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13:33:4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逍遥仙侠记
  4. 第二章 有意思的大陆有意思的历史

第二章 有意思的大陆有意思的历史

更新于:2018-03-18 21:03:14 字数:4460

  大厅内的慕容夫妇起身出门迎接辰歌。十年未归的辰歌正与一众奴仆说说笑笑,对老管家李凡调侃了一句:“李老爷子,您这精神头还真是一如以往啊,不知道您是否又纳了哪位美女为妾啊?”李凡缕着白花花的胡子哈哈笑道:“少爷还真是会说笑,老头子都快成一把黄土了,那还有风花雪月的兴趣呢。”李凡话音刚落,只听得一声清脆音响起:“辰儿!”辰歌回头看见一身紫衣,黑发如瀑,相貌如花似月的美女婉月夫人,辰歌看着自己想念依旧的母亲神情有些茫然,随即便是满面喜悦,小跑着到婉月面前,重重的施了一礼说:“娘,孩儿回来了。”婉月把面前比自己都高出一头的小伙拦在怀里激动的落泪道:“娘都想死你了!”辰歌眼睛里泪光闪现轻声道:“孩儿也想娘亲。”拥抱了好一会,身旁的慕容烈装作不悦的道:“你这小子,就一点也不想爹?”辰歌翻了一个大白眼,无奈道:“亲爹,咱不是就一天没见么?”说起来,这十年辰歌都是在慕容烈眼皮底下滚打至今的。

  宴会,轰轰烈烈的开始了。

  身材魁梧的慕容烈坐在矮桌前,身后一副巨大的龙虎啸腾图,更承托出慕容烈的霸气。慕容烈举起桌上一杯上佳的玉琼露高兴的说道:“诸位亲友,为了我家辰儿学有小成归来,干一杯。”说罢,头一仰,一杯热辣辣的烈酒一饮而尽,坐在下方左右的慕容府人也都纷纷举杯冲着辰歌恭贺。辰歌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太过热闹的场面,好在婉月陪坐在一起,在娘亲的指点下,辰歌也到不显得那么慌张,同样对同族长者一一还礼。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群人开始聊起了天,但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辰歌这十年到底学的怎么样。慕容烈依靠着座椅,声音洪亮道:“学得怎么样?那不是说的明白的,来,辰儿!给咱助助兴,露两手!”辰歌起身,走到宴席场地中间向父亲抱拳施礼道:“是!”随后又补了句让族人很意外的问话:“父亲!只是不知道孩儿演示那个招式才好呢?”众族人一顿喧哗,其中不免有不服慕容烈的嘘唏声,慕容烈品了口烈酒,悠悠道:“那就拳法——龙虎霸王拳第九重第一式吧。”此言一出又是引得人群一阵骚动,慕容府人都知道龙虎霸王拳虽仅仅只是慕容世家最为常用的健体术,一般人都只用来强健体魄,要是说用这套拳法伤人制敌那可是很少很少的,毕竟这是最平常不过的武学。但是将这拳法修炼之九重顶峰那效果可就不可小窥了。可数百年来慕容世家里真正修炼这套拳法到达九重的人那是绝无仅有的,慕容烈此言一出便如平地一声雷在人群里炸开了,慕容烈的嘴角扬起一丝满意的微笑。

  场中央,慕容辰歌双手握拳,脚踏弓步,运气提神,体内的真气急促的在身内的各个脉穴中流淌,一丝丝金色真气蔓延全身宛如金人,辰歌怒目圆睁暴喝一声:“龙威虎震!”辰歌猛然收拳随即又向前方打出拳,脚下也如影随形变化着步法,左臂和右臂上一边如同盘踞着威风凛冽的金龙一边奔腾着霸气凛凛的猛虎,一连十几拳,拳拳在空气中产生震耳的音爆声,看得周围族人又惊又喜,惊的是第一次看得这么霸道的龙虎拳法,喜的是这样一来五国会武又多了几分胜算。未几,辰歌收拳停步,纳气养息。又向慕容烈施礼:“父亲,孩儿打完了。”慕容烈站起身来,嗓门颇大的说:“诸位,看道了么?这就是我的儿子,慕容辰歌的实力!”台下响起连绵不断的掌声,一旁的婉月夫人也鼓着手,眼神里皆是惊奇,心里道:“这孩子,长大了许多。”人群中有一男子面带喜色心里却惊恐万分,鼓掌声显得有些慌乱,好在人多倒也没听出有什么异样,这人悄悄的转身离开大厅,走至慕容府口对前来询问的门人随意说:“喝了太多酒,有些醉意有些困意,我先辞去免得一会扫了大家的兴致。”说罢,便立即扳鞍上镫,双腿一夹马腹,朝着西城扬尘而去。慕容府口的门人赞叹道:“好酒量。”

