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4:44:1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四女侠
  4. 第二章命运

第二章命运

更新于:2018-03-17 20:39:48 字数:6256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瑟瑟寒风冷不了谢菲语的心,能够冷她的心的只有自己义父一代大侠居然被范云翳这个无耻小人害死,自己却无能为力的躲藏,自己只能像个胆小鬼一样躲藏。面对仇人而无法手刃的心酸。

  谢菲语望着落日,手里抓着一块刚刚别人啃过的馒头,眼睛里没有孩童般该有的童真,而是一种迷茫和呆滞。布满着血丝的眼睛始终睁着看向昏暗的街道。她已经三天没有合过眼了,每每一闭上眼,脑海里就呈现出义父那满是鲜血的脸。梦中那种无助窒息痛苦的感觉让她总是从恐惧中嘶喊得醒来。

  这种精神的摧残她终于还是受不了了,她明白这样下去自己会疯掉。

  她的内心再也容忍不下自己的懦弱,站起身,狠狠咬了一口馒头,看着即将关闭的城门,她此刻想不出该去哪该找谁?没有目标就只好选自己知道的目标,她朝着城门外走去。她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嘉兴丐帮总舵,唯一目标揭穿范云翳大不了同归于尽。她知道此去凶多吉少,与其苟且的活着还不如痛痛快快死去。

  丐帮总舵,污衣长老肖毅坐在自己位置不住的看向门口,消瘦的手指不挺地敲着木棍,口中还不住的嘀咕着:怎么还没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旁边的吴长老拍了拍他,安慰着:“帮主武功盖世,不会出什么事的,我们应该放心。”

  肖毅点点头,可还是看向门口。今天是丐帮每年都要召开的丐帮大会,每次大会帮主都必须亲临主持,与众弟兄探究未来丐帮发展规划问题。可时间一点点过去,朝阳眼看就成夕阳,帮主依旧没有出现。帮众们开始议论纷纷。肖毅多少心中有些不安。

  落日即逝人心惶惶之时,丐帮总舵城隍庙的门缓缓打开了,一个皮肤白皙一身干净的丐帮服的中年人一瘸一拐,扑通跪倒在地,满含狐泪的干嚎着:“兄弟们大事不好了,我们一定要为帮主报仇呀!”

  肖毅一听顿时一惊,看着范长老,疾步上前拉住他的手忙问:“你快说,帮主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弄成这样?”范云翳看看肖毅他脸上露出一副假惺惺的哭腔道:“我们的帮主被奸人所害,已经西去了,我们可不能这么算了?”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是哪个贼人害死了帮主?”肖毅一听此等噩耗,直觉头昏目眩,哀号出声痛苦不止。两手抓得范云翳干净的衣袖,几乎抓碎。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个鲜卑人叫什么独孤天涯,此贼武功甚高,帮主为了救我,逼我回来报信好让大家以及江湖朋友做好准备。结果我后来悄悄回去发现帮主已经奄奄一息了,我本打算为帮主运功疗伤的,可是我功力浅薄再加上帮主内伤很严重。结果.....”范云翳隐隐皱了一下眉,厌恶地看了一眼一双脏手抓着自己崭新衣服的肖毅。强忍着恶心干干地哭嚎。

  “鲜卑人凭什么杀我帮主?那帮主尸体可曾带回?”肖易疑虑地问。范云翳早就想好了说辞,淡淡又抽泣了两声说:“那贼人想必看上了我丐帮至宝---降龙掌秘籍,以及打狗棍棍法,逼使帮主交出来,帮主不肯,他就痛下杀手。帮主尸体我已经带回,就在外面。”

  “我们赶紧出去迎接帮主遗体。”肖毅大步流星冲出城隍庙大门,可是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切时不禁大吃一惊。

  门口放着一开着棺的空棺材,周围横七竖八躺着不少脸色暗灰七窍流血的丐帮子弟。

  “范云翳你特妈告诉我帮主遗体呢?”肖易此时有些失去理性狠命的抓住范云翳的衣领朝着他英俊的面孔吐着唾沫星子。

  “我不不知道呀,帮主的遗体怎么就不见了?”说罢挣脱肖毅的双掌突然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帮主呀,你英雄盖世没想到居然尸骨无存,真是苍天无眼嫉妒英才呀,我发誓一定要找到害你的恶人为您以报雪恨。”范云翳嚎啕大哭那哭得感天动地惊天泣地,闻者流泪,看着伤心。

  肖毅看到范云翳如此伤心感到错怪了这个老同事,便上前扶起他。态度温和了不少。

  “范长老对帮主的情义我们都知道,那个.....帮主临终前可有什么话说?还有小菲语怎么没见到难道她也出什么事了?”肖毅从小就看着谢菲语长大,他长的平凡又为人正派至今未娶妻,所以他一直把谢菲语当做女儿看待。如今得知帮主出事,小菲语又失踪心里甚是焦急。

  “这个.....帮主临终前已经传我丐帮帮主之位,这是打狗棒。至于小菲语我一直没看见她,可能躲起来了吧。”范云翳说着缓缓站了起来从怀中抽出打狗棒,展示给肖毅看。肖毅看了看范云翳,想了想:“此人真的是帮主亲传吗?”他淡淡问了句:“这真是帮主亲传与你的吗?”范云翳看了一眼,冷冷道:“怎么你怀疑我,打狗棒在手岂能有假?”

