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6 08:55: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梦起洪荒
  4. 第一章 回乡祭祖

第一章 回乡祭祖

更新于:2017-04-21 12:26:32 字数:2071

  “混小子!!!今晚收拾几件远行衣服,20点之前到不了XX火车站的话,你老妈我非宰了你不可,听到了吗?啊!就当你听到了,我跟你老爸都已经收拾好行李了,事情不大你看着办吧!挂了,就这样说好了。嗡嗡嗡...”目瞪口呆的叶小天,拿着电话还没说一个字呢,他老妈那已经挂电话了。什么情况啊?没办法,面对如此‘极品’的老妈叶小天也是醉了。虽然不知道去火车站干什么,但是叶小天还是准备好了去远行的行李...

  下午简单吃过饭后,收拾好行囊,出门前习惯性的看了看寄宿房内的一切...锁门,下楼...由于刚放暑假,天气还是很热的,下班高峰期的公交车叶小天还是不敢恭维的,“呼...还好人不多”坐上搭往XX火车站的地铁叶小天也出了一头汗。这时旁边一个穿着怪异(有点像道袍)的老人转过头微笑着问叶小天:“小伙子!去哪啊?看这大包小包的。”叶小天首先看了一眼这位老人将头发归拢到头顶上的发髻,擦了擦汗笑着回答道:“爷爷,我敢去火车站,刚放假,跟爸妈出去走走。”老人笑着说:“出去走走不错,在外面陶冶一下情操。”听到老人这么一说,叶小天猛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心里道:情操?我尼玛还以为你会说贞操呢...地铁行驶到下一站后,人就开始多了,这时一位上了年纪的奶奶在车厢里被拥挤的人流挤的没落脚的地方,叶小天及时站起来喊道:“奶奶您来这,我这有地方!”

  抬头看了看站牌提示,还有两站就要下车了,现在的叶小天有点度日如年,因为自叶小天坐上地铁开始到现在途经5站地那怪异老人总会时不时看叶小天几眼,有时带着微笑,有时带着疑虑,更有时带着惊奇...叶小天身子轻颤一下心想:这厮不会是玻璃了吧?年纪那么一大把了,老玻璃?一想到这,叶小天菊花一紧...看着下一站就要准备下车的叶小天,那为穿着怪异的老人站起身来,侧着身子向叶小天挤了过来。看着向自己挤过来的老人,叶小天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身子,着装怪异的老人上前盯着叶小天心里发毛,带着疑虑的对叶小天道:“小伙子,你是我迄今为止看不透的第二个人!”叶小天神经有点短路的道:“啊?”现在叶小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一‘神棍’,尼玛不是老玻璃啊。叹了口气后,叶小天用开玩笑的语气回答道:“呃...那谁是第一个啊?爷爷。”那老人用自己的右手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第一个是我老人家!”叶小天失神愣了一下,两手紧了紧想骂娘!眼看马上到站了,叶小天干笑一声弯腰拿起行囊顺口说道:“爷爷真厉害啊!还会看相!”“我还会读心你信不信?”怪异老人接着说。叶小天挎上背包疑虑道:“读心?”着装怪异老人微笑着说:“放心,爷爷没说让你陶冶贞操,也不好玻璃那一口,现在你能明白了吗?”报站了,叶小天呆滞了,在即将关门那一霎那,叶小天迅速跑出了地铁。摇了摇头叶小天吐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刚出地铁的那扇门,地铁已经开动,看着车厢里微笑向自己挥手的怪异老人,叶小天有种没穿衣服被看穿的感觉,怪怪的,“也许真的有吧。”叶小天道。

  叶小天在候车休息大厅找到爸妈后才知道,再过三天远在SD省的老家要举行祭祖大典了,在当地是十分重视该大典的,听着老妈喋喋不休的讲述祭祖的场面以及见闻,叶小天好像把刚才初遇怪异老头的事情给忘了......“儿子给,戴上,这是咱们叶家祖上传的戒子,千万别弄丢了。回老家后长辈会过目看的,传到我这一代的时候我都极少拿出来看的,更别说戴着了!”叶小天的父亲从腰包里拿出一个极为古色古香的盒子道。叶小天的父亲是个话少比较稳重的人,自叶小天懂事到现在为止,他始终不明白,当年他父亲怎么会跟他这‘极品’老妈结的婚,每每叶小天问这问题时,他妈妈会下巴一抬这么说:那是你爸有眼光,当年想追你老妈的都把长城排满了,叶小天的父亲只会微笑,摇头不语,但是看得出叶小天的父母很相爱的,从眼里能看的出。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造型相当古朴戒子,好像是蛇,腥红的眼睛,但有翅膀舒展着,戴在左手食指上翅膀舒展开来刚好护住一节手指,很合适,栩栩如生!“偶买噶!!!我儿子戴上这戒指简直是帅呆了,酷毙了,简直无法比喻了!”经叶小天的‘极品’妈一喊,旁边的候车的人好多都瞧了过来,臊的叶小天满脸通红,索性坐下四下张望,好像有什么东西能吸引他一样。不经意的,叶小天无意看到了一个刚才他试图忘掉的一个人,那着装怪异的老人正背着手微笑的向他招手,示意让叶小天过去。叶小天父母也注意到了那怪异老人,叶父问小天:“你认识?”于是叶小天当下把在地铁遇到这着装怪异老人的经过道了出来...叶妈听完后当下哈哈大笑说道:“儿子套用电视剧里的一句话,你可能命犯天煞孤星!!!太狗血了吧”当下叶小天满脸黑线道:“你儿子我命犯天煞孤星,敢问您二老焉有命在?”叶母快手捂嘴立马坐下,说道:“口渴,老叶水呢?”旁边的人听到,有人笑声出声了,示意一下叶父,叶小天脸带羞怯的向怪异老人走去...“爷爷,您找我?”叶小天寻问道。怪异老人回答说:“是,也不是。”叶小天脸带疑问的说:“什么是也不是?”

  怪异老人看向叶小天的左手不用质疑说道:“抬起你的左手让我看看。”叶小天刚抬起自己的左手,怪异老人上前一把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