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02: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酒剑仙之龙游天下
  4. 第一章回忆十年第4集父子相认 第一章回

第一章回忆十年第4集父子相认 第一章回

更新于:2018-03-16 08:27:30 字数:3363

  第一章回忆十年第4集父子相认

  刘瑾瑜只觉眼前光芒一闪又再次的暗了下去,发现自己和张虎还是在一处山洞,好似刚才根本就没动过。但是随着张虎照亮了洞穴后他很快发现不同的地方。这个传送阵比刚才的那个要小很多,但是这个洞穴明显比刚才那个要大上好几倍。张虎拉着刘瑾瑜说:“走,去你父亲那。”但是听声音气息明显比平时要虚弱很多。

  张虎带着刘瑾瑜在山洞内七拐八绕,终于来到一处石门处停下。张虎看似随意的在石门的几处地方点了几下,但却蕴涵一些刘瑾瑜无法理解的章法。石门缓缓开启,印入刘瑾瑜眼帘的是一间宽敞的石屋,石屋四周有六扇石门,不知通往何处。接着他看到在石屋的一扇石门开启,走出一位怪异男子。为何怪异呢?这位男看上去与刘瑾瑜有着三四分的相似,三十五六岁的年龄头发却是白发苍苍,左手还拿着一个酒葫芦。这位男子注视着刘瑾瑜,就像一位年迈的父亲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孩子一般,只听他轻轻的说道:“真像啊!”刘瑾瑜慢慢的向他走去,也许是骨肉相连的亲情,只是见了一面,那种感觉就让他不自觉得想和这个男人亲近。他走到这个男子面前,怯怯生生的问道:“你是我的父亲?”白发男子没有回答,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只见刘瑾瑜飞扑到白发男子怀里号啕大哭起来。白发男子也是紧紧的抱着他,两行热泪情不自禁的流着。

  不错,这个男子就是刘瑾瑜的亲生父亲,刘飞龙。也是玄清观于氏兄弟欲杀之而后快的刘飞龙。站在石门口的张虎也泪流满面,低低的念道:“三妹,他们父子终于还是相认了。”

  刘飞龙为何要躲这暗无天日的黑洞中呢?于氏兄弟又为何要至刘飞龙于死地呢?刘瑾瑜顾不上这么多,心里既是伤心又是兴奋,早已是泪流满面。张虎在这时也是扶着石门缓缓倒下,从中了噬血箭直到现在,他一直暗运灵力压着伤势,直到刘瑾瑜安全送到这位铁血汉子就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倒下了。

  只见刘飞龙一闪便来到了张虎身边扶住了他,好似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一样。他迅速的给张虎检查伤势,检查完后神情也放松了下来。张虎凭借多年生死搏杀的经验在噬血箭击中身体的前一刻避开了要害,只因失血过多而虚弱晕倒。在给他简单的处理好伤口后又喂下一颗九转还魂丹后便扶到右手边第一间石室内去休息。直到张虎被安置妥当后,刘飞龙才开口跟刘瑾瑜说道:“我们先出去,让你张叔叔好好休息,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于是拉着刘瑾瑜的小手走向另外一间石室。

  刘瑾瑜被刘飞龙抱在身上,坐在这间像是书房的石室中,父子俩你看我,我看你的,好像看不够似的。刘飞龙开口道:“刚才给你二叔吃了九转还魂丹,一天后便又能生龙活虎了。这九转还魂丹用的是一株千年灵芝再加八十味有三百年药力的辅药炼制而成,虽没有真能还人魂魄之效却能短时间内恢复修仙者所受的内外伤,在修真界也算是上等灵药了。”刘瑾瑜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懂这是什么药,但是他知道父亲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刘瑾瑜问道:“父亲,二叔怎么姓张?他应该姓刘才对呀?”刘飞龙说:“你二叔是我当年游历世间时的结义兄弟,虽非亲生兄弟却胜过凡世间千千万万的亲生兄弟,所以以后对你二叔要像对父亲一样的敬重,知道吗?”刘瑾瑜点了点头,他从小读书这个道理早早就懂了,其实他早就拿张虎当自己的父亲看待了。刘瑾瑜又问道:“父亲,母亲呢?她在哪?我好想见她。”

  刘飞龙脸上露出阵阵痛苦的神色,嘶哑着说道:“你母亲生下你后不久便被你外公带走了。”刘瑾瑜只是重重的说了句:“外公为什么要把母亲带走?我要去把母亲找回来。”刘飞龙听到这句话心中充满了无奈叹了口气后说:“不要怪你外公,他也是没有办法而为之。若非你外公恐怕我都不知道埋尸何处了。你心中肯定有很多的疑问,现在不是你该知道的时候,等你将来长大了我会告诉你一切的。”

  第一章回忆十年第5集子承父业

  刘飞龙又说:“瑾瑜,今天你二叔与人斗法,你可都看见了?愿意学吗?”刘瑾瑜点头,说:“愿意。”刘飞龙说:“仙途坎坷,我本不愿你去修仙,奈何天意弄人,为父仙途已断,只有让你变得强大才能保住你的性命,也只有你强大了你娘亲才有恢复的希望。但是修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需要有悟性,有机缘,还有你要吃得了那份苦。”刘瑾瑜道:“父亲,只要能让娘亲恢复吃再多的苦我也不会害怕的。”刘飞龙点了点头,很是欣慰,于是说:“好吧,那我给你讲讲修仙的事吧,你需要先明白修仙的事情以后才知道自己该如何修练。”

