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32:5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最牛神
  4. 第一章 成牛

第一章 成牛

更新于:2018-03-16 13:03:24 字数:3316

  子夜时分。

  老山中,寒鸦不语,西风正紧。

  背上一个布袋,袋里有糯米、墨斗线、驴蹄子、黑狗血、葱姜蒜等一应辟邪之物,胳膊上缠着一捆绳索,手中一把古怪的小铲,年方二八的刘川越想越觉得不对,紧走了几步,跟上前面那个比他背的东西还多的人:“二叔,你这到底做的是什么买卖,大半夜把我领到这黑山里来了,怪吓人的?”

  “川的,咱们可是亲叔侄儿,你用你那脚趾头想想二叔能害你吗?小声点,跟着我走啊!”刘大成紧了紧身上的装备,继续向前。

  “二叔,你再不说我就回去了啊?”刘川不走了,用手电照着找了块干净地方,坐下来准备歇歇。

  其实,他是想听真话,家里的亲戚长辈都说二叔不务正业,自己不能被他带坏了。

  刘大成赶忙折了回来,伸手就去拽刘川的耳朵:“嘿,你个小兔崽子,跟二叔出来干点事业就这么不听使唤啊,忘了二叔给你钱花帮你干架的时候了?快起来走,这眼看就到地方了……到地方,我再跟你说行不行?”

  “你说的啊!”刘川这才爬起来了,收拾了一下,跟着二叔继续往深山里摸,七转八转地又走了三里地,总算是到地方了,这里,还有二叔做的标记,一棵光秃秃的树杈上挂着一块白色的毛巾,正在暗夜中随风飘荡着那。

  这要是别人误打误撞看见了,还不得吓出尿来?

  刘大成倒是没一点忌讳,快步地走到树杈前,左右转着踅摸好一个方向,大跨步走了一条直线,到一块空地上停下来了,卸下了身上的装备,又接起了一根长管,随后开始在地上打洞:“川的,你看什么那,快过来帮忙,这还真是个力气活……”

  刘闯过来了,但没有一点要帮忙的意思:“二叔,现在该跟我说说了吧,你大半夜带着我跑到这深山里来打洞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看侄子那眼神,刘大成的眼珠子提溜转了一圈,随后,就高深莫测地笑了:“川的,二叔不怪你,谁让二叔干的这份差事不能跟家人说呢,还得让你爸他们误解成不务正业,哎!这里也没第三个人,二叔就跟你说了吧,其实,二叔是国家特聘的‘天象检测员’,你可不能告诉别人,不然,有保密条例会处置你二叔的!”

  “啥?天象检测员?弄天气预报的吗?干这个都得晚上出来么……”刘川涉世未深,还真被唬了一下。

  “狗屁天气预报……”刘大成急的直瞪眼,很快,又深沉起来了:“川的,还记得年前二叔拜的那个师父吗?”

  “被我爷爷打出去的那个?”刘川记得。

  “怎么说话那,那是我师父!老爷子是不知道我师父的厉害,我师父那道行高了去啦,这么说吧,天上地下、飞虫走兽、凶吉祸福、招财解难没有我师父不会的,这不,我就学到了我师父三成道行,就被国家特聘了!”刘大成还真能吹。

  “国家聘你干什么?”刘川就知道县长的官不小,听二叔这意思,他比县长大不少级呢,不像啊,再说了,国家特聘的都在夜里偷偷摸摸地活动?

  “不是跟你说了吗,天象检测啊,就是我要夜观天象,推算咱们国家这一片地的凶吉祸福、未来走向,这可是大事,一点也马虎不得!”刘大成还真抬头看了看天,天上乌云一片,刚好把这片遮住了。

  “那你在地上打洞干什么?”刘川也不懂这些,还真有点信了。

  “二叔要布一个‘九曲黄河大阵’,扭转一方乾坤,不然,咱们县里的百姓都要大祸临头了,时辰快到了,干活!”刘大成继续打洞,刘川也上来帮忙,被二叔的大义凛然都带的兴奋不已了。

  地上的洞打好以后,刘大成就示意刘川后退,从他背来的包里掏出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黄馍馍’,小心翼翼地续进了洞里,而后,点燃那根引线,滋滋一阵,从地下就传来一阵闷响,震的两个人都晃了一下!

  不等火药味消散,刘大成就凑上来了,抬手在被炸出的腰身粗的洞口上试了试,就带着刘川到一边准备去了,半个小时过后,洞里就续下了一根绳子,刘大成要下去了:“川的,你在这里等着啊,二叔一会儿急回来!”

  “不,我要跟你一起下去,这里太吓人!”刘川是真不敢独自在上面呆着,也更想下去看看,捣鼓了这一会,他已经猜出二叔干的不是什么好事了,继而,他就想参与进来了,干坏事多有意思!

