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49:1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虚灵缘
  4. 第一章 千秋镇

第一章 千秋镇

更新于:2018-03-15 20:21:39 字数:3115

字体: 字号:
  时值深秋,夜幕降临,夜凉如水。远处苍茫的群山,渐渐的化成模糊地黑影,最终消失在人们的眼前。

  在群山深处,时常传来一阵阵令人心颤的狼啸,又或者是一声愤怒的爆吼……山脚之下,有一个名为‘千秋镇’的普通小镇子。据传,它的名字是这个镇子的最早的一位先辈所取!为尊崇先辈之意,小镇子就一直沿用‘千秋’之名。可是镇上的镇民更愿意称它为千秋村!因为这座小镇子只有三十来户。用‘村’来称呼更为合适、贴切。于是村里人出门在外,以‘镇’称呼;闲居家中,以‘村’称呼。村子虽然只有三十来户,百十来人,但是却是周遭排的上号的村落。村民大多勇猛,身手不凡,擅长捕猎,加上山上野兽较多,因此小镇对比其他村落或者小镇较为富裕。在村子的最东面,有一座全村最大也最为豪华的建筑。所说的最大、最豪华也是相对而言。毕竟身处山林,不能和繁华胜地相提并论。这座建筑名为千秋祠,是有功于千秋镇的历代先辈,逝世之后的牌位供奉之地,也是整个千秋镇最为神圣的地方。在离千秋祠百丈处,有一大一小两道人影。在略显坑洼、约有半丈宽的泥路上,慢慢的朝着千秋祠这个方位走去。虽然现在伸手不见五指,但这夜色并不能影响他们的视力。“许火哥哥,你说村长他为什么要我们两个现在来千秋祠呢?不会是我今天掏鸟蛋的事情被村长知道了吧?”小男孩心虚道。看他的样子,没少掏鸟蛋。不过小男孩转念一想:掏鸟蛋也不是什么大事,村长他定不会为此骂的······小男孩自我安慰的想道。就这般,一个小男孩拉着比他高出一头的男孩,像只麻雀,叽叽喳喳地不停地问东问西。不知是这个小男孩,好奇心如此之重,还是自己做了“亏心事”,怕长辈责骂。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一点也没有觉得累。这个小男孩约十岁,身高四尺六七,穿着整洁,身材均匀,一头乌黑的头发,浓浓的眉毛下闪着一对圆圆的大眼睛,乌黑的眼珠挺神气地转来转去,显得活泼可爱。这个小男孩叫风岳,他是村里铁匠风林的独子。生性好动,闲不住!十三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铁匠风林带着妻子来到这个不起眼的村子。本来躲雨的他们,意外的定居于此,直至如今。而被称为许火的男孩,有十六岁左右,身高五尺四五,穿着还算整洁,微胖,头发略显凌乱,眉毛较淡,眼睛较小,鼻子略显的有点尖。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但是如果较为熟悉他的话,就知道这孩子不像他的外表,很难接近。而是为人真诚,有点憨厚,颇为愿意帮助村里人,很容易相处。而且很重要的就是,这许火就是村长许冰的儿子。而且风岳将许火当成哥哥看待,有什么事情也愿意和许火说。可能正是这样的缘故,风岳认为他可能知道点内情,才会问他这些问题。虽然许火脾气温和,人也容易相处,奈何风岳问的次数实在太多!最起码有好几十遍了,一路上就没有停过。到最后,弄得许火也不愿搭理他了。虽然不愿再搭理风岳,可是还是紧紧拉着风岳的手,生怕他在这黑夜中被绊倒。就这般一个如同闷葫芦般,一个好似自言自语,没多久就来到一幢颇为高大威严的建筑门口。这幢建筑,在村里也是首屈一指的。在这幢建筑的大门上方,挂着一副古朴的金色额匾,在金色额匾上赫然刻有“千秋祠”遒劲有力的三个黑字。在额匾两侧,挂有两个大红灯笼,似守卫般为来人指明方向。虽然额匾有些年代,但大门是新的,刚换过不久,仍然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这个地方,赫然是他们二人要来的地方——千秋祠!站在祠堂外,风岳用他那柔软的小手,指了指那额匾,脆生生道:“许火哥哥,我们到了。要不,我们快点进去吧。村长怕等急了,完事之后,我们也好在里面好好转悠转悠。这个地方是爹爹和娘亲,唯一不允许我随便来的地方。机会难得,得好好把握哦。”风岳小声建议道,满脸期盼之色。声音虽有诱惑的味道,奈何年纪太小,‘动听’的话语未曾打动许火。“这么着急进去?你就不怕你下午干的好事,被父亲他知道?