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8 08:59:2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南宋小娇妻
  4. 第一章 救人

第一章 救人

更新于:2017-04-21 13:19:15 字数:2326

  大道两旁杂草丛生,只有极少的树木拔地而起,它们茂盛的树叶随风摇曳,给这炎日当头悬挂的天气,吹送丝丝清凉。

  “驾~驾~”

  几个彪形大汉骑着骏马在这凹凸不平的泥土道路上踏过,激的满地尘土飞扬。

  其中还有一辆马车,更是摇摇晃晃,忐忑不平的快速飞奔着。

  “你们给我站住。”

  在几个彪形大汉的身后有一个身穿黑衫,长相不错,却是满脸怒气的年轻人,他左手紧紧抓着马缰,右手则不停的挥鞭催赶骏马,在后紧紧的追赶着。

  年轻人叫做张寒,是京城八品县令张宽的儿子。

  今天,他和京城大商豪苏穆的女儿苏嫣出门逛街市,却不料在离开一小会,准备买点小礼物时,苏嫣被一群劫匪给绑架了。

  苏家是京城大户,其苏家布坊颇有名望,占据了京城大部分的布匹市场。

  也正因为苏家富裕财广,所以才会成为劫匪的首要下手目标,这次劫匪绑架苏嫣,也无非是想借此索取大量的赎金罢了。

  张寒能和苏嫣认识,完全是因为双方父亲的关系,因为他们的父亲是旧识,所以两家来往比较多,关系也比较好。

  而这次苏嫣被绑架了,令张寒头疼不已,因为这事情,会直接影响到两家的关系。

  若是苏嫣被劫匪给绑架走了,那么他回去了,肯定无法向苏家交代。

  他们张家虽然是官府之家,但很多事情都在依靠着苏家。

  因为苏家粗大气粗,能化解很多用钱才能化解的麻烦。

  可以这么说,他们张家和苏家虽然一直都在互相扶持着,但是说穿了,苏家没有了他们张家,还可以去依靠其他人,但张家若是没有了财大气粗的苏家,就真的不知道该去依靠谁了。

  好在这次张寒发现的早,快速的追赶了上来,才没有让这群劫匪逃掉,不然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们是跑不了的。”他又猛的抽了胯下的骏马一鞭,加速追击着前方五人。

  这匹马非常的健壮,花了不少的银两才购买到手,它奔跑起来的速度很快,渐渐的和前方五个劫匪的距离越拉越近。

  “张公子,快来救我。”前方,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一脸惊慌的从劫匪的马车窗口探出了头。

  “苏小姐,你别怕,我会救你的。”张寒大声安慰着马车里的女子,胯下的骏马也再次加速奔驰。

  前方的五个劫匪,四个骑着快马,一个驾着马车,很显然,他们是早有准备的。

  “大哥,不好了,后面那小子追上来了。”

  驾驶马车的劫匪,一脸着急的对骑马行在最前的独眼壮汉喊道。

  “吁~”

  “停马,杀了那小子。”行在最前的壮汉果断下令,他猛的拉住了马缰,伴随着马匹的一声嘶鸣,停止了继续奔逃。

  其余几人也拉住马缰停了下来,他们齐齐调转马头,看向了追过来的张寒。

  “吁~”猛的拉缰,张寒在离劫匪八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冷声说道:“还不放掉苏小姐,我看你们是想寻死。”

  “小子,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一个身材瘦小的劫匪,锵的一声,拔出了挂在马背上的大刀,用白晃晃的刀尖,指向张寒。

  “匪类而已,若是快点放了苏小姐,大爷我或许会考虑饶你们一命。”张寒双手拉住马缰,脑袋微抬,无丝毫惧意。

  “年轻人,休要张狂。”劫匪领头的独眼壮汉说话了,他眯着眼睛看着张寒:“想救人,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老大,别和他废话了,我去收拾他。”

  “驾…”

  骏马的前腿齐齐抬了起来,又齐齐落地,执刀指着张寒的瘦弱男子动了,催动骏马冲了出去。

  “锵!”

  张寒拔出了挂在马背上的长剑,嘴中驾了一声,催动骏马朝瘦弱男子对冲了过去。

  “当…”

  双方接近,刀剑交加碰撞。

  “滚吧。”张寒左手按住马头,整个身体被撑了起来,他快速的甩腿,一脚踢到了瘦弱男子的腰上。

  “砰!”

  瘦弱男子脱马而出,呈抛物线,砸到了地面上。

  “杀!”

  劫匪领头见瘦弱男子被打落下马,他急忙拔出长刀,率领另外骑马的两人冲向了张寒。

  “张公子小心。”透过马车窗口,看着车外一幕幕的苏嫣,一脸的紧张,她生怕张寒出事。

  “苏小姐别担心,区区匪类,我还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张寒微笑着看了苏嫣一眼,随后挥着长剑杀向了冲过来的三人。

  “当!”

  挥动长剑,他和劫匪领头硬拼了一记。

  “受死。”和劫匪领头擦肩而过后,张寒长剑右指,快速的横着一劈,一个劫匪被他劈落马下。

  他虽然不是什么武状元,但从小喜爱练武和锻炼,身手还算不错。

  更重要的是,张寒,并不是真正的张寒,他是在十八年前的一天来到这里的,穿越到了当时这个刚满一岁,正在发高烧的张寒身上。

  前世的他,是一个读书室的管理员,特别对南北宋的历史感兴趣。

  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牛鬼蛇神,上天仿佛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他穿越到了这里,来到了南宋。

  虽然说上天好像很款待他的样子,让他穿越到了一个不愁吃喝的官家子弟的身上,可事实呢,却并没有这么美好。

  开始他还很兴奋,因为前世没有出息,所以现在穿越到了这里,决定以后闯出一番大事业。

  可是越长大,越了解这个朝代后,他越觉得后怕,这十八年来,他没有一天不是提心吊胆的。

  因为熟读南宋历史的他非常清楚,如今南宋虽然粮食充足,可是却四面皆敌。

  不仅如此,它还内忧外患,整个朝廷奸臣当道,为官者都在排除异己。

  来这里十八年了,他已经对张家,对父亲,对母亲都有了感情。

  如今父亲张宽在朝为官,这是他不得不担心的事情。

  官难当,当官难,官官相卫,众臣勾心斗角的,只要一个不慎,就可能会被冤死,甚至是灭绝九族。

  被灭绝九族还不要紧,重要的是被冤枉了,本来是恶事没做过,到最后却被说成了是无恶不作,遗臭万年的大奸之徒。

  如此,真是死难瞑目。

  “杀!”

  张寒的身手很矫健,掌握了前世的一些武术技巧,所以舞起剑来,要比这些劫匪更具杀伤力。

  “噗…”

  在和一个劫匪连拼三记后,他将劫匪斩落马下,随后快速调转马头,直视着骑马冲过来的独眼壮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