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48:4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龙啸神洲
  4. 第一章 王逸枫

第一章 王逸枫

更新于:2018-03-16 17:02:33 字数:5134

  “哈!哈!”一位打着赤膊的小孩,正双手握拳的扎着马步站在类似于沙漠的旷野中。猛烈的太阳光照射在小孩的身上,汗水顺着额头从稚嫩的脸庞上滴下。小孩咬了咬嘴唇,想要开口说话,但是看了看站在旁边,一脸担心,手里还拿着皮鞭的中年男子,最终还是把话给憋回去了。

  “小枫,撑不住就别逞强了,听伯伯的,回去吧,别让你爸爸妈妈担心了,要不然你真出什么事了,你爸妈跟你外公他们还不得把我皮给扒了。”中年男子看着小孩,眼神中带着一些心疼。

  “唔...我没事,周伯,放心,我撑得住的!唔....如果我晕了,你就拿皮鞭抽我!”这名叫王逸枫的小孩,脚猛烈的颤抖着,看得出身体就快支撑不住了。

  “你呀!这要强的性子跟你爸爸一样.....小枫!”这名王逸枫口中的周伯伯,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王逸枫撑不住倒在地上。急忙蹲下身,把王逸枫抱起。“唉,这小子还真让我惊讶啊,6岁就能在全世界最热的沙哈拉沙漠顶着热炎,不喝水扎上13个小时马步。”看了看王逸枫身体上的鞭痕,周安国心里有了结果,“算了,还是把他带回去吧。”

  “嗯...好疼!”王逸枫睁开眼睛,一阵阵刺痛从身上传来。忍痛坐起来环顾四周,印入眼前的是宫殿一般装修的房子。“嗯?我怎么回到家了?周伯!周伯!”王逸枫寻找着周安国,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不要叫了,你周伯被我派回你爷爷部队去了。”一个大约30多岁的男人出现在王逸枫的眼前,从男人的样子来看,当年肯定是迷倒万千少女的俊男,但眉宇间偶尔闪现出的精光,表明了该名男子不仅仅是帅那么简单。而他正是世界10强企业龙腾企业的董事长——王勇泉

  “爸,你怎么来了。”看着王勇泉满是关心的表情,王逸枫也不忍。

  “你还记得我这当爸的啊!一个人跑到你外公那让周安国带你去沙哈拉沙漠试训!你不想想爸的感受,也要想想你妈啊,她担心你都病倒了。”王勇泉坐在床边,“看看你,都受伤了!怎么样了呢?”

  “爸,我没事,你说妈妈病倒了?怎么样了?我去看看!啊!”王逸枫刚起身,又不得不被身体传来的疼痛所打败。

  “你好好休息吧,你妈她没事,只是太担心你了,气一时没顺,就晕倒了,现在没事了。看你以后还搞不搞这让人担心的事!学学人家6岁的孩子,开开心心的玩难道不好吗?搞得身上都是伤!”看着眼前6岁的儿子,王勇泉心中是又爱又心疼。

  “爸,我知道,这其实就是我的命吧,从我出生就注定了我与别人命运的不同,我是你跟妈唯一的儿子,我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将来才有能力撑起这个家,才能担当起更多!不能让别人说虎夫犬子吧!”王逸枫忍痛握紧了自己还不大的拳头。

  “唉,我这当爸的看自己儿子这样,不知道该是喜是悲啊!不管怎么样,你才只有六岁,别让你妈担心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事,爸爸一定会支持你的!毕竟,我们都是男人嘛。男子汉就应该这样!以后去训练告诉我一声。”王勇泉把王逸枫扶躺下,摸了摸王逸枫的小脑袋“好好休息,你妈那爸爸帮你搞定。”

  看着王勇泉离开的背影,王逸枫内心更加加强了把自己变强的想法,在这种内心狂热的信念中进入了梦乡。

  三年后

  “哈哈!不错!小枫,进步这么大!在周伯伯手上都能撑上2个小时而不败了!”周安国看着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外表俊美的少年,眼神中充满着欣慰。

  “呼,周伯,您就别夸我了,再打...下去我肯定会败在您手上。”王逸枫气喘吁吁,满脸的失落。

  “哈!小枫,你也太小看自己了吧,周伯我可是华夏特种第一部队刀锋战队的队长,你外公的贴身保镖,除了类似于龙组那些变态以外,普通人还没有谁能在我手上撑过2小时的!”周安国说到这时,眼神中透漏着无比强大的自信。“而且你不是败给了我,你是败给了自己的体力”

  “对了,周伯,你说的龙组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呀?”坐在地上的王逸枫,忽略了周安国赞扬自己的话,对周安国口中的龙组充满了好奇。

  “唉,反正以你的身份,长大了也会知道,现在就告诉你吧。”这时,周安国眼神不再充满对自己的信心,而是有那么点害怕,甚至是敬畏。呼了一口气,“他们的存在也是华夏国存在的根本,普通人称他们为神也不为过。他们是华夏国的守护神。龙组的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特有的能力,而这些能力,我们称之为异能!”