不怕他责罚你这些天不好好修行?”看着满是急切之色的风岳,许火无奈道:“如果你有我一半努力,你的境界恐怕早就超越我了。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村长他应该不会和我计较的吧。而且爹爹和娘亲也说过,要劳逸结合的。咱们总不能一直修行吧。那样也太枯燥了,太没意思了。效率也不会很高的。总得要找点事情做,许火哥哥,你说对吧?”风岳小声嘟囔道。“唉。你总是这么说。”顿了顿,许火接着道:“进去之后不要乱摸,最最重要的就是千万别把东西弄坏了,知道吗?这里面的东西,可能并不值钱,但是每一件都意义非凡。”看着满是不安分的风岳,许火干脆蹲下来,拉着风岳郑重叮嘱道。他可是知道风岳的性格。生怕风岳真的闯祸。看着满是为难之色的、不住的挠头的风岳,许火也不禁莞尔一笑,叹了一口气,满是无奈!看样子,他还真拿风岳没办法。揉了揉风岳额头的头发,拉着风岳进入祠堂。不一会,风岳和许火就到了祠堂的正殿。千秋祠的正殿,并不是金碧辉煌的那种,布置的十分简单、朴素。整个正殿约有两百多平方,在正殿上靠近墙的最中央,供奉有许多牌位,密密麻麻一大堆,粗略看去有好几百。正殿内的两侧各放有四把朱红色的木椅。在牌位前,有一些水果和香烛。想来应该是祭祀用的。而在祠堂的地上,有一位身着麻衣麻布的中年男子,跪在也不知用何材质所做成的蒲团上。低声默念谋篇祭文,似乎在祷告些什么。但言语对于风岳和许火二人来说,有点晦涩难懂。从后面看去,这位身着麻衣麻布的中年男子,除了身材有些消瘦,略有些佝偻之外,就只能看到两鬓处略有些银丝。这位中年男子就是许火的父亲,千秋村的现任村长,许冰!许火有些崇拜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许冰。他的父亲担任村长的十几年里,把村子管理的井井有条。相比之前,乡亲们的日子要红火许多。村里人都相信:他的父亲是把整个镇子带向美好未来的希望。这些在弱肉强食为主基调的年代里,是件颇为困难的事情。许火看到他父亲在那虔诚地祷告着,就强行按着好似就要脱了缰的野马般的风岳,静静的站在许冰的左侧,一脸虔诚、耐心的等待着。对于许火和风岳的到来,许冰明显感觉到了。从他那一闪即逝的动作可以看出!他的耳朵明显动了一下。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祷告结束的许冰,从那蒲团上站起来,看着不安分的风岳在那乱动,调笑道:“难得啊,难得!下午掏了一个下午的鸟蛋,现在竟然还站得住。你这个调皮捣蛋、精力旺盛的小家伙,竟然没有到祠堂的其他地方玩耍。真是难得!”看着眼前熟悉的男子,那熟悉的浓眉大眼,英俊的脸庞,挺拔的身材。风岳心里有点发毛。听到村长的话语,风岳虽然年仅十岁,也有点不好意思,腼腆的笑了笑。看着风岳的样子,许冰情不自禁的笑了。“父亲,这么晚了,您把我们找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许火道出心中的疑惑。他的父亲不是一位急躁的人。这么晚了还让人把你们俩叫来,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嗯,今天的确有事找你们俩。而且必须在祠堂里。”许冰顿了顿继续道:“风岳,下午掏了一个下午的鸟蛋。得好好检查检查你最近的修行!看看最近你有没有偷懒。”许冰并没有直接道出何事!看样子是先要检查风岳的修行。“不要吧,村长,咱们还是讲正事吧。可别耽误正事。”风岳哭丧着脸不情愿道。可是看着许冰那不容置疑的眼神,风岳吐了吐舌头,低声妥协道:“好吧。”“那咱们就从一些基本常识开始吧。”看着风岳妥协的样子,许冰满意道。“千秋镇地属哪座城池?”“落炎城。”“落炎城有几个修仙宗门?”“五个。”“千秋镇地属哪个宗门的地界范围?”“青阳门。”“这些修仙宗门每隔多久要开始收徒?”“十年。”......就这般,一问一答,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嗯,还行。虽然有两三个没有回答出来。不过勉强可以过关。以后,可得好好努力。这些常识,有时候比你在武力上的境界更重要。千万别掉以轻心。知道吗?”许冰面无表情的说道。很像世间的一位老学究。听到这里,风岳长舒一口气,很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