  “这可不好说,帮主临死前只有你在身边至于真假无从考证。”肖毅盯着范云翳的眼睛质疑道。

  “无从考证,就是说现在也不能说是假的吧。况且打狗棒在我手里,你自己觉得丐帮上下谁能担此重任难道是你吗?”范云翳毋容置疑的眼神狠狠地威视着肖毅以及其他有所怀疑的人。

  “这.....”肖毅被说得哑口无言。尽管肖毅看不上油头粉面的范云翳但是要说办事能力和心机他自愧不如。

  范云翳不等肖易反应,立刻抽回捧在手里的棒子,高高举起象征着丐帮最高权利的信物打狗棒,喊了句:“为了谢帮主,我一定励精图治为他报仇。大家愿意和我一起吗?”

  丐帮帮众们纷纷用竹棍敲打着地面,表示同意。范云翳心里笑成了花。

  肖毅看着范云翳,眉头皱了皱,他绝对不会相信帮主会将帮主之位传于这厮,可惜他没有任何证据,只得闭口不言默默坐在角落里观察周围几个长老护法的嘴脸。他看着每个人都是笑容灿烂的向范云翳祝贺,似乎谢帮主的死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段无足轻重的小事。很痛心也很难过。他瞅着范云翳谈笑风生的样子暗想:看来范云翳预谋很久了。

  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个净衣帮众在范云翳耳边附语几句。范云翳脸色有些僵硬,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让净衣帮众下去。肖毅瞅着范云翳的表情似乎觉得有什么事。他便记上心在,默默退出大堂。跟踪刚才报信的弟子到了一片树林。

  距离丐帮总舵后山不远处的树林内,一个六七岁的精神不佳脸色蜡黄小女孩冷冷的目视着眼前两个成年人。女孩脸上带着本不该属于她的神情一种仇恨愤怒的样子。

  “谢菲语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们走吧,胳膊拧不过大腿。”

  “放屁,今天我要让范云翳横死当场。”谢菲语漂亮的大眼睛怒视着。

  她原本想悄悄潜入丐帮揭穿范云翳的阴谋,没想到仇人早就布置了自己的人做巡哨。只要她一出现就会有被发现。

  谢菲语刚一进入丐帮总舵范围内,范云翳的的两个得意的狗腿子,就横在了她面前。一个身高体胖肥头大耳人称力行胖丐胡二,另一个清瘦凶悍人称青竹棍丐贾胡艺。这二人武功属于丐帮中数一数二的武功强者,谢菲语暗中担心,知道自己恐难应付得了。可是义父之死不能就这样算了,打不过也要打。想到这里,年幼的小菲语把心一横,摆出招架之势,准备迎战二人的攻击。

  那二人知道谢菲语尽管天资聪慧,但是毕竟不过是个6岁孩童,怎么强也不会强太多,想到这,胡二疾步上前一个猛虎扑食,直插谢菲语头上而来,谢菲语幸好反应不错一闪身,艰难躲过这一狠招。贾胡艺随后赶到掏出竹棒一招横扫千军,这一招来势凶猛而突然,谢菲语躲闪不及,狠狠挨了一棒跌倒在地。二人见机会如此之好,双丐齐攻直奔谢菲语而来,谢菲语见命已不保,大喊一声,挺身而起双掌齐出。瞬间一股强大的气流围绕在身旁。她双手奋力呼出两道掌风,哪里想到,这两道掌风居然将这二丐打出2丈之远。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范云翳的狗腿子见二丐被人打成这般模样,心中大慌,赶紧前去禀告正在装模作样愚弄天下的范云翳。

  谢菲语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厉害,心中有点欣喜,大喊一声:”快快给我让开,免得我再对你们不客气。“

  狗腿子们一点点向后移,谢菲语笑了一笑往前走。料定自己有可能见到肖易毅叔叔到时一定将范云翳这个败类就地正法。

  肖毅见到谢菲语居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把范云翳的手下打伤。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哈哈哈哈.....“一阵怪笑突然响起,小菲语的武功已经高到这个地步将来成就真的不可小视。不过可惜了,年纪小小就要去黄泉路上陪义父了。“

