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07:4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石缘之身死劫
  4. 第二章 传承

第二章 传承

更新于:2018-03-18 11:54:24 字数:2892

  张强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只记得,自己被一道头顶天空的漆黑裂缝吞噬。”

  “此时,他的双眼还在紧闭着;沉重的眼皮,阻碍着他要睁开眼眉的力气,使得他无法将双眼睁开。”

  “眼前一道光亮,出现在张强没有睁开双眼的眼前。使得他不确定这道白色的亮光是在他的脑海之中亮起,还是在他的眼前亮起。”

  白色的亮光由一缕变成了庞大的光柱,再然后充斥了整片的天空。

  “眼前尽是白亮,但不刺眼的光。”

  一道人影在光中浮现,他白须白发白眉,面容和蔼但不失威严,双眼坚定严厉但释放着宽容。

  他身穿着一件灰白相间的古代衣衫,长发留落背后,袖口宽大,头上插着一根古朴的木簪。

  “张强很想说:你是谁。”但却,发现自己好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一般;就好象是嘴没有长在自己的身上一样。这让他很是难受。

  “封神之后:我姜子牙留有传承。”

  眼前老者突一下开口道。

  “将张强下了一大跳。”封神、姜子牙...?这头一句话便将天不怕地不怕但遵纪守法的他给镇住了。

  可这还没等张强转过弯来,第二句话袭来:世人都知我姜子牙愿者上钩,可这次老夫反其道行之。

  “武王伐纣,吾助其以谋。”

  谋者:不因以常规论胜败,思虑周全者可攻守兼备,水滴穿石非一日之功,天地化万物以‘五行‘轮回,日月升落四季常在,以小见大,以宏观微,天者:高,监管也,需有威严,视万物为狗虐,明察秋毫,不徇私,恩泽天下。

  地者:广博也,能载万物,承生固根,鋪轮回、疏运转。

  人者:求存也,择食以补自身。

  此三者同存同亡,各司其职,又互相关联;

  三者之妙非神机不可察,非天定不可谋,损其一者“天地存亡”。

  “吾以此观之天地人三势,以三才阵推演天下万事,又岂能弱于乎三皇时代的伏羲八卦推演之法?”

  “因此,吾可助武王伐纣。”

  何奈,天下太平,众神归位,吾发下宏愿守护国家栋梁之才后,竟然,无能找到一个逞心如意的传承者。

  将我之所学一身尽数传授。

  吾潜心推演,算到末法时代将要到来,天道蒙蔽,灵气将会拙见枯竭十不存一。

  因此人世间生灵仙资将再也不会重现封神之前的高度,此后随着时间的推长,世间生灵修仙资质问题还会逐渐的加重。

  长此以往,人间将不会再有飞升成仙者。

  算此。”

  吾已知道重位圣人,为何要将封神提前,为何三清最后要演变成同门相向,为何上清圣人会落的门庭清冷。

  可吾实在是不甘心,我之一身所学可伐纣封神,但至今却找不到可以传授之人。

  时间将到。”

  为了不受人间末法时代的影响,所有仙神都将要回到天界,如今只有我等寥寥数位仙家还在人间。

  但也快了。”

  天韦之门将要关闭,一旦天韦之门关闭,天界和人间将彻底断绝一切联系。

  “那样一来。”

  天界唯一通往人间的大门关闭,天人两界将永远不能往来,由此人间将不会再有人成仙,天界仙神将永远不会来到人间。

  我已经感觉的到,吾的修为不进反退,末法已经来临了,天界要关闭天韦之门,天兵已经下界前来。

  万幸的是武王的继承人已将继位,除了传承之人吾再没有遗憾。

  “要走之前留此一石。”

  此石为阴阳二气凝结,将吾之所学一丝不差留在其中。

  吾虽不是玉清祖师,但也是玉清圣人的亲传弟子,所受之法乃是仙界顶尖之流,又岂能轻传。

  所以被传授之人要符合以下几点:其一,心性良善,并非恶人;其二,生无可恋,心死如灰者;其三,心有苍龙,有勇气有毅力者;其四,不传活人,只传死人,并且是中年以下者;其五,尊师重道,并且心诚者;其六,非童子之身不传;其七,不想接受吾之传承者;其八,没有学过其他法门者;其九,即便是末法时代但资质依旧让我满意者。

  满其以上九点者:可接受我的传承。

  “听到这里。”

  张强真的有点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感觉,为什么别人不愿意接受传承,你就非要给别人。

  真.........

