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3:37:13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点灯寻人
  4. 第一节 初入异世

第一节 初入异世

更新于:2018-03-16 08:35:49 字数:3182

字体: 字号:
  尽漏花深,绣工日永,蕙风布暖。变韶景、都门十二,元宵三五,银蟾光满。连云复道凌飞观,耸皇居丽,嘉气瑞烟葱倩。翠华宵幸,是处层城阆苑。龙凤烛,交光星汉,对咫尺鳌山开羽扇。会乐府两籍神仙,梨园四部管弦。向晓色都人未散。盈万井,山呼鳌抃。愿岁岁,天仗里常瞻凤辇。

  不直是谁一直在吟诵这首柳永的《倾杯乐》,声音浑厚却不失磁性,感觉那人就在身边,声音却忽近忽远,像被摄住灵魂一样,韶景被这声音魇住,像在一片茫茫大雾里穿行,除了自己,感觉不到任何生命存在,空荡荡的感觉令人绝望。她想大声喊,却又不知该喊些什么,嗓子也干涩得难受,发不出半点声音来配合她,她拼命挥舞着双手,想驱散这团遮住眼睛的雾。手被谁握住,那个人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年轻好听的少年的声音。“她醒了!”韶景睁开眼,便感觉到了额头上的濡湿,往周围一扫,古色古香的大床,青色的幔帐,她盖着的毛皮雪被,典型的古代特产。这明显不是在二十一世纪嘛,她穿越了,不过这有什么,从小到大的怪事儿她见多了。“你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晕倒在我们的房门口?”刚刚说话的人再次开口,韶景才注意到他,一头雪白无暇的长发,一双勾人魅惑的蓝色眼睛,像童话中的精灵,要不是他出声,韶景都要以为他是女人了。“我叫聂韶景,是有缘之人才会晕倒在你们房门口嘛。”韶景往他身后看去,一个冷冰冰的眼刀正朝她甩过来,那人一袭黑衣,与床前的白发少年形成强烈对比,他双眼漆黑宛如深潭,正疑惑地看着她。容寂注意到床上的人的眼神,介绍到:“我叫越宁容寂,这可是个很尊贵的名字,那个黑衣服的是我的师兄,冷阮执,还有他后面的女孩,是他妹妹,冷苍优,我们三个都是捉妖师。”韶景偏了偏头,才看到阮执后面的那个女孩,她一直看着桌上的一盏点着的灯,神色温婉安详,如若瓷娃娃一般细腻漂亮。捉妖师?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韶景翻身下床,问道:“这是什么地方?真有妖怪吗?”她是对着阮执说的,不过他明显不想理她,抱着那把同样漆黑的剑坐在她妹妹身边,看都没看她一眼。真是,难道是哑巴不成?韶景心里腹诽。容寂倒是个自来熟:“这是郾城的一家客栈,师兄的寻妖罗盘指向这里的,应该有吧。”“有这样一双眼睛,不知道是帮你,还是害你。”沉默的阮执冷不丁抛出一句话,韶景不禁诧异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韶景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他抬眼看了她一眼,勾起一个危险的笑,却是在对容寂说:“容寂,你还记得十岁那年,师傅给我们看的那幅天机图吗?”容寂想了一会点点头,又不明所以的问道:“那又怎么了?父王给你说了什么吗?”韶景看着他们师兄弟一问一答,心里的疑惑更深。“师傅什么也没给我说,只是我看到的天机图,只有字没有图。”他又看着韶景,“说的是在我有生之年,会遇见一个从天而降的女子,她有一双辨鬼识妖的阴阳眼。”