  “你这贼人害我义父,我要当着众长老面揭穿你,你的死期到了。”

  “你以为仅仅靠你一面之词他们就会拿我怎么样嘛?人是贪婪的,不贪婪的都会成为死人,谢阳就是个好例子。他为那狗屁的廉洁弄得帮里很多人穷酸,你以为他们希望谢洋活着吗?”范云翳不懈地笑了笑。

  肖毅一听就知道这是范云翳的声音,他似乎明白了帮主之死绝对和这个混蛋有关系。可是如今整个丐帮败类太多自己形单影只根本翻不出什么浪。他叹了口气,悄悄地离开了树林。这一切尽在范云翳视线中。

  一道灰光突然出现在了谢菲语面前,谢菲语还没反应,直觉肩头一酸,自己就退了几步。静静的看着范云翳。

  范云翳心中大骇,厉声道:“那该死的姓谢的,是不是将他的内功全给了你?”

  谢菲语爽快的回答:“你怎么知道,义父的确将内功给了我,你这坏人,我要为义父报仇

  说着冲了上来。

  范云翳一听,暗暗高兴,既然内功都传了,想必降龙掌的武功秘籍一定在她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当下冷笑一声,变掌为爪伴随的一股阴风,直奔谢菲语胸口而来,谢菲语连忙一闪身挥出右掌朝范云翳面门拍去,范云翳岂是如此好对付,他腾空一退顺势挥出左掌应对,两股内力相撞震得周围乞丐东倒西歪。再看对掌二人,范云翳被震退十几步。他心中暗道:“那个死鬼的内力还真够强悍的。不过还好他现在死了,小娃娃还没完全吸收好这内力。

  谢菲语同样被震退几步,她只觉丹田一种莫名刺痛,缓缓跪倒在地上,嘴里吐出一滩鲜血。

  “哈哈天助我也,谢菲语你太莽撞了居然强行使用蛟龙入海,怎么样被内力反噬的滋味不错吧。”

  谢菲语倒在地上喘着气恶狠狠地看着范云翳,心中甚是无奈。暗暗为自己的鲁莽感到懊悔。轻轻地闭上眼等待死亡的降临。

  范云翳大踏步奔上来,微笑着举起右掌挥向谢菲语天灵盖拍了下去。

  命悬一线之际,范云翳突然感觉一道剑气朝自己袭来。他不敢怠慢顺势一退,躲过攻击。

  “谁敢坏我好事。”范云翳郁闷的大吼一声。话音刚落,一片片梅花居然从天上洒落下来,他抬抬头惊讶的发现天上居然降起了梅花雨,只听远处想起了一首诗:”梅花丛中独自赏,我愿梅花血自来。“

  范云翳一听脸色大变,他难道就是.....不会把,她怎么来到这里了,为什么要插手这事这可不是她该管的。

  正想之际,面带白纱的女人犹如天上的神仙一般飞将而下,手中握着印有梅花的清灵剑。

  范云翳淡淡一笑:“可是万梅山庄的邱庄主,在下范云翳乃现任丐帮帮主,今日见到阁下真是幸会。”

  那女子看冷冷的看了一眼,拽起谢菲语,飘然而逝。这一过程只用了半秒时间,待范云翳反应眼前只剩下一片空阔的草地,连个人影也找不到了。

  范云翳暗暗叫骂:“好你个万梅山庄管闲事居然管到丐帮头上看我怎么跟你算账。

  独孤天涯一家在客栈又住了几日,这些日子里,客栈总有些人意图悄悄潜入他房间,都被他一一解决。住了几日深感不是办法严重影响了自己家人的休息所以决定还是离开客栈。正式开始自己的交流之行。

  所谓工期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独孤天涯要想挑战武林高手必先有一把好的剑这样才可以事倍功半。他在鲜卑就听闻江南姜家玄铁帮铸造武器天下第一。自然要去拜会玄铁帮姜家人。

  独孤一家人刚走出客栈,独孤天涯就察觉到街边的乞丐正用仇视的目光盯着他。他的一切行踪看来是逃不出丐帮的眼线了。他也无所谓,心中坦荡荡害怕那流言蜚语。

  丐帮帮主被恶人杀害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江湖,各大武林正派人士一个个义愤填膺大有将独孤天涯大卸八块之爽依。于是乎各大正派人士决定在少林寺召开一次武林会议决定如何擒拿这个贼人。

