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23:23:44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无限之顶级美食家
  4. 第二章 悲惨的故事
  “双重人格?”鲍勃露出迷茫的表情,他转头向迪伦问道:“迪伦你有听过叫做‘双重人格’的病吗?”

  迪伦也很疑惑,摇了摇头:“不,我没听过这种病。”

  林航解释道:“就是一种精神疾病,可以简单的理解成一个身体里有两个不同的意识,拥有着不同的性格和不同的记忆。换句话说,就是一个身体里面有两个灵魂,你可以这样理解。”

  “一个身体里有两个灵魂?”鲍勃的目光露出敌意,“你是说亡灵侵占了你的身体?”

  “亡灵?这个世界上还有亡灵吗?”林航顿时对这个世界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一个存在灵体生命的世界可远比魔幻世界要有意思的多,也要复杂的多了。

  “虽然我没见过,但南方那边经常会传来一些关于亡灵的传言。”鲍勃眼中的敌意渐渐散去,转而变为了更严重的疑惑,“你怎么会连亡灵都没听过?你这样的家伙应该比我要更了解这些故事吧。”

  “我这样的家伙?我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什么会被你们关在这里呢?”

  “你是一个吟游诗人啊,克拉克先生。你被关在这里是因为……”鲍勃忽然停下来话语,紧紧皱着眉,“克拉克先生,你到底怎么了?你不可能会忘了自己做了什么。”

  林航歉意的说道:“但是我真的忘了,一点都不记得。如果你方便告诉我,还请你告诉我我到底是谁,这里是哪里,还有等等的很多东西。”

  “克拉克先生,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两天的绝食和天气冻坏了脑子吧。”鲍勃皱着眉看着林航。

  “当然不是了,绝食两天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且不说不是林航想要绝食,就算是绝食了两天顶多也不过是饿晕而已。

  “但是我确实有些变化,你知道,在一些极端的状况,或者是受到了什么极大刺激的情况下,人会给自己创造出一个‘第二人格’来逃避事实。我就是那个‘第二人格’,但我对于克拉克到底是谁,经历了什么一点都不清楚,所以还请你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非常感谢。”

  林航态度温和,语言平稳,表情和善,丝毫看不出说谎的窘迫。

  鲍勃仍然皱着眉,他确实听过这种病,但这对于他来说就和亡灵一样,从来都只是听过,而没有见过。但林航的神情真的看不出丝毫说谎的迹象,他也没理由编造这样一个谎话。眉头舒展开,鲍勃道:“原来是这样,那我现在该叫你什么?克莱克?克拉斯?”

  “叫我林航好了。名字只是个代号,就算你继续叫我克拉克也没什么问题的。”林航微笑着答道,他知道鲍勃已经完全相信了他。

  “那好吧,林航先生,真是个奇怪的名字。”鲍勃笑了笑,神情变得有些沉重,“林航先生,你真的想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吗?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去议论那件事了,这是为了你好。”

  “那你可以告诉我一些其他的事,比如我来自哪,我的父母是谁,我的职业是什么。”林航没有逼迫鲍勃,换了个话题。

  鲍勃松了口气,回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了。你来自瓦康多,一个美丽的小镇。你的父亲是镇上勤劳的木匠,你的母亲是来自王都的一位贵族小姐。你的职业是……你是一个吟游诗人。是一位很优秀的,很受大家喜爱的顶级吟游诗人。”

  鲍勃在说完克拉克的身份后刻意加上了后面那句话,可以看出他对于林航是非常尊敬的。

  但他却丝毫没有把林航放出来的意思。

  “吟游诗人吗?那我为什么会被你们关起来呢?”林航问道。

  “这——”鲍勃犹豫着看了看林航,最后还是说道:“因为你杀了人。你杀了弗洛德公爵的长子,我们负责将你送到王都。这里是费赫德,一个靠近冰霜大峡谷的边缘城市。再往北就是北地大草原,兽人的领地。我们得穿过冰霜大峡谷才能到回到正确的路上。最近这两天就会出发,撒切尔队长现在要在这里处理一些事。”

  “我应该不只是杀了弗洛德公爵的长子吧,陪他一起死的是不是还有一个姑娘?”林航微笑着问道。

  鲍勃面色一变:“你……你在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的逻辑,鲍勃。”林航的神情仍然像平常一样,很友好,“你说我母亲是一个贵族小姐,我父亲是一个木匠。为什么一个木匠能娶到一个从王都来的贵族小姐?因为他以前不是个木匠,他是一个吟游诗人,因此才会靠着花言巧语,或者是爱情之类的东西取得一个贵族小姐的欢心。他把自己的经验教给了我,所以我才会是‘顶级吟游诗人’,不然一个来自乡下的小子是凭什么让大家都尊敬他的呢?”