  张强心中的话到一半刹住了,因为对方拥有他不知道的力量,万一惹得对方不高兴,谁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他不怕死,不代表他什么也不怕,就算什么也不怕,但他也不会给自己找罪受不是,自己又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用的那种手段,所以他占时忍了。

  可是接下来的话,却是把他憋出了内伤。

  这枚阴阳两仪石,可以将只要是灵魂还没被灭的人,借助此石之中的阴阳二气重塑肉胎,并且可以达到肉体重生,还可以保护其灵魂不灭,鬼差不收,不入地狱,不入轮回。

  年轻人,我知你心有死志,不想再活;我用三才阵卦推演过你,知道你此时定是恨我,如果要不是我,你可能现在已将忘记了往事,重新轮回。

  但是老夫试问:有多少人想要你现在的机会,难道以老夫的姜子牙的毕生所学,也难以让你抬不起头来活着吗?

  “听到这里,张强一愣。”

  老夫之所以要留下传承,是因为老夫不想毕生所学没人接程,因为老夫还没有一个弟子,老夫一生学成下山后鋪周伐商,却没有机会收下一名真正的弟子,直到末法来临已是没有机会。

  我的传承虽不可能让你在末法时代成仙,但亦可以让你开山立派,这样我姜子牙在人间界也算是有了香火门庭。

  “传承不灭。”

  说实话:

  张强心动了;之前不想活着,是因为生活的压力,但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在黑夜里有着魔力的灯塔,并且这座灯塔触手可及。

  心一点点的被点亮,好像心里被加满了汽油,梦想的希望在被点燃着,还像是黎明的旭日,驱散着迷茫。

  与此,心中还怀着一丝丝的盼头和渴望,他想再一次的流下泪水,那是生命崛起的泪水,他不嫌丢人,可是此时他没有泪水。

  “因为,他也不知道啊!”现在说不得,动不得,也哭不得。

  一切的一切再不是梦想与妄想,“难道,一切的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张强此时,下意识的想要问眼前的老者:“你没有骗我,你说的是真的?”

  可话到嘴边才发现,自己忘了;“他此时此刻,没有了说出声的能力。”

  张强双眼盯着,眼前在白亮光芒中浮现的老者;看到老者好似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者。”

  不!

  应该说是姜子牙,或者是姜太公更为贴切。

  说道:既然你已心中重唤生机,这道魂影也已经到了他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你且需忍耐一下,不必惊慌。

  “说着,便将他白色的胡子拿手捋了一下;然后对张强开口提醒道:准备好我开始了。”

  “待姜子牙的魂影提醒了张强后,张强只见到,姜子牙化作一缕手指粗细的白芒,眨眼间,还不待要等他反应,便钻进了他的眉心深处。”

  “与此同时,”

  张强只觉得,眉心一涨麻,紧接着大脑好似是被注入了什么似的,从内向外加压。

  就好似是要撑破他的大脑,并且还有无数个像蛇一般游走的能量,硬生生的撑拖开他的脑神经。

  “大脑脆弱,并且敏感”

  瞬间的疼痛冲击,差点将他打入地狱痛的疯掉,生不如死,都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感受。

  他想第一时间,想要大声喊叫,发泄一下痛感,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哪怕是死了也好。

  可是,他发不出声,他想打滚身体动不了。

  这种瞬间的冲击让他的思想立马极端起来,他疯了!他想不顾一切的杀了自己,无法忍耐这是非人的折磨。

  可是,他除了接受这种极端的痛外,身体的一切都不属于他的,他连放弃挣扎的权利都没有。

  终于,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