  厅内,依旧是酒香扑鼻,语音如潮。慕容辰歌盘腿而坐,品着烈酒,询问慕容烈:“父亲,您倒是说说这五国会武究竟是什么呀?一直以来您只告诉我是五个国家武学佼佼者的竞技大会,孩儿现在也长大了,也知道这如果只是个竞技,那么您也不必从小对我酒如此的严厉。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慕容烈面带几分醉意,精神却甚是盎然,道:“也到了你该知晓的时候了。这五国会武其实真正的意义就是五国之间的战争,赢得一方将获得其他败国的贡礼。五国会武每十年举行一次,每个国家都会派选几名年轻优秀的选手参加,可是年龄却不得超过二十。正因为这个年龄规定才从小就开始对你进行训练,所以辰儿,一年后的五国会武你代表的不仅仅是我慕容世家,更是整个轩轩帝国。”辰歌迟钝了下,转而问:“为什么五国要怎么干呢,发动战争不是可以获得的更多么?”慕容烈微微一笑,说:“这里面有些历史,故事太长,就让你娘亲说给你听,婉儿,给咱儿子讲讲那段神一般的传说。”坐在辰歌左侧的婉月轻轻对着辰歌娓娓道来。(涟漪插话:鉴于那段历史太长,咱成熟性感的婉月夫人又是一历史盲,所以涟漪我亲自给亲们讲述下那段黑色的历史)。

  至上古神魔时代结束,莽古大陆上出现了五个各自为政的国家,说起来这五个国家也有些搞笑,据说几百年前建国时候所取国名都与上古三皇五帝有着莫大的关系。盘踞莽古大陆东方的国家因崇尚黄帝而取国名轩辕,帝王姓氏则为姬。西方的是崇尚蚩尤的九黎,帝王姓氏为屠。割据北方的是崇尚伏羲的太昊,帝王姓氏是风。占据南方的是崇尚神农氏的浩然,帝王姓氏是国。位于中原的是崇尚女娲的天赐,帝王姓氏为南,特别提一下,天赐国是女性执政,所以国王位居女王之下。其实真正说起来,这五个国家或许和三皇五帝连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只是当初为了建国统一民心打出的天大的幌子,毕竟三皇五帝对莽古大陆的人来说那也是一个神话了,不过政治本来就是要讲究手法的,过程无所谓,结果才是王道嘛。