  “那好,反正二叔是早晚要教你这门手艺的,来吧……”两个人拉着绳索一起下了盗洞,在墓道里转了不到三分钟,刘川的脸色就白了,他知道三叔是在干什么了,盗墓。

  惊惧过后是惶恐,惶恐过后是不安,不安之后就是隐隐的兴奋了,以前光看小说上写的玄妙了,自己亲身经历这么一次才是真爽,只不过,抬起棺材盖的时候刘川是闭着眼睛的,没敢看。

  二叔是个老手,不一会儿就把东西倒腾出来了,刘川一直在欣赏着这一件件‘胜利果实’,突然,脸色就变的煞白了,指着一块双面雕花的玉佩后退了几步,哆嗦一阵,才说出话来了:“二叔,那……那上面的东西会动?!”

  “别瞎说!”刘大成的脸色也不好看,但顺手就把那快玉佩抄起来了,递给了刘川:“拿好了,仔细看看,什么会动啊,再瞎说我可揍你!在咱们这一行里,第一次抓了东西叫‘沾手’,沾手的东西却不一定是你的,不过,咱们是叔侄儿……”

  刘大成一边装东西一边讲着行里的规矩,而刘川可是一动也不敢动了,这次看的更仔细,玉佩上的一鸟一兽真的在动,好像还有流光溢出……

  “轰隆……!”

  整个墓穴都为之一震,随后,这间墓室里就摇晃不止了,脚下断空沙流,两侧暗器不断,顶上巨石砸落,刘大成刚刚起身,墓室门就被一块断龙石封死了,待他冲到刘川近前,横死即在顷刻!

  “我操……川的,咱爷俩可能出不去了,情况紧急,废话我就不说了!你听着,刘家的爷们,都得站着死,而且咱爷俩,就是舍命不舍财的主儿,到手的东西再想让我们还回去,没门!你把那东西给我摔了,我也摔了这些!”刘大成甩手就把他手里的一包东西扔出去了,刚好被一块巨石砸中,粉碎。

  “二叔,它们真的会。”刘川的话还没说完,叔侄俩就被自墓室顶上掉落的一方万斤横梁砸中了,两人双双毙命,不过,在刘川被砸中之前,是有两道‘赤炎火灵’穿进了他的身体的……

  霎时间,乾坤扭转,时光倒穿,昏昏沉沉的刘川只觉被什么东西带着,飞不尽云山雾海,越不穷万水千山……待一切尘埃落定时,他已经到了一个神奇莫名的世界!

  “二叔!!!”

  凤麟灵山脉西侧,嘎嘎山腰,烧火洞中,重生而来的刘川猛然坐起,呜嗷怪叫一声,惊醒了洞中数十灵兽!

  一个半人半马的灵兽率先凑了上来,目光恳切地望着刘川,慌忙问道:“四哥,你怎么啦,四哥!?”

  “四哥,你怎么啦……”随即又凑上来一群猪妖羊怪,都急急地问着。

  “……”

  望着它们,刘川的脑子是一阵短路,思量了好一阵,才突然想明白了:“敢问各位鬼差,你们知不知道我二叔到哪里去了,我们不是一起来的吗,也应该在一起被审吧?”

  他以为,这是到了阴曹地府了!

  问话的时候,刘川有些疑惑的是,领头的鬼差怎么只有‘马面’一个?想想又释然了,就自己和二叔两个鬼魂,人家来一个马面和这些小鬼就已经够给面子的了,牛头大鬼估计是忙着收别的鬼魂去了。

  “……”围上来的灵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四哥,您没事吧?是做恶梦了,还是得了什么怪病了?”问完这两句,马面又低低问了一句:“是不是二大王又给您使什么阴招了?”

  “二大王……不是,我是想问问你们,我二叔在哪里,我和我二叔不是一块来的么,应该……”四处望着,刘川又发觉了不对,这里不像是什么阴曹地府,而更像是一个山洞,里侧有滴水,外侧有亮光,石壁上四处插着火把,左边配室里有些古怪的炊具,右边配室里摆着一些兵器,后边还有一个洞口,这是什么地方!?

  “四哥,您这都是替兄弟们受的苦啊,一定又是二大王使得坏,兄弟们,我们一起去找大王,为四哥讨回公道,跟我走!”马面一呼百应,众兄弟都要跟着他去见大王,为四哥讨回公道。

  “等一下,你们先等一下……”别的不清楚,关于二大王的这点事刘川还是听明白了的,自己什么时候惹着它了,它又怎么让自己受苦了,它们不是弄错了……还是先把它们拦住的好!

  马面又带着众兄弟回来了,看到‘四哥’那般神色,都不再咋呼了,过一阵,马面过去端过来一个粗糙大盆:“四哥,您先洗把脸吧……您说怎么办,我们都听你,反了我们也跟着!”

  望着水中的那个倒影,刘川一点点傻了,自己分明就成了地府里的那个牛头怪物?!

  “四哥?”马面又叫一声。

  “砰!”刘川抱着盆儿摔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