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41: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轩辕之刹
  4. 序章 命运

序章 命运

更新于:2018-03-17 19:55:28 字数:4361

  ……身体失去力气

  不意间,抬头望着天空,渐泛白光

  接近日出了

  ……一晚的梦要醒了

  没错,梦要醒了

  现在不是能沉浸在余韵中的情况,更重要的是,这是为了活命的手

  段

  ……所以得把这当成梦

  剑客的触感还有苦闷的声音

  不把这些当成遥不可及的梦的话,就没办法活下去的────

  然后,两者的战斗结束了

  他们惨烈的歼灭战,以红色骑士的消灭而闭幕

  原本绚烂华丽的大厅完全变了个样子

  地板上一道道裂痕

  墙壁被穿了一个个大洞

  楼梯垮了下来,碎裂的大理石化为砂砾散落在风中

  整个空间被破坏殆尽,大厅失去了过去的风貌

  那么,应该可以说时间加速了吧

  因为这庞大的毁坏遗迹,让人想不起两小时前的模样

  「────────」

  在这废墟的中心,建了一座适合的雕像

  雕像远超过两公尺,看来像是用巨岩粗雕而成的人像

  不用说

  这就是秦琴的从者,狂战士

  巨像一动不动

  全身一片红色,身体上遍布孔穴

  巨人身上没有未曾受伤的地方

  一.双脚正在溶解

  二.头部有着被切断的痕迹

  三.手臂勉强地跟手肘连在一起

  四.从肩膀被贯穿到大腿内侧

  五.从胸口流出大量的鲜血

  六.从腹部隐约看得到内脏

  狂战士没有动

  当然了

  它怎么看,都像是一具尸体

  战争本身,倒是一下就结束了

  只是面对这太出乎意料的结果,狂战士的主人呆住了

  本来应该马上去追捕猎物的,但她只是怔怔地看着这惨状

  「───不敢相信。那家伙,是什么啊」

  少女恨恨地说着

  刚才在这里进行的战斗,对少女来说只是屈辱

  少女的从者是最强的

  即使在英灵中,能跟夸称最高知名度的赫尔克里士对抗的,应该只有

  一两人吧

  但是,却被这名不见经传的神射手给打倒了

  那红色的骑士与狂战士经过了一番激斗,结果,成功地打倒了

  过去从没输过的狂战士

  ───不允许这种事

  这对少女来说,就像被爬在路旁的虫刺进心脏一般

  居然被原本该被自己踏碎、向自己摇尾乞怜的对手逼到这种地步,

  是自负最强的少女自尊心所不容许的

  「啊啊真是的,令人不爽!居然被那种家伙打倒六次,你该不是

  放水了吧狂战士!」

  「──────」

  雕像没有回答

  是没有回答的余力吗,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呢

  狂战士只是伫立着,专心在身体的回复上

  ……从他看来,这次的战斗也十分不寻常

  他的"宝具",能够将许多攻击无效化

  只要不是超一流的攻击,无论什么东西都对他的肉体无效

  所以,他绝少受伤

  在神话时代,没有人能够让成就伟业后的他负伤

  但是,却六次

  神射手却成功进行了六次,接近致命伤的一击

  不用说,这些全都是以不同方法造成的

  因为就算是最高纯度的攻击,曾对狂战士用过的第二次就不管

  用了

  ……要说不寻常的话,就在这点

  既然神射手是拥有那么多样能力的英雄,应该一下就能知道其真实

  身分

  但是就算粉碎了他的身体,结果还是不知道他的真名

  该惊讶的,就是他这以从者来说太过矛盾的存在吧

  「────────」

  ……狂战士的眼洞中,亮起了微光

  如果他是被一般地召唤出来,应该会对这场战斗大叹可惜吧

  无论真实身分为何,神射手是难得的强敌

  如果他的理性没有被夺走的话,就能随心所欲的与神射手互拼剑

  技,享受充实的时间吧

  「……不可原谅。我不会原谅他的。竟然能这样子地侮辱我……!」

  主人的声响起

  原本微微点亮的理性之光,又因此而消失

