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3:05:1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绝世草根
  4. 第二章如甘甜的亲情

第二章如甘甜的亲情

更新于:2018-03-16 13:58:26 字数:3000

  掠飞扬看着桌上那份丰富的饭菜,耳边传来大舅妈那句多吃一点,厨房里大舅还在不停地忙碌.家应该是这样的,既温馨又充实.

  掠飞扬接过舅妈给他夹的菜,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时,黄风平笑着说道:"妈,你也太偏心了,我是你的儿子,你可却没给我夹半点采呀".

  舅妈笑着答道:"你这孩子,你表哥好不容易在我家吃顿饭,你可是经常在家里吃呀,给,我给你夹菜".

  掠飞扬看着饭桌前的舅妈和表弟,相处的如此融洽,说话如此没有长辈之分.一点也不像儿子和母亲说的话,心里竟然微微有点羡慕.

  掠飞扬在心里想,要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陪在自己身边,自己会否像表弟那样和自己的双亲相处的如此融洽呢?

  接着苦笑了一下,自己的父母亲那么忙,怎么会有时间陪在自己身边呢,然后努力地把这诱人的想法驱除掉,不让他在脑海里折磨自己.

  掠飞扬拿起筷子把碗里的饭菜吃下去,舅舅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汤来了,慢点吃,小心咽着了".大舅满头大汗地端着一大碗汤出来了.

  看着大舅额前的些许白发,掠飞扬心想,真是岁月不饶人,转眼之间,大舅都老了,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现在咋样了.

  大舅整理好后,才坐下来吃饭,过了一会儿,大舅出声问道:"你爸和你妈还好么,身体怎样呀".

  "恩,他们身体还行,上次给我打电话时,知道我要来句容读书,叫我向你们问好呢".掠飞扬回答道.

  一顿饭在这份极起闲聊的家常中愉快地过去了.

  九月的句容,云淡风轻,偶而夹杂淡淡地炎热气味,掠飞扬和黄风平走在句容师范的林荫道上,.

  今天是九月一日,也是新生报到的第一天,掠飞扬望着校园里穿的花忮招展的女生大声说道:"想不到呀,真的想不到,句容这么小的城市,竟然有这么多的**".

  "你看看,那个上身穿T恤,下身着白色裙子,扎着马尾辩的女生长的多么水灵呀".掠飞扬惊喜地说道.

  黄风平沿着掠飞扬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入眼处,一个长的极为清秀的女生俏立在栏杆旁边.

  微风轻轻吹过,她的头发随风而飘,此时的她就像风中的精灵一样,飘忽不定,不可捉摸.

  像黄风平这种看惯**的男生,也只得轻叹一声,真是**呀.

  "走,咱两过去看看,看有没有机会和她接触".黄风平轻声地说道.

  掠飞扬和黄风平走过去,在离那女孩约五米左右地地方停下来了.两人静静地站在那,表面上是在看操场上那群男孩踢足球,实际上却在用眼角地余光扫视那位女生.

  那女生并没因身边多了两个陌生的男生而转过头来看他们,依然如刚才那样默默地靠在栏杆上,似乎在想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心事.

  两人见她没有转过头来看他们一眼,顿时大感无趣,刚才兴起过去和她搭讪的念头也逐渐淡退了.

  三人静静地站在那,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仿佛在这一刻,天地间似乎只剩这三人,再无旁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走过来三位女生,叽叽喳喳地说些娱乐方面的事.当她们看到栏杆旁那位女生时.

  三人中那个短头发的女生停下刚才的话题,并出口说道:"李怡然,你怎么在这,我到处找你没找着,班主任有事找你,你快点去他办公室".

  顿了顿她又说道:"正好我们也要去教室,一起走吧".说完后,还往掠飞扬和黄风平这边看了一下才走.

  那女孩起身跟着那三位女生走了,转眼就消失在掠飞扬和黄风平的视线中.

  "哦,原来她叫李怡然,这个名字起的蛮有韵味的,不错,名字好听,人也长的漂亮".黄风平笑着说道.

  掠飞扬同意地答道,不过好像就是性格孤傲了一点,好歹我们两个也是帅哥,竟然我们在她身边站了这么久,她都没看我一眼,也太打击我的自尊拉

  黄风平道:"不知你听说过这样一句话么".

