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6-24 01:25:50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结束之战
  4. 第二章 博物馆人质案的结束

第二章 博物馆人质案的结束

更新于:2017-04-21 14:56:58 字数:2804

  这位年轻的女孩儿脚上穿着一双稍显威武的深棕色军靴,身穿一套略显鲜艳的海军迷彩装,黄颜色的长发从蓝色的海军鸭舌帽中水流般倾泻而出。

  此刻她正安静的坐在窗户照进来的阳光里,手里从一个精致的铁盒里捏细碎的巧克力吃,眼睛看着窗户上映出的蓝天,瞳子里如同一湖澄澈的秋水,听到有人在问她,就用纸巾简单的擦擦手,把巧克力放到一边,双目依旧不离开窗外,一字一句的说道:

  “虽然我不清楚奥利奥特,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样的能力,但从大家的反应里可以看出来,他不是一个很容易对付的人物,或许是一个技术超强的令人尊敬的前辈,但我会去做好属于我自己的事情的,我可以去做。我的目标就是站在那个巅峰,成为狙击之王。”

  萨姆很满意的说:“哈哈,太好了,菲米,让胖子帮你准备吧。”

  “不用,我自己的枪,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我们这次一定要做得漂亮!打败飞鸟奥利奥特,墨奇·菲米,你就会扬名的!”

  “啊,太帅了,那海军女孩儿太帅了!”绑在柱子上的女孩们突然看到身穿海军迷彩军装的菲米,一刻间忘记了自己是人质的事实,又被菲米把目光吸引过去了。

  “太帅了,我也要这么一身蓝蓝的军装!”

  “人家从小的理想也是这样子的!”

  ……

  几分钟后,菲米的蓝色军靴轻轻踏着木地板出现在博物馆的靠后的一个高耸钟楼里,钟楼里光线非常不充足,阳光透过狭窄低矮的木质窗户射进几缕来,照在菲米面前的地板上。菲米的黄头发躲在木窗户后向窗外静静的观察了一会儿,随即从身后的黑色长包中熟练的取出一把黑色枪身的狙击步枪,安放在窗后,冷静的瞄准整个博物馆和博物馆前的空地。

  博物馆门前的空地上一片寂静,奥利奥特已经到来,此刻正握着他的打鸟枪式的狙击步枪,弯腰轻步靠近馆前的小山坡,冬季的山坡上积满了深深的雪,奥利奥特身披白色的伪装衣,正好可以掩藏其中。

  奥利奥特很快找到一个良好的狙击位置,通过积雪的小凹口慢慢把枪口伸了出来。

  现在,处在博物馆塔楼上的菲米,有直觉告诉她,小山坡里有点异样,于是马上将狙击镜转向小山坡,仔细观察了起来。虽然并没有直接证据显示,但菲米觉着这位来历高深的前辈必定还是会和普通狙击手一样,隐藏在这种难缠的地方,之所以他们比一般狙击手高明,就在于他们对时机的把握。

  很快她便发现异常了:山坡的某个雪堆里,必定藏着一个狙击手。

  而奥利奥特的鸟枪已经在观察着博物馆,此时瞄准的是玻璃窗里的人质和人质周围的匪徒们。

  奥利奥特的准镜又转向了博物馆后的钟楼,镜头在窗户附近停顿了一会儿后,随即迅捷的转向博物馆正厅的窗户。

  不知何时起,天气已经转阴,阳光早已躲藏在一团云彩之后。这时候古典建筑风格的博物馆上空开始稀稀落落的飘起了雪花,空旷的风景里充满了落雪的唯美气氛,狙击镜里,人影已经分外模糊。

  雪花静静的在这位绿巨人的披风上飘落,奥利奥特此刻如同凝固的雪人一般,这位技术高超的狙击手,在雪地里是丝毫不产生一点呼吸的水汽。

  在这小小的山坡上,他收敛着每一点每一滴的杀机。

  空旷的天空里不时的飞过一只飞鹰,盘旋在雪原上空寻找猎物。

  一群灰鸽子从飘雪里飞过来,落在博物馆的城堡屋顶上,又不停的在屋顶上咕咕的走动。

  包围圈外的警员们正在焦急地等待枪响,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奥利奥特的最后枪声一停,就马上从四面八方冲进博物馆解救人质。小鸟枪的弹夹一共有十发子弹,奥利奥特会挑选十个目标射击十次,等数完十声清脆的响声之后,警员们就可以行动了。