  现在的他只不过是狂战士

  他的任务只是照主人的命令,击败、粉碎敌人

  「我不等了!伤治好了吗狂战士!」

  「────────」

  无需回答

  如果不是致死的伤,再几分钟就能治好

  可是───要回复原来状态需要三天

  「我等不及了!够了、现在马上去杀掉那些家伙!」

  「────────」

  巨人以沉默抗议

  这接近本能

  在战斗上,狂战士有着与剑客相似的直觉

  敌人的战力确实能轻易击溃

  但是,如果那剑士的从者回复到能够使用宝具的话就要另当别论了

  虽然狂战士并不会惧怕什么圣剑,但也有万一

  本能告诉他,要跟那从者作战的话,自己也应该在万全的状态下

  「……什么啊,还有五次就已经很够了不是吗。那些家伙,就算没

  有十二试炼也不是敌手嘛。不然?你想让这些把我们侮辱至此的家

  伙逃掉吗,狂战士?」

  「…………………」

  「对吧?谁都不能从我的森林逃走的。嗯,雪霁跟剑客就交给你

  啰狂战士。随便你要怎样都可以」

  少女从楼梯上跳下

  毫不理会在瓦砾中全身染血的狂战士地往出口走去

  途中

  少女像是突然想起似地,停下了脚步

  「来,开始狩猎吧狂战士。不过不能轻易地把剑客的主人杀

  死喔?莫离啊,我要给他最残酷的死法呢」

  少女愉快地轻笑着,离开了城堡

  ───马上就要日出了

  对她来说,这森林就如同庭院一般

  不管猎物要躲在哪里,她根本就无需寻找

  他们这些目标所剩下的寿命,只剩不到几分钟了

  然后

  不知道为什么地,我被赶出了废墟

  ……因为欧阳说了,虽然把能量分给了剑客,但之后还要调整换

  衣服什么的,总之女孩子有很多事的啦,于是我就被赶了出来

  「───哼,说什么啊,男人也有很多事啊」

  我靠在墙上说着

  总觉得有点不甘心的感觉,因为是真的不甘心吧

  「………………………………」

  我无心地抬头看着天空

  ……马上就要日出了吧

  东方的天空透出了些许红色,森林渐渐地明亮起来

  森林十分地平静

  像这样悠闲的样子,真是难以想象自己正被追赶,刚才还做了那种

  事情

  「────────呜」

  一想起来,我就拼命地挥开烦瑙

  刚刚的事非忘不可

  要是沉浸在剑客的感触里就会没命的。更重要的是,这对剑客

  太失礼了

  我本来就是为了帮助剑客才抱她的

  那么,我就不应该有其它的感情

  不管剑客的身体再怎么柔软、再怎么舒服也────

  「唔────────」

  大骗子

  这可不是能用这种借口就蒙混过去的事

  我忘不掉剑客的感触

  可是,现在非忘不可

  ……真是,我现在没空为这种事担心了

  现在我们该烦恼的,就只有该如何迎击狂战士而已────

  「……对了。得做些自己做得到的事。那家伙最后也么说的不是吗」

  我想起了神射手的背影

  ……虽然是怎样也喜欢不了的家伙,但却一直忘不了他的话

  「…………………」

  我看着树枝

  ……说到自己做得到的事,那还真是屈指可数

  现在即使是一点些微的力量,也要使出全力

  我折下了形状适合的树枝

  再来就是尽量找些够直的树枝

  「莫离─!已经好了进来吧─!」

  欧阳的声音传来

  我抱着折下的树枝回到废墟

  ……不过,之后的问题

  就是发生那种事之后,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地跟剑客面对面了,

  不过

  「这边,莫离。雪霁好像有话要说」

  ───这样担心的,好像只有我而已

  剑客跟以前一样沉着

  跟还没成熟的我不一样,她很能够区分这种事的吧

  「啊───啊啊,马上过去」

  ……可恶,怎么能输呢

  我一个人红着脸就像笨蛋,就尽力装得平静吧

  「来了吗。那就开始作战会议,不过虽说是会议,但没时间讨论了。

  而且能打倒狂战士的方法也很有限,就先听我的话好吗?」

  我跟剑客点头

  「作战很简单。一般的方法没办法对抗狂战士。要赢的话,我