  “可就算是这样,你是怎么知道你杀的不只是弗洛德公爵之子的?”鲍勃不解的看着林航。

  鲍勃和迪伦的内心都不平静,林航却一直是不急不躁的状态,情绪非常稳定。

  “你见我没有逼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松了口气。我有注意到,你是在我说完之后才放松的。”林航说道。

  “可是这又能代表什么呢?”鲍勃更加不解了。

  “这说明你很在意我问你的问题,因为我的问题很可能会和‘那件事’有所关联。先想想我可能会问什么?我可能会问和我有关的事情,可能是家人,朋友,职业,妻子。那我问了什么?我问了家人,问了职业,问了我的家乡。这就说明这些东西里面没有你在意的问题,那剩下的我可能会问但没问的问题还有什么呢?最有可能的就是我的妻子了。”

  “可是这些仍然不能让你猜到真相啊。”鲍勃皱着眉。

  尽管林航认为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两人还是不明白。他的情绪没有波动,仍旧温和的解释道:“我为什么会杀弗洛德公爵的儿子呢?这是很关键的问题,我一个来自乡下的吟游诗人,为什么要去杀一个公爵的儿子?我脑子有问题吗?能促使我对一个公爵的长子产生杀意,并且付诸行动的,就只有仇恨了。恕我愚钝,我真不知道杀一个公爵的儿子能对一个吟游诗人产生什么利益。那么再联想到之前的,你所在意的‘我的妻子’,事实不就很清楚了吗?”

  “我是一个吟游诗人,我和费赫德的某个姑娘恋爱了。但弗洛德公爵也看上了这个姑娘,这个姑娘便和权势地位更为显赫的公爵之子混在了一起。而我,一个吟游诗人,就算可以接受‘爱人被霸占’的这种‘凄美故事’,也无法接受心爱之人背叛了自己。于是,稍稍计划了一番,借着某个机会,用下毒之类比较隐蔽的方法杀了这两个人。”

  林航脸上的表情仍旧十分平静,好似这事实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林航先生你真厉害!”迪伦惊叹道。

  林航笑了笑,向鲍勃问道:“我说的和事实有什么误差吗?鲍勃先生。”

  “基本上都说对了,林航先生你真是太厉害了!”鲍勃也对林航十分佩服,“但有一个细节你猜错了,你并不是用下毒之类比较隐蔽的方法将他们两个杀掉的。你装成了豁达,对此事根本不介意的样子,演技十分逼真,我们所有认识你的人都没有看出来,其中就也包括弗洛德公爵的儿子和温妮莎。你把他们两个约了出来,说是要请他们吃饭祝福他们,然后在食物里下了药,等他们睡过去之后你悄悄把他们带到了教堂的地下室。”

  “接着……你把他们肢解成了几十块,一块一块的挂在了光明神的神像上,把两个人的头放在了光明神的肩膀上。”

  林航一怔,有些奇怪的问道:“教堂里没有神职人员吗?克拉克又为什么要渎神呢?”

  “费赫德的人不信仰神灵,那里很早就废弃了,很少有人去。你为什么渎神我也不知道,我没法搞清楚你的想法。”鲍勃摇了摇头。

  “之后有人发现他们失踪了,就去找你。你没有跑,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们问你你就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后来你被关了起来,弗洛德二世身边的人用魔法汇报给了弗洛德公爵,他要亲自处置你。再后来就雇佣了我们——撒切尔佣兵团的人把你押解到王都。”

  “弗洛德公爵二世身边的下人为什么不押送我?”林航问道。

  鲍勃说道:“他们对地形不了解,而且那些人根本不敢回去,回去也只能是被公爵处死。”

  “那这样一来公爵的怒火就只能全部发泄在我身上了。”林航注意着鲍勃的表情。

  鲍勃沉默了几秒,道:“请你原谅我,我们都理解你,我们也很厌恶弗洛德二世和温妮莎那个女人。但我们还要生活,我们需要钱,我们不能得罪弗洛德公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