  这就是韶景遇到的最荒诞的事,常常在夜晚睁开眼可以看到透明的、轻盈的灵魂飘来飘去,自由自在的在墙壁、屋子里、她身上穿行而过,所以穿越什么的,根本不算什么怪事。不过自己保守了二十年的秘密,被人一眼就看出来,这种滋味还是不爽的,她瞪了一眼阮执:“所以你想怎么样?!我可不是怪物!”阮执冷笑一声:“姑娘多虑了,在我们这里,你这种技能还算低级的。”韶景抽抽嘴角,果然人不可貌相,阮执这货长得一副好相貌,像刀削成般的轮廓,一双漆黑深邃、洞悉世事的眼眸,白得几乎透明的皮肤,啧啧,怎么就生了个旁人勿近,近则死的性格。容寂琢磨了一下阮执刚刚的话,问道:“不会吧···”“当然不是!”阮执刷一个眼刀甩过去。韶景不明所以,看向容寂,他却朝她眨了眨眼,脸上好像写着恕我不能说说了会被师兄砍死的几个字,肯定有隐情!她正想说什么,却听见苍优的声音。“哥哥,你的罗盘在转。”她的声音如她的年龄一样,糯糯的,轻轻的,让人想去保护她。阮执快速打开他的包袱,一个像是水晶做成的、手掌般大的罗盘正转动个不停,容寂不禁叫道:“有妖怪是吧,师兄!”“啊?!”韶景连忙躲到他身后,“在哪儿在哪儿?”这个世界可不像二十一世纪,妖怪与人不在一个空间里,在这里,无论是妖还是恶鬼,都有攻击性的,一不小心,小命难保的!韶景紧紧搂住容寂的手肘,看他长得这么不一样,相信法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看着韶景缩在自己身边小巧玲珑的样子,容寂想起了家里养的小狗宠物白玉团,不经从口而出:“你缩在我身边的样子,好像我的小狗白玉团啊····”“城郊芙蓉镇。”阮执锁眉,沉声说道,“这次可不是一般的妖魔鬼怪。”韶景心里直发毛:“我可不可以不去啊?”“好啊,聂姑娘只管留在这里,这次罗盘转得特别厉害,郾城之中说不定到处都是,聂姑娘自己小心。”阮执眼里藏着一抹狡黠,眼睛里像嵌着两块黑曜石,闪烁着复杂却动人的光。他说完之后果断背好包袱走出房门,苍优也将那盏灯抱在怀里,跟在哥哥身后走了出去。韶景看着那兄妹俩,忍不住在心里靠了一声,却发现手被握住。“我保护你啊,韶景。”容寂微微笑起来,蜜色的嘴唇抿成一条线,蓝色的双眸弯得像月牙一样,越看越像传说中的南海鲛人,能泣泪成珠的那种。真是剪水双瞳、顾盼生辉的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啊,韶景咽了咽口水,傻不拉叽的朝他笑了笑,她看不到自己此刻的样子,但猜测,应该和传说中的女色鬼差不多。韶景和容寂坐在马车里,而苍优和阮执在驾车。阮执驾车到没什么,身材是略偏瘦了一点,但好歹是个男人嘛,可苍优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韶景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让苍优也坐进来吧,外边多冷啊,小姑娘能受得了吗?”容寂笑道:“小姑娘?你说苍优?”韶景搓了搓手:“不然呢。”“她应该比你还大吧,二十了都,算了甭管她,那丫头除了他哥谁都不理.”容寂用手撑着脸,无所谓的说道。二十?韶景心里咂舌,和她一样大,还真没看出来,还以为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呢。阮执的车驾得很稳,正在穿过一片树林,韶景掀开车帘,扑面而来的除了光秃秃的树林,还有寒气,她不禁哆嗦了下。容寂将自己包袱里的一件披风拿出来披在韶景身上,看着她冻得像红苹果一样的面颊,不禁微微一笑。“谢谢啊。”韶景不客气地拢紧披风,果真暖和多了,她看了一眼容寂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你说你的名字很尊贵,为什么?”容寂嗯了一下说道:“在我们越宁族,族长这一脉隔代会有白发蓝眸的孩子降生,他们都是传承了上古神族血脉的守护者,而每一个守护者,名字都一样,都叫做越宁容寂,拥有妖鬼不侵,美丽绝伦而永不老去的容貌,是生来就最尊贵的人。”韶景很傻地哇了一声,感叹的说道:“永不老去?多好啊。”容寂苦笑:“这样看来是好,可每一个守护者都不能成亲,不能动情,注定孤独终老。”美丽的脸上布满了哀伤,他再次用手撑着脸:“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身份,真的真的。”“如果动情了会怎么样?”韶景问道。他厌厌地看着韶景,颇有些幽怨:“会缩短寿命,还会给族里带来灾难。”韶景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正想问怎么解决,却听见马儿的一声嘶鸣,马车晃动了一下,接着传来,阮执那不愠不冷的声音:“芙蓉镇到了。”韶景条件反射般的抓住容寂的手肘,慢吞吞的走下马车,扫了一眼路牌上芙蓉镇三个字,又朝镇里望了一眼,只有几个行人再慢吞吞地走,她却清晰的听到了丧礼上才会听到的乐音,像一只白骨铮铮的手一把抓住她的心脏。她朝容寂怀里缩:“妈呀····”阮执向她投来鄙夷的眼神,对苍优说道:“你负责保护聂姑娘.”苍优瞟了一眼缩在容寂怀里的韶景,毫不犹豫的摇摇头:“不要。”“师兄,我保护她就好了。”容寂揽着韶景,很自信的说道。“你的那几下子我还不知道,苍优,你去保护少主。”阮执没理会容寂的自告奋勇。这次苍优倒没拒绝,不过韶景到不乐意了,她才不要跟着一个冷冰冰的大冰棍呢!“我不要!”韶景抗议。阮执一个眼刀甩过来,满脸写的都是你没得选,他走过去把韶景从容寂怀里扯出来,“聂姑娘放心,冷某照顾一个小女子还有绰绰有余的。”“师兄·····”“不要再说了,你们听····”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