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3 02:40: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守护生死劫之封神之路
  4. 第一章 醒来

第一章 醒来

更新于:2017-04-20 21:42:23 字数:4673

  炙热的岩土,滚烫的沙粒,这里仿佛是一片被神明们遗忘的地带。视线可及之处花草凋零古木枯荣,干涸的大地裂出一道道可怕的沟壑,四下旷野放眼望去遍地可见虫兽尸骨,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种尸体腐烂的腥臭味,凄凉之色在此处却是化为了一道别具一格的“美景”。

  神明不曾眷顾这里,仿佛连看都不愿看上一眼。与他的后花园相比,这里的“美景”令他望而却步。若是此地还侥幸有生命存在,那必定是得天地造化上天怜悯,而这份造化与怜悯此刻正在被一个小小的生命独自享用着。

  特殊的环境孕育出特殊的生命,然而这具并不算特殊的微弱生命却并没有嫌弃这里特殊的环境,在它的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不适应,顺畅的吐息凝气反而给这片焦灼的大地增添了几分生气。

  无人知晓在这片看似不会有生机出现的荒野大地上怎的会诞生出这么一道生命迹象,也无人料想到这道气息的出现竟会无形中影响着这里。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而这道气息从何而来更不会有人关心,只是此时气息的一阵悸动仿佛令这天地间产生着微妙的变化,也是令它的位置愈加清晰起来。

  旷野下的一处沟壑旁边,莫名的焦躁与不安令这具生命所散发出的气息如同心跳加速般猛烈而急促。

  异常不平稳的气息波动仿佛令周围的空气都变的灼热了几分,不知是本能的反应还是冥冥中某种力量的驱使,令这股旺盛而又暴躁的生命气息仿佛想要冲破屏障般不断的积蓄能量。

  “醒来…醒来…”

  ————

  “陨落…一定要,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

  气息猛然膨胀,在达到某个顶点之后轰然炸开,就在这股能量得到释放的同时天地异象接踵而至,一种冥冥中的力量托浮着这具生命漂浮在半空之中。先是一道道润红色的光线如丝如缕般从气息当中抽离出来,而后仿佛有意识的缠绕在气息周围,就像是蚕吐司般将气息的本体牢牢的保护在其中。

  紧接着大地晃动,仿佛要有什么东西从地底钻出来一样,片刻之后大地恢复平静,从地下钻出来的不是什么饕餮巨兽,而是一道道灰蒙蒙的雾气。天光照于此处,在遮盖住气息百丈范围之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远处的天空依然晴朗,但在气息的上空却是骤然凝聚出了乌云。

  没有雨水与雷电的相伴,仅仅只是为了遮住眼下这片土地。白色的天光,黑色的乌云与那从地底下升腾而起的灰蒙雾气交织交融,从而形成了一处封闭的空间。

  紧接着空间内的某个方位仿佛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扭曲一般形成一处旋窝,旋窝之中竟是飘散出另外一道隐秘而又熟悉的气味,他的到来使得空间中那具被红丝缠绕的生命感到不安,对于这位贸然闯入的不速之客他本能的表现出些许的抵触与厌烦。

  下一刻,一名身着黑衣的人类男子缓缓从旋涡中走出,男子的目光深深注视着眼下这个稍有躁动的红色生命,他的容貌模糊,在他的右手上一座金色轮盘徐徐转动,轮盘之上铭刻着诸多古老而又隐晦的文字。

  在男子的嘴中发出一连串晦涩难懂的音节之后,他手中的金色轮盘即随之散发出十二道柔和的灿金色光芒。

  男子的容貌难以看清,但他手中的那座金色轮盘却是清晰可闻,可以发现那轮盘的周围一圈有着数十个大小形状各不相同的缺口,而那十二道灿金色光芒正是从这些缺口中散发而出的,每一道光芒中都悬浮着一枚文字样式的图案。

  整个空间变得古朴而玄奥,紧接着男子的身后赫然又出现一座巨型的金色轮盘,体形之巨大仿佛要占据整座空间。

  与男子手中的小型金色轮盘相比,巨型的金色轮盘更像是一个齿轮。同样是旋转但它的速度却非常之慢,小轮盘转至百周巨型轮盘仿佛都没有转上一圈。

  男子深邃的眼眸中暗淡无光,注视着眼前这具生命,仿佛有诸多的话想要与之诉说,但最终却只是说了一句。

  “已经为你开启了生的第一道封印,你已经错过一次,希望这一次不再会有任何变数,接下来的一切全要靠你自己了。”