  “异能?”王逸枫不解。“不错,异能,比如可以控制物体移动,飞行,可以操纵风、水等为自己所用,我们都可以称之为异能。”周安国解释道。“有一次,我和我的队伍总共30人被国家派到了F洲,去执行一个秘密任务,敌方总有286个人,实力悬殊,在我方损失了12人灭掉敌方66人后,剩下18人感觉自己要客死他乡的时候,国家派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在龙组里的代号为狂风,他一个人,仅仅用了半个小时,就把敌方剩下220人全部歼灭了!从此我就知道了龙组。至于龙组的其他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了,毕竟这是国家机密,我也没有能力涉及到。”

  “半个小时...全灭!龙组....好厉害!”王逸枫在听了周安国的话后,陷入了幻想。“好了,小枫,别想那么多了,以后说不定也能入龙组哦。”周安国看见此刻满脑幻想的王逸枫,不禁开玩笑打断道。

  “没错!就算没有异能,我也要成为强者!进入龙组!”周安国绝对没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成了小逸枫奋斗的目标......

  时间一晃又是一个三年。

  在一座城堡般得庄园里,一位十二岁少年正躺在草坪上,静静的让阳光安详的洒在自己依旧稚嫩却已隐约能够感觉到俊美的脸上。“我有多久没有这么休息过了呢?”王逸枫自我问道,对于一直刻苦训练学习的自己来说,无疑这种休息时光也是十分难得的。可惜天意总不如人所愿。

  “嗯?有杀气!”王逸枫一个鲤鱼打挺,转身躲到了假山后面,对于在部队学习这么久的时间里,王逸枫对杀气的感应不同于寻常人。“嘿!哈!”两个黑影从外墙翻进来,“卡耐,你说堂主交代我们要杀的那个人会不会在家呢?杀个小孩还要我们两人出马,大题小做。”两人中的一位跟华夏人很像却稍显矮小的人,用英语问旁边的白人。“废话!不在家堂主会要我们过来吗?至于为什么要我们两人来办这事,左腾木军,不要用你的智商去理解主人的意思,早点完事回去交差就是了!”白人呵斥道。

  “杀人?还是个小孩?不会是杀我吧。嘿嘿,试身手的时候到了!”王逸枫想到这两人可能杀自己,非但不害怕,心中还有点期待。慢悠悠的走出了假山,用纯正的伦敦口音问道“两位可是在找我?”这一声吓了两人一跳。待两人转过身“小子?”左腾木军看了看手中拿着的照片“嘿嘿,小子,你倒是聪明,省得小爷我慢慢找!卡耐,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让我来搞定吧。”前者当然指的是王逸枫。

  “小心点。”看了看王逸枫有恃无恐的样子,卡耐不禁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可是再想到王逸枫的年龄,又自嘲自己多心了,不过还是出言提醒。

  “哈哈,卡耐,你胆子变小了!小子,哥哥我来了!”左腾木军左脚一踩,右脚踢向了王逸枫。“来得正好。”王逸枫往后退了一步,身体向左倾斜,对着左腾木军飞奔过来身体的右侧打出一拳,正中左木军左胯,“啊!!”左腾木军口中喷出了大口鲜血,倒在了地上,就样子来看,左腾木军的胯骨断了,看来是活不成了。

  这是王逸枫第一次杀人,一方面惊讶自己的训练成果,一方面觉得生命原来是这么脆弱。就在王逸枫有点失神中,卡耐的一脚来了,“我要杀了你!我最好的的兄弟!朋友!同伴!竟然被你杀死了!啊!受死吧!”由于断暂的失神,在仓促躲避下,卡耐的脚还是蹭到了王逸枫的左臂。看着鲜血顺着手臂流了下来,王逸枫暗道自己经验还是不足。

  “小子,我要你偿命!受死吧!”又是一脚,卡耐陷入了疯狂中。而这时的王逸枫已经冷静下来,快速的闪避了卡耐的这一脚,接着就是一拳向着卡耐的胸口击去,“哈!小子,你就这点本事吗?”卡耐挡住了王逸枫的这一拳。“白痴,谁告诉你我这一拳是打你的?”王逸枫紧接着就是一脚踢中了卡耐的裆部。

  “嗯!!”被踢中裆部的卡耐倒在地上,全身抽搐着。紧接着王逸枫的胳膊肘便击打在卡耐的太阳穴位置。

  “小枫,小枫,怎么了?你这边好大的打斗声?”这时,王勇泉带着家里的护卫队赶了过来。

  捋了捋有点带汗的头发,“有两个人想杀我,被我杀了。”转身,走向房子里。

  “儿子长大了!”王勇泉看着自己这唯一的儿子离开的背影,眼神中闪现出一丝欣慰。转过头,对着护卫队的人说道:”你们给我查查!我倒要看看是谁想打我儿子的主意!还有!是时候加强警卫力度了!“

  “是!”

