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6:10:3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魔之门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8 15:07:57 字数:2595

  中州大陆,证道山之巅,雷雨交杂在这黑暗的天穹之上。天穹下,一俊逸男子负剑垂手而立,面色含不甘之色。

  “我百里天傲自负天资极高,未百岁已达返祖之巅,却仍无法触碰那傲天之境,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男子仰天长啸。

  原来,此人便是那仙魔大陆万年难见的天才,百里天傲。他的征途是一个传说,五十岁的返祖巅峰,前所未有,此刻却不满自己的天赋,这得让多少人吐血啊。

  “今日,我便以天地之力助我成就傲天之境。”百里天傲说罢,便抽出了装入剑鞘中的紫红色宽刃大剑,霎时之间,紫煞之气冲天而起,周身空间也泛起了阵阵涟漪,肉眼可见的红,黄,绿,蓝,褐五色光点缓缓升空,形成一条五色大河。

  “来!”百里天傲一声狂喝,五色大河便掀起滔天巨浪席卷而来,冲入了紫红大剑剑柄上的灰白色玉珠中。

  片刻,五色大河消散,宽刃大剑上的紫红光芒被五色覆盖,男子缓缓举起大剑,对着那空间,一剑斩下,瞬时出现虚无。

  “终于劈开了虚无,不知此刻我是否已达那傲天之境?”他喃喃自语。忽然,他发现远处似有两点光芒闪烁,便动身向那处飞跃而去。

  “这是什么?”百里天傲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两扇门,那光芒便是由这两扇门发出。此刻,一金一黑两个字各从两门之上浮现出来。

  金字为仙,黑字为魔,两个字缓缓幻化为人形,走到了百里天傲身前,双目亮起了光芒。

  “仙骨奇佳,悟性奇佳,但心魔过重,不合格。”金色之人缓缓而道。

  “你在说什么,到底什么意思?”百里天傲焦急的问道。

  “魔骨不优,魔性不高,无不死不灭之悟,不合格。”黑色之人也道。

  “到底什么意思?”百里天傲怒吼道。

  “既不合格,留你何用。”金黑两人同声说道。话落,两道一金一黑的千丈剑芒挥斩而下,百里天傲终于感到了恐惧,因为他无法闪躲。他身背的紫红大剑剧烈的颤动起来。

  剑芒落下,百里天傲的身影被金黑光芒包围,嘴中发出了痛苦的怒吼,紫红之剑剑柄上的灰白玉珠诞出了一道漩涡,缓缓转动。百里天傲头中飞出了一道紫红色光芒,被那漩涡吞了进去。

  剑芒消散,随之消散的有百里天傲的身体,还有那一道漩涡。金黑两人也化作了仙魔二字,没入了两门之中。这片虚空中,只飘着那一柄剑,剑柄的灰白玉珠此刻变为了紫红色,玉珠之中,一道金黄的元神被紫红色的气体所包围,元神的脸庞十分俊逸,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与百里天傲的样貌一模一样。原来,被漩涡吸入的光芒,便是这道元神。剑柄上,两个字在紫红之气的包裹中,浮现了上来。

  这两个字是——狂煞。

  ———————————————————————————————

  虚空之外,一条消息散播了出来——百里天傲的共生玉简碎了。

  这是多么震撼的消息啊,天才百里天傲居然陨落了。这是一条引火线,彻底分裂开了修真界,分成了两大派系——仙派和魔派。由于两派相互不服,便进行了一场大战,史称——仙魔之战。

  此战使两派元气大伤,不得不休战。当然,只有傻子才相信这只是休战,双方仍相互不服,都在这休战的表面下,养精蓄锐,准备消灭对方。

  在这期间,没有人注意到,一柄大剑,从虚空之中,飘了出来......

  仙魔大战五十年后......

  虚空之中,两门仍相对而立......虚空之外,一青年背一紫红巨剑,进入一处豪宅,宅前牌匾之上,苍劲有力的写着——周家。

  “夫人,你男人我回来了,在不?”男子一进门,便高声喊道。声落,一道破风之声呼啸而来,是一个中年男人,他几乎瞬间来到这青年面前,抬脚便踢飞了青年,还怒喝道:

  “还有脸称自己是男人,有外出十月不回家,老婆怀孕不知道,回来就大吼地让别人迎接自己的男人吗?你周凡还是我儿子吗?我儿子有你这么贱吗?”

  “老爹啊,你就这么损你儿子吗,我再贱是谁创造出来的?”青年男子苦笑着从地上开始往起来爬,忽然身子一顿,身体便狂喜得难以遏制地颤动起来。

  “老爹,你是说......”“婉儿怀孕十月了,今天到了产期,正在屋里产子呢。你这家伙回来的还真及时呀,快想想给起什么名字呀。”

  话音刚落,一阵婴儿的大哭声便响了起来,中年男人脸上升起了笑容,青年男子高兴得又“诶呦”摔在了地上。

  “你个丢人货,又丢你老子的人,看老子......”中年男人笑着的脸又阴了下来,厉声喝道,但话没讲完,青年便远逃而去,说:

  “老爹,这一听就是个带把的。”

  “废话,你出生时的声音与这一模一样,更何况你也不看看你是谁的儿子,是别人的有这能力吗?”中年男人大笑道。

  听到此话,跑步的周凡一个踉跄又差点摔在地上,中年男人也感到了一丝不对,脸红的尴尬地讪笑几声,便向婴儿哭啼声传来之地奔去。

  “老婆!”周凡来到房里激动的喊到。忽然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往床上看去,一美丽女子幽怨地看着他,搞得他十分尴尬,小声问道:“我儿子呢?”

  “你还知道你有儿子!”婉儿吼道。

  周凡连忙放下身上之剑,好言好语劝告起来。

  此刻,屋里谁也没有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宽刃大剑剑柄的紫红玉珠中,散播开来,将襁褓中的婴儿包裹了起来,从上到下的将其看透了过去。

  “看来感觉对了,这就是仙魔之体,且根骨奇佳,就是不知悟性如何。”玉珠中有声音喃喃道。

  襁褓中的婴儿忽然笑了起来,让那本就没专心哄婉儿的周凡一个激灵。随后便恍然大悟般的抱起了婴儿,高兴地哈哈大笑。

  忽然,婴儿不见了,中年男人的声音从边上传来:

  “哄你媳妇去,孙子老子看。”“不行,那是我儿子。”“你是我儿子,儿子就得听老子的。”

  “你刚才怎么没说他是你儿子?周仁,又皮松了是不?”一道女声响起。

  “娘,你得给儿做主啊,我爹不认我,变着法说我不是他亲生的。”听到这个声音后,周凡立马变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起“原因”。

  “臭小子乱讲什么呢?”周仁焦急了起来,“唐兰,你不会信他的,对吗?”

  “刚才的话我听到了”唐兰瞥了一眼周仁,“我等下再跟你算账。”

  婉儿也便顺以此原谅了周凡。

  “哇啊~~~”婴儿又哭了,可谁也没感到,又一道无形的力量扫过了他们。

  “我去”玉珠中的人道,“这才多长时间,把魂力练了出来还给我反了一击,这悟性和修炼速度,太快了吧。”

  此人看向婴儿的目光中,多了欣赏,但又有一丝沉思。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就先封印你仙魔之体六年,即六年无法修行,就当磨练心志了吧。”话落,便双手打出了一道道印节,无形力量再现,封印了婴儿的不凡之处,也确定了一个神话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