  “想要改变过去,首先你要学会改变现在…”

  干涩无味的话语虽不像之前所吟唱的字节那样令人晦涩难懂,但却有一份疲惫凄凉的思绪隐藏在其中。

  这其中的纠葛与迷惘仿佛跨越时空的长河,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

  伴随着男子消失的还有那之前出现的种种异象与他身后的巨型轮盘,空间一缕缕的崩溃,时间被一分一秒的剥离出去。

  金光弥散天光消散,烈阳高悬于头顶,雾气化为一缕缕蒸汽,大地再次恢复了平静。

  与此同时,那具容纳着这世间诸多宿命的红色生命正渐渐苏醒。

  红色是丝是生的本能,在它一点点从气息身上隐退之后,那具原先被它所守护的生命如实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那是一个通体皙白乳毛未退的稚气小娃,小娃的全身丝缕未挂干净无比,只是在其脖间挂着一枚样式古朴的润红色石头。

  石头似有生命般闪烁的红晕,在石头与小娃紧贴的皮肤之间隐隐能看见几缕细如针丝般的红色血管时隐时现,似乎它的气息此刻正与小娃的气息融合牵引着。

  小娃缓缓睁开眼,一道刺目的光线令他感到一阵头晕炫目。慢慢的睁眼适应,可当那空气中滚烫的气浪卷入眼帘时依然令他眼眶周围泪花滚动。

  无力感遍布全身使其无法动弹,干裂的嘴角微微颤动几声,“好热…好渴…”

  “这里,这里是哪?西漠吗?”

  “不对,这里…”

  声嘶力竭,仿若窒息般的痛苦,身陷绝境却不能自救,意识仅仅停留了片刻便再也不属于他,小娃最终还是晕厥了过去。

  这里的白天似乎要比黑夜长上许多,日日白昼又过了两个时辰之后,气温却没有丝毫下降的趋势。没有了红丝蚕茧的保护,裸身于这烈焰当空之下置身于险境之中,如此弱小的身躯何以抵挡的住这火海般的煎熬,刚刚苏醒的意识也在这期间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的流逝。

  又过了不知多久,烈阳已从当空落入天边,气温稍有变化,空气中的燥热正在缓缓消散,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已经过去,临近傍晚。

  残阳已现,小娃的气息几经消散,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就在这时,忽闻一道稚嫩的童音从某个方向传来,“娘亲!快点娘亲,就在附近。”

  伴随着呼喊声的临近,一道约莫灶台般高的娇巧身影出现在视线当中,一边跑着还不时向身后挥手。

  在他的身后一位不算年轻但依然漂亮的中年妇女奋力的追赶着,边追边喊道,“小凌,你慢点,这里到处都是沟沟坎坎的,别摔着了。”

  小凌没有将娘亲的话放在心上,依然自顾自的玩耍。小孩子的腿脚比较快,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出现在了赤裸裸躺在戈壁上生死未卜的小娃身边。

  在小凌停下没多时,那个中年妇女也赶到了这里,中年妇女的体力明显没有小凌好,停下脚步之后呼吸依然有些急促脸颊涨红。

  “娘,你看!就是它。”

  小凌兴奋的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小娃,然后后退两步躲在她娘亲的身后,眉宇间竟露出一副害怕的神情。

  “这就是你说的小怪物?”

  中年妇女的神色明显有些吃讷,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娃仔细的观察了一番。

  起先她的小女儿急匆匆的从外面跑回家说在外面发现了一只小怪物,硬要拉着她去看,她自然是不同意的,既然是怪物就应该离的越远越好,谁还会冒着险去惹这东西。

  年仅七岁的小凌天生顽皮胆大,娘亲不跟着去她就自己又跑了出去。无非是害怕她出现什么危险,无奈之下中年妇女也只好跟了过来。

  在路上,小凌还告诉她,小怪物已经死了,这才使得她一直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些,但还是保持着应有的警惕,毕竟是怪物啊,谁会不害怕呢。

  但此刻,看着女儿口中所说的这个“小怪物”,中年妇女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在小凌的额头上敲打了一下。

  这哪里是什么怪物,分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一个乳气未退稚气未脱的人类小孩儿,约莫十一二岁的样子。

  捂着自己的额头,小凌一副委屈的模样看向中年妇女,“干嘛打我啊娘亲,我没有说错啊,可不就是小怪物吗?”