  王家大院

  “嗯?青龙宫?就是那个宫主是华人,并且在世界上排名第10的地下组织?什么时候我们跟他们有交集了?”坐在椅子上的王勇泉点燃了一根烟。

  “是的,董事长,您记得上次在江州的那个国际土地拍卖会吗?”秘书小张推了推眼镜,想了想。

  “难道?”“没错,我刚查过资料,就是我们竞拍下来的那座国际度假酒店的土地权。在这之前这块地是青龙宫盯了许久了。结果被我们捷足先登了。这是这块地的资料,您要不要看看?”小张准备把资料递给王勇泉。

  王勇泉摆了摆手,“算了,我就不看了,这事就交给你去处理吧。青龙宫!哼,不给点颜色,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有些骨头不是小猫小狗就能咬得动的!你先去办事吧。”“是!董事长那我先走了。”“嗯”离开王家大院小张望着天空,吐了口气“青龙宫算是走到头了。”

  “怎么,又有什么事伤神了,来,喝茶。还抽烟,熏死了。快熄灭!”房门被推开,走进一位大约三十几岁的美妇人,把茶水放在了桌上。走到王勇泉背后开始帮他垂肩。

  熄了烟,王勇泉把手搭在正在帮自己垂肩的美妇人手上,“好的。遵命,我的好老婆,以后再也不抽了。谁抽谁是小狗。”没错,美妇人就是王勇泉的妻子,王逸枫的妈妈,不过还有一个身份,华夏国四大世家之一张家家主张天萧唯一的女儿,张江丽。“好啦,儿子都这么大了,你还这么没正经!”拍掉了王勇泉的手,张江丽笑骂道,“说说,什么事请让我们的大董事长伤神啦?”

  “没事呢,这几年为了培养小枫,可能对外界的事情过问得太少,已经有人快忘了我王家了。哎哟!老婆你怎么掐我啊。”张江丽垂肩变成了掐肩,“怎么,培养儿子跟陪伴我,你还不乐意了啊!”“呀,老婆,我的亲亲好老婆,我错啦,我没这个意思啊。”王勇泉转过头,一脸可怜的看着张江丽。“噗嗤,你敢有这个意思!疼么?”被王勇泉表情逗乐的张江丽揉了揉刚刚被自己掐过的地方,“用不用爸爸帮忙?”

  “谢谢老婆~不用了,这小事就没必要麻烦老丈人了,毕竟老丈人是体质里面的人,他插手性质就不同了,所以我打算不再休息了,重新涉足江湖了。小枫就麻烦你了。”“好啦,小枫难道不是我儿子呀,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就安安心心去做自己的事情吧,小枫现在也长大了,再过几年,就不应该在家学习了,而是该去大学了。况且小枫现在也很懂事。”

  “哈哈,来,老婆,让我亲一个,哈哈。”王勇泉一个转身,把张江丽搂在了怀里。“不正经,都老夫老妻了。”张江丽红着脸闭上了眼睛.....

  青龙宫总部议会厅

  青龙宫宫主何家明是一位外表看上去极其斯文,且有修养的人。外人第一眼看绝对以为是一位有前途的白领,而联想不到是世界排名第10的地下组织的领头人。

  而就是这样一位外表看上去极其斯文的人,此时却被怒火急红了脸,“松京!你!你!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说!”何家明指着跪在自己面前正在瑟瑟发抖的暗影堂堂主松京,“你知道你去对付的是什么人吗?是龙腾企业的唯一继承人!是华夏国四大世家张家家主唯一的外孙!你想死我不拦你,但是我们青龙宫上上下下都会为你的闪失给害死!”

  此时松京已经一身冷汗不自觉的冒了出来,口微张,像是想说什么又说不出似的。“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们,可是,你太大意了!太大意了!我不想多说了,为了你惹出来的这事,我们青龙宫这两年不得不低调点避避风头了。只能祈祷王家不要来找我们麻烦了。亏损的也不要你管了,看在这些年你为了组织大大小小的事物尽心尽力的份上,也不罚你了,你走吧,找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隐姓埋名,跟家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吧。”缓了缓,继续道“暗影堂堂主以后就由副堂主严殷担任!”“谢宫主!”暗影处出现一个面孔让人看一眼就会不寒而栗的人。

  “唉,这两年大家就低调点,安分点!严殷留下,其他人就散会吧。松京你也走吧。”何家明摆了摆手,“是!”“宫主,对不起,您的大恩,您的宽宏,我松京无以回报!只能下辈子还了!”

  议会厅只剩下何家明跟严殷,“哼!我青龙宫怎么会留办事出错的人存在!严殷,你去把松京给做了,记住,是全家!哼哼,青龙宫的损失就由他全家的命来还吧!做干净点,别让组织中其他人知道!”一丝阴冷的微笑划过何家明的嘴角。“遵命,宫主,那王家的人呢?”

  “王家不要动,不是现在的我们能惹得起的,不过,总有一天我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不过,最近还是安分点吧。”“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