  刘飞龙便开始为刘瑾瑜讲解:“这世间有两种人,一为凡人,一为修仙者。凡人无论有多少钱财,多大的权力匆匆数十载后也只能化为一堆黄土。修仙者却不一样,修为到极深处可活数千甚至上万载,更有大能者有不死不灭之身,与天地同寿,这是许多人梦昧以求的境界。我们每个修仙者都有历代奇能异士所创之修炼法门,修为大体可分为炼体,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分神合体,归真,天仙九大境界。天仙是传说真的境界,数万年来还没有人能到达过。炼体期,炼气期需在十五岁以前完成,越早说明天份越高,虽后筑基。炼体因派系不同又分两种,佛家道家比较温和,丹田引入天地灵气后扩散至全身以达炼体之目的,而魔门则是反其道而行之,由全身穴道引入天地灵气来淬炼筋骨。当你的身体足够强大能在体内储存灵气时便到达炼气期,但是并不是说炼体就结束了,当你在引入天地灵气时也同样在炼体,只是法门不同表现方式也不同。当你丹田的灵气达到饱和后服用一颗筑基丹后便能到达筑基期。修练达到筑基期后才算是入了修仙路的门槛。再之后就是丹田内炼就金丹,丹碎成婴,元婴出壳成就分神,分神与本尊合二为一成就合体,合体后便是反璞归真,最后渡劫成仙,至于再往后就不是我所知道的了。但是你要记住,我们修仙者所修炼的功法,法门本意抵抗天劫成就天仙所创,而不是用来杀人,当然,天劫都能抗下杀人就不在话下。”刘瑾瑜又问道:“父亲,那二叔和那两个道士用的剑又是怎么回事?”刘飞龙点点头说:“问得好,他们用的是法宝,是修仙者领悟万法的一种手段而已。还有炼器,炼丹,阵法,机关傀儡,都是修仙路上的各种手段而已,这些也是你所要学习的。”刘瑾瑜又问道:“父亲,你用的是什么法宝?”刘飞龙正色说道:“我用的也是剑,剑乃兵之君子,欲用剑者先正其心。”

  说完后闭口不语,只见他手指平伸并指成掌,掌心向前伸斜指地面,掌心处现出一柄利剑的剑尖慢慢的滑出,接着是银光闪闪的剑身,剑脊上有三处三寸长的镂空,剑身靠近护手一寸处是一个圆孔,孔中有一颗火红的珠状物体,然后是某种上古神兽状的黑公色护手,最后是刻着古老花纹的黑色剑柄,接着手握利剑轻一挥,刘瑾瑜听到三声奇怪的兽吼。

  “这柄剑剑柄是离魂山脉深处所得的千年麒麟木,剑身处这颗火珠乃是火龙窟内机缘巧合下得到的少阳火精,剑身是万年玄铁,历时三年零九个月才炼成这柄少阳麒麟剑。你刚才听到的声音是麒麟吼,可以正视听,不为妖魔所迷惑,剑内蕴涵少阳剑气,专破邪法。”刘飞龙手握少阳麒麟剑解释道。

  “父亲,我能有法宝吗?我也想用剑。”刘瑾瑜说。

  “可以”刘飞龙笑了笑,接着说:“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从明天开始我和你二叔会教你很多。”直到这时刘飞龙才打开酒葫芦喝了口酒,也许是见到儿子太高兴了,连常年的老习惯都忘了。刘瑾瑜闻到一股香味扑鼻而来,似花香又似酒香,于是便问道:“父亲这是什么?怎么这么香啊!感觉像酒香又像花香。”他从小在酒坊长大,当然闻得出酒的味道,可是这次却实在是不懂父亲喝的是什么。

  刘飞龙脸上露很复杂的表情,有幸福,有伤心,有后悔,但更多的是恨意,恨那个当初打伤自己妻子的那个人。没有回答,自顾自的又喝了几口后才说:“我带你去见见你的娘亲。这酒名叫‘花海叠浪’,是当年我与你娘亲相爱后专为你娘所创。世间论酿酒技艺我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说完就拉着刘瑾瑜向另一处石室而去。

  石门开启,室内除了一张石床后就只有墙壁上有一幅年轻女子画像。这位女子长发飘逸,左手轻抚胸前长发,右手正捏着粉色花朵放在鼻间轻嗅。弯弯的柳叶细眉,双眼微闭,嘴带微笑,瓜子脸上有两个小小的酒窝。看其相貌与瑾瑜倒是有五六分相似。难怪刘飞龙见到刘瑾瑜时就情不自禁的说了句“真像啊”。

  刘瑾瑜默黙的看着画像,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我可以天天来看娘亲吗?”刘瑾瑜边抹着眼泪边问道。

  刘飞龙叹了口气然后说:“当然可以。好了,你今天也累了,我带你去休息,明天你就要开始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