  “你不知道娘亲,上午我来这附近捡干柴,捡着捡着就发现了这只小怪物,我害怕它咬人准备跑来着,但是出于好奇我就又拐回来偷偷看了一会。我不敢靠近,就蹲在一旁偷偷的看,看它一动不动的我还以为它死了呢。”小凌有模有样的边笔画边把她发现小怪物的经过讲了一遍。

  说着说着,她立马语气一变,变得高涨起来,“娘,我以为它死了,就靠近用干柴戳了戳它,哪知道他突然爬起来说什么渴了…西漠什么的。”

  “差点没把我吓死,腿都吓软了。”

  “娘,你快说它是什么怪物啊?怪物也会说人话吗?”

  看着女儿那认真的可爱表情,中年妇女不禁又笑了笑,说道:“吓死你也活该,叫你贪玩不听话,天天到处乱跑。”

  边打趣着自己的女儿边捏着她的鼻子,小女孩则是一副不愿意的表情,嘟着小嘴躲在妇女身后撒起娇来。

  妇女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说道:“这不是什么怪物,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小孩?我也是小孩,怎么和我长的不一样呢?”

  一时之间中年妇女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小凌的问题,男孩和女孩当然长的不一样了,小凌自是没有见过像小娃这样光着身子不穿衣服的小男孩。

  “那这小孩是不是死了呀?”

  在得知小娃和自己一样只是个人类小孩之后,小女孩本能的流露出了她生性单纯的一面,只是她此时的情绪捎带着一缕悲伤。

  “我们救救他好不好?”

  小女孩稚嫩的童音再次传来,声音很小但却很有力量,深深的触动着她的娘亲。

  虽然知道小娃只是个人类小孩,但从没在附近村子里见过这样的小孩子,妇女心中是有顾虑的,自己是个女流之辈,况且自己的女儿还在身边,怎能随便将一个陌生人带回家呢。

  这期间,妇女其实一直在观察着小娃的状态,除了他脖子上挂的那块奇怪的菱形石头总是时不时会发光之外,其它的到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从他那一起一伏的小胸脯不难看出小娃此刻应该还是活着的。

  看着地上那一副痛苦模样的小男孩,妇女的内心本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救这个孩子。但当她听到身后女儿的话后,妇女最终还是决定先把他带回家看看。

  毕竟只是个孩子而已,若是放任不管,在这荒野大地上哪还有什么路过的行人,不管不顾的那这个孩子岂不注定要抛尸在这荒野之上。

  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况且这种丧尽天良﹑见死不救的事自己可做不出来。

  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小娃,不知是因为无力再挣扎还是觉得自己注定要死在这里,此刻的他倒是睡的安详。

  这边,妇女牵着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儿缓缓靠近小娃,“他应该还没有死,我们把他带回去,看能不能救过来。”

  听了母亲的话后,不知为什么小女孩内心莫名的高兴。但出于第一次发现小娃时,小娃的怪异举止着实把她吓的不轻,所以她内心深处对这个小男孩还是有一丝惧怕的。

  但真当自己靠近小娃,真真切切的看清楚他的容貌时,小女孩内心深处的那一丝畏惧正悄然散去。

  小女孩心中嘟囔,“除了肤色和发色与自己有些不同之外,其实他长的还蛮好看的嘛。”

  小小年纪便有着一副人畜无害脸蛋,不能用俊美来形容,但却绝对对得起秀气这两个字。

  “一个男孩子,干嘛要长的那么好看嘛!”

  小女孩嘟着小嘴躲在自己娘亲身后,不服气的用干柴戳了戳小娃的脚心。

  中年妇女赶忙将身上的粗布麻衣脱了下来,披在小娃身上。小娃的个头确实不高,一件不大不小的粗布麻衣刚好能将他从肩到脚严严实实的裹在其中,而小娃也终于脱离了那尴尬的赤裸出镜,要是他醒来知道自己没穿衣服就暴露在人前,还被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拿来说事,估计是又要气晕过去。

  “还不快过来帮忙,我们要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回去,要不然天一黑就看不见路了。”

  褐色的残阳已尽数没入山中,干涸的大地上逐渐出现了青草,亩亩良田铺成整齐的田字格与山间相接,同时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出现在视野的尽头,在最后一抹光亮结束前来到了这处名为“落荒部”的小小部落门口,停下了脚步。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