,赫势回旋,织成一圈灭神界限,以狂霸之势,斩向这二十一人。

  见此凌厉剑势,二十一人同时后撤,祭出各自法宝,狂摧真元,吟唱法诀。

  登时,慑人霞光霎然而现,形成一道御魔结界,罩向所向披靡的花尘青。

  当下玄水河畔立现珠光宝气,光照天地,直冲苍穹。战场之中灵气翻滚,宝气剑风如狂涛猛狼,崩然相击,不止不休!

  花尘青如骋战神之姿,飒如白色蛟龙,万夫莫敌,手中银剑开合之间,蕴含无上剑威,惊神剑气自剑中激射而出,撞击身前宝气结界,刺耳爆响不绝于耳。

  但见二十一人倾尽真元所结成的宝气结界,在他愈加凌厉的剑势击扫之下,已现不支之相。

  只听“咚”的一声震天巨响,剑风剑浪砰然再击,宝气结界顿时被破,霞光四散。

  斩破结界,花尘青剑势不绝,迫眉剑气如旭日之光,无所不在,游窜战场,赫然扫向眼前这二十一人。

  结界被破,又遭四溢剑风侵扰,这二十一人都已真元溃散紊乱,百脉剧痛,无力再战。

  面对如此雄霸的剑气,他们自知难挡,就要身死道消。声声长叹中竟都闭上了双目,神色壮烈,默默等死。

  就在这时,玄水西方突来两阵微风吹拂,当下四周剑鸣充耳,世间脉动乱息,乍然之间,两道身影御风而来,虽未靠近,其高深修为剑意已先飘荡传散,直入人心。

  花尘青极招刚出,忽见来人剑势汹汹,一金一白两道剑芒快如闪电,刹那间已至身前。避无可避之际,他手中剑锋一转,化攻为守,阻挡来人攻势。

  三剑相交,只闻叮铃一响,天地风愁云惨,二人各自震退之际,已在身上留下新红。

  “好剑法!来者何人!”

  花尘青收剑退立,打眼看向这两位不速之客。

  这两人都穿着一袭白衣,头戴七星冠,一人潇洒俊逸,一人霸气满身,再看方才那出剑之人的佩剑,竟是隐世已久的道真双宝——碎神、摘星。而两人正是道真双绝溪风与沧浪。

  场面突变,道真双绝重现大荒,身临死境的三派高手相看之下惊讶交集,希望重燃。其中剑宗的那几位高手叫道:“是溪风突破御风裁金双功并转的瓶颈出关了,这下大荒有救了!”

  察觉到这道真双绝修为高深莫测,花尘青眉头紧锁,陡感压力,紧握神兵,慢慢道:“哦?大荒除了四族灵帝以及三派掌门,还藏有这样的高人么?看来我真是小瞧大荒群雄了。”

  溪风横剑身前,哈哈长笑道:“既是知道大荒卧虎藏龙,你还敢进兵冒犯,不是自寻死路么?”

  沧浪冷冷道:“花尘青,四灵城内锁魂大军已被我二人诛灭,只剩下六教使坐镇,此时的你已经山穷水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他的话说完,瞥目望了一眼花尘青,眼中异色一闪即逝。

  花尘青听言心中一惊,万没想到自己的六万大军竟被眼前二人扫灭,如此看来,若不斩杀这两个心腹大患,自己绝难一统大荒。

  想到这里,他横眉狂笑,道:“想让我收手,痴心妄想,今日就让你二人身死道消!”话完,手中神兵再斩,直取道真双绝。

  溪风剑锋挥洒,首当其冲,迎上花尘青,笑道:“沧浪兄台,我来会会这天下第一高手,你别插手!”

  “原来又是一名嚣狂的剑客!”

  花尘青畅然大笑,再凝真元,手中神兵如逆龙回头,惊起千涛浪。

  二人神剑碰撞相击,身影互叠,剑氛充斥天地,一时难分高下。

  道魔鏖战未休,道真一绝,力抗花尘青狂势,看似旗鼓相当,实则溪风却是愈战愈见忧虑,只感手中之剑越发沉重,体内真元相续剑势之间,隐隐已有断潮之相。

  二人再斗四剑,花尘青面色不变,剑势仍旧,溪风却已大汗淋漓,剑势转弱,眨眼之间,银光划闪,溪风真元一断,右臂登时见红。

  “果然是高手!”

  溪风大笑一声,战意大起,手中碎神重剑光华一闪,转为摘星轻剑,再战花尘青。

  见他能够轻重双剑交换使用,花尘青顿然一惊,心中惊异无以复加:不是说剑宗御风裁金两剑诀不能相互融合么?怎么这人竟能双剑并转,莫非他身怀天灵剑骨!

  花尘青的预想的确不错,这溪风就是自剑宗祖师莫须风离世之后再出的剑道英才,身怀天灵剑骨,可将剑宗大道太虚灵华中御风裁金两剑诀融合互转。

  轻重双剑并流,缔造炼魔造化之功,加成的威力,让花尘青初感压力。心知对手非是易与,他再凝三分心神,剑势倏然一变,诡异难测,疾刺溪风三大要穴。

  双剑并转,尽显溪风剑道深奥。本以为可以轻易击败花尘青,却不料其如此骁勇,竟知晓剑宗剑道三穴同济之弱点,此刻被他针对三大要穴不断出剑,溪风顷刻间陷入制局苦战。

  为破制局,溪风一声高喝,气贯九天,双剑并使,御剑为霜刃,化三三九转,分剑于人,剑,魂三道之交,顿时,一刚,一柔,一和之劲道,流转于三大要穴之中,瞬间就将眼前制局剑势破解。

  剑势被破,久战不下,花尘青面色一沉,欲出极招。只见他脚踏八方七曜之星位,神意通灵,身前突现两只异兽虚影,周身旋绕,慑人狂啸,象征血恨之战再臻**!