  掠飞扬不解地问道:"什么话呀".

  "师范出**,一中出帅哥,二中出尖子,三中出混混".黄风平自豪地说道,因为他自己就在二中念书.

  掠飞扬看黄风平一脸臭美地样子,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去报名拉",

  两人七拐八绕地来到了教学楼,在公布栏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分配到了高十一班.两人费力地爬到了六楼.

  按照指示,找到了高一年纪所处的楼层,找了好几间教室,终于让他们在六楼的最后一间找到了,跑到教室一看,教室里已经坐了一大半学生.可却没见到老师.

  掠飞扬走到窗子边的一个男生身边说道:"我叫掠飞扬,请问你知道班主任的办公室在那吗?".

  那男生转过身来打量了一下掠飞扬爽快地回答道:"我叫许康,毕业于三中,班主任的办公室在这一楼的最边层,现在我没事,我带你去吧".

  三人来到高一年纪教师的办公室门口,入眼处,只见五六个老师正在工作,

  许康指着一位带着眼镜,约四十岁左右,坐在最里层的一个男人说道:"他叫杨大义,是我们的班主任,你进去找他吧,我先去教室了".

  掠飞扬目送许康走后,和黄风平走了进去,两人一直走到杨大义身边.

  掠飞扬开口礼貌地说道:"杨老师好,我叫掠飞扬,是来报名的".

  杨大义听到有人说话,抬起头来看了一下掠飞扬,接着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本花名册,翻了翻,就着他们两人坐下,

  并面带微笑地说道:"是掠飞扬呀,不错呀,你这次会考成绩很不错,名列全班第三名.希望你以后多加努力",

  接着给掠飞扬报了名,开了一张报名单,着他去收费处交学费,并在掠飞扬和黄风平起身时告诉他,由于他的成绩远远超过学校的录取分数,因而学校决定减免他三百块钱的学费.

  掠飞扬道了声谢后就和黄风平走出了办公室,两人来到了收费处,因此时正值开学之初,所以收费处站满了人,没办法,两人只得排队.

  过了好一会儿,才把学费给交了,办完入学手术后,掠飞扬觉得时间还早,就和黄风平往操场上走去,希望再次见到刚才那位女生.

  此时天色尚好,太阳还没有完全的发挥他的魅力,天上还有淡淡的云彩,偶尔还有几只飞鸟掠过天空,掠飞扬和黄风平又走到刚才所站的位置,入眼处,那群男生还在踢足球,只是伊人不在.

  两人见没有看到心目中的他,觉得也没必要呆在这,两人看了下,就望操场的后段走去,因为那里有一大片草地.

  两人找了一块草长的很茂盛的地方坐了下去,刚坐下来没多久,他们就听到一片争吵声,两人听的心里一惊,又克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两人就偷偷摸摸地往声音地发源地摸去.

  两人绕过草坡,来到了一个学校后面的一个树林里,两人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放眼看去,只见树林中间站了三四十个人,分为两批,都是学生打扮,看年龄不过十五,六岁.

  一批拿着钢棍,约十来个人,另一批拿着砖头,石块什么似的,好象就是就地取材,在地上拣的,可人数颇不少,约二十来人.

  看那架势,似乎在谈判什么,可能是谈砸了,因而起了争吵,声音也大起来了,要不然,掠飞扬他们也听不到.

  此时似乎是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林中的气氛也隆重起来,连空气也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

  掠飞扬也不是没看过打架,可是这么多人打群架,在现实中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因而连心都跳动起来了.

  只见带钢棍那边的领头人是一个剃着平头,穿着球服地少年,这是的他用手指着对方领头的大声嚷道:"林风,别人把你当回事,我黄涛可不把你放在眼里,

  **的,竟然仗着人多,动我的人,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张林是跟我混的,你竟敢打他,你说,这笔帐怎么算".

  那个叫林风的男生出口反击道:"你也不去问问你那个叫张林的小弟,看他干了什么事情,欺负别人,我管不着,竟然他妈的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竟然欺负我班的王慧,我可不管你是谁,就是你老大王武亲自来,我也要他给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