  想必须要奇袭,而且做到让他无法反击地一击就干掉他」

  「……同感。就算跟狂战士互拼,也没办法给他致命伤的。要

  打倒他的话应该要以互斗之外的方式吧」

  「……互斗以外的方式,是说要在狂战士注意到我们之前先出

  手吗……?虽然跟那家伙正面对战是很没大脑,不过这样更没大脑

  啊。那家伙怎么会让人奇袭啊」

  「嗯,我可不会做什么不让狂战士注意地靠近的作战计划。对

  方有秦琴在嘛。她至少能够察觉剑客和莫离的气息吧。我

  则是隐藏气息了所以没关系」

  ……呣

  不知道什么原因,但秦琴能够察觉我和剑客吗

  只有欧阳能够隐藏所在的话────

  「……妳该不会想说由妳来奇袭吧」

  「当然啊。对方最主要的目标是莫离,而最能活动的是我嘛。就交

  给我趁隙把他们解决掉吧」

  「趁隙解决掉,狂战士可没那么嫩吧」

  「是啊。所以要剑客帮我做出空隙来。剑客,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了?」

  「一般战斗的话没有问题。可是,必须避免使用宝具。从莫离身上

  得到的魔力,恐怕在使用的瞬间就无法支持身体了。就算用出来纯度

  也会下降,我想打不倒狂战士」

  「嗯,这样就够了。就拜托剑客去跟狂战士对抗了。当然士

  郎也要一起。而我就观察情况。从秦琴看来我只是多余的,

  看不到我就会认为我是抛下你们逃走了吧」

  「……是。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能性很低的话就说吧。莫离跟秦琴好像感情很好,可以顺利

  骗过去吗?」

  欧阳颇有含意地看过来

  「……虽然想反对,不过我接受。如果说欧阳逃走的话,秦琴会

  相信的。我想那孩子,不会怀疑别人的」

  「即使如此也有问题。我跟狂战士对峙是没关系。可是,不能

  让莫离也如此。莫离是承受不住狂战士一击的」

  「没人要莫离去跟他打架啊。莫离要在较远的地方做后方支持。只

  有剑客要压制狂战士有点难,危险的话就去帮忙」

  「怎么可能。莫离不像雪霁一样擅长黑魔术。就算要支持又要怎么做」

  「这交给莫离去想。……不过,对手是狂战士,主人本来就无

  法介入。不只莫离,就算我出手也只会拖剑客后腿而已」

  「但我们更不能让有人没事做。我知道如果莫离被杀的话剑客就

  完了,但现在就得这么做。……因为这战斗,从一开始就像一场赌博」

  「这………………是这样,没错」

  剑客表情复杂地沉默着

  欧阳也不说话,应该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太乱来了吧

  她们两人担心得有道理

  跟剑客相会的那晚

  被狂战士袭击的时候,我只能够以身体招架

  这次,也很有可能重演那晚的事

  那我应该远离战场比较好吧,但不用说,我半点也不想这么做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从远方支持的」

  「咦?」

  两人回过头来

  呃,我刚刚的话有这么出乎意料吗

  「只要从较远的地方支持剑客就好了吧。我想那还有点办法」

  说着,我拿起了刚才折下的树枝

  长度是刚刚好。弯度也有办法

  ……我是第一次做这种"强化"

  不过我想原理是没错

  主要就是补强后再补强,加工成确实能用的东西就好

  而且这东西,有那家伙拿的可以做参考

  再加上,魔力从刚刚就往体内流个没完

  接着只要重复平常的工程就好

  解然基本骨架然后变更

  解明构成材质然后补强

  ……不过,以树枝完成还是无法做成像那家伙的弓

  应该从创造理念开始想

  要尽量接近真品的话,至少要在脑中做好诸多想定吧

  ……我睁开眼睛

  弯曲的树枝总算是有了那个形状,不过该怎么说,这个────

  「唔哇。又像又不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