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39:4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我不要穿越
  4. 第四章 米斯特拉学院

第四章 米斯特拉学院

更新于:2018-03-17 15:07:30 字数:2091

  经过十二天的跋涉,白策的马车终于停在了米斯特拉学院的大门口。

  除去一开始的那一点点小事之外,一路上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连遇到神秘乞丐老人得传神功的事都没有遇到,令白策不禁自嘲没有主角命。

  哪有打败别人之后不收小弟反倒给伤药的主角啊。白策一边在心中自嘲着,一边下了马车。厄森特家族在泛大陆各大城市都有置办产业,车夫自然会把事情办好,这就不用他来操心了。

  现在,大陆上最强的魔法学院——米斯特拉学院就在他的面前。很多年前,他的爷爷厄森特侯爵就是从米斯特拉学院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毕业,现在,他也要迈入这个学院了。

  如果是塞缪尔的话,一定会这么想吧,但是,现在,他是白策,是一个倒霉的穿越者。或许他的经历有无数人梦寐以求,但他本人却并不喜欢。白策无奈地想着,迈步向着米斯特拉学院走去。米斯特拉的大门在他经过时微微闪烁了一下,同时,白策提前别在左胸口的一枚六芒星徽章也闪烁了一下。这是米斯特拉的识别徽章,如果没有闯入的话,倒也不会触发即死的防御系统,只是会感受到空气开始变得粘滞,粘滞程度逐渐增强,最后甚至可以达到空气完全固化的地步,同时由于分子的无规则运动程度减小,温度也会随之降低,最后试图闯入又不知悔改的外来者会死于窒息和严寒。顺带一提,米斯特拉学院其实是很鼓励学生不戴校徽进出校园的,即使这样会留不下进出记录。

  正门之后是六根雕刻着复杂花纹的柱子,对应着最初的六种魔法,象征着魔法的开始。泛大陆的魔法发展至今,早就不止六种,但为了纪念开创魔法体系的前辈,最初的六种魔法始终有其独特的意义。

  左边三根柱子对应的依次是地火水,右边三根柱子则是风、亡灵和精神。它们是泛大陆人族最早探索出的魔法,保护着他们避开了野兽和危险,并进一步发展为泛大陆上的主人。现在泛大陆人族的强盛,这六种魔法至少占了一半的功劳。

  白策继续向前走,穿过那六根柱子,走向米斯特拉的公务楼——先把入学手续补齐,虽然米斯特拉是不在意出勤率的,只要期末考核过关,随便你来不来上课。但是新入学的学生不在此列,至少要接受一个月的普通教学,进行一次测试之后才能拥有这样随便逃课的权利。如果校徽发下60天后学生还没有到的话,自动吊销学籍。

  在公务楼很快完成了入学手续,白策开始无所事事地闲逛起来——他的第一节课在明天开始,米斯特拉实行完全的选修制度,连必修课都没有,虽然期末考时还是有必考科目的。这有点让白策想吐槽,如果不明真相的学生来了岂不是要被坑死。

  米斯特拉学院是泛大陆上最强的魔法学院,这点白策已经知道,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米斯特拉学院还是大陆上最散漫的学院之一——表面上看。这里没有多少勤奋练习法术的人,像某些故事里的把一个法术重复练习上千遍来提升施法速度和法术威力的人基本不会出现在米斯特拉学院。

  但是白策知道,这才是正确对待魔法的态度。魔法的产生是在追求力量的途中,但这不意味着魔法要永远只是获得力量的途径。魔法的本质是对世界的探索,是对世界本质的研究,而在探索过程中取得的力量,只不过是附属品。抛下对世界本身的探索,一味地追求法术力量的强大,无异于舍本逐末。这就像在地球上彻底放弃基础科学的研究,专注于应用的发展一样。

  因此米斯特拉学院看似松散,但那些无所事事的学生大多都在思考着某个法术的原理,试图从中推出真正的世界模样,哪怕只有一小部分。

  对于这个世界的魔法发展,白策在初次知晓时是非常惊讶的,这个世界的魔法已经脱离了完全靠经验的阶段,进入了总结规律并加以利用的时期——虽然规律和地球完全不一样,但白策并不觉得奇怪,谁知道科学体系和魔法体系那个是对的?总之好用就行。

  把对魔法体系的思考先放到一边,白策继续在校园内闲逛起来。

  不知不觉间,他走到了一幢纯白色的建筑物前,停下了脚步。不是他想要停下,而是出现了粘滞感,告诉他,此地非请勿入。

  米斯特拉学院,米斯特拉实验楼,专用于新理论研究的实验楼,每个魔法师朝思暮想的地方。白策笑笑,转身离开。如果有机会,他是很想进去看一看的。

  暮色渐沉,太阳已经坠入大地,米斯特拉亮起了灯。白策在学校的餐厅里用过晚餐,便向着宿舍走去——米斯特拉学院禁止学生学习期间在外居住。当然,米斯特拉学院的宿舍条件并不差,至少以白策身为侯爵后代的眼光看来,相当不错。

  宿舍里已经有了两个人,见白策推门进来,都愣了一下。白策扫视一眼,瞬间明白他们在干什么——这两个在打牌呢。

  该说卡牌类游戏不论在哪里都会出现吗?白策倒是知道有一位无聊的法师曾经把各种法术和技能做成卡牌贩售,然后大赚一笔,旋即又全部用尽——那位法师是炼金系的。众所周知,炼金系是极端烧钱的一个法师分支,随随便便几百万的金币就没了。

  当然,那位前辈发明的卡牌游戏坑害了更多人的钱,甚至包括普通人——施法有法力要求,玩个牌还有法力要求不成?因此在普通人中,卡牌也极为盛行,由此也吸引了不少有天赋的人成为法师——虽然后来他们发现,法师的精髓并不是施法而是识法。

  “哟,要来一盘不?”真当白策略有走神时,一声邀请把他唤回了真实。他的室友之一,一个开朗的灰发男孩朝他挥了挥手上的牌。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