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4:26:3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战天魔皇
  4. 第一节、宿命,罪恶深渊

第一节、宿命,罪恶深渊

更新于:2018-03-18 16:34:57 字数:2392

  “找到另一个我,方可修炼?”

  一个俊美的少年,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头发随风飘逸,但苍白无力的脸庞把他这俊美的气质彻底的破坏,与其说他是一个美男子,还不如说一个体弱多病的衰男!

  他此刻脑子里正回荡着多年前自己师傅说的那一句话,绞尽脑汁也不明白,什么另一个我,难道这天下还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杨战天摇了摇头,懒得去想,以自己现在的医术就算不能修炼照样能过得好好的,再说自己压根就没有想着去争夺家主之位。

  在烈日下,听着汽车呼啸而过的鸣笛声,杨战天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心里乱糟糟,身躯飘然,不受控制,身体里热血翻滚……

  “不好血狂又要发作了,不是要月圆之夜才发作吗?这次怎么提前了五天?”

  杨战天原就苍白的脸,此刻更加苍白,强行忍住那股嗜血的冲动,转身飞速的跑向城郊,可来不及了,最迟不超过一分钟血狂就要发作了。

  普天之下,有三种人是被上天诅咒过的,第一种,天生血狂,这种人极为恐怖,一旦血狂发作能瞬间从普通人化身嗜血恶魔,但凡患有血狂的人都活不过二十岁,即使活过二十岁他们最后的结局都很惨。

  第二种,天生魔骨,相比于血狂,后者就逊色了数十倍甚至百倍,这种人,结局很惨,都是横死,身体被大卸八块,或者五马分尸,甚至粉身碎骨。

  他死后,骨骸遁入数丈深的土里隐藏着,吸收天地灵气,滋养骨骼,待骨骸从新组合,变成一具完整的骨骼,便是它重见天日之日,出来吸食活物的血液,精元,重铸肉身,定会引起腥风血雨。

  第三种,灵魂残缺,这种人最惨,灵魂不完整,不能通灵,运气极其倒霉,如衰神附体,天降灾星,不仅自己倒霉还总是连累身边的人,一辈子只能是一个被万人唾弃的废物。

  杨战天就比较惨,不仅身患血狂,灵魂也残缺,可谓是天下最倒霉的人!

  脸色一白,一切都迟了,双目赤红,脸上露出嗜血的笑容,宛如嗜血的野兽,不,比野兽更可怕。

  一个不幸的路人从身边经过,被掐住脖子,用力一扭。

  “噗嗤……”

  头颅飞了出入,鲜血如泉水涌出,喷了杨战天一身,把他衬托得更像一个恶魔。

  众人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发出充满恐惧的尖叫声:“杀人啦……”

  话还没说完,他感觉自己左臂一痛,转眼一看,那个杀人恶魔已经袭到自己身边,手里正提着一只手臂,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还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脑袋被扭落……

  杨战天眸子赤红,脸上挂着嗜血的笑容,断断二十秒内,连杀两人,眼里的嗜血之意愈发的浓烈,当赤红的眸子的目光扫过众人,惨白的面孔显得异常兴奋。

  被他那赤红眸子扫过的人都颤抖着躯体,眼里全是恐惧之色。

  杨战天杀了两个人,突然找回一点意识,双手抱住头,痛苦的在地上翻滚。

  “走,你们……快走……我控制不住……自己……啦……”

  一个开着一辆豪车的公子哥冷笑一声:“既然这样,那么本少爷送你一程吧,你活着也是一种痛苦。”

  一踩油门,车轰然向杨战天撞去,下一刻就在替这个杀人魔头感到可怜的时候,奇迹的事发生了……

  车里的公子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具无头尸,血液凄惨的从他的断颈里流了出来。

  杨战天手里抓着一颗头颅,对众人龇牙一笑,继续扑进人群。

  ……

  惨无人道的屠杀,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街道上一大片残尸碎肢,杨战天也因为身体里的能量被抽干栽倒在地上。

  在他倒下的一刻,虎视眈眈已久的警察立马把昏迷的他扣上,这些人没有把他带会警局,把车开到无尽罪恶深渊。

  这条深渊专用来处置那些罪孽深重的人,列如杨战天,每当他血狂发作的时候,死在他手下的人不计其数,被他杀死的人不是被拧断脑袋就是被撕碎身体,死相可谓凄惨。

  凡是被抛下深渊的人无一还生,几人抬起杨战天,准备把他抛下无尽罪恶深渊深渊的时候,突然他的李箱嘭嘭的响个不停,把几个警员吓了一跳。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亲人曾经就死在这个嗜血恶魔的手里,心里就怒火冲天,猛的打开行李箱,只见一个似兔子又似狐狸的可爱小动物躲在里面,正用两只长着雪白毛发的小爪子人性化的抹着眼泪。

  这种动物几人从没见过,相当怪异,长着兔子身子,狐狸尾巴,两颗宛如红宝石的眼睛,狐狸脑袋,耳朵却又是两只长长兔子耳朵。

  这怪异的长相却把这看似可爱的小家伙衬托得更加可爱。

  几人打开行李箱后,只觉得眼前一道白影闪过,那只狐狸兔已经坐在杨战天的胸口,双眼充满哀求的看着几人,眼里好似再说:“求你们啦,别把他丢下去,他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几个警察也不是没听说杨战天的悲惨遭遇,可事实证明他就是一个嗜血恶魔。

  紧张的气氛持续了一阵子,杨战天幽幽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满身的鲜血,心里万分痛苦,看了一眼沾满双手,又看了一眼眼前几个一副要将自己碎尸万段的人,苦涩一笑:“算了,死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

  低头看着怀里那只陪伴了自己十年有余,到至今还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动物,变得伤感起来,叹了一口气:“唉,你走吧,白玉,去寻找自然,十多年了,从我记事起就活得很累。”

  那小家伙伸出两支雪白的前爪紧紧的抱住杨战天的脖子,眼眶红红的,竟然再次人性化的摇了摇头,紧紧的依偎在他怀里,一副誓死跟随的样子。

  杨战天知道这小家伙是一只通灵动物,心里微暖,这些年他早就尝遍了天下的人情冷暖,从小到底别人都把自己当成一个怪物,没有一个朋友,没有一个人给自己好脸色看,只有这只不知名的小动作不离不弃的陪伴着。

  把这可爱的小家伙放在地上,揉了揉它雪白的脑袋,杨战天微微一笑:“你走吧,跟着我只会让你受苦。”

  转身看着深不见底的深渊,闭上眼睛脸上露出解脱的笑容,一颗绷紧的心终于得到了放松。

  身体向前一倾,慢慢的坠落,直到消失不见几人才松了一口气,为首的的个警员取下帽子,对着深渊一拜:“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那并不是你的本意,但是你若不死,天下就无安宁之日!”

  那只被叫做白玉的动物,对着深渊低鸣一声,一跃而起,也跳进了罪恶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