  “天灭!貔貅!”

  见到那两只异兽虚影,溪风一声惊呼,惊骇无比:这两只匿迹大荒千年的两大凶兽,竟被花尘青收服!

  与此同时,他忽然感到一丝不安与不祥之意,回首看了一眼静静伫立的沧浪,却见其人眼中正闪烁着犹豫之色。

  “不妙,沧浪兄要倒戈!”

  就在此时,花尘青两大异兽灵威入体,真元狂增,霎然一剑劈来,势如高山,溪风愣神之际顿受重创。

  当是时,沧浪身形一动,手中狂霸之刀黑芒毕现,凌然斩向一旁观战的二十一人。

  这二十一人正在凝神观战,忽见沧浪挥刀而来,都已惊呆。他们之前力战花尘青,眼下真元受损,绝难抵挡狂霸刀浪。

  “你!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

  只听几声凄厉吼叫,河畔鲜血飞溅,三派这最后的二十一位高手竟然人头落地!

  看着这一幕惨象,溪风的心似沉入了万丈悬崖。他紧握手中之剑,目光中尽是悲愤凄惘,盯着沧浪道:“没想到你仍魔性未泯,我真是瞎了眼,竟帮你解除神识封印!”

  沧浪神色淡然,眼中也看不出一点情绪波动。他默默的望着溪风,良久之后,淡淡道:“只可惜立场总是让友情变质。即便是我再怎么与你交心,该做的事,我一定得完成它。”

  溪风眼光如火,扫过一旁邪笑的花尘青,吼道:“凝岚死去三百多年,神魄俱散,早已神仙难救,你竟相信这人言语,以为结合天灭、貔貅元神,加上魔刀之灵,就能打开不周山入天之境吗!”

  听闻此言,沧浪的目光突然转变,尽是痛楚。他慢慢道:“想救凝岚,除了打开不周山入天之境,取得元祖星空,再无它法。溪风,待我将凝岚神魄归位,起死回生,就任你处置。”

  溪风凄然大笑,一字一字道:“好!好!好!你愿用大荒安危换得挚爱之人重生,我亦可以牺牲自身阻挡魔道。天道昭然,今日就让我们同归于尽吧!”

  话完,溪风倾尽全身真元,道真双宝汇集沉沉浩元,光芒四射,极反激发。霎时,四灵玄水之畔直如双耀并世,日月争辉。

  “不妙,是皓天诛魔剑阵!”

  沧浪一声惊呼,真元狂运,凝神戒备。

  花尘青不晓此剑阵有何威力,见溪风真元催运,还以为他只是虚张声势,大笑一声,道:“强弩之末,还想翻起什么风浪!”

  “皓天诛魔!开阵!”

  一声开阵,溪风运转乾坤阴阳,释放掌中天地,道真双宝霎起八方扬火,缔造剑下洪荒。

  其时苍云密布,电闪雷鸣,阴沉天空似要坠落一般。脚下苍茫大地剧烈颤动,酝酿着一场即将到来的毁天灭地之剑!

  叮······

  突然之间,剑鸣之声随风而来,回荡天地,无量剑氛自天、地、日、月之中爆射而出,游窜急刺,充斥整个战场。

  碎神之威,摘星剑浪,崩然再起,不死不休!

  首度面临道真最强剑阵,沧浪、花尘青二人刀剑使如蛟龙,却似龙困浅滩,剑氛激荡之间,身上瞬间多处鲜红,鲜血四溅。

  反观溪风,催运如此剑阵之下,面容已现出灰败之相,想来剑势一过,就要油尽灯枯。

  “沧浪,攻他三焦玄关!”

  花尘青再运所剩真元,御剑扫开扑面剑氛,直取溪风运剑要穴。

  沧浪眼神一痛,喃喃道:“溪风,我对不起你,待我救活凝岚,就赴黄泉向你请罪!”思绪之间,挥刀而上。

  在这生死之际,溪风竟剑阵停运,手持道真双宝,决然迎向两人。

  这三人最后刀剑相交,大势将定,关键一刻,惊见最惊人的一幕!

  轰隆一响,剑浪刀风四溢而出,四灵玄水水浪滔天,浩然声势中,停运的剑阵中突有一股毁天灭地之剑灵悄然而出。

  “皓天剑气荡层云,玉宇澄清万里埃。”

  回荡不绝的话语中,相交的三人,顷时神形俱灭。

  ······

  大荒六百七十年,十月三日,因锁魂教教主花尘青突然消失,六教使只能率兵退回南疆深处。

  大荒逃过浩劫。

  笑观龙争虎斗,世态转变俱往。畅谈万里大荒,谁主沉浮。腥浪淘尽英雄,不负今朝。

  时光悄然而过,霸词依旧,却已物是人非。只有天道亘古不变,悄然咏叹着那场不为人知的旷世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