  五国会武呢,则起源于五国初建,刀剑相向的乱世。当时五国刚立,各个国家的君主都为了扩充占据领地不间断的发动战争,民不聊生,万物混沌,这战争竟持续了近百年。这时世上有一位灵台顿开,武学境界接近神人的修行者——玄一道人。他实在是看不下去这百年争纷,血流成河,怨灵冲天的乱世。在某个月黑风高杀人夜,玄一御剑当空,置身一人闯入各个首领的房帐,所到之处犹如无人之境,轻而易举将五个还在梦乡或者正在风花雪月的首领擒获。第二天,在浩荡五军中审判五君,当然一开始,五个军团的将领就难得的放下恩怨统一的气势汹汹的向玄一叫嚣着,玄一在五军中央看到厮杀百年的敌人竟然在一夜间如此统一的向自己挑战,笑着冲着面前五个被定了身子的五君说:“果然,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然后转身环视一周三丈之外的五军指着身后的五君傲然道:“百年争纷,死伤无数,怨灵冲天,万物混沌。这一切的起因都是这几个人私欲而起,你们这群魍魉之辈,不仅不觉的愧疚,却更加嗜血成性,吾今天替天行道,就还天下一个太平!”语毕,玄一动用心法,身上湛蓝色的真气流窜而出,手中豁然祭出一柄三尺长剑,口中大喝一声:“破天!”顿然天地变色,黑云舞动,玄一身形瞬间飞至当空,眼睛微闭,一手持剑,一手结印,黑云霎时间电闪雷鸣,放眼望去这万里之内皆是如此,伴随着还有无数怨灵的哀哭嚎叫声,甚是栗人。玄一猛然睁眼两道金光从双眼中射出,手中举起的长剑猛的指向地面,一声大喝:“灭——!”万道金雷奔腾冲向五军,过往之处皆灰飞湮灭,连血都被蒸发的不剩一滴更不要说尸骨了。好久,惊天之势才慢慢平息,惊奇的是那五国君主却还毫发无损的活着,不过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玄一这弹指间就让五军浩浩荡荡的几十万军队荡然无存,这般能力这般电影级的画面带给五君的冲击力那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看到效果居然超出了自己预料的玄一,也有些飘飘然,帅气的缕缕稍稍有些凌乱的发丝意气风发的冲着无限凌乱的五君面带慈悲的微笑说:“宝贝们,还想再打么?知道自己做错没有?”五君整齐划一的先集体摇头又集体点头。玄一很高兴的说:“恩,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们还是好孩子的。”听到玄一这么祥和的说话,五君稍稍的找到了几缕纷飞的魂魄,紧接着这好不容易回来的魂魄又夭折了,“不过,你们几个罪魁祸首不杀你们难泄天怒,杀你们也确实有些可惜,本人不喜欢搞什么政治。我给你们一条活路,你们要么走要么死!死的会很难看的!嘿嘿嘿。”五君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激动的说:“您说,我们一定照办!”玄一悠然说:“好好好,态度不错。我要你们做的是——休战。永久的休战!好好的治理国家。泽福天下,让天下人过上国泰民安的好日子。尔等能做到么?”五君在这个命悬一线的时候当然能。当然玄一也不傻,空口无凭,人心难测嘛,玄一诡秘的微微一笑从怀里拿出类似古玉的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说:“本人人品爆发在泽南之丘觅到这块神物‘真言石’,你等把你们的手摸着这块石头上把誓言说一遍再以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如此一来你等若违背誓言,必将天谴。我呢,也能安心,不必再理会你等畜生!”五君尽管被骂的狗血淋头,却也欣然接受,毕竟能活下去,挨骂算什么,至少没受皮肉之苦。五人摸着真言石齐声道:“我生生死死答应神人,决不发动战争,必将好生治理国家,惠泽天下,若有违背,必得天谴,不得好死!”

  又是个百年,那段过往终成历史,虽然帝王之后都记得确确实实发生过这么一件事,因为玄一道人此刻早已销声匿迹不知去向,是生是死都很难说。自然而然还是有不法分子蠢蠢欲动的,就比如好战的西方九黎,这么久没真刀真枪的干过仗,第三代君主屠城,终于热血激情的要发动战争,也就在他下达战令的同一刻,晴天霹雳的一道雷光把他给带走了,好在他儿子这时已经八岁了要不然真就绝种了。这件事发生后各国又安分起来,老老实实的治理自己的国家。可是人心是个祸害,贪婪就是祸根,在某一年的某天,五国君主在天赐国举行五国会谈商量着怎么能不发动战争又能让他国主动献出土地,金钱和美女。商量来商量去,就商量出个‘五国会武’的议案。简单的说就是五个国家每十年随机在某国举行武斗大会,参赛选手分别是各个国家推选出来的佼佼者,不过年龄不可超出二十,这也是为了限制选手实力,要不然哪位天下无敌的高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高兴了,来个滥杀无辜,连个能制止的裁判都没有。万一再把君主杀了,这不又要天下大乱了,说白了就是这几个君主为自己的生命保障加了道安全门。每国最多出赛选手是五个,比赛模式有团队赛和擂台赛。积分最多的国家胜出,且只有一个国家或者一个联盟胜出,失败方向胜利者割地赔款送美女。总之就是赢就赢得盆满钵满,输就输得一败涂地。担心会有人赖账么?五国为了预防这样的情况发生早就做了预案:赖账的国家不仅会遭到他国的绝交当然联盟也将瓦解反目成仇,他国也会派出高手无限刺杀,反正你要是发动战争老天就帮我做了你,你要是也派出刺客我也不怕,毕竟我好几个国家都刺杀你,你自己一己之力还能逆天不成?扯句没用的,联盟是个慎重的事情,绝不会出现4联盟,3联盟很少很少除非是弱爆了。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没有联盟的,毕竟历史曾留给各个国家的怨恨和伤痕不是美女和土地就能驱散的,那是在心中扎根的仇恨。

  婉月夫人,断断续续的将历史讲完,听的入神的辰歌,眼神一眯道:“真有意思,这战我必去!”(涟漪饰演一回温柔美丽的婉月妹子,亲们可是喜欢?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