  但此刻天空里飘起了雪花,在博物馆的上空悬起了薄薄的幕布一般,这种情况正符合萨姆的心意。

  萨姆望见了窗外的雪,惊喜万分:“看这天气,这次就是飞鸟奥利奥特来也无力回天了。兄弟们,把人质往里面的房间押送,被狙击了,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北海之帆战队的绑匪们立即起身,他们准备马上转移。

  菲米此刻仍在仔细的搜索着雪地里的情况,下着的雪有越来越大的趋向,严重影响了视线,虽然知道这种情况下,对面狙击手会受到很大的压制,但她也很想和这位枪神一战,不想失去这次切磋的机会,于是仍然不懈怠的在雪坡与天空的边际处仔细搜寻,但认真的搜索了几回之后,她仍未发现任何踪迹。

  绑匪们想转移人质,但遇上了点困难,人质极不合作。

  年轻而有活力的小女孩们表示:“飞鸟来了,我们只需要闭上眼睛,安静的坐在这里就可以了,不要把我们弄到别的地方去。”

  绑匪们对这种情况没有丝毫经验,纷纷不知所措。

  这时候萨姆说:“小的们,把枪上膛,把人质押送过去!”

  绑匪们马上去找他们的枪,并把枪斜举在半空,哗哗的拉动枪栓。这些枪多半是威力十足的,在空中拉动枪栓,声音颇具震撼力。

  女孩们仍然安然自若,丝毫不为所动:

  “大叔们,说不定现在飞鸟的狙击枪就在瞄着你们呦。”

  “赶快摸摸你们的脑袋还在不在吧,大叔们,要是我是你的话,现在做的就是马上逃跑!”

  这句话吓唬了一些非专业的匪徒们,还真有几个匪徒们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觉着还在,长吁了一口气。

  “砰、砰、砰”萨姆朝天花板上开了三枪,说道:“谁再不听话,就毙了谁!”

  女孩们这会儿有所收敛,纷纷感叹:“这位大叔一点也不好玩。”

  女生们刚要准备乖乖的合作,突然只听轻轻的“啪”的一声,窗户上的玻璃顿时碎了一片,屋子里,绑匪头目已经从楠木椅子上滑了下来,太阳穴上红色的弹孔正在往外流血。绑匪们还没反应过来,第二颗子弹已经出膛,在飘雪中飞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准确的击中另一个绑匪的脑袋,这个绑匪连“哎呀”一声都没有喊出来就直接软塌塌的倒下。

  就像预计到的那样,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这种“啪、啪”的声音听起来很有节奏感,看起来是奥利奥特在那边射击的很顺利,也很轻松。绑匪们混乱的在屋子里躲藏的时候,仍在有枪声伴随着绑匪倒下。

  年轻的人质们此刻则心安理得的在柱子上安静的绑着,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想着这次绑架经历总算是结束了,不过又觉着挺怀念这次冒险一样的时光的,这些古怪的大叔其实还挺好玩的。

  此刻躲在塔楼里的菲米觉着不可思议,因为她在枪声响过之后仍未找到奥利奥特的藏身点,她在此前的战斗中从没有遇见这种情况,枪声响过这么多次,仍没有找到狙击手的所在,这是何等的让人恐惧,菲米第一次觉着自己手握着这把黑色的狙击枪是多么的软弱无力。明明就在眼前的山坡之中,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

  仅剩最后一发子弹的时候,狙击枪短促的声音突然停顿了下来,像是永远不再发最后一枪的样子,又像是对这场战斗的安静的告别式,此刻,古堡式的博物馆上空格外寂静。

  警员们正紧握枪支,精神提高到十分警惕,时刻准备好要冲锋,而最后一颗子弹迟迟不发。警员们纷纷怀疑哪里出了错误。为什么飞鸟要留最后一枪呢,是因为目标都消失在镜头内了吗,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终于,奥利奥特的枪声经历了足够长时间的停顿之后,又最后一次清澈的响起,穿过博物馆塔楼的窗户玻璃后,在黑暗的屋子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