  独孤天涯来到了玄铁帮。玄铁帮自古以铸剣闻名,他们被誉为江湖第一铸剑帮。独孤天涯来此就是希望帮主能够帮他铸一把好剑。

  姜姚影正在大厅喝着茶,一听家仆禀告有个鲜卑人来求见,:鲜卑人?”蒋姚影听到来这居然是个鲜卑人,愣神之际,拿在手里的茶杯滑落地上摔成碎片,茶水溅了自己一身。“这人来我这里干什么?”他叹了口气精神紧了一紧,思虑再三还是决定见一见能够剑杀丐帮谢帮主的人是何等尊荣。

  “我去换件衣服,带客人到大堂来。”

  “是”

  独孤天涯缓缓走进了玄铁帮的大堂,大堂周围墙壁上挂的全都是剑,中间墙上赫然写了一个大字精,两旁的椅子非常整齐的排列着,甚是准确。

  独孤天涯一家慢慢坐了下来喝着茶,等待着帮主的到来。

  ”父亲,这个帮派真的好怪异呀,几乎每个摆式都那么一致,他们不觉得枯燥吗,一点不自然。“独孤一笑问着父亲。

  ”孩子,这叫规矩,记住了做事情都要像这样一丝不苟,不能觉得差不多就行了,要学会精。“独孤天涯耐心的向儿子诉说。

  过了一会帮主来了,帮主是一个40多岁的脸部略瘦,长长的胡须,一身绿色的长袍甚是精神。

  帮主见独孤天涯虎背熊腰浓眉大眼目光中带有坚毅甚是惊讶,心中看去独孤天涯不像江湖传说的那么不堪,感觉不像是个坏人。”他转念一想:“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能以貌就认为他不是贼人。”帮主缕缕胡须道:“独孤大侠,来我这小小的玄铁帮,有什么让老朽效劳的。”

  独孤天涯站起身来行了一礼道:“吾曾听说贵帮是中原武林铸剑最好的,所以特此前来希望帮主能够帮我铸一把神兵利器。”

  姜姚影笑了笑:“独孤大侠铸剑何用?”独孤天涯淡淡地说:“我此来中原就是为将自己武功修为提升,因此来到这里想向各大高手挑战,来达到武功的提升。”

  姜姚影一愣,不好气地说:“我是不会给你铸的,你这人心术不正太过残忍,我不会铸的。请离开吧。”

  独孤天涯愣了一愣,道:“这是为什么,我哪里残忍了,又何来心术不正?还望帮主明示。”

  姜姚影冷冷道:“你居然装糊涂,现在全中原武林都知道你这贼人杀害了丐帮的谢帮主,你居然还要我帮你铸剑杀害更多的武林人士。”

  独孤天涯淡叹一声:“我没有做,我没杀谢帮主,我是被误会的。”他看看姜帮主脸色阴暗,摇摇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告辞了。”

  说着转身带着妻儿走出了玄铁帮,他们看来未来的路不会平坦了。

  他们行至不远找到一个茶潦便坐了下来准备喝口茶继续赶路。

  刚刚坐稳就听旁边一群非正派人士的样子的人说:“妈的,那个玄铁帮居然不识抬举,我们寨主让他打500件兵器他居然敢不接,想来是不知道我们厉害,今天我们就上玄铁帮让他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独孤天涯一愣,知道玄铁帮有难,他赶紧拉起妻儿原路返回到了玄铁帮,门口的人一愣,独孤天涯急忙说:“快快告诉帮主,一伙人要上来捣乱让他早作准备。”

  姜姚影一听暗暗叹了口气,:“哎,我们玄铁帮是江湖中武功最低的,说白了吧就是个铸剑师,哎,现在找援兵根本不可能了。我该怎么办呀!”

  就在他踌躇时,弟子前来禀告:“敌贼已经被独孤大侠消灭了。”

  “什么,独孤大侠帮我杀了那帮贼人?”他既感动又担忧。

  “赶紧请独孤大侠进来我有要事请求。”姜姚影命令下去。

  独孤天涯走了进来,他刚站稳,就见姜帮主大步上前,扑通就跪在他的面前足足让他吃惊不小。

  “您这是何意,你这不是折我的寿吗,快快起来。”独孤天涯忙搀扶姜帮主。

  “大侠请帮我一件事好吗?”“何事?”

  ”你杀寒风寨的人,我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了,我想请你照顾我的妻儿,我这就向他们谢罪去。“

  “胡说,你给我好好活着,不管什么风寨,这群人欺人太甚让我帮你灭了他。”

  “那就谢了,只要你能救我于水火,我决对会帮你造一把绝世之剑。”

  ”那就谢了。还请帮助多多照顾我的妻儿,在下这就前去“说罢,转身就走。妻子拉着独孤天涯,轻轻的说了句:”路上小心我等你回来。“独孤天涯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独孤一笑望着父亲如此潇洒,英雄心中甚是崇拜。暗暗祈祷